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一曲漓殇 奈何碎梦  第六十七章 花事了(二)

章节字数:2934  更新时间:16-08-30 21: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难过的时候望望天,透过淡薄的云层,我仿佛看到纷纷飘落的细小花瓣,映着我深深思念着的脸庞,和那些徐徐散开的,温暖的笑,他们黑而长的头发在风中一丝一丝飞扬。

    南宫泫不言不语的看着我,我收回目光,笑着看向他,“南宫泫,这样爱着你的人,世间唯独一个,失去了,就再也不会有了。现在,你可后悔?”

    “不悔。”南宫泫没有犹豫吐出两个字,目光冷寂没有温度,再不复从前的温润如玉。

    这样的南宫泫陌生我仿佛不认识他,我觉得真是不可思议,那个时候,他分明是哭了,眼泪流了那么多。

    我看进他干涩的眼睛里,“是吗?”勾了勾嘴角,微微一笑,“可是她却对我说,她仿佛生来就是为了遇见你,她说她从骨子里喜欢着你,她这一生都只做了喜欢你这一件事呢。甚至在婚宴之前,她一直都以为你是喜欢她的,她一直以为,她会嫁给你。”

    南宫泫怔怔看着我,瞳孔空荡荡的,我摊开手掌心,“物归原主。”

    南宫泫垂眸看下,过了许久才伸手拿起来,那是一枚染了血的平安扣,我的嘴角带起些微弧度,“她一直藏着它,藏了很久,很傻对不对?可你知道的,东漓她就是个傻姑娘啊,无论你爱与不爱,下辈子都不会再见,为何,你连哄她一次都不愿意?为何,要让她含恨而逝?”

    南宫泫的手指缓缓摩挲着,神情平静,“这个世上,总有些人的感情是无法偿还的。”

    我觉得好笑,就真的笑出来,凉意至指尖寒至心头,我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突然驻足,“南宫泫,可还记得我同你讲过关于人鱼公主的故事?想知道她的结局吗?”我望了眼院中败落凋零的酴釄花树,回头道,“灰飞烟灭,化为泡影,和你一样,王子负了公主,是不是很巧?”

    南宫泫本就不好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我看到他的手不自觉的收紧,颔首闭目,再睁开,冷淡的吐出几个字,“我没想过她会死,会替我去死,那一剑根本杀不了我。”顿了顿,他又道,“我知道,她不会杀我。”

    心口蓦地一痛,我抬头望着远处的天空,苍蓝的颜色,空旷而辽阔,突然难过的不能自抑,一阵一阵尖锐的忧伤划过心脏。

    我愣了愣,点头,“没错,她的确是死在柳青筝的剑下,可你才是真正的凶手。”我凝视着他,缓缓的说,“南宫泫,你彻彻底底的负了她,是你的狠心绝情,将东漓杀死了。所以,没有东漓的余生,请你一定,不要幸福。”

    这一刀是我替东漓给的,我要南宫泫永远都忘不了她,我要他余生的每一个瞬间都会想起她,我要他在时间的无涯里,不得解脱再无自由。

    因为,这是他欠东漓的。

    那样爱他入骨的一个女子,被他一次次伤害,一次次辜负,甚至连最后为他死的时候,他都没有哄她一次,让她那么绝望,凄凉的离开世间。

    我看着面如死灰的南宫泫,看着他空洞而麻木的双眼,我冷冷的笑了,心满意足的转身,然后,我就听到从我身后,传来他倒地的声音。

    我知道他难过了,怎么能不难过呢?世上再不会有人如此爱他,深入骨髓。

    后来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问江流,南宫泫可是当真不悔?他的心中到底有没有东漓?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又会怎样做?

    江流刚开始企图无视我的问题,在我的灼灼目光逼视之下,终于给了一个答案。

    他说:有些人,为情而动,却不为情所困。

    两日后,我们出发前往苍国,船期是傍晚时分,江流说要临时有要事,问我是否一同前往,我摇了摇头,和他约定在渡头碰面。

    这艘船是从白下直达苍国王城易水的,所以我们要在船上待上十天左右,于是玦渠就和凌灼华风风火火的去采购食粮了。而我因为自己的这双眼睛,总带着纱帽出门也不方便,反正也懒得动,于是就百无聊赖的泡了壶茶。

    夏日清晨,独坐品茗,自己想着都觉得甚是高雅呢。

    江流是那样清雅高贵的男子,我多么想做个足够配得上他的女子,端庄优雅,温婉娴静。

    我伸手倒了两杯茶,拿起一杯俯身弯腰,“来,夭月,你也高雅一回。”夭月很欢快的跑来,拿鼻子嗅了嗅,意兴阑珊的甩甩尾巴走开了。

    我很不满它这样的态度,一把将它揪回来,正准备好好教育一番,眼前突然罩下一片乌云,我抬眼,就看到了这片乌云,还是华丽丽的。

    头顶的目光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将我刺穿,映着日光的一身绯色华服也很刺眼,我索性低头继续逗弄夭月。

    “放肆!你竟敢无视本公主?”御云娣冷声轻斥,公主谱摆得神气十足。

    我将夭月抱到腿上来,一边替它顺毛一边笑道:“公主今日又带了什么好东西来收买我?”依然没有看她。

    诚然,这张美丽的脸我是一眼也不想多瞧。

    头顶目光如刀继续朝我劈来,片刻之后,御云娣冷嗤道:“真不明白你这样不懂半分礼数的乡野村姑有什么好!”

    我不置可否的笑笑,将夭月放到地上,抬起头来,上下左右认真仔细的打量,她垂眸看了眼自己的华服,然后轻撩裙摆,还真带出些风姿,高傲一笑,“你现在看出云泥之别了吗?”

    我看着她,心中想着,不自觉的扬起嘴角笑了,“好一朵浮云。”

    话说完御云娣果然脸色骤变,她走到我面前,眼底浮起阴暗之色,“你就是用这副皮相勾引人的吧?”

    我静静的看了她一会,突然就不生气了,挑了挑眉,“公主是夸在下天生丽质?不过我倒觉得可能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什么的吧。”

    话音落下,御云娣面露惊色,“你一个女孩子竟然说出这种话,真是不要脸!”

    她的话有点将我惹恼,但我却故意蛮不在乎的一笑,“如若是像芸安公主你这般嚣张跋扈,盛气凌人,刁蛮霸道,蛮横无理的一张脸,我觉得,可能这脸,不要也是甚好的。”

    “你——”御云娣被我气得不轻,脸色一阵青白,突然往后退了两退,她的眼中浮起嫌恶,“你这个妖人!”

    我僵住,太阳穴像是挨了一拳,嗡嗡响,一束火苗从心底窜起,按住自己微微颤抖的手,就怕忍不住把茶水泼到她脸上,她见我不反驳,竟越发得意起来,“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连你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妖女?”我沉默着,刺耳的笑声恍惚传来,眼前是她直指而来的手,“你看看你这双眼睛,你自己对着镜子照时不会被吓到吗?不会以为见鬼了吗?”

    嗡的一声,我觉得所有理智就崩溃了,心想不就一个公主嘛,老娘凭什么委屈自己给你脸?!

    我伸出的手顿在半空,只见一抹红影突然朝我扑来,一个没防备被抱了个满怀,耳边传来低语声,“冷静冷静!动什么气嘛!多伤身啊!”

    我愣了愣,看着眼前眸光明媚的脸容,一口气硬生生被堵在胸口,敢情这丫的一直在外头偷听来着?所以才能这么及时的冲进来,我皱眉推开她,看了看她空空如也的两只手,挑眉。

    凌灼华突然咧嘴笑起来,伸手就来掀我衣服,我赶紧按住,她伸手抹抹额上的细汗,笑得特谄媚,“江湖救急啊。”

    我无力的看她,“到底是怎样?”

    “没有盘缠。”灼华目光灼灼的伸手摸向我的腰,“你……”

    我不客气的扫开她的爪子,冷淡摇头,“我也身无分文。”话说完她眼睛里的光就消失了,现在才想起来,这段日子以来自己好像只当了条寄生虫,不是吃江流用江流的,就是吃南宫家住南宫家的,啥也没干过,想想都觉得自己好堕落。

    然后,突然就觉得好神奇,怎么有种傍到大款的感觉!话说,江流无疑是个官二代,不定还是贵族豪门级别,想着想着,又有一种捡到宝的感觉!

    正沉浸在自我良好的感觉中,突然听到一声突兀的冷笑,“你到底有哪一点能配得上江流哥哥?”

    我摸摸鼻子,笑得没心没肺,“配不配这种事可不是你说了算,只要他喜欢我,我喜欢他便够了。”

    我以为我这句话肯定又会惹恼御云娣,可结果,她只是脸色变得很复杂,“你懂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害了他!江流哥哥性子素来沉稳,多谋善断,从不轻易将自己置于险地。可这一次,他竟出手刺伤我王兄,你可知道与我王兄为敌的下场?”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