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一世今生 笑忘成书  第四十七章 秋色凉(二)

章节字数:3472  更新时间:18-09-09 13: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数年不见,你年岁渐长,胆子也越发的大了。”笑了笑,踏出去一步,软剑浑不在意的倒提在手,那柄软剑一看就很不寻常,纤薄且细长,凝着泠泠寒光,隐含杀机,一剑毙命,剑身上却只有淡淡的一点血痕。

    我强迫自己收拢心神,石室里很安静,有种诡密而异样的气氛,长久的静默之后,浅风才叹笑,“数年不见,黛王风采依旧。”顿了顿,讥诮道,“阴谋算计也依旧。”

    唔,这两个人竟是老相识,只是看来关系不怎样。

    浅风意有所指,显然和我想到一块去了,他也觉得御云樽是假装昏迷,为了引出浅风打开石门,我顿时又怒上心头来。

    浅风目光突然饶有兴味,“你对自己做了什么?”

    我一怔,下意识看向御云樽,对方衣袖轻拂,随着他的动作,一缕银白的头发垂下来,遮挡住了半边侧脸。

    浅风神情一顿,目光奇异的上下打量他,“难道那些说你靠药物……”

    靠药物什么……我怔怔看着那张媚惑人心的妖异侧脸。

    浅风微一停顿,忽然摇头,懒洋洋一笑,“世人愚昧无知,才会相信这种鬼话。”他目光突然凌厉似刃,寒锋刺人,“纵然剑法高超,可方才你出手间身如鬼魅,从前我怎不知你有这等身手?我知道你,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可我也一样。”他说着手朝旁一带,便抽出一把刀来。

    他的话意有所指,我努力回忆方才那一瞬间的情景,御云樽的身影就如不可捉摸的幽灵鬼魅……我身体一震,忍不住抬头看他。

    “这么多年,你还真是执迷不悟啊。”御云樽随意笑叹,可提剑的手却微微轻颤了下,很细微的动作。

    浅风又是一笑,状似无奈的一耸肩。

    我突然开口道:“浅阁主,你是真的没想到,还是想到了,却不愿意面对?”唇角漫不经心的弯起,凝一抹嘲弄的笑,“你在逃避什么?”

    “姑娘又想说些什么来挑拨离间?”他不怒不恼,淡然平静,话中略带嘲弄。

    我摇头,“你愿意做对方手里的刀,可如若对方觉得你这把刀用得已经不称手,想弃了呢?”

    浅风眸色一凝,御云樽突然叹了口气,“难道你能想到的事情,她却想不到吗?”

    我一愣,看着面前站立的背影,银白的发,心中忽然无来由的一颤,可还没去细想,就被浅风一句话打了岔。

    “你在拖延时间?”他脸上的笑已经消失无踪,眼中一片冷意,但神色间却没有恼羞成怒,“可惜,你的人一时半刻怕是回不来,若非如此,我也不会让你找到这里。”

    御云樽忽地忍不住般笑了起来,有些调侃地道:“这么快就忘记自己说的话了?方才不是才说,我素来擅长阴谋算计?”

    我直觉这人在故布疑阵,反观浅风,他却目光闪烁不定,眉心紧蹙,方才无论我如何挑衅,他都一副不痛不痒,此时却被御云樽三言两语就激成了这样,我惊讶之余,心中不由松了口气,却不料浅风手中刀忽然抬起,他凌空跃出,势如闪电。

    我感觉到一股极为危险尖锐的寒意,一震之间,心神俱失,因为浅风的那一刀已直劈向我面门,我瞳孔骤缩,面前的刀已被一把软剑绞住,挑开,而我的眼前同时被一道暗影完全笼罩。

    “还来得及吗?”浅风一顿之后招势凌厉不改,御云樽的身影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见他的动作,依稀可以瞧见的是无论那把刀从哪个角度攻向我,都会被软剑挡开,我的面前仿佛形成了一个看不见的屏障,刀枪不入,而执剑之人那种随意的挥洒,仿佛浑然天成。

    剑光密集宛如暴雨,环绕在他周身,他挡在我面前,双脚站地几乎没有挪动。

    这样高明的剑术,我忍不住看得出神,虽然我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却能感受到那一身逼人的森冷剑意横扫整个石室。

    他说自己神功盖世……我却忽然毛骨悚然。

    缓过神来是因为浅风脸色终于变了,他的肩膀被御云樽一剑贯穿,顿时血流如注,他面如寒霜,牙关咬得死紧,两颊绷出了一道凌厉的弧度。

    御云樽:“这么多年,原来你已无能至此。”负手而立,血迹染上剑锋,似绽开的红梅,萦一缕冷香淡淡。

    他让我想到雪原上的狐狸,又狡猾,又高傲,又优雅。

    我收回意识:“嘴真毒。”

    御云樽垂眸,挑眉一笑,“你在嘀咕什么?”

    我摇头,过了一会我想,眼前陡然一副落单狐狸遭遇狼狗围攻的画面啊。

    那些黑衣人一拥而上,几十把钢刀晃得我眼晕,这些黑衣人的身手我见过,我想御云樽再如何了得,也不可能有这样强横的实力,预感形势不妙,御云樽突然将我拽了起来,我看到一把刀狠狠擦过我耳畔,然而,我只来得及骂了声娘,就被他扔了出去。

    当我被抛在半空时,心中一时复杂难言,但当我狠狠摔在地上,骨头几乎散架时,还是忍不住又问候了下御云樽的祖宗。

    眼前的昏厥是真的,我努力适应了下视线才重新清晰起来,然后发现自己已经身在石门外,而石室里的刀光剑影依然如狂风骤雨,那些黑衣人从四方扑来,眼花缭乱的将御云樽团团围住。

    可即使这样,我的目光仍情不自禁的被吸引:御云樽施展出来的剑术有一种说不出的超然,却偏偏带着杀戮之气,华丽而妖异。

    他几乎每出一剑必带血腥,处处杀机,只是这么一点时间,地上已经又躺了一个黑衣人。

    才不过短短时间,现场已经变得十分血腥,一地横尸。

    他竟以一人之力,挡下了这些人。

    我看着身后闪出微弱光芒的甬道,前方再无阻碍,从这里出去我就自由了。

    我抬脚踏出去,不敢用力,无端地小心翼翼,一步,两步。

    “你果然在虚张声势。”浅风说。

    御云樽没有开口,只是一声冷笑,从容淡定又不可一世,仿佛掌握着绝对的生杀予夺。

    浅风忽地一喝,“看你还能撑多久!”

    我蓦地扭头,穿过漫天剑影与那双目光在空中相遇,他的目光深不见底,不带半丝旖旎柔情,就在这时,他嘴角露出了一个说不出意味的笑容。

    心里无意识的升起一个念头——

    不能走。

    我收回目光转身就走,可这个念头盘踞心头,挥之不去。

    我的额上开始冒冷汗,脚上似被绑了千斤巨石般,再不能迈开半步,一时呆立在了原地。

    我缓过一口气来,转身往回跑。

    浅风看起来风度翩翩,完全是个世家公子模样,而苍国虽然看起来有些糟糕,可凌月阁却是屹立朝野,很有一方势力,身处高位之人应该最会权衡利弊得失,可如今偏偏要招惹非常不好惹的御云樽,难道情爱真的有这么大的力量,让他这样不计得失?

    难道没有凤千阑,墨轻情就会选择他,可他除了凌月阁还有什么?

    我想墨轻情的初衷一定不是杀御云樽,可浅风为什么这样做,除非杀了御云樽他能得到一个非常大的好处,这个好处大到足以让墨轻情都对他俯首。

    我看着那个几乎被刀光剑影隐没的人,他的衣上染了很多血,可他看起来甚至游刃有余,回身一剑将一个黑衣人钉在了墙上。

    不知怎地,我一眼看到这血腥残忍的一幕,心里竟澎湃不已。

    压下纷乱起浮的暴躁心绪,脑海中忽然响起御云樽方才的一句话,他对浅风说——难道你能想到的事情,她却想不到吗……

    我心头倏地一颤,原来他这句话不是对浅风说的,是对我说的!

    他到底想提醒我什么,我焦虑的喘息着,怎么都无法静下心来思考……

    目光紧紧追随着那道视线,看到他面不改色的刺穿一人胸膛,心里忽然升起一念:他会不会只是强撑。

    我强迫自己收回目光,他曾经说过,苍国因为三年前的内乱而伤及国本,所以很穷,国库空虚,物价很贵,时局至今动荡。

    我突然想到南宫泫,数月前的那场喜宴还历历在目,那一场屠杀使各大世家伤亡惨重,实力大损,黛国本就是个被世家门阀掌握经济命脉的国家,照理说经此一役黛国国力必然受挫,政局动荡,这样剑手偏锋无异于自取灭亡。

    可结果呢?黛国国力强盛依旧,政局也相当稳定。

    都是内乱,为什么两个国家的结局截然不同?

    心头一凛,我突然想到纵然他铁了心的要摆脱世家的掣肘,可也不是愚人,他当时之所以敢这样做,定是因为有了十足的把握。

    浅风说他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

    可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会是什么呢?

    我下意识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却被痛得一个激灵,手指缓缓摩挲过唇上的裂口,一个想法陡然浮现,我突然扬声道:“你以为只要杀了他,凤千阑就必死无疑,而你也能得到黛国的……”搜肚刮肠一翻,只能含糊其词,“宝藏,从此你手握苍国命脉,墨轻情将不得不依附于你?”

    随着我的话音,浅风身形果然一顿,目光平平淡淡的瞟了我一眼,仿佛压根听不懂我在说些什么,我瞅着他却笑出了声,“阁主如意算盘打得响,可惜,鼠目寸光,为他人做嫁衣罢了。”

    嗯哼!皱眉了!看来是听进去了!

    我揉着自己酸疼的后腰,装作漫不经心道:“阁主可想过今日之事的后果?他若在你苍国被刺身亡,黛国朝臣势必不会善罢甘休,介时战火一起,你凌月阁岂能独善其身?”

    浅风回应了我一个不屑的嘲笑,我不急不徐继续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黛国骤失国主或许无暇兴兵,可你别忘了,黛国之上,可还有一个天子,他虽看似碌碌无为,可值此非常时期也是不得不管上一管的。无论如何,总要有人成为祭品,承受黛国所有人的愤怒,给天下一个交代。你觉得,介时你那位王上会怎么做?”

    浅风猛地扭过头来,对我怒斥道:“住嘴!”

    我一瞧果然有戏,他可一点也不笨,简直一点就通。

    于是我张口就道:“若不对你凌月阁兴师问罪,她如何堵住天下悠悠众口呢?”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