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一世今生 笑忘成书  第六十章 风云变(五)

章节字数:2577  更新时间:18-10-14 12: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水月山庄座落于山中,山门前有百步石阶,马车就停在山脚下,我挑开帘子的时候,叶城已经等在那里,撑着暗色油纸伞,看见我便走了过来。

    我看着马车缓缓驰离,我曾以为可以一生一世,来生来世的所谓爱,在这一刻,全部了断。

    我忽然掩面,再也没有回头的路了。

    一只手轻轻搭住我的肩,转身看到叶城,他将伞撑在我头顶,自己站在伞外,雨丝淅淅沥沥的打在他墨蓝色的衣服上。

    离人心上秋,秋性微凉,浸润着烟雨,凉风荡过来,我猝然打了个喷嚏,仿佛有些畏寒。

    我揉了揉鼻子,“只有一把吗?”

    他一笑,将伞放进我手中,又脱下外袍披到我肩上,然后转身先上了石阶。我跟上他,心中却想他竟没有问我眼睛之事。

    一路无话,这一天里历遍刀山火海,实在觉得累,才爬了数十阶就停下脚步。

    叶城转身来看我,笑道:“姑娘可是累?是在下思虑不周,庄中有轿子,姑娘在此稍候,我这就命人去备。”

    我摆摆手,“别麻烦了。”话罢又道,“其实叶庄主不必如此,我只是个无名小卒,没有你想得那么尊贵。还有叫我阿染就好。”

    他笑笑不言,过了会才道:“前面有座亭子。”

    我拢了拢身上衣,“正好,歇歇雨。”

    走进亭子,我喘着气坐下来,伸手正准备抹汗,一块干净的帕子就递了过来。

    我抬头,看到叶城的肩头已经湿透,他垂眸看了眼,淡笑:“无妨。”在这样的秋意凉薄里,那笑轻暖的像春日的风。

    我接过那块柔软的帕子,“今日的事,你是不是同他串通一气,故意构陷凌月阁?”

    叶城似笑非笑的摩挲着拇指上的扳指,“那些人是我养的死士,今日的行刺确实只是作戏,打劫赤国使团的也是我派出去的人。至于那些钢刀,阿染可看出来,凌月阁杀手所使用的不是普通钢刀。所谓过钢易折,极少有人会用钢刀作为武器,可凌月阁杀手的钢刀却无比坚韧,比普通的刀略宽略长,形似砍刀,却削铁如泥,定然是采用特殊手法锻造而成。所以我花了些时间,才寻到一个能打造这种刀,且真假难辩的人。至于那个管事,他早年曾混迹江湖,且擅使刀,而水月山庄与凌月阁本就有生意上的往来,今日我让人以商谈为由将他约出杀害,并偷盗了他的印信,最后将他的尸体混迹其中,浅风便是知道这是栽赃陷害,却也百口莫辩。”

    我点头,细细擦着脸上的汗,“原来如此。”话罢又问,“那些火牛呢?”

    叶城敛笑,皱起眉头,我看他这表情就知道这事不是他们安排的,那么引我去霜塔的人到底是谁?还有那些牛当时像发疯了一样,是被下了药,还是……

    叶城忽然说:“我没想到王上会这样冒险,事先的计划并非如此。”

    想到自己差点葬身火海,我不禁咬了咬唇,“你们事先的计划是什么?”

    “仪式退场时,刺客忽然现身,目标直指王上,使臣花大人挺身相护,被一刀毙命,刺客被俘,饮毒自尽而亡。”

    “唔,那个花大人看起来颇为忠心,他倒舍得。”我将帕子叠好收进袖口,

    他却反问我,“阿染可知王上为何临时改变计划?”

    我看了看他,接触到他意味深长的目光,面色平淡道:“叶庄主可知为何唱戏前要彩排吗?这就是原因。”

    话落,叶城先是一愣,随即轻声笑了起来。

    之后无话,我们坐在亭里听着雨声,直到雨停。

    我站起来,“叶庄主,当时你奋不顾身的跳下楼去,是为了什么?”

    我的话成功止住了他的笑,叶城抬起目光,眼眸逐渐深邃,“自然是为封候拜相,光耀门楣。”

    好个封候拜相,光耀门楣。

    我望向那些年月久远的青石阶,终是没管住自己的嘴,“此地山林静谧,世外桃源,叶家先祖选择在此建庄,难道不是希望后辈也能远离俗世浮华吗?”

    他的脚步在青石阶上顿住,微微仰起头,“当年,祖父年少成名,一代英豪,建水月山庄于此,虽隐于山林,可上山的人却多得要将这山路踏平。叶城十五岁接下山庄,岁月流年一甲子,如今此处已彻底成了清幽之地,无人问津。世人只知苍国凤氏,不识水月叶氏。”

    一滴雨珠从他发上滑落到脸旁,他的声音仿似在这静谧的山间回响。

    功成名就,厚禄高官时,想激流勇退,回归平淡;籍籍无名,庸庸碌碌时,又不甘平凡,想出人头地。

    人呐,这一生都在为名为利,活得何其不易。

    回到房中时我几乎觉得筋疲力尽,叶城竟已令人为我备下吃食,还准备了干净的衣服,他这人真是八面玲珑。

    离开前他忽然对我说:“方才下人来报,王上回庄后便将自己关在房中,不许任何人靠近,我等不敢冒犯,不知阿染可否前去看望?”

    我点头微笑,“自然,我一会便去。”

    御云樽这个人,心思深沉,满腹机关,利用起人来招呼也不打一声,着实是个可恨可耻之人。

    我在房门外站了片刻,才推开门,室内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

    饶过落地屏风,入眼的一幕令我呼吸一窒。

    室内有些昏暗,白色纱窗透进一点微弱的光,映着一个侧躺在床上的背影,银白发丝垂落满床。

    我站在床前,看到他的身上只着了件里衣,背后的蝴蝶骨若隐若现,整个人显得有些清瘦。

    我晦暗不明的盯着他,这样的背影没有半点锋芒,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危险。

    身旁忽然落下人来,“染姐姐。”

    我转头看他,“你家王上这是病了?”

    少年眉头一拧,伸手推了推,床上之人毫无反应,他脸色一下就白了,扑到御云樽身上用力晃他,我赶紧将他拉起来,低声道:“魅,去叫灼华来,别声张。”话落,我整个人怔住,少年闻声就跑,被我伸手拉住,他神情莫名的看我,我重重闭了下眼,才道,“去让叶庄主请个大夫来。”

    看着少年离开,我满脑子都是灼华的影子,她即便没死,可落在墨轻情手中又能好到哪去?

    我机械的坐下来,一只手轻轻抚上我的背脊,我抬眼,就看到御云樽已经醒了。

    “你怎么回事?”我道,他的脸色非常苍白,“是旧伤未愈,还是那个药……”

    话未说完,他一把拽住我,我下意识撑住手臂,整个人还是压在了他身上,他的唇随即覆上来。

    舌间感觉到一股湿热柔软的袭卷,灼热的气息袭来,脑子有些混乱,心跳渐渐迅疾,不断交缠的唇舌辗转交错,带出暧昧的湿润声响,我已不知自己在做些什么,没有迎合,也没有推拒。

    只听见“啪”一声,脑子里紧崩的弦像是断了,震得头皮发麻,我转头还未开口,就听到耳畔传来冷厉的两个字:“退下。”

    少年脸上一直没什么表情,闻声便消失了,叶城淡然自若的将那布衣打扮,似受到暴击的大夫客客气气请了下去。

    我甚至没来得及出声阻止,眼前的门已经被合上,机械的转回头,一只手自我胸前潜入衣襟,扶在脑后的手正将我的头往下按。

    我猛地挣开他站起来,低吼,“你到底是发热还是发情?有病没病?”

    “睢染。”他突然轻叫了我一声,我板着脸看他。

    “坐下来。”他轻轻拍了拍床沿,“陪陪我。”

    他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同我说过话,我简直要被他搞得神经衰弱。

    揉了揉眼皮,突然觉得很倦。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