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一世今生 笑忘成书  第五十章 秋色凉(五)

章节字数:3743  更新时间:18-09-09 14: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好,我不碰他。”我非常识实务的松开了手,御云樽目光深沉的盯着我,我心情复杂的叹息,“所以你今天出现在这里,杀我是其次,救他才是真正目的。云姑娘你可真是……痴情。”

    “住口!”云九姬的目光溢满怨恨,转向御云樽的瞬间又会风云突变,一时间无比幽怨,“王,为什么连你要这样护着她!”

    云九姬说着突然剑一收捏住了我的下巴,将我的头抬起来,目光直直的落下来,她的手似是想掀我的面具,我下意识的挣扎,被她紧紧箍住下鄂,尖利的指甲掐进我脸颊的肉里,用力之大好像要将我下鄂骨捏碎,粗暴的将我拖起来,“你这个妖女!”我不得不随着她的动作仰起脸。看到她的眼底全是怨毒这色。

    “云九姬!”御云樽双眸微阖,闪过一道利光,语声平静,表情森然,一字一顿道,“何时轮到你在我面前这样放肆了?”

    云九姬整个人瑟缩了一下,“我会证明给你看!”她松开了手,我一下子摔到地上。

    “我可以为他去死,你可以吗?”她说。

    我抬头,上方那张带着妒意和恨意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然后她一回身剑尖抵在御云樽喉咙上,仿佛下一刻就会将它刺穿。

    当事人的表情还算淡定,几乎可以称得上面不改色,我揉着酸痛的下巴,心中却沉得厉害。

    云九姬突然将一个小瓶子扔到我面前,我笑了,“毒药?”

    云九姬哼笑一声,“你敢吗?”

    我挑眉,“你不是喜欢他?舍得杀?”

    云九姬看向御云樽,微微垂下视线,“王上,我绝不独活。”

    我摇了摇头,叹息微笑“何必呢?有话好好说。”

    云九姬也笑,“王上,你看到了吧,这个女人她不敢,她根本不值得。”眼里笑里全是诡谲阴暗,似毒蛇一般的目光紧紧盯着我。

    御云樽看着我,情绪没什么变化,可映着冷光的眼中却似有风云浮动。

    他在逼我。

    “好拙劣的激将法。”我倒出里面黑色的药丸,拿到面前端详片刻,缓缓抬头看着那张有些冷峻的面容,微微露出一点笑,“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愿意,算是还你的。”

    御云樽眼眸闪动,一霎那间,流云汹涌。

    我已将那颗药吞了下去。

    没有看到云九姬的剑是怎么被打飞的,御云樽已经如鬼魅幽灵般出现在我面前,那双冰寒妖异的眼里让人忍不动颤栗,“吐出来。”

    “晚了。”我说,御云樽突然一把扯开包扎好的手腕,然后就要我往我嘴里塞,我往后躲了一下,按住他手臂,忍不住摇头失笑,“别白费力气了。”

    他凶狠的将我一把箍住,逼迫我张嘴,我用力将他推开。

    “你找死。”云九姬提剑朝我刺来。

    “找死的是你。”我骤然抬眼,拂袖一扫带出御云樽腰间软剑,回手一剑在云九姬前襟划下,反手一剑挑向她两只手腕,她惨呼了一声,剑落了地,我顺势而下一剑划过她两只脚踝,云九姬踉跄着整个人摔在地上,我的剑最后堪堪停在她眉心处。

    她伏在地上,身子疼得一抽一抽的,手脚筋脉尽断,胸前又被开了个口子,虽然不致命,但想来是极痛的,我一靠近她整个人猛然一颤,目光惊骇的看着我,面容扭曲,眼中全是悚然和惊诧。

    我喜欢她现在的眼神。

    我抬高她那张满脑门都是汗的脸,在她耳畔轻声道:“说吧,那个人是谁?”

    即使她痛得气都抽不出来,可脸上却硬是带着笑,有种说不出的诡谲,“什么……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我冷笑,“将你们带离渊海之巅,在背后指使你们做这一切的那个人,是不是还说,会让你们得到重生,让你们的部落复兴,帮你们拿回所有失去的?”

    云九姬目光死死盯着我,一瞬间眼中闪过惶然,惊惧,疑惑……最后全部化为憎恨,“我不会告诉你!”

    她的话如巨石坠入我心底,见我不语便咬牙切齿的重复,“绝不……告诉你。”

    “你——”我脑袋抽痛了下,然后鼻子里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下意识抬手一摸,抹下一手的血。

    云九姬突然笑起来,“真好,你也快死了。”

    我擦了鼻子里流下来的血,感觉整个人有点晕,于是深吸口气,缓缓道:“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吗?”

    云九姬瞳眸骤缩,脸色微变,咬紧着嘴唇抖了抖却没有开口,太阳穴针扎似的疼起来,整个人突然变得焦躁易怒,我一把揪住她,“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手底下的身体僵了僵,却依然没有开口,难看的脸上没有表情,连惊惧也不见,只有浓浓的嘲讽。

    我眼前忽然一片血红,眼角似乎有血流下来,我弯起手指抹了抹,冷冷的笑着,“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揪不出来他了?”

    云九姬突然笑起来,“是吗?可惜你马上就要死了。”她大笑起来,“睢染啊睢染,你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吗?你以为他们是真心喜欢你?你这样的污秽不祥的妖女,你根本谁都配不上……”

    “配不配你都没资格!”我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绯红的指痕印在她脸上,她被我扇得整个人摔倒在地,我整个人晃了晃有些支撑不住,于是用剑拄着地站起来,一只手将我扯过去,“你不想活了么?”

    “走开。”我一甩袖荡开御云樽的手。

    一时间我的心中充满戾气,脸上却拿捏出一个笑来,“你以为我有那么蠢,你让我自杀我就去死?”

    在云九姬震惊的目光中,我将那颗黑色药丸拿了出来,丢在地上。

    “你……没有服毒?”云九姬语声嘶哑,气极了般身体颤抖不止,目光在我脸上来回打量,“不,不可能,你在骗人,你明明……”

    我擦了下鼻子里流出的血,笑道:“最近有些上火而已。”

    话落云九姬突然又笑了起来,嘴边带出血迹,抬头看向御云樽,目光一下子亮得惊人,“王,你看到了吧,我没有骗你,她根本不敢,不敢……”她匍匐在地,胸口剧烈起伏,仿佛喘不上气来,喉咙里发出几声异样的声响。

    “归根结底,你是恨透了我,可于我而言,赤国之事终归尘埃落定,已成云烟,功过是非自有后人评定,却绝轮不到你来审判,你挟此报复,在船上设计刺杀,我念在你们逃离渊海之巅,原本只是向往衣食丰足的人间烟火,情有可原,所以留你一命,你我也本不该有再见的一日,可偏偏你三番两次来与我作对,不让人安生,确实该死!”

    云九姬眼睛死死盯着我,最后视死如归的说:“妖女!你杀了我吧!”

    “我成全你。”我提着剑一步一步走过去,剑尖在地面上划过,发出令人齿寒的声音。

    她毫不畏死的盯着我,神情却怨毒至极,一个字一个字清楚无比的说:“睢染!我诅咒你,你一生求不得,恨长久,无善始,无善终!”

    杀意在这瞬间化为实质,我缓缓抬手抚上她的眼,我在那双瞳仁里,看到不断盛开的樱花,雪白掩映着一袭轻紫色的长袍,勾勒出修长清隽的身形,背后长长的银白色的发未绾未束,轻轻扬起,柔软得如同丝绒。

    他转过头来,足以惊艳众生的一张脸,凤眼高桃,眸中却堆砌着化不去的冰雪。

    树上樱花放肆地飞舞起来,让我想到那一日,也是这样樱花坠满枝头,那人出现在花的中央,银白的发如同落雪般飞扬。

    我猛地收回手,画片徒然消散。

    “睢染,你清醒一点。”

    我骤然回头,冷冷看向对方,“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吗?”

    我抬手,一剑抹向她的脖子,当察觉到那阵破空之声时,已经晚了。

    那一剑快如闪电,我只觉得手腕一震,手中剑已经被挑飞出去,我整个人趔趄了一下,连退两步后被一双手扶住。

    我下意识抬眼,正好看到对面那人转身收剑,他垂眸看了眼地上手脚经脉尽断,面无血色的云九姬,熟悉的嗓音清清冷冷,“姑娘好利的身手?”

    猝不及防间,我觉得自己一定出现了幻觉,可怕的幻觉,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刺穿了,随即剧烈绞痛起来。

    御云樽轻轻搂着我,“阿染,今日你不想见的,想见的,可都来齐了。”

    我挣开御云樽的怀抱走过去,可眼睛好像被什么糊住了,视线有些模糊,对面那人的脸上好像蒙着一层雾,令人怎么也看不真切,我抬手揉眼,却触到一片坚硬的冰冷,恍然间想起自己还带了面具。

    方才勿勿一瞥,那人神情十分冷淡,带着说不出的陌生感,完全不是我记忆中的模样,然后我就看清了这个人。

    我就站在他面前,隔着一步之遥,他的脸清晰的倒映在我眼里,眉目淡雅脱俗,鼻梁挺拔俊俏,凉薄的嘴唇不知怎地毫无血色,脸色比地上严重失血的人还要煞白些,恍惚半天,我想这人怎么真的是——

    “江……流……”

    我呆站在原地,闭了闭眼,浓浓的血腥味里闻到一股熟悉的淡香,一只手贴上我脸颊,手指竟在剧烈的颤抖,费力许久才将那半片面具摘下,我努力睁开眼睛,看到那张近在咫尺,午夜梦回里无数次出现过的脸,一双修长的眉目,漆黑的瞳孔里翻滚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灼灼的热意,心头一颤,喉头哽住,千言万语也抵不过心中那一股委屈,“你来苍国……是为了她?是我让你失望了吗?”

    江流还没说话,地上的云九姬踉跄着爬过去拉住了他的衣袖,“公子,救我!”

    云九姬一袭白衣被血浸得殷红,像朵朵杜鹃,盛开在她的白衣上,手脚处皆有一道淡淡血痕,她伏在地上,整个人瑟瑟发抖,脸色惨白,额间布满细密的汗珠,痛苦的咬着牙不发出一丝声音,嘴唇都咬出了红印,便是作为行凶者的我见了,也觉得她这模样颇为惹人怜惜。

    心中涌上一股血气,我张口欲言,然后在江流俯身将云九姬抱起来的时候,僵在了当场。

    我望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从未感觉心口这么冰冷过,好像有人将我的胸口掏空寒了一把碎冰,冷得鲜血淋漓

    “你方才服下的是什么?”一只手冷冷扳转过我的脸。

    我这才发现御云樽表情无比狰狞,我轻轻推开他,摸出藏在衣袖里的瓶子,在他眼前晃了晃,语带调侃,“解毒丹?嗯?神功盖世?”我忍不住轻笑出声,“果然是个好东西,难怪你可以以一当十。”

    我将瓶子抛回给他,他却没接,只是目光紧紧盯着我。

    我转身往外走,心中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好像压着一块石头。

    一股灼痛感忽然冲进五脏六腑,我低头呕出一口血,冷汗不断从额头背后渗出,针扎一样的疼痛逐渐遍布到全身,四肢好像要被撕裂开,竭力想站住,却膝盖一软便跪了下去。

    眼神已经涣散,脑海中无意识的想:原来这么疼……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