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一世今生 笑忘成书  第六十二章 花烬落(二)

章节字数:3096  更新时间:18-10-14 14: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主动要求叶城为我请了大夫,这不像诛心,且自从服了御云樽的血后,我的毒便再没发作过。

    自己莫不是得了什么绝症?替我看诊的是那日受过暴击的大夫,经过诊脉他确定我只是天干物燥,心火太旺,他劝诫我不要妄动肝火,需修身养性,同时每日服用他调配的清火汤。

    叶城出征在即,已极少来找我,我的秋乏症状一直持续,这日我正躺在榻上喝汤降火,院中迎来一位不速之客。

    他一身银白盔甲,日光之下仿似度着光。

    我的目光缓缓一动,看到了他捧在手里的娇花,花朵鲜艳欲滴,仿佛比之前又艳了一分。

    “睢姑娘,听说你身体抱恙,凤某明日便将出征,今日特地前来探望。”他说着一抬手,“小威。”

    我这才发现他不是一人来的,还带了个小将,那叫小威的小将对我腼腆一笑,将提在手里的东西放到案上,然后转身走到了院中。

    我没有下榻,只是略坐直一些,慵懒一笑,“凤将军客气了。”

    凤千阑的脸色依然苍白,可气色非常好,不知是否错觉,他整个人似乎都带着一种轻快。

    “请坐。”我说,端起茶汤抿了一口,这汤有股怪味,似漾着一丝腥气,很是难喝。

    一抬头,却见凤千阑突然对我下拜,我倏地僵了僵,冷语道,“将军又来同睢染做生意了?今日怕是要让将军失望,我同凌灼华已再无瓜葛,关于她,我一字一句都不想再听到。”

    他直起身,淡笑。那笑宛如月光流水,令人见之,便永生难忘。

    叶城说这会是一场必胜之战,而结果果真如此。

    战局在凤千阑出征半月之后便被扭转,但当战事真正结束却已是两个多月以后。

    凤凰花已开尽,从繁花似锦到寒枝历历,冬天便到了。

    所幸水月山庄后山竟有几株樱花,我在地上放了干净的帕子,接住掉下来的花瓣。

    樱花如雪,泡出的茶香气柔和,沁人心肺,多少能缓解一些那清火汤的怪味。

    这一日,我如往常般坐在院中泡好茶,正要叫少年来喝,却听院外起了骚动,走出去一看,竟是一片欢呼之声。

    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战事结束了,失守的北境三郡全部收复,穿青部族战败求和,降书已同战报一起送达王宫。

    接下来的三天,普天同庆,朝野共贺,一片和乐景象,所有人都在期待一个人的凯旋。

    包括我。

    那株天心草在我的细心呵护之下,终于有了凋谢之兆,花瓣欲落未落,花心之中隐隐可见一粒青色的果子。

    那一日凤千阑前来,同我说了许多事,许多我不知道,连凌灼华也不知道的事,我没想到最后还能这样峰回路转。

    我痛恨凌灼华的欺骗,可又无法承认当我得知一切后,心里依然有种难以言喻的欢喜,连带对御云樽的怒气也渐渐消散,只是自那日后,他便消失了,却留下魅。

    问了少年,反复只有这两个字:走了。

    这几日全府上下都异常忙碌,扫尘除垢,浣洗晾晒,张罗着为他们的庄主接风洗尘。

    就在这样的日子里,我的院中突然来了个人,少年人一身风尘仆仆,脸色憔悴,双目通红,见了我便跪了下去,对我伏地长拜,哽噎出声,“姑娘……”。

    此少年与我有过一面之缘,正是那日同凤千阑前来探病,名叫小威的小将领。

    我走在地牢狭长的通道里,据说这里关押的都是恶贯满盈的囚徒,是苍国最黑暗,最阴森之地。

    当看到那个踡着身子,蓬头垢面缩在墙角的人影时,心不由自主的抽了一下。

    我示意守卫开门,他警惕未动,我将凤千阑的令牌出示,淡淡道:“我只要一盏茶时间。”那守卫迟疑了下打开牢门。

    “灼华。”

    她一动未动,我又喊了两声,她才给了一点反应,缓缓抬头,焕散的目光在看到我时渐渐聚焦,她张了张嘴,可我一点声音也没听到。

    她的脸因多日不见阳光,皮肤透出瘆人的惨白,那双眼睛一片空洞,我没想到再见之时她会是这般模样。

    “灼华,从始自终,你都骗了我,可知我有多怨恨你?我此时站在这里,你今生今世便都欠了我,你可知道?”

    她迷茫的望着我,可我没有时间了。

    咬咬唇,我无情的吐出话语,“凤千阑死了。”

    眼前的人竟没有一点反应,我用力抬起她的脸,目光紧紧盯着她,一字一字重复,“灼华,凤千阑死了。”

    那双眼睛终于动了,“谁……死了……”她的声音暗哑得不像话,停了下又吐出两个字,“骗人。”

    猛然间,我竟一点都不恨她了。

    “灼华,你难过了吗?”用力按住她的肩膀,我厉声道,“当初为什么要帮他偷那份军事布防图?为什么这么做啊?你可知有时一步错,便是万劫不复。”

    凌灼华看着我,无神的目光渐渐清晰起来,“我只是觉得,既然这个国家对他那么重要,那我就毁了它,这样他是不是就会选择我了呢?”

    声音一滞,她像是突然喘不过气来,躬着身子摁住胸口,样子非常痛苦,我一把扣住她的下巴抬起来,咬牙,“你错了,在他心里,这个国家从来都没有你重要,他自始至终护的人,不过一个你罢了。”

    凌灼华浑身一颤,一下子抓住了我,“怎么会死?他那么厉害,是人人称颂的凤羽将军……他怎么会死?”

    我冷下目光,“你们都将他当成神了吗?他再如何厉害,却也只是个人,并非刀枪不入,那一刀他伤得多重需要我告诉你吗?”

    “你骗我!”她一把将我推到了地上,慌乱的站起来,对我低吼,“睢染,你休想骗我!你在报复我是不是?杀人诛心!好啊睢染,你终于聪明了一回。”

    “他可知出征前他曾来同我说过什么?”我也站起来。

    “我不听。”凌灼华低头捂住耳朵,“你别说我不想听!”

    我望着她,低声缓慢的说:“他说无论当年他父亲出于何种目的为你们订立了婚约,即便他尚年少,未经情事,可那一纸婚约,他当真了。”

    凌灼华突然抬头,整个人都安静下来,脸上却什么表情也没有,如同死水一样平静,绝望。

    在那一瞬间,我知道了,原来,她的心里一直有他。

    可事到如今,一切都回不去了。

    “他原本是想以这一战与墨轻情做出了断,待他班师回朝后,便与你一起归隐山林。可是……他死了,死在穿青部族的暗箭之下,那一箭正中胸口,箭上涂了剧毒,见血封喉,他被抬回营后没多久就不行了。但他压下了自己的死讯,快马将消息送给了我,但报信官很快便会将消息传到王宫了。”我望着她,一字一句的说,“他到死都放不下你。”

    “你说……他要和我归隐山林?”凌灼华讷讷道。

    我说:“是,这是他原本的计划,他说他喜欢你,放不下你,他要和你在一起,把命给你都愿意。”

    这就是那一日凤千阑对我说的话。

    不是墨轻情,一直只有凌灼华。

    “他为她杀过敌流过血,也看到她登顶王座君临天下,他并不亏欠她,他真正欠的只有你,而不是你的父母。其实你父母也并不是死于墨轻情之手,杀他们的是黎阳侯凤卓光,他的父亲,可他也死在了你父母手上。他之所以这三年来没去找你,是因为墨轻情扬言,他若去见你,她就放火烧了碎云山;之所以选择自裁,是想保你一命。你们的恩恩怨怨至此已无人说得清。”

    “你说的都是真的?”凌灼华脸色憔悴,情绪却出奇的平静,没有哭,也没有闹,她说,“可是她不会愿意放手,她怎么会放他走?”

    墨轻情吗?我想,她想必也是真的对他用情至深。

    其实到这一步说这些已没有意义,我脱下自己的斗篷和衣服,又去解她的外衣,违心道:“她的将军能在她治理的国家里生活,不必驻守边关,流血牺牲,有什么不好?她为什么不能退一步?”

    她一动不动任我摆弄,“阿染,你是说他一直想娶的人,难道是我?”

    我愣住,忽然鼻子一酸,“嗯,是你,从来也只有你。后院的那些凤凰花是他亲手为你所种,宝贝得不行,谁都不让碰,就想等你有一天来看。”

    凌灼华轻声笑起来,颊上两个浅浅梨涡。她的笑一点没变,如阳光般灿烂又干净,带着无邪。

    “你怎么……”我想她怎么笑得出来,这样爱你的人,他死了。

    猛地,她的眼里泛起光,那是眼泪,盛了满满一眶,然后大颗大颗滚下来。

    “阿染,我没想到,原来他真的喜欢我,想娶我,像我喜欢他,嫁给他一样……”她一边流泪一边说。

    我喉咙发紧,说不出话,直到他问我,“阿染,他死前可有话留给我?”

    我点头,说:“他希望你活着。”

    遗言……其实根本没有。

    我想他一定也没想到自己会死,死得这样突然,他将天心草交给我,请我帮他看护,待他归来。

    若他想到……可他却诳尽了所有人。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