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一曲漓殇 奈何碎梦  第五十六章 不思量(一)

章节字数:2508  更新时间:16-07-12 23: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有期待就不会失望。

    御云樽眸中闪现端凝之色,最后缓缓靠近,我一动不动,他的唇几乎贴上我的耳,暧昧的姿势,语声轻缓,“人都是脆弱的,经不起考验,全部的信任……你可能会输得一无所有。”

    我看着他,他眼中的冷意,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心头仿佛揪着一团乱麻,我觉得自己的心跳得一下比一下快。

    握住我垂落的一缕头发,御云樽好看的凤眸中徐徐漾起笑意,“终有一天,你会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那笑,仿佛有种蛊惑人心的致命诱惑,可他的话却像是诅咒般,深深印进我心头,用力咬一下嘴唇,让自己思绪沉静下来。可眼前,留下这样一句似是而非,耐人寻味的话,御云樽却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时间我竟有些反应不过来,回神是因为阵阵撕裂般的痛楚。

    一点一点展开攥得几乎麻木的手,裹住掌心的帕子一片刺目的艳红。

    我看看光滑的地面,又看看五步之外的床,最后干脆顺势一躺,瘫在地上不起来了,嘴里不由发出长长的叹息:“可算是安静了。”

    分明真正伤的也只是手心那道口子,可不知为何,好像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叫嚣着疲惫。

    眼睛闭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看,一片黑暗静寂中,有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整个人直直坠向深渊地狱。

    睡得朦胧中,身旁似乎来了人,灼热又冰冷的目光直直打在我身上,想看看是谁,又懒得睁眼。

    半梦半醒中,突然想起件很要紧的事:玄裳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醒来之时,日影西斜,暮色四合,正是傍晚时分,梦中恍惚,却不过两个时辰。

    茫然的望着窗外,然后就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床上的。

    这一惊非同小可,猛地坐起身来,然后又哀嚎着重新倒了回来。

    下意识的抬起受伤的左手,眨了眨眼,发现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伤口已经被重新包扎,干净柔软的绢丝帕子,没有半点血污。

    床头枕边放着两个素白的瓶子,我打开闻了闻,一丝清淡的药香。

    我在不安和怔忡中走出房间,可整个山庄空无一人,透着死一般的沉寂。

    山庄外的长桥依然断裂着,而我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下山的路。

    我倒不很当心自己会被困住,想来这里应该还有一条下山的路,只是此时天色已晚,即便找到了路,以我现在的体力也很难走到山下。而我又没有什么穿山越岭,野外露宿的经验。

    郁闷的叹了口气,站在断桥边,我向西望去,天边的紫色晚霞,颜色无比魅惑,御云樽身影没来由的在眼前晃了晃。

    看向被重新包扎过的左手,我突然觉得心有些微乱。

    直到天色彻底暗下,我才独自一人慢慢踱着步回到山庄里,而后不管不顾的睡去。

    一日以来滴水未进,身心都是疲惫到了极点,可是这一夜,奇迹般的,我睡了个好觉,格外踏实的觉。

    但第二日醒来时,我整个人却是飘忽的,身上一点力气也无,虽然很不想动,可鉴于再在此逗留有饿死之嫌,我只能慢腾腾的挪着步。

    现实很残酷,山庄里依然死寂,没有一丝人的气息,而山庄外,断桥果然依旧断着,没有因为我神奇的一觉而有任何改变。

    我环顾四周一圈,又将名为问石的山庄细细打量一番,便决定找寻下山之路。

    这里地势平坦开阔,我转了转,倒找到一条下山之路,可仔细分辨却又发现,这条山路实在险峻,若御云樽没骗我,底下的深崖便是大河,以我此刻的体力和精神的恍惚,极有可能在半途扎下山崖,而我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力气泅到岸边。

    我为难了在石上枯坐了片刻,最后鬼神神差的走向了昨日落崖之处,然后,我的脚步猛然顿住。

    前方开阔的平地上站着一个身影,白衣胜雪,如云般轻暖,月般柔和,映着昏黄而柔和的日光,衣袂飘飘,墨发飞扬。

    他挺直着背脊站在那里,高雅而出尘,恍若高山之巅,永世不可攀附的冰雪。

    我用力揉揉眼睛,再睁开,然后便一瞬不瞬的凝望着,即便只是个影子,我也能认出来,认出这个人来。

    他就是我的天兵神将,盖世英雄。

    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下一个瞬间,那个背影缓缓转身,俊美如玉的脸容,漆黑深邃的眼眸,还有凉薄的唇。

    我欢喜的紧紧望着他,可不知为何,他的面色却很是难看,苍白到了极点,薄唇紧抿着,静水无波的眼眸在与我目光相对时,突然一阵激荡,汹涌翻滚着波澜。

    我激动的想冲过去,可两只脚却像灌了铅般,半步也挪不动,幸好他没有如我一般,瞬移的功夫依然炉火纯青,眨眼间便已来到离我三步之远的地方,顿了顿,他才再次朝我走来,一步,两步,三步,不知为何,他走得极慢,来到我面前时,终于缓缓伸手将我拥进怀里。

    环着我的双臂一点也不用力,很轻,很轻,小心翼翼的,似带着微微的颤抖,仿佛怕将我碰伤般。

    嘴唇贴在我耳畔,我感觉到他的呼吸微微急促,胸膛剧烈起伏着,擂鼓般的心跳声,我听得真切。

    我虽心中欢喜得难以名状,可眼前他的行为实在异常,我很难不发现。

    正要开口之既,却听耳旁传来极轻的声音,“阿染,是你吗?”停了片刻,拥着我的手微微用力,将我往怀里压,微低下头来,嘴唇贴着我脖颈,气息沉重,缓缓说道,“我知道你会回来,所以一直在这里等你。”

    心念流转间,我心中一抽,眼前却浮现他方才朝我走来时的模样——他的脚步,分明有些凌乱。

    再去回想他方才的情景,仿佛随时都会跳下山巅……

    “你是不是以为我掉下去……死了?”话音落下,明显得感觉到拥着我的身体一僵,虽然只是很轻微的瞬间,可还是被我捕捉到了,也终于明白他的脸色为何苍白,脚步为何凌乱——

    他以为我落崖了。

    突然间,我的心就痛了,一阵激烈的翻涌,伸出双手用力回抱住他,记忆中江流的怀抱总是特别温暖,可此时隔着彼此衣物传来的温度却是冰凉的。

    我不知道,他一个人在这里站了多久,又被风吹了多久。

    他说他一直在这里等我,我真害怕,他是不是独自一人在这里站了一夜,等了我一夜。所以才会在这样和暖的时节,让自己的身体变得这样凉,没有一点温度。

    我抱紧他,将脸深深的埋进他怀里,“我没事,江流,我没有落崖,我好好的在这里呢。”

    脸颊紧紧挨着他胸膛,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感觉到他的心律渐渐平复,耳畔传来他呢喃似的轻语,“我知道,我知道你不会有事,你舍不得我,是不是?”

    一瞬间,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喉头哽咽住。

    “怎么不说话?”他的手一下一下的轻抚着我的发,传来的声音轻柔如雪,“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了。”

    熟悉的气息拂在耳边,皎洁而轻暖,我想抬头看他,可他的双臂却紧紧拥着我。我知道,他一定不想让我看到他的脆弱和感伤。

    我安静的靠在他怀里,听着他胸膛里的跳动,闻到淡淡的优昙香包围着自己,所有的不安烟消云散,只觉得时光未央,岁月静好。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