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一曲漓殇 奈何碎梦  第六十八章 花事了(三)

章节字数:3036  更新时间:16-08-25 22: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江流刺伤御云樽?为何竟没有人告诉我?我看向凌灼华,对方摇了摇头,表示也不知晓。

    我心中一惊,沉声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御云娣看着我,“就是那一日,当时江流哥哥……”咬了咬唇,她目光狠狠一瞪,“若我王兄追究此事,介时两国交恶,引起战火,你就是罪魁祸首!”

    我想了想,问:“江流可是趁御……他不备,偷袭暗伤的他?”

    御云娣下意识的否认,“自然不是。”她虽然疑惑,却仍说道,“王兄也出剑了。”

    我压下起伏的情绪,定了定神,淡然笑道:“这便是了,君王荣辱的确重要,可他们二人是正面交锋,黛王不敌而伤在江流手下,说好听了是剑术高低之差,说不好听的可不就是技不如人?”微微一顿,我直直看向她,“这确实不怎么光彩,可身为一国君王若连这样的气度都没有,只因此便要发动战争,陷万民于水火,只能说明,他是个昏君!”

    “睢染你放肆!”御云娣怒视我,“那你又是否知道,他令人摧毁了西舍,使南宫世家失去掣肘脱离控制,我王兄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有些意外,一直以为御云娣不过是养在笼中的金丝雀,没想到她竟连西舍也知道。可这笔帐无论如何都不该记在我头上,但为了江流,我又觉得自己不能不仗义执言,于是只能道:“这本就是一场博弈,难道黛王就这么输不起?”

    御云樽以封崇之死策动青龙军起兵叛乱,兵临城下,而江流则奉訾琊之命深入黛国,毁了御云樽的秘密情报机构西舍,并助南宫泫脱离皇家控制。

    我看向御云娣,冷冷开口,“何况政治从来不讲究公平,莫非芸安公主是忘了赤国之事?”

    “你!”御云娣不忿地瞪向我,半晌,突然笑道,“任你巧舌如簧,却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你的卑微。你心里清楚,你根本配不上他。江流哥哥的家族何等尊贵,绝无可能接受你这样的女子。能嫁给他的女人,即便不是一国公主,也必然是有着显赫家族背景的世家贵族之女,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你。任他如何喜欢你,也不可能娶你!所以我劝你还是早些认清现实离开他,免得最后害人害己。”

    世家贵族门第之别,古往今来都没有消失过。

    诚然,如她所言,我的身份或许真的与江流不匹配,可我即便知晓这一点,却依然难以忍受这样被人当面指摘。

    我伸手撑着桌面,突然有种无法抑制的怒意,我压抑的合了合眼,可胸口的焦躁却还疯狂滋长着,气血翻涌的越来越厉害,心头之愤难泄,有什么要从喉咙里出来,我微弯下腰作出要吐的模样,却听到凌灼华惊异的呼声,“阿染,你又想吐啊?你这该不会是……”

    “什么?”我不适的捂着胸口勉强看她。

    “有了?”凌灼华话刚说完,就见御云娣脸色一白,我怔忡,却依然不解,“有?”

    凌灼华凑近我,小声吐出两个字,“宝宝?”

    我心尖一颤,张口便喷出了一口血。看着洒在地上的血,我有些恍惚,凌灼华和对面的御云娣也愣了。

    我用手背抹了把嘴巴,却被凌灼华一把握住手腕,她伸手给我搭了搭脉,神情里难得的一本正经。

    我皱眉,“我怎么了?”

    她抬头瞄我一眼,略显失望的摇头,“不是喜脉。”

    我咬牙,深吸口气,收回手,拿出手帕抹了抹嘴边的血。

    凌灼华尴尬的看了看我,转头,却对御云娣挑衅,“我说姑娘,你还是请回吧,你压根不是我们家阿染的对手。”

    我和御云娣难得目光一致的瞪向同一方向,“您老抬举我了。”我磨着牙谦虚道,心想她是没见识这位公主的手段,对面御云娣却是继续脸色不善的盯着凌灼华,“你说什么?”

    凌灼华突然侧身看向我,手指轻轻一勾我下巴,调笑,“美人如斯,君子如玉。”她的笑里透着一丝狡黠,可眉目之间却隐着干净至极的灵秀之气。

    我拉开她的手,搓了搓手臂上的寒毛,凌灼华说完又随意的摆了摆手,“算了,不是所有人都能欣赏同性之美的。”

    我默默看向手臂,这个人就是有这等本事,能说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抬头,我疑惑,“灼华,谁教你的啊?”

    凌灼华微微张嘴,还没出声,就听到了御云娣讥讽的笑声,她转头睨着凌灼华,“你是从哪里来的野丫头,竟敢在此胡言乱语!”

    好么,在御云娣眼里我们都是野生的,就她是家养的。

    她这样说凌灼华倒也不生气,反而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是啊,我是野丫头,不过总比某只嘎嘎乱叫的鸭子好些。”

    鸭子……我掩嘴闷笑,暗暗对灼华坚起大拇指,她对我挤挤眼睛,示意不客气。

    御云娣气急败坏的想上前,可最后不知为何竟没有动,只恨恨道:“你这丫头可知道我是谁?竟敢这么侮辱我?”

    她的举动很是怪异,我看在眼里,此时的御云娣已目露凶光,我不想节外生支,于是轻咳一声,介绍道:“灼华,站在你面前的这位呢,就是黛国传说中的芸安公主了。”

    “她是公主?”灼华作出吃了一惊的表情,我点头,小声提点了句,“你注意着点,适可而止。”不料御云娣却得意的笑道,“怎么样?怕了吧?”

    我觉得吧,这姑娘,好像也是有些缺心眼,可能是太过娇惯的缘故。如果生在普通人家,她这样绝对是要挨揍的,可是因为她是公主,所以无论她表现得多欠揍,都没有人敢揍,于是乎她就成了这样一位让人觉得很郁闷,很难搞的公主。

    凌灼华摇摇头,意味深长叹道:“都说闻名不如见面,今日一见公主,却让小女深感见面不如闻名啊……”

    在凌灼华说方才那句话时,我就已经有预感,她嘴里要吐出来的绝对不是象牙,要我就一定会拿东西堵住她的嘴,不让她吐出来,可是这位芸安公主却追问:“你什么意思?”

    她这样不耻下问的精神着实可敬可佩。

    凌灼华摸着下巴故作沉吟,然后一本正经的吐出在我听来绝对称得上金玉的良言,“公主大愚,平生未见,小女简直难以置信。”

    我低头摸了摸鼻子,努力憋着笑。我觉得凌灼华这张嘴有时真挺损的。

    “你——你们——”御云娣果然被气极了,竟是泫然欲泣,一双剪水秋眸甚是惹人怜爱。

    我和凌灼华吃惊的面面相觑,四目相对片刻,凌灼华突然便抬头望天作无辜状,我咬牙切齿的瞪着她,最后还是妥协了,背着手踱着步走过去,心中盘算着如何开口安抚,想想这其实也只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

    “都是你这个妖人!”眼前的御云娣突然抬手,我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到‘啪’的一声脆响。她下手不轻,我脸颊马上蹿起火辣辣的痛感。

    还没回过神来,对方又上前半步,“本公主就奇怪了,你到底使得什么妖术,怎么人人都这么帮着你,连我王兄也敢迷惑,你这个妖女……”

    “想见识我的妖术吗?”我冷声打断,眸光倏然深沉,袖中匕首滑落,雪亮刀锋如毒蛇吐信,抹向面前洁白如玉的脖颈。

    御云娣瞳眸徒然睁大,露出所有人面临死亡的瞬间,不及恐惧而是难以置信的神情。他的两个侍卫反应已是极快,只是她离得我实在太近,我轻轻松松便将她拿了,匕首堪堪停在她颈边,墨羽无声无息的落在我身旁,她的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上。

    我看着面前的两个侍卫,比了比手中的匕首,“回去告诉你们主子,他只是想见我罢了,不必如此激我。”

    两个侍卫面面相觑,我伸手轻轻一搭御云娣肩头,笑道:“至于公主,我自当亲自护送,以示敬意。”

    听到我的话两个侍卫竟没有多言,很快便离开了,但我从他们的眼神交流中看出,他们果然是受了特别叮嘱的。

    转回目光,御云娣的脸色红里透白,白里透青,但这姑娘的眼神却透着一股执拗,挑衅的问我,“你敢杀我吗?妖女!”

    我冷笑着朝她靠近,“诚尔所愿。”话落,手中匕首一划,断了她胸前的一缕头发。

    黑发散落地面,风一吹就没有影子,我附耳轻语,“小小回礼,不成敬意。”

    御云娣的目光有瞬间凝滞,嘴唇早已发白,不过缓过神来后又是一副凛然姿态,“妖女!你若敢伤我分毫,我王兄定不会放过你。你或许还不知道,我朝最忌妖媚邪术,你使用妖术蛊惑人心,伤人害命,我定会将此事上告帝都,到时,你将会被架在火上活活烧死!”

    我咬了下嘴唇,冷笑,“你尽可试着再辱我一句,保不齐我这一激动,手一抖,割断的可能就不是头发了,到时,你王兄才真有理由不放过我呢。”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