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一曲漓殇 奈何碎梦  第五十九章 不思量(四)

章节字数:2978  更新时间:16-07-18 19: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低笑了声,转过身拿脸在他腿上蹭了蹭,“坦白的说,是有点。你是不是觉得我挺市侩的?”

    江流是个富贵人家的孩子,这一点我已确定无疑,而且家世相当不错。

    未待他答我便径自叹道:“那是因为你从来没过过穷日子,不知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苦。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挺没安全感的,你看我现在身无分文,出门连买个肉包吃都不行。”

    我有感而发,可等了一会依然没听到任何回音,忍不住转回头,正撞上他望住我的目光,饶有兴味的。

    我失望的撇嘴,“我说了这么多,你都没什么感想的吗?”以江流的智慧没有道理听不到我在说什么的啊。

    他看着我,似笑非笑,“原来阿染是个务实的姑娘。”

    我愣了一愣,正想爬起来,却被他捉住按了回去,“躺着。”

    我只能乖乖在他腿上躺好,深吸口气,我继续耐着性子,“江流,你当真就没有发现吗?我其实并没有那样弱不禁风,与普通女子相比,或许我比她们更有自保的能力。所以你没有必要总将我……”停顿了下,我着急的瞪向江流,“你到底明不明白我想说什么啊?”

    他望了我一会,“待在我身边不好吗?”

    我愣住,泄气的将脸埋进他的衣服里,“我没说不好,可……我也是有自尊的!”

    江流没说话,我就觉得更不安了,紧紧揪着他胸前的衣服,闷声道:“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虽然我也不知道你怎么会喜欢上我这样的姑娘,明明这世上比我好的姑娘这么多……不过你既已经喜欢了我,那以后便也只能喜欢我一个,我不会给你移情别恋的机会的。可如果我一直这样只做一个依附于你的人,这样一无长处的我,总有一天你会厌倦的!”

    话音落下,末了,传来江流的闷笑,而后是悠悠语声,“阿染,没想到你竟会想这些……”

    我猛地抬头,脸色紧绷,“你笑我!”伸手用力戳他,“请问江公子,你的笑点在哪里?”

    江流不语看我,眼底始终浮着笑,我怒极,刚要坐起,额头就微微一凉。

    “阿染,你现在这样就很好。”他垂眸看着我说,“你虽总是不信,但我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的姑娘。”

    我仰着脸,呆呆望着他,许久,轻叹,“慈母多败儿,贤妻多懒夫,江流,你会宠坏我的。”

    江流笑着将我垂落在额前的发挽到耳后,指间绕起一缕把玩着,宛如春风拂柳般的低柔嗓音响在耳侧,“阿染。”

    “嗯。”我小心的应了一声,心跳莫名加快。

    “这两日,想我了吗?”他缓声说道。

    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瞧了许久,看到他薄薄的嘴唇抿出一个好看至极的弧度,眉目间好像润着一层柔光,凝神细瞧,便发觉了他眸底的温润细腻,宛如玉石般温暖柔软。

    就着他此时倾身看我的姿势,伸手搂住他的脖子。附在他耳边,缓缓的轻声呢喃,“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旁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马车终于停下时,已是入夜时分,虽然我表示自己可以走,江流却伸手一揽已将我打横抱起,感觉他的步履依然沉稳坚定,我便安心的靠在他怀里继续闭目养神,稍顷,却听到一声低语,“公子……”

    我下意识抬眼,客栈门前,一个黑衣女人垂首站在那里,我一眼认出她来,“墨羽……”话音未落,她忽然直直跪了下去。

    我惊诧的看着她,她的脸色很苍白,手臂上还缠着纱布,江流走到她身边时驻了驻足,目光只淡淡扫了一眼,“无法遵令行事的下属,我留之无用。”

    说完径直走进客栈,我抬头时,看到他轻抿的唇,冷峻的侧脸,淡漠的神情。

    将我抱进客房放到床上,江流俯身在我额头轻触一下,“先让大夫瞧你的伤,我就在门口。”说完起身准备离开,被我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衣袖,“不急不急,我其实也没受什么伤。”

    江流眸光淡淡的,挑了挑眉,“怎么?”

    我让他在床边坐下,凑到他面前问:“美人怎么还气着?”伸手揉开他无意识轻蹙的眉心,江流漆黑的眼瞳里泛起奇异的波澜,缓缓握住我的手,过了片刻,微微叹了口气,“明日……”顿了顿,他说,“先回南宫世家。”

    一瞬间拨云见日,我竟忍不住心花怒放,飞扬欢喜,一头撞进江流怀里,侧脸在他胸前蹭了两下,然后低低的笑起来。

    江流揉了揉我的发,过了一会,才将我从怀里拉起来,“既然不想走,怎么不说?”

    我撇撇嘴,定定看了他一会,很认真的问:“我是不是太依赖你了?你会不会觉得我太孩子气,太不懂事?”

    江流似的呆了下,然后眼里隐约眨起一丝笑意,可仔细去瞧又没有一点痕迹,身体随意的倚着床沿,轻飘飘吐出两个字,“还好。”

    我有些不确定的瞧了瞧他,最后泄气的垂头,一只手伸来轻捏我下巴,抬起我的脸,“又在想什么?”

    我哀怨的看着他,“你口是心非,方才还说我好,中意我来着,现在就开始嫌弃我了,总有一天你会……会……”咬了咬唇,心情说不出的沉重。

    江流似笑非笑的勾了下唇角,“谁说的?”

    我轻哼了声,绷紧脸,“女人的直觉,第六感。”

    江流发出一声低笑,“我没有嫌弃你。”

    我质疑的看他,“真的?”

    他笑着略点了下头,又饶有兴味的问:“第六感,是什么?”

    我看着他眼中柔和似水的眸光,倏地欺身上前,手指一挑他下巴,调笑,“想知道的话,就再给爷乐一个。”

    江流愣了愣,微微敛起的眼中一派似笑非笑。我意识到不妙,正准备撤离,他已经一把将我捉住压倒在褥子上,凉凉一笑,“你倒是敢?嗯?”

    我很想说他这样笑得实在太妖孽了,咬住嘴唇,最后还是没忍住,发出一声极低的呻吟。

    江流果然脸色骤变,赶紧离开了我,小心的抬起我受伤的手,我摇摇头,想伸手去捂肩胛,却感觉弯起的手肘一阵酸痛,费力的挤出一点笑,“没什么大碍……可能是摔倒的时候撞的。”

    江流看我一眼,声音冷得骇人,“翊歌。”

    “等等。”我拉住正欲起身的他,“别赶墨羽走,不是她的错,你从来不会迁怒别人的。”

    江流垂眸良久,眸光终是一软,“好。”

    片刻后房门被敲响,江流起身开门,我听到他将我手上和身上的伤势一一说了遍,最后说了句,“有劳。”然后出了门。

    我好奇的看着手抱药箱走进门来的人,对方才走了一步,突然就捂着鼻子连续打了两个喷嚏,我觉得这一身从头裹到脚的红衣很是眼熟,待她走近定睛一瞧,果不其然,正是那时站在崖边,最后和玦渠一起落崖的少女。

    “你们没事?”脱口而出这一句,其实方才看到墨羽时就想问了,奈何江流脸色吓人,害我根本不敢开口。

    少女淡淡瞧我一眼,“只是没死而已。”我呼吸一窒,却听她揉着鼻子抱怨,“我都重感冒了。”神情懒怠,显然心情不佳。

    我将憋在胸口的一口气喘上来,稳了稳心神,“玦渠呢?他怎么样?”

    将药箱往床边一搁,随意道:“哦,他啊,老吵着要去找你,我嫌烦,就给他扎了几针。”

    我松了口气的点点头,“没残就好。”

    说完惹来少女又看了两眼,才伸手给我搭脉,沉思了会抬眼,目光怪异的看着我。

    “怎么了?”我不解的问,她的目光让我心中升起些别样的感觉,正心绪不宁着,她已伸手来解我的衣服,“胳膊肩膀膝盖应该都伤了吧……”

    我下意识的阻挡,在对方莫名其妙的眼神中,尴尬笑笑,“自己来。”

    看着遍布全身或黑或紫的淤青,我终于明白这浑身的酸痛从何而来,心里暗暗决定,如果玦渠不在床上躺足一个月,我就让他也试试被吊在悬崖上的感觉。

    “怎么样?是不是好多了?”少女拂拂衣袖站起来,我活动了下手脚,觉得浑身轻松。没想到经她一翻揉捏擦撮,全身的酸痛好像都消失了。如果不是看到她的药箱,我几乎要怀疑,她就是从事按摩行业的。

    我一边穿衣,边忍不住对她笑道:“你这技术改天传授我两招呗。”

    正摆弄的药箱的少女上下打量我一眼,正经的点头,“四肢不勤,懒怠成性,改良无望,是该学两手以防伤筋动骨,缺胳膊断腿。”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