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一世今生 笑忘成书  第五十八章 风云变(三)

章节字数:3740  更新时间:18-10-13 20: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上!”对面阁楼的屋顶突然有人大喊,是叶城,他将一根绳索抛掷过来,可是才到半空就掉了下去,连续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就在这时,眼前寒光一闪,只见飞到半空的绳子忽然被一柄剑刺穿。

    长剑若寒霜,剑光若凝华,飞射而来将绳子钉进塔身中。

    我倏然望去,热风拂过的刹那,看到一个清姿卓然的白衣身影,他站在对面高楼的屋檐上,修长的手微微抬起,衣袂飘扬间带出无限锋芒,却丝毫无损他身上温润如玉的气质。

    喉头哽塞。

    御云樽凌空跃出,伸手抓住绳索,耳边风声呼啸,我们跃过半空正好落在对面二层高楼上。

    几乎就在我们落地的刹那,霜塔轰然倒塌,热风阵阵袭来,却令我遍体生寒。

    阁楼上站满了人,身着官服的朝臣,锦衣华服的世家贵族子弟,还有被侍卫护在中间的各国使臣,他们的目光无一不是投注在我们身上。

    一身着官袍的中年男子疾步上前,他的身后还跟着一群人,呼啦啦将御云樽团了一圈,想必这些就是他黛国的使臣团了。

    我下意识想退,却被攥住手腕。

    “黛王。”声音忽然传来,珠帘一动,只见高台之上一人缓缓走出,众人纷纷分列两旁让出一条道。

    她衣着奢华尊贵,裙裾上璨金凤凰似欲飞出,金簪玉摇缀满云鬓,连鞋面都嵌着两颗精致的夜明珠,一步一步走来,裙裾浮动无声,步态严谨,完全是一派皇家风范。

    她面容绝美而冷肃,身上有种淡漠的气质,很独特,很耀眼。

    想来此人便是墨轻情了,我站在御云樽身后,目光逡巡间看到了人群中的凤千阑,却没有看到那抹身影,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又有些失望。移回目光看向凤千阑,他看起来有些不对劲,素日里就淡漠的神情此时显得更加落寞,眼眸始终低垂,那眼神几乎有些空白。

    一记声音骤然落下,“不知黛王可否告知,我苍国百年霜塔,因何毁于一旦?”墨轻情一开口便兴师问罪,气势凌厉逼人。

    百官之中,她卓然而站,却隐隐有种指挥千军万马从容自若的气度,这样的气度,我从未在哪个女子身上看到。

    “苍王!”忽闻一声厉喝,正是方才那中年男子,他生得天庭饱满,相貌端方,双眉一扬颇为强势,“我王在苍国境内遇刺,差点葬身火海,难道不是王上给出交代?如今这般倒打一耙又是何道理?”

    就在这时御云樽猛地咳嗽起来,整个人都踉跄的晃了晃,我下意识想伸手扶,反应过来又缩了回去,抬眼间却见墨轻情脸上亦闪过一抹异色。

    “王上!”那中年男子大唤,“医官!医官在哪里?”

    御云樽缓缓拉住对方,“花大人莫急,孤无妨,只是呛了些浓烟。”说完转向墨轻情,叹道,“此事苍王与其来问我,不若问问他。”

    话落,众人皆看向他所指之处,那人面色一沉,忽地打开折扇,一笑道:“黛王何意?”

    “魅!”

    外围人群传来骚动,满身是血的黑衣少年拖着一具蒙面人的尸体走进来,其余的尸体也被一具具抬了上来。

    我目光深沉的看向了御云樽,这人,又要搭台唱戏了吗?

    “浅阁主,这些杀手难道不是你凌月阁所豢养?”御云樽一句话,瞬间引起哗然,所有人的神色都变了,而被指控的当事人却脸色平静,他将手中扇子轻轻合起,“不知黛王这话从何说起?众所周知我凌月阁做的是买卖,怎会有杀手?”

    墨轻情一双冷淡的眸子看向御云樽,“黛王,阁主乃我苍国贵族,若无证据,此话可着实不妥。”

    御云樽微微一笑,黑衣少年已经一剑挑下了尸体的面罩,露出一张死气灰败的脸,我看到浅风的脸色骤然变了。

    狐疑间人群中有人忽然咦了一声,我看向来人,竟是叶城,他仿佛只是下意识的看了眼浅风,然后猛然低下头去,脸上却是惊疑不定。

    他这一番动作很快,却还是落在了在场有心人的眼中,即便他什么话也没说,可在明眼人看来,这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场中不是苍国朝臣贵族,便是各国使臣,便是看出来也不会多言。

    果然,只见那位花大人目光一凝,看向叶城道:“这位公子,可是看出了什么?”

    叶城闻声脸色倏地一白,正当众人都等着他开口时,忽然一人走出来到尸体旁,半晌,那人咬牙切齿道,“此人我们见过。”

    话音落下,众人皆惊,只见那人身着赤色官袍,我看着有些眼熟,像是赤国的。

    那人指着地上一众尸体,沉声道:“半月前我等途经黛国边境时,曾遭遇一群山匪抢劫,可奇怪的是我们将财物交出后,那些人竟痛下杀手,幸得我王英明,暗中派了护卫随行,这才将那伙山匪击退,我记得当时那些山匪使用的便是这种比普通刀略长的钢刀,我不会认错!”

    彼时那花大人再次看向叶城,“公子,你可是也见过他们?”

    “我……”这回叶城的脸色就更不好了,简直诚惶诚恐,但众人目光皆聚焦在他身上,最后连墨轻情也说了话,他被逼无奈,只能指着其中一具尸体,目光小心的瞧向对面:“浅阁主,不知这位你可识得,我瞧着与你阁里的……一位管事,有些相像?”

    他的话再次引起众人哗然,可大家都带着些惶恐,这时有人动手去翻他们的衣服,一枚印信就这样从那具尸体身上滑了出来,那人拾起,端详片刻,敛容道:“阁主,这可是你凌月阁之物?”

    浅风终于变了脸色,整个人倏地一震,“这是栽赃。”

    “阁主是指我王孤千里迢迢来到苍国,特意自导自演一出戏,只为了栽赃你,凌月阁?”花大人淡淡问道,眸中寒光毕现,带着一种无形的威慑和压迫,“苍王上也是此意?”

    墨轻情忽然看向御云樽,我觉得她的眼神颇有些意味深长,但眉眼之间却全是平静。

    “此事我王定然会彻查清楚。”苍国朝臣之中有人开口维护。

    “不知这还有何可查?凌阁主,这是你阁里的人,阁里的物件,你现下不若便解释一二。”花大人立即反击,“若这些杀手不是凌月阁豢养,那又会是谁?你若知道这背后之人,不妨说出来。”

    “花大人所言有理,如今事实实在清楚不过,还请苍王速做决断,免生两国之嫌隙。”方才那赤国的使臣也道。

    “你们如此逼迫简直欺人太甚,浅阁主乃我苍国显贵,岂能说抓便抓?”

    “……”

    两方之间开始唇枪舌剑的争论起来,浅风却一直没有开口辩驳,只是看向站立场中之人。

    墨轻情眸中闪过一丝利芒,显然也察觉到了如今的形势,她必须做出抉择。

    突然,我浑身一凛,感觉到一阵强大骇人的气息骤然压下,如山石崩塌。

    “不知黛王可否告知,此女今日何故杀害那些守卫,闯入霜塔之内,意欲何为?”

    我的目光就这样撞上了墨轻情,那股威信和气势令我下意识想回避,却被御云樽一把拉到身前,陡然心生不详,果然,下一刻,他开口道,“听说苍国园林景致绝美,鸟语花香,王妃孩子心性,好奇心盛,孤便带她上了霜塔想要一览美景,不曾想却出了这等事,至于守卫……王妃手无缚鸡之力,怎可能杀得了人?”

    御云樽这淡淡的三言两语,竟无人敢出声置疑。

    墨轻情忽然朝我走近一步,眸中荡着似有若无的讥讽,“王妃?”顿了下,她看向御云樽轻声说道,“我竟不知你何时有了王妃……”

    我低头做出惶恐的模样,御云樽轻轻揽住了我,“王妃今日受了这般惊吓,孤着实不忍,不知苍王对此事预备做何处理?”

    墨轻情看向我,如玉的脸上露出冷厉的笑纹,瞳仁中似有恨意绽露,流转欲出,“你为了这么个女人……”

    “王妃。”御云樽打断说,墨轻情眸色一凛,缓缓道,“来人!将浅风关入地牢,查封凌月阁。”

    浅风没有反抗,他只是用一种复杂到充满怨恨的目光看着墨轻情,可直至最后都没有再说一个字。

    墨轻情卓然站立,在这种静默之中生出一股如山石压下的沉重,全场再无一人敢多言。

    就在这时,她骤然转身,鬓边的黄金璎珞猛地晃动了一下,眉间全是沉沉的压迫,“今日着实让王妃受惊,不知对于孤的处置,王妃可还满意?”

    我不喜欢她的目光,太过锋芒毕露,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我几乎下意识的想低头,可是很快我就坦然了。

    这个人,杀了凌灼华的父母,也是间接害死阿渠之人,我却不曾害过她一分一毫,既然如此,此刻我站在这里,又为何要畏惧她。

    况且她先前既敢对御云樽出手,是否也料到了今日?我甚至忍不住想,她是否早已生了弃车保帅之念?

    定定看向她,我露出微笑,“久闻苍王杀伐决断,帝王心术,今日一见,果真如此,睢染很是钦佩。”

    墨轻情闻言眸色一厉,我脸上挂着笑,任由她打量,可她最后什么也没说,重新回到帘幕之后。

    叶城走到御云樽身边,暗中伸手将他扶住,“王上?”

    我这才发现他的额上竟全是冷汗,连身体似乎都在微微颤抖,我心下一紧,却听他说:“这只是个开始。”

    “什么?”他声音很轻,我几乎听不清,满脑子都是那个药的后遗症。

    此时楼中众人已重新落座,只有一人,他走上前去,忽然单膝跪了下去,“王上,臣有罪。”

    “凤将军?”墨轻情的声音从珠帘后传出。

    “当年臣……”

    “凤将军,有事容后再议,莫要误了仪式!”墨轻情打断他的话。

    “王上,当年臣铸下大错,时至今日无一夜安枕,不得不述。”凤千阑的态度坚定得简直有些决绝。

    心念微动间被一只按住,御云樽低沉的看着我“别插手。”

    上方墨轻情猛地站起身,一字一句,“凤将军,孤命你退下!”

    凤千阑却似充耳不闻,“三年前臣行蛊毒之术,血洗王宫,此罪一;拒不接受穿青部族降书,穷兵黩武,拥兵自重,此罪二;王上下诏,受诏不归,为臣不忠,此罪三;与一女子订立婚约,却始乱终弃,背恩忘义,此罪四。”

    沉沉的话音的场中回响,一时激起千层浪。

    墨轻情一步步走下高台,面上漾出几许浅淡的笑来,“凤将军这些年戍守边关,不畏严寒酷暑,护国安民,一片赤胆忠心。”她朝他伸出手,“孤的大将军,孤恕你无罪。”

    凤千阑摇头,“此乃臣之罪,罪无可恕。”他突然拜下,以额触地,“王上,一生长安。”

    他的话,就像是遗言!

    墨轻情眸中一空,往后退了半步,脸色惨白如纸,凤千阑已掠出高楼,站在栏杆外。

    我看到墨轻情身体猛地前倾,仿佛想要抓住那只手,可她没抓住。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