卷三:一曲漓殇 奈何碎梦  第五十五章 意难测(五)

章节字数:3487  更新时间:16-07-12 23: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冷的嗓音,刻意拉长的声线,慑人心魄的目光,冰冷压迫的气息,一种恐怖沉窒的气氛在房中漫延。

    御云樽的身上有一种震颤人心的王者之气,如刀如剑般逼视过来的视线,换了一般人怕是早就缴械投降了,奈何我天生反骨,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所以我虽心中惊诧,却依然迎上了他的目光。

    看进他的眼睛,微微含着笑,我摇头轻语,“还真是什么都逃不过黛王您的法眼呢,欲擒故纵这种把戏果然拿不出手。”顿了顿,我垂眸瞥了眼痛得麻木的左手,偏头,笑得越发的灿烂了,“不过,你现在这般,是想对我逼供吗?”

    捂着手上的伤口,我低头认真的思考了会,最后叹道:“其实我怕疼的很,所以,我还是招了吧。”

    御云樽闻言脸色变了几变,我未待他开口便快速道:“不就是那一日的事吗?没错,我就是刻意的。不过这一切说来就有些话长了,要从在赤国时说起,其实那时我便已知你的身份——黛国的王。如你所言,那日街上相遇的确是偶然,不过之后便不是了。我有意挑了九泉声对面的酒楼准备见机行事,却惊喜又意外的发现你竟然就在对面,正在我苦思良策如何引起你的注意之时,好巧不巧,欧阳辛便出现了,于是我便将计就计,演了一出苦肉计,不想你当真出现了。嗯,事情的经过差不多就是这样,你可还有什么疑问?”

    我自顾自洋洋洒洒说了一通,御云樽脸上却没多大变化,但我却从他一贯冷魅的细长的眼眸中看出一丝薄怒。

    “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低头敛目,声音微沉。

    “知道。”我淡然道,“我对你用心良苦,不择手段。”

    “九泉声,你是如何知道的?”

    “你不该小瞧我的。”我露出一抹讽刺的笑,“需要我提醒你赤国之事吗?我连夏九悠的局都能破,何况区区九泉声?”这么一说自己都觉得甚是有理,虽非我本意,但从始至终,我似乎都做不了一个单纯的局外人。

    “你承认是为了我。”御云樽眼底再度浮上我看不懂的眸色,我无甚情绪的道,“承认了。”

    御云樽的瞳孔猛然一收,有些寒凉的手指抚上我眼角,缓缓划过眉间。

    我一动不动,静静等待着既然到来的雷霆之怒,良久,对方唇边勾起一抹笑,轻声道:“为什么哭了?”

    我茫然的望着他,往后侧首避开他的碰触。

    没有伸手去摸脸,因为我知道,我没有流泪。

    不是疾风骤雨,却是和风细雨。

    近在眼前的笑,可谓温柔,那么,不是画面被切换了,也不是我的幻听,而是,我似乎有些了解这个人呢。

    见我闭口不言,御云樽伸手将我散落的头发捊到耳后,缓缓说道:“那个时候,我瞧见你蹲在树下哭了。莫非也是为了我?”

    我听出他话时原一丝戏谑,心中便有些不适,想了想,还是开了口,“那倒也不是,我总是这样,想哭便哭了。”

    御云樽轻笑了声,挑起我身前一缕头发把玩,“如此,那便跟我回宫,做我的人。”他这转折转得着实突兀,且与我所想完全是南辕北辙。

    我心里一个咯噔,眼睛直直盯着他,脑中急速运转着,并不是因为骑虎难下,而是真的焦躁。

    “遂你所愿。”御云樽手指轻轻勾起我下鄂,气息靠近,灼热的吐息拂在我脸上,“别这么看着我,你知不知道,你的这双眼睛,有多勾魂……”

    “你大爷的!”他的这句话成了压倒我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几乎不受控制的扬起手,然后一个巴掌就上去了。

    清脆响亮的一声,打完后,我愣了,他也愣了。

    狭长着眼眸微敛,透着阴戾寒光,“睢染你——”

    “我怎样?”我随口将他的话顶了回去,正所谓士可忍,熟不可忍,我自认自己已经忍无可忍,弯了弯嘴角,我冷笑道,“是你自己不躲的。”说起来,这好像是第二次了吧。

    我看着眼前白如凝脂的雪肤上泛起的红痕,不由得啧啧了两声,指尖如羽毛般轻轻划过,不由感慨叹道:“我承认我的皮相是还不错,可与黛王您这妖孽得人神共愤,天理难容的倾城之貌相比,区区这副皮相哪值一提?所以……”我冷冷看着他,“你想要什么不妨直言。”

    我不擅长勾心斗角,更不喜欢揣度人心,可要说御云樽真的看上了我,岂非好比让人相信母猪会上树一样来得可笑?

    而我方才之所以那么说,便是想看看他的目的。如若他因我的话而暴怒,那我倒可以松口气。可现下,他不急不怒,四两拨千斤。

    我心弦紧崩,此人心机,着实深不可测。

    御云樽眼底流转着诡秘幽冷,邪异俊美的脸上散发着冰寒之气,下颚一凉,被迫抬起头,“明知有蹊跷,为何还要来?被人下了药也不知。”

    我抽了抽嘴角,真是万分不想提这一茬,无论是缺心眼的玦渠,还是御云娣。

    见我不答,对方倜傥一笑道:“今日来,可也是因为想见我?”

    过分的俊美不止让人倾倒,还能令人胆寒,甚至战栗。

    此时的御云樽身上有一种近乎妖异的吸引力,我就这样有些失神的看了他良久,然后发现,他当真是有自信的资本。

    我深深吸口气,“御云樽,我要告诉你两件事,一是我睢然委实受不起你抬举。”缓缓抬手按在他胸前,我嫣然一笑,“二是,你的解药起效了。”说完一把揪紧衣领,凝眸看进他的眼睛。

    御云樽一动不动的任我抓着,下一秒,脸上微不可觉的露出一丝笑。

    我心头倏然一沉,敛下目光,御云樽低头看着我抓住他领口的手,笑得格外意味深长,“此处并无外人,你我……是该祼裎相见了。”

    我皱眉,怒瞪,“别乱用成语,谁要和你……”松开手,却被御云樽抓住了手腕,我垂眸,看着他的手掌轻轻握住我的手。

    他忽然挑眉缓语了句,“所以,你方才都是在胡言?”

    我有些震惊的看着他,一瞬间,心头突然汹涌澎湃,不可抑制的揭起狂澜——因为,我竟然什么也看不见。

    御云樽的目光忽然变得很柔和,抚在背上的手将我轻轻往他身前带去。

    我强迫自己合上眼,沉下思绪,可任我如何集中心神,也还是什么也看不到。

    压下心底翻涌的起伏,我勉强开口,“你事先让人弄断了长桥?”

    御云樽耸了耸肩,“下山之后你必对我避之唯恐不及,我虽不是没有手段,然而,这是条捷径。”

    “让你煞费苦心了。”我叹笑,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他。

    御云樽轻轻摩挲着我的手背,狭长的眸中流转出奇异的光彩,“你分明疑惑,却为何不问?”

    我看了眼彼此依然相握的手,冷笑道:“所以,你才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

    将对方一瞬间的错愕尽收眼底,我一个使力,将自己从他怀里摔了出去,单手撑地翻滚一圈勉强定住身形。

    头顶投来的目光打量我良久,之后响起略微低沉的嗓音,“没人教过你吗?该低头的时候就要低头,该糊涂的时候,就要装糊涂。”

    胸口剧烈起伏着,我强忍着痛抬头,回他一个微笑,“或许吧,可惜我素来不愿做他人的俎上鱼肉。”

    御云樽半蹲在我面前,伸手理着我汗湿的长发,妖邪魅惑的眸色闪动,“睢染,你可真是……”顿了顿,他突然笑着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偏头看他,有些懒散的道:“一是解药,方才那姑娘说了,这东西的解药……一般人不会带在身上。”除非是下药之人,当然我指的不是御云娣。

    我一想到这药的由来,脸上莫名就又有些发烫,而真正让我意外的是,他给我的竟是真的解药。

    御云樽挑了挑眉,饶有兴致的问:“还有二?”

    我点头,言简意赅,“你。”未等他追问,便徐徐说道,“你的眼里容不得沙子,不是吗?即便那个人是你的妹妹。”嘴角一勾略带点笑,眼中却殊无笑意,这种人怎么可能容忍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吃里扒外’,除非这一切都是他有意纵容。

    而我从一开始就不觉得,他的出现是个意外或者巧合。御云娣,欧阳辛,玄裳,我……全都是他棋盘上的棋子,而真正可怕的却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心甘情愿的入局。

    如果我看到的是他人心中放不下的执念,那么御云樽则是能够看进人心,看透人性。

    此人的危险等级绝对是灾难性的。

    我的理智告诉我,必须远离此人,可奈何我总是撞进他手里,三翻两次,有意无意的,即便我装傻充愣,最终还是演变成了如今的局面,这可真是无奈的讽刺。

    “难得,你竟这般懂我。”御云樽似是赞赏般的看着我,身体前倾再次靠近过来,“你一点也不好奇?”

    我不动声色的看着他,努力压制着心底再次疯狂掀起的波澜,片刻,方才浅浅笑道:“要懂得装糊涂,你方才说的。”

    御云樽凝视我片刻,云淡风轻的挑眉,“最后我也想告诉你两件事,一是相比温顺的绵羊,我确实更喜欢会挠人的小猫。”

    “男人果然都有一种变态的猎奇心理啊!”我有感而发道。

    御云樽突然笑得玩味,“你似乎弄错了。”

    我奇道:“哪里错了?”

    “知道攻陷一个男人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吗?”御云樽一双桃花眼将我望着,“就是示弱。”

    我顿了顿,咽了口唾沫,“你的第二件事是?”

    “江山与美人,舍江山为美人者,昏聩,舍美人为江山者,薄幸。”

    我的心沉了沉,他的话如同兜头泼下的冰水,让我从头凉到脚。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我矫情了一句,复又嘲讽一笑,“然而,你太自以为是了,你并不是他,而我选择相信他,全部的信任。”他真的以为自己能够揣度所有人的心思吗?

    不过,江山与美人?他的比喻可真是不恰当。

    御云樽莫测的看了我一会,脸上浮起古怪的笑,“我以为,你会有多不同……”

    我抿抿唇,不置可否的笑笑,“何必对我抱有期待?”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