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一曲漓殇 奈何碎梦  第五十七章 不思量(二)

章节字数:2648  更新时间:16-07-17 12: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难以形容江流出现在此带给我的震撼,情理之中和意料之外都不足以表达,心中既复杂又感动,隐隐的还有一种幸运——他最后,还是来了。

    倘若他没有来,我不会怪他,可最后,他出现了,如海市蜃楼般。

    很久之后,我才从他怀里抬头,问出心头的疑惑,“江流,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

    “你觉得我该在千里之外的某个地方对吗?”江流神情淡淡的打断了我的话,将我打横抱起放在一旁的青石台上。

    我点点头,御云娣想要调虎离山,而能够引开江流的唯一筹码也只有……

    “找到封崇了吗?”方才御云樽离开前话里话外的意思,也证实他的确是放出有关封崇下落的情报,所以江流才会中途离开,既然如此,他就不可能这么快回来,而他此刻却出现在这里……

    “你是为我回来的吗?你……”话说一半,突然全身僵住,江流的手中攥着一片碎布,翠绿色,和我的身上一样。

    我顿时一阵紧张,他半跪在我面前,将我受伤的手拿起来,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眉心微微蹙着,“当我终于赶到时,却只看到那些尸体,我知道你不会有事,可最后却在崖下发现这片碎布……”江流说话的声音很平静,可说到最后时,握着碎布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他的动作很不起眼,可我还是看到了。

    心下一痛,我扑过去用力搂住他,“我没落崖,真的没有。那时候……我摔了一跤,差点滚下山崖,幸好最后没有,但衣服却被勾破了,所以这肯定是被风吹下去的。”我环着他的脖子,将脸埋在他脖颈,“江流,你说的对,我舍不得你,所以拼了命也要活着。”

    江流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任我抱着,过了很长的时间,耳畔才传来低沉的嗓音,“还有没有哪里受伤?”

    我沉默着,一动不动的抱着他,可不怎地,两颗泪就这么掉了下来,落在他的脖子上。

    被刻意压下的情绪突然汹涌而来,身体摔向悬崖,生死一线之际,耳边风声萧索,心头泛起近乎绝望的哀凉:我真害怕我会那样与他诀别。

    我想我终究是害怕了,世事那么无常,生离和死别,我这么喜欢的这个人,我又能陪在他身边多久?而他,又能如此待我多久?

    有些东西,还真是,不能细想。

    江流似有所觉般,拉开我的手,捧起我的脸,“怎么说哭就哭了?”修长手指抚过我眼角,替我拭去眼泪,“可是身上哪里疼了?”

    我摇头,用力止住眼泪,努力朝他笑着,“江流,我饿了。”

    “那下山吧。”江流起身脱下外衣,衣服一扫,将我整个人裹起来,小心的放到马上。

    山路崎岖,似是怕牵动我的伤,江流刻意放缓了马速,却一直不说话。我倚在他怀里,心中惴惴不安,不是我的错觉,今日的江流,很失常。而他此刻得平静更是不合常理。

    江流是那种一动定乾坤的人,所以我想这多半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了。

    诚然,今次我做得确实过份了些,现下自己也是万分懊悔。脑中思量着应对之策,想着如何打破此时的沉默,可不知为何,渐渐的我竟开始昏昏欲睡起来,但我心有所觉,就这么睡着实在欺江流太甚。

    于是强打精神撑了小半个时辰,迷糊之间,听到耳旁传来一句,“别撑了,睡吧。”是江流的声音,然后我便理直气壮的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江流怀里,而我们身在马车内,我轻手轻脚的爬起来,撩开窗帘看了看,已经晌午,转头间意外的看到驾车的人,竟是阔别多日的翊歌。

    察觉到我的目光,对方侧首瞥我一眼,回头继续稳稳的驾车,姿态高冷依旧。

    我默默缩回马车里,看到一旁的垫子上放着水和吃食,我早已饿极,拿起便开始一阵狼吞虎咽,一边吃着一边偷瞧对面的江流,他整个人都透出一股奇异的静。

    之前一直没有细看,现在才发现他的脸色着实憔悴,头发也有一丝散落下来,薄唇轻抿,神采风流的眼紧闭,素日里温和淡然的眉目,此时看来却好似封着一层冰霜。

    心尖一颤,我急忙伸手推他,“江流,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没有回应。

    贴在他额头的手突然被抓住,随后整个人就被拉了过去。

    扑进熟悉的怀抱,我微仰起头,眼前人已睁开了眼,与我四目相对,漆黑的眸子无比深邃,好似不可度测的深渊,却泛着冰雪般的冷光。

    俊美的脸容慢慢逼近,冷魅的视线压迫着我的眼,呼吸却轻如羽毛般拂来,清淡和暖的气息化为浮冰碎雪,带出丝丝寒意。

    我一直望着他,心头却突突跳着,“江流,你怎么了……”尾音自动消声,他没容我说完,便堵住了我的嘴。

    覆在唇上的热度令人心乱,纠缠过来的舌有些霸道,隐约带着云海般深沉的凌厉。

    他咬破了我的唇,火辣辣的疼痛从唇瓣上传来,我不由自主的睁开眼睛,平日里总是似笑非笑的眸子微微阖着,却绽放着灼伤人眼的妖魅,还有种凌厉的错觉,看得人心头微颤。

    江流一贯从容淡定,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而不是眼前这般气息沉沉,发泄自己的情绪起伏。他搂得我十分紧,这样的江流很陌生,可我却没觉得惶恐和不安,反倒是心头软得一塌糊涂。

    我想,我大约是真的喜欢惨了这个人了。

    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我想要传递些什么给他,可我实在笨拙,最后除了闭眼乖乖躺在他怀里,却是什么也没干。

    不过江流大抵是满意我这表现的,因为渐渐的,他的吻变得很温柔,缓慢的辗转缠绵,透着说不出的暧昧,让人莫名脸红心跳。

    我的呼吸控制不住的急促起来,刚一挣,江流就放开了我。

    胸膛剧烈起伏着,心神一阵恍惚,喘息良久方回过神来,小心的撩开眼皮,正撞进对方深邃的眸子里。

    江流手指轻拭着我唇上的伤口,“疼不疼?”

    我赶紧摇头,顺便还用舌尖舔了舔,示意一点也不疼,真的。

    然而江流却是目光微顿,我琢磨了一会,才意识到自己方才舌尖一勾,把他的手指也顺带舔了舔。

    回过神来就觉得脸上有些烧,我想我大约是脸红了,不知所措间又发现自己竟然还半躺在他怀里,双手勾着他脖子……这姿态,也太不正经了些。

    我悄悄放下搂着他脖子的手,小心翼翼往外爬,他也没有阻止,我便重新坐到了他对面,这样有便于察言观色,抬眼瞄着他,试探性的开口,“江流,你是不是在气?”

    “你说呢?”江流微风细雨般扫来的目光,透着丝丝凉意。

    我舔舔唇,觉得很是懊悔,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本该装傻充愣,能躲则躲,哪有我这样自投罗网的?

    埋头苦恼着,一只手忽然往我腰上一揽,我不得不重新扑进他怀里,耳畔拂来微热的气息,“忘记自己答应过我的事了?”含着一丝危险的意味。

    果然,兴师问罪了,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我虽心中惭愧,可眼下情境,我却觉得有些憋屈,好歹我还是个伤员不是?

    撇撇嘴,我耷拉着脑袋小声道:“我承认,这一次我确实是……思虑不周,计划不详,有欠妥当。”

    垂下的头被抬起,江流眉心轻蹙,我在心里只小小踟蹰了下,便立马决定坦白从宽,开展深入检讨,“我知道我做错了,我不该瞒着你那封信的事,不该自作主张自以为是的去救人,更不该粗心大意没有保护好自己,让自己受伤,让你担心。”顿了一顿,我悄悄瞟他一眼,义正言辞的转折道,“可是你不能怪我。”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