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一世今生 笑忘成书  第五章 白首约(五)

章节字数:2481  更新时间:17-01-04 18: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望着漫无边际的黑夜,我缓缓开口,“江流,我喜欢你是真的,可我也是个看不破的人。”我轻叹,有些无奈,“此生契阔,与子成说。我想要的并不多,茫茫人海莽莽时间,生生死死离离合合,可我的心里终归也只能容得下一个人。”

    话音落下良久,江流却没有任何回应,我能感觉到他落在我身上的目光,偏头,我看到对方俊眉修眼间的微蹙一闪而过。

    我猜不到他在沉默里思索着什么,敛目垂眸,心里却翻滚起来,“对不起,我不是个足够大气的姑娘……”有什么在唇齿之间挣扎,却始终没有勇气说出来。

    我终于还是没有自己以为的强大。

    像等待了一树花开那么久的时间,江流终于开口,“这真的是你心中所想?”

    这个时代的男人,三妻四妾实属寻常。

    而我要的,只能是独一无二,绝世无双。

    我望向江流,他也正凝视着我,眼瞳深黑,仿佛毫无情绪,又仿佛是因为有太多情绪反而解读不出来。

    很久之后,我才点了点头,“是。”

    然后,我看到他浓重漆黑的眸子瞬间幽深,幽深中又有光泽在闪动。

    江流缓步走近,手心放在我微凉的额头,他勾起一侧唇角,眼底流淌着波光,嘴边是盈盈笑意,他轻声说:“嗯,我知道了。”

    这是个很温柔,很醉人的笑,恍如春水梨花,我愣愣盯着他。张了张口,却见前方船舱里突然钻出一个人,对方一眼瞧见我,先是一喜,目光亮了亮,可随即又像是受了什么打击般,整个人愣了下,脸色白了白。

    我眼皮无由的跳了两跳,“玦渠?”

    玦渠站在船舱口呆呆的看我们半晌,才慢腾腾挪步过来,“我听灼华说你这两日没食欲,所以……”说着一伸手,递过来一个小纸包,眼睛直勾勾盯着我,我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说来,这几日玦渠着实有些反常,但这反常所谓何来,我一时之间还没能捉摸明白。

    不动声色的伸手接过,还未开口问里头装着什么,他已幽幽的转身,钻回舱室时,突然驻了驻足,回头来,欲言又止的道:“夜深了,你,你们还不休息?”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我再赏一赏月。”现在这状态,合该吹吹夜风。

    “我也是。”江流接着我的话说完,不知是否我的错觉,玦渠的脸色好像更不好看了些。

    我斜眼瞧了瞧闲闲倚着栏杆的江流,边捉摸着打开纸包,里面裹的竟是几颗话梅。

    有时候我还真是捉摸不透玦渠,若有所思的丢了一颗进嘴里,我顺势往甲板上坐下。

    江流垂眸,慢悠悠开口,“你方才说……”

    我呆了下,“方才?”想了一想,终是放弃了。

    玦渠说情爱不过是刹那间的心动,谁都无法保证谁能坚持到最后。

    而这世间最不缺的就是说出来的承诺。既然如此,我又何必执着。

    扭头看了看江流,我不悦道:“江公子,你未免欺人太甚了些,明知我心里不舒坦,你不来哄我便也罢了,还拿话来撩拔我。”

    江流眼中含笑,屈膝半蹲在我身旁,手指撩起我胸前的一络头发,一本正经的道:“我方才难道不是在哄你?”说着轻轻扯了下我的头发。

    我再次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脸皮腾上些热意,冷不丁又听到他沉吟的问:“那是我方才哄得不够好?”

    我自认不是个脸皮薄的,可现在却是经不起这种考验,腾腾地冒着热气。别开脸扶额轻叹,从前怎么就没发现呢?这位长身玉立的翩翩公子,脸皮着实不是一般的厚,耍起无赖来不是一般的无耻。

    “我去睡了。”我欲起身,却被他一把扯了回来,并将我的话梅纸包顺手抽了过去,“别多吃。”

    我看向被放在一旁的话梅,茫然,“我才吃一颗。”

    江流挑了挑眉,却在我身旁坐了下来,屈起一条腿,一只手搭在膝盖上,微微偏头,对我勾唇一笑,“其实,我方才想说的是‘此生契阔,与子成说’。”

    一阵河风迎面吹来,顺带飘来一句,“阿染,你这是,要与我订下白首约?”

    我呆了一呆,白首约……一惊之下差点被话梅核噎住,稳了稳神,迎视着面前盛着笑意的眸子,蓦地拿手拢住额头,躲开他那双眼睛,很不争气的含糊道:“顺口,顺口而已。”

    耳旁传来一声低沉的闷笑,随即一只手将我往臂弯里一揽,柔声说:“你在害羞些什么?总归是我先下聘的。”

    我懵懂抬头,“下聘?”

    江流挑了挑眉,随手执起我挂在腰上的青龙玉牌,“这便是了。”

    我有些发怔,“这个是……聘礼?”

    江流勾唇,“我说过,这是我家族信物。”

    捏着那块的碧绿色玉牌,手心阵阵发烫,一时又惊又喜,忍不住凑近看他近在咫尺的眉眼,“可你方才还说我孩子心性?”

    江流垂眸瞧我,笑了一声,“是有一些。”

    我瞪着他,咬牙问道:“所以你是不是觉得我方才醋成那样,很没有出息?”

    江流先是一愣,显然没料到我竟突然这般直白,而后微微撑着头,似笑非笑睨着我,我顿时有些着急上火,刚准备扭开脸,却见他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堪称完美的弧度,“听说你去过九泉声。”

    我一个激灵,猛地清醒了。眼风悄悄扫他两眼,忐忑道:“有些破事,需得去了一了。”

    “哦?破事?”饶有兴味的眼神,却是难辨情绪的语气,透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微妙。

    “嗯,有那么一件两件。”脑中急速运转,我忽的侧身,手指一挑他下巴,调笑道,“江公子,莫不是也打翻醋坛子了?”

    江流定定看我,半晌,“嗯。”

    我眨眨眼睛,奇道:“你嗯什么?”

    对方挑了挑眉,“打翻了。”说完扶着我的脑袋,在我微微张着的唇上吻了一吻。

    我怔愣,这个,这个……

    一只手在我脸颊上轻抚,眼中倾满了笑,“想再翻一次?”说完在我没来得合上的嘴上又亲了亲,只是这一次,亲得久了些,久得我舌尖再次麻了麻。

    任我脸皮再厚实,这下也快穿孔了。全身的血一时间涌上头顶,我憋着一口气,一猛子扎进他怀里,将火烧般烫热的脸埋进他胸口,蹭了蹭,又蹭了蹭。

    今晚的江流,很有些,有些不正经。

    一双手将我的脑袋固定住,头顶传来有些压抑的低沉嗓音,“安分点,别乱动。”

    我捉摸了下,然后就彻底的安份了,心惊胆颤的揪着他的衣服,脸上的温度持续腾腾腾地往上窜,仿佛空气都要烧起来。

    一时间静极,我趴在他怀里,努力找话打破沉默,“那个,方才你是怎么回的?我是说那个云九姬,她不是要对你以身相许吗?嗯,这个事其实我还有一惑,你们是有这种,呃,就是被人救一救便要以身相报的风俗的吗?那……”

    “那……”

    我颇唏嘘的摇头,“没,没什么。”若真有这种风俗,那我情愿当个白眼狼算了。

    江流突然凑近,对我附耳轻语,“诚然,我们这里并没有这种风俗,不过你方才既已同我许下白首约,那么往后你的那些,嗯,那些破事,便由我来替你了。”末了,贴着我的耳朵问一句,“意下如何?”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