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一世今生 笑忘成书  第六十一章 花烬落(一)

章节字数:2976  更新时间:18-10-14 12: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苍国战神,忠义无双的凤羽将军,在百兽博彩的会场上遇刺差点身亡,牵累黛国国主也受了惊吓,经查凶手竟是凌月阁豢养的杀手,苍王雷霆震怒,下令查封凌月阁,阁主浅风入狱。这些苍国所有人都知道,而凌灼华,墨轻情对外没有任何说辞。

    我以探病为由上门找过凤千阑,都被告知不见客,以我之前的性子便是翻墙,可终于也没有这么做。去找御云樽也时常扑空,只有叶城几乎每日都来。

    他竟记得我无意中说过的那句‘琴弹不好’,特意送了一张名琴给我,并认真指点我。

    其实并没有心思抚琴,可却不想拂了他的好意,他教我时,我便认真的学,但效果甚微。

    我似是得了秋乏,总觉得身体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感,时不时犯困,有时还会犯晕,恶心。

    大约半个月后,一道晴空霹雳在苍国上空炸开——穿青族联合各部落兴兵来犯,集结的兵马约有十万之多,大军攻城掠地势如猛虎,苍国北境三郡连续失守。

    一夕之间,苍国风云色变。

    战报日日传来,百姓虽不知具体战况,却早已人心惶惶,整个苍国都被战争的阴霾笼罩。

    各国使团方离境,那边便已兴兵来犯,如此有备而来,想必是凤千阑重伤的消息泄露了。苍国朝中本就缺少良将,素来是凤家军一肩挑起,如今凤千阑负伤,朝中岂不无将可派?

    果然,不日便传出苍王墨轻情决定亲自挂帅出征的消息,此消息一出,朝野震动。

    就在我还沉浸在这个消息中时,忽闻事态又变——凤千阑一身战甲跪在朝堂上,请旨出战。

    最后这一幕被传为佳话,流传于市井街巷,而我也因好奇,便去凑了个热闹。

    秋意宜人,和风轻缓,茶楼座无虚席,我和叶城只能在角落与人拼桌,只见前方高台之上,一位须发皆白的先生正在述说那日朝堂上的情景。

    “……苍王亲自走下王座,伸手去扶她的大将军,并道:‘凤卿之心令孤甚慰,不过孤心意已决’,堂上众臣均出声劝阻,‘王乃无上之尊,岂可以身犯险?’,就在这时,大将军猛地抬起头来,字字铿锵道,‘身为人臣,领朝廷俸禄,不履保家卫国,守土御疆之责,不能为君分忧,却令王上亲征挂帅,是为不忠。身为男儿,眼看外族侵我国土,占我山河,生灵涂炭,百姓流离,而不思精忠报国,抗击外辱,是为不义。王上,我凤家数代先贤,世代忠良,傲雪风骨,从未有过这等不忠不义之人!’大将军一番慷慨陈词落在朝堂之上,直击人心,一时鸦雀无声,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一官员出列,他跪下言道,‘臣附议,请王上恩准凤将军挂帅出征!”紧接着一个同样身着铠甲的将军也跪了下来,并言道,‘末将愿随凤将军出征,共击强掳,保山河寸土不失!’之后百官纷纷跪下,附议之声此起彼伏,震天撼地,最后王上终于点头,颁布旨意,令凤将军执掌帅印,不日出征。”

    老先生一气呵成,话音落定满堂喝彩,甚至有人高呼,“大将军!大将军!大将军!”

    我撑着头,那一声声激昂的呼声在我耳边回响缭绕,我忍不住道:“我仿佛记得,从前人们叫的是少将军。”

    叶城笑着看了我一眼,不言,我又道:“有一事我分外不解,他这三年驻守边关,整顿军务,革新除弊,增筑敌台,凤家军之名更是威震宇内,那穿青部族秋三年来丝毫不敢有所觊觎。如今短短数日,怎可能被轻易突破关防,还连下数城?难道那些兵力部署都是摆设不成?不知庄主有何看法?”

    叶城默了默,“如此说来,确实有些蹊跷。”

    我不动声色的端起杯子喝了口茶,“你也是苍国人,你觉得这一战会如何?”

    叶城帮我添上水,“这必是一场胜战无疑。”语声平淡却透着笃定,令我不由一惊。

    垂眸看向清澈的茶汤,心中忽然风起云涌,“我虽与他不过几面之缘,却也看出此人其实分外清冷,眉睫间流转的尽是凉淡,很难将他与沙场浴血相联系,不知晓的人,也定然看不出他是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威猛将军。朝堂之上,他虽句句铿锵,可难道不也是字字戳心?难道偌大苍国就真的无人了吗?便要他带伤出征?若他生在寻常人家,这般年纪当只是个考学的士子,如今却要肩负一个国家的,无数人的期许……”笑了笑,没再说下去。

    苍国何其有幸,有这样的人,墨轻情何其有幸,有这样的将军。

    “其实当日朝堂上,他所言不过寥寥数句。”叶城手中转着瓷杯,“为将者,披坚执锐,征战沙场,以马革裹尸还。”

    我将他的话咀嚼片刻,“唔,你这版本倒是更可信些。”以凤千阑的性子很难想像他能一气说出这么多话。

    叶城笑了笑,“自然,因我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

    我倏地抬眼,听到叶城淡淡道:“朝中无良将,叶某不才,受命为先锋,随军出征。”

    我看着眼前人,浑然间,有什么在脑中轰的一声,炸了。

    我是在两天后才见到御云樽的,彼时他正在房中摆弄一盘棋局,看到我后便吩咐下人去端了点心。

    是盘桂花酥,看着便十分诱人,像是刚做好的。

    我一抬手就把它们全挥到了地上。

    他抬了下眼,“怎么了?”

    我上前一步,冷冷道:“穿青族进犯苍国,苍国边境连续失守,是怎么回事?”

    御云樽正在落子的手顿了顿,落定后才漫不经心看向我,“你想说什么?”

    “在石室时你只身前来救我,不带一个暗卫,我虽好奇他们去了何处,却想或许真的只是巧合,你派他们出去执行任务罢了。直到方才,我才敢去问魅,他说那一日他进宫盗出一张图,有山有河还有人。直到此时我仍不能相信这一切都是你的计划。你知道苍王宫的守卫不足为惧,只有隐在暗处的那些杀手,所以你用自己引开浅风和那些杀手,派魅进宫盗出了苍国边境的军事布防图。甚至,你根本就是与灼华一起设计了这一切!”

    我越说越激动,最后几乎怒吼出来,“你构陷凌月阁,逼墨轻情自断一臂,又选择在此时发难,令凤千阑带伤出征,你是不是想让他死在战场上,然后让叶城取代他的位置?”

    御云樽的气息逐渐深沉,却只淡淡说了两个字,“不错。”说完,垂下眼继续研究棋局。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纵然墨轻情有错,可凤千阑哪里对不住你,你要这样对他……”

    “没有为什么,因为这就是帝王权术。”他说,我猛地掀了他的棋盘,他站起来,一抬手掐住我脖子,将我掼到墙上,“睢染,是孤太放纵你,才让你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不知尊卑为何物。”

    我用力挣扎,吼道:“你怎么能如此不择手段,你们怎么能……怎么能这么利用我!”

    凌灼华!你竟又骗了我!

    “可你还活着。”他看着我的眼里没有丝毫温度。

    他突然重重吻住我,像是泄愤般,唇上一痛,我狠狠将他推开,舌尖尝到血腥味,不太浓,但心寒。

    我讽刺道:“就不能换一招?每次都这样你不腻吗?”

    御云樽手指抹过我的唇,嘴边扬起一抹讥诮的笑,“你可知只要孤勾一勾手指,就会有无数女人爬上床来。”

    我哼笑,一句话脱口而出,“恕睢染无能,王上龙床那么高,躺过那么多人,睢染怕是爬不上,也嫌脏。”

    御云樽那双眼眸瞬间冷凝,极为骇人,我看着他,脸上若有似无的扬起笑,他的怒意令我觉得很畅快。

    “你知道孤留着你的原因。”御云樽说。

    他的话仿似一剑穿心,让我丢盔弃甲,周身刺痛,积攒的所有力气都刹那流失。

    他就那样直直盯着我,“很好,看来你还清楚。”

    “不就是冰魄草吗?”我笑了一下,目光一厉,冰冷道,“我不会帮你的,就算我知道也不会。”

    猛地,他的手箍住了我的脖子,将头缓缓靠近,用一种狠辣而危险的眼神紧紧锁着我,“那你就陪着我,直到死,然后给我殉葬。”

    我陡然一怒,照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他狠狠瞪着我,右手高高扬起,我直视着他,等着他的雷霆之怒,可最后他却放开了我,就那样走了。

    我一放松下来整个人突然就站不住了,缓缓从墙上滑下,腿一软就跌在了地上。

    凌灼华,她帮他盗取军事布防图,竟真的想拿这个国家陪葬吗?可她若知道自己父母也杀了他的父亲,她可会后悔?

    忽然,我发现自己又流鼻血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