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一世今生 笑忘成书  第五十九章 风云变(四)

章节字数:2872  更新时间:18-10-14 11: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莫非他想当众自戕?我的心陡然下沉,是我将他逼急了?

    就在这时底下突然传来骚动,我一凛,转眼,只见偌大的会场上,一袭红衣如火,艳到惊心动魄,正是初见模样。

    在无数侍卫的包围下,她缓缓走来,面目逐渐清晰,站在高台下,她笑着抬眼,“千阑哥哥。”

    “灼华。”我看到一个几乎有些温暖的笑在凤千阑脸上绽开。

    凌灼华说:“若你今日死了,我便让这里的所有人为你陪葬,可好?”

    凤千阑只是失笑般摇了摇头,仿佛有些纵容和宠溺的意味。

    我望着站在栏杆外的身影,忽然觉得这个挺拔的背影其实也很单薄。

    堂堂凤羽将军,世人皆看他意气风发,叱咤风云,沙场之上扬名立万,却无人看到他的殚精竭虑,如履薄冰,诚惶诚恐生怕有违圣心。

    可他也只是个弱冠之龄的少年,短短二十载波澜起伏,风霜历遍,想来一定活得很辛苦。

    “将军请三思。”我突然出声,有些恼恨的道,“你到底是怎么想?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他终于回头看向我,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不过是想给她一份自由。”

    自由……我一震,那话,仿佛在说,他是她全部的痛苦和灾难,也是他唯一能给她的东西。

    “千阑哥哥,跟我走吧,我们一起浪迹天涯。”

    又是一惊,垂眸,我看到凌灼华展眉,笑意嫣然,眸中似在万丈光芒。

    “来人!给孤杀了她,乱刀砍死!”墨轻情突然用力挥开挡在面前的侍卫冲了过来,底下的侍卫早已将凌灼华包围,得到命令后举刀就砍。

    那刀几乎就要落在凌灼华身上,刹那间电光火石,凤千阑手中泛着寒光的匕首已经刺进胸口,倏然间他整个人已凌空坠落。

    “不要——”破碎的声音传来,一个人影已经纵身飞扑过来,直直冲出栏外,衣袂翻飞间,风中扬起一抹璀璨丽影。

    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千均一发之际,变故竟是一而再,我怔然的看着第二道流星般闪过的青影,有些眼熟。

    叶城?

    墨轻情终归慢了,她没有抓住凤千阑,可叶城抓住了她。

    叶城抱着墨轻情半空中踩着一处檐角借了下力,平稳落地,

    凤千阑落下时,我看到凌灼华似冰雕般站在原地,一动未动,直到凤千阑的身体重重砸在脚边,鲜血喷薄而出,她才本能的挪了半步。

    我张了张口,发不出声音。

    人群早就乱了,我怔怔的站在那里,被挤得东倒西歪,突然一只手穿过人流将我拉了过去。

    一抬头,一口气生生堵在我胸腔里,喘不出来,也咽不回去。

    他低头,眼神相交的刹那,我只觉手脚一片冰凉,心里掀起狂风巨浪。

    “江流,是我把他逼死了……”我紧紧抓住他,一切都完了,一切都晚了。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拥住我,将我护在怀里,慢慢离开人群。

    我们站在屋檐下,整个会场依然很乱,我不敢上前,我害怕看到凤千阑的尸体,更害怕看到凌灼华的尸体。

    一场秋雨飘然而至,及时而萧索。

    我迷茫的看着脚下,耳边一声微弱的叹息,“有没有受伤?”

    我没作声,其实有些腿软,还有些困,头也有些疼。

    “睢姑娘。”

    还没来得及抬头,整个人就被他按进了怀中,闻到他衣上一缕熟悉淡香,他的手箍在我腰上,我虽没想过挣扎,却也觉得他的力气有些大,令我半点动弹不得。

    “叶庄主。”头顶传来他的声音。

    唔,是叶城,他方才奋不顾身去救墨轻情,着实英勇不凡,平日里没看出来,原来他这般古道热肠。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听到他说:“公子,我替黛王来接睢姑娘,方才那般混乱,她可是被伤到了?”

    “无妨,只是眼疾不能见光,我已让人备了马车。”江流说,我这才发现眼纱不知何时掉了,身子一轻,已被他打横抱起,“有劳庄主引路。”

    “公子。”是墨羽的声音,一把伞撑在我们头顶,我刚想说话他便轻声道,“听话,闭上眼睛。”

    他将我抱进马车,自己也坐了进来,马车很宽敞,我坐在角落里,看着纱帘外,人群还没有散去。

    一只手将我垂落额前的发丝挽到耳后,“别担心,他还活着。”

    我悚然一惊,转头看他,“凤千阑没死?那灼华呢?她是不是杀了她?”

    ”

    “他们都活着。”他从袖中取出一根黑色的薄纱缎子,系在我眼上,我按住他的手,追问,“可是怎么会?他那一刀又准又狠,直入胸口,地上那么多血……”

    他拿下我的手,轻声道,“有些事情我想告诉你,你现下可还能静下心来听?”

    我讷讷点头,稳了稳心神,认真道:“可以,你说吧。”

    他眼底似有笑意,微微低下头,开口说道:“当年北宸之乱时,黎阳侯无意间与凌家夫妇相识,并得知他二人擅长毒蛊之术,当时城破在即,黎阳侯便说动了二人,在城外施放毒雾,那毒见血封喉,墨北宸得两万人马死得悄无声息。之后墨浔亦继位,他之前在朝中无权无世,一夕之间登上王座,本就诚惶诚恐,后来无意间又得知那时真相,便用火烧碎云山威胁逼迫凌夫妇用蛊毒帮他操控朝中官员,那毒便是诛心。他忌惮凤家军,暗中给黎阳侯也下了诛心。”

    我安静听着,他嗓音低柔,如风拂柳絮,我没想过我们还能这样,霎那间,我们仿佛回到从前,什么都没有变。

    “三年前墨轻情发动宫变时,手刃凌家夫妇的人,其实是黎阳侯。”

    我被他一语惊醒,竟然不是墨轻情。

    江流没给我缓冲的时间便又说了下去,“但他自己也因毒发而当场殒命,可谁也没想到,凌夫妇曾在凤千阑身上种过蛊毒,据说是子母蛊,子蛊在凤千阑体内,而随着他二人的离世,自然也不可能有母蛊。”

    “所以墨轻情要天心草,果然是为了凤千阑。”话落,却见江流目光一动,“那一日,我并不知道你在,若我知道……”他停住话音,目光落在窗边的帘子上。

    我一颤,那一日,是指我在石棺里,他来接走云九姬吗?若他知道我在,会不会就带我走了?

    我看着他,心绪此起彼伏,最后终于问了一句,“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他看向我,半晌,正要开口之际,马车停了下来。

    我看到他去撩帘子,一伸手抓住了他,他回过头来,我看到自己的手颤了颤,却抓得更紧了。

    “江流……”

    江流看着我,像在等我续完,可我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我只是想再唤一唤这个名字。

    手上忽然传来暖意,我低头,看到我的手被反握住了,手掌里静静的躺着那片墨绿玉牌,“黎阳侯曾于我母亲有恩,那是我替母亲还的情。苍国山水如画,风物闲美,你若觉得好,就在此地住下,我在山上有座别院,你拿着玉符去城中找余记当铺的掌柜,他会为你安排。阿染,往后有任何事,都可以来找我。”

    我垂眼,鼻子忽然一阵发酸,眼泪差点落下来,手指颤抖的贴上他胸口时,感觉他整个人都僵了一下。

    我记得那一刀扎在他背上,从这里刺出来,离心口那么近。

    我真的差点杀了他。

    他握住我发颤的指尖,说:“已经没事了。”

    我浑身一震,一刹那九百生灭。

    睢染,你还有什么好怨的?

    他还活着,你还能这样看见他,听见他的声音,还能得到他这样一番话。

    曾经为了救你,他不顾性命跳下江,为了护你,他站在那里任刀砍在背上,一直为你拖累,也从未有怨言。

    遇见这样一个人,你何其有幸?

    可你又给了他什么?

    他是名动天下的訾琊,青国的世子,将来还要做圣善名君,百世流芳。

    这样的人你配得上吗?你可知你身上背着多少人的债?

    那些伤你毁你杀你的人,你就这样放过了吗?

    那个耗尽修为救你性命,煞费苦心封你功力,抹去记忆的人,定然是想让你忘记痛苦,一世长安,喜乐无忧。你既辜负了这样的期待,不该去找他吗?

    若他尚在人世,你该陪着他,若他已埋骨地下,你也该守着他。

    睢染,他们都够对得起你了,事到如今,你难道还要拖着江流,让他为你牺牲吗?

    我终于放开他,随即笑了,和他还好好活在这世上相比,心头的那点痛算什么呢?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