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一世今生 笑忘成书  第六十四章 花烬落(卷终章)

章节字数:3738  更新时间:18-10-14 15: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魅!杀光他们!”几乎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少年削瘦的身影已如鬼魅般扑了出去,刀光如雪,为首的一个男人头颅登时飞了出去,他站得笔直,提刀的手横在身前还是戒备姿态,颈项上碗大的口,鲜血像一束喷泉,簌簌往上喷涌着。

    我忽然低头捂住嘴。

    “怎么了?”抱着我的手一紧,我动了动,他柔声道,“可是身上疼?再忍一忍。”

    我看着他快要贴上来的脸,“御云樽,我想……”‘吐’字还没出口,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我一把推开他猛地吐了出来。

    我吐得昏天黑地,一件衣服罩下来,一把将我裹住,他将我半抱进怀里,头顶响起低低的缓语,仿佛自牙缝间挤出来,“为了这么个妖女,你竟一而再为我为敌!”

    我抬头,地牢已只剩下墨轻情一人,她站在笔直,面无情绪,双眉紧蹙,只有目光隐约含怒。

    “为了我这么个妖女?”我一把夺过御云樽手里的刀,他却抬臂拦住我,“你干什么?”

    我不答,只是挣开他,他一把将我箍进怀里,“你不能杀她?”

    “为什么不能?”我恨声问,他可看到我一身狼狈皆拜眼前人所赐?

    墨轻情忽然轻声笑了,他看着御云樽,那笑里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意味,微微扬起嘴角,她说,“因为我是他这世上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人。”

    我一震。

    “当初那云九姬同我说我还不信,后来没想到你果真来了,我不过想取你一点血催化天心草,你却命人盗我边关布防图……其实又何必多此一举?你要苍国,我岂会不给,你开口便好,何必弄得生灵涂炭?毕竟,你一直是我最疼爱的王弟……”

    御云樽替我擦了擦脸上血,淡淡道:“王上怕是忘了,你的王弟们早就死光了。”

    墨轻情突然双目赤红,几步走上前来,涩然笑道:“我知道是你,借兵于北宸让他发动叛乱,刺杀大王兄,扶植最软弱无能的浔亦上位,逼得我不得不反。北宸,浔亦,你都成功了,父王至死都不曾瞑目,更不知道一切的背后还有一个你。如今你究竟还有何不满?”

    “不是还有你吗?”御云樽缓缓道,墨轻情僵了许久,眼角微微泛红,哑声道,“当初我没有能力保护你。可……为何偏偏是他,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只有他……”

    “年岁久远,王上怕是也忘了,当初那个七岁的少年,也只有你这么个长姐。”御云樽说,墨轻情嘴唇颤了几颤,似是说不出话来。

    我心头大动,喉头一甜,呕出一口血,御云樽将我抱起来,“今日之事若从此间传出一言半语,孤便将这苍国夷为平地。”

    “你可看到了她背上的图腾,那是……”身后传来墨轻情的话。

    “那是孤的事,就不劳苍王挂碍了。”御云樽一步踏出牢门。

    身上一直火燎般的痛,我却昏昏沉沉的做起梦来,梦中良辰美景,我和江流花好月圆。

    现世安稳,岁月无尘,我们相伴老去,人生自此了无遗憾。

    秋水明月忽然碎裂成片,我整个人仿似一脚踩了空,一场梦终于做到了头,浑浑噩噩睁开眼。

    “终于舍得醒了。”手指划过我鼻尖,眸中含笑,脸上气色却非常差,仿佛比我这个受了伤的人还要白上几分,见我不语又道,“感觉怎么样。”

    “还行。”我的声音有些沙哑,他倒了茶送到我嘴边。

    “我自己来。”我撑着床坐起来,却被他按住肩膀,“别乱动,你身上还有伤。”他语气轻柔,我没理会径自坐了起来,却终于因为扯动伤口痛得冷汗直冒。

    一只手突然将我揽了过去,身体顺势倒在对方身上,炽热的吻随即落下。

    横在身前的手臂让我无法动弹,辗转柔软的唇突然加重,我吃痛之下半张开嘴,然后温热的液体被哺了进来,我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看到御云樽眼中一抹浅笑。

    我的脸开始发烫,如火烧般,越来越烫,越来越热,那一口茶水含在口里,御云樽的唇却没有离开。

    我咬了咬牙,吞了下去,他的唇终于移开,沿着脸颊到耳根,潮热的气息拂在耳畔,“他们碰你了吗?”

    心头一哽,我闭眼不答,他的手已探入我的衣内,唇从耳后一路吻下,轻轻啃咬着锁骨,我忍不住仰头轻喘。

    “碰了?还是没有?”轻柔的语声里却含着一丝危险意味。

    我心一沉,抓住了他一只手,御云樽一震,却没停下,挑开我腰间衣带,冰凉的掌心抚过我的身体时,我忽然觉得身上的伤口很疼,撕裂般的疼。

    他突然停了动作,沉声在我耳边道:“睢染,你想干什么?”

    我压抑着喘息睁开眼,对上那双汹涌翻覆的眸子,看到他眸中的剧烈波动被刻意压下,最后趋于平静。

    他放开我,端过桌上一碗清粥,我未动,选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床头,看着他淡淡道:“王上,所以这一切都算什么?你们姐弟之间玩的过家家吗?”

    御云樽舀了一勺递到我嘴边,我别开脸。

    半晌,他才道:“我同她的确有血缘关系。”

    “我母亲是黛国公主,两国联姻,她下嫁于苍国,苍王却因忌惮黛国,不允母亲生下子嗣,于是暗中下毒,母亲最后拼死将我生下,我虽被预言身中剧毒,注定活不过七岁,可他依然终日惶惶。他对外宣称母亲难产而死,并瞒下了我的出生,将我囚在一座宫殿里,不许任何人见我,但有一个人,她会偷偷跑来找我,她说她是我的长姐。七岁那年,我依然没有早夭症状,他终于慌了,于是让长姐以寻医之名将我带进一座雪山,然后将我丢在了那里。所幸,我没死成,被舅父派来的人找到并带回了黛国。他与母亲关系甚笃,又因膝下无子,便对外宣称我是他流落在外的孩子,死后也就将王位传给了我。”御云樽说,话音里没有指责和痛恨,只是陈述。

    我稳了稳心神,“你说的长姐,就是墨轻情?她说墨北宸当年敢起兵反叛是因得了你的支持?她还说你有意扶植昏聩的墨浔亦上位,是为了逼她夺位,难道那位世子也是你派人暗杀?”

    御云樽淡淡道:“不全是,但都在我计划之中。”

    我低低叹了一声,“她知道一切,却从未指责过你,这么多年也未对外透露过你的身世,当年她也还只是个孩子,你,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御云樽不语,只是将粥递过来,我伸手接了,先闻了闻,然后才舀起一口,细细咀嚼,慢慢吞咽下。

    放下碗,我道:“你出去吧,我累了。”

    他皱了皱眉,又将那碗粥端起来,“怎么?没胃口还是嫌东西太清淡?”

    我一把按住他手腕,掀开衣袖,果然看到腕上缠着厚厚的纱布,隐隐可见血渍,我冷声道:“你受伤了?”

    他波澜不惊道:“嗯,一点小伤,不妨事。”

    我哂然一笑,“可王上怎么看起来有些虚弱。”

    御云樽脸色一寒,抽回手转身就走。

    “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我吼道,声音尖锐,像是压抑在心中的所有情绪都开始翻腾,御云樽脚步一顿,我已起身下床,双脚刚一着地就是一软,整个人摔倒在地,我抬头咬牙道,“我是不是中了你的毒?”

    他背对着我,半晌也没有声音。

    握紧了拳,我沉声道:“你的血既能压制蛊虫,却也是剧毒,所以这些日子以来,你是不是每天将血化在那些清火汤里,让我喝下去?没有你的血我是不是就会死?”

    “是。”御云樽骤然转身,眸中涌起血色,覆盖寒雪,“所以你这一辈子都休想再离开我。”

    心口紧缩,像是猛然间被什么攥起,又被狠狠摔下,“也是为了冰魄草吗?现在我同你绑在了一起,无论如何我都要为你去找那劳什子东西。”

    我坐在冰冷的地上,没头没脑的想起他那日说的一句话,不由失笑,撑着额头低语,“原来竟不是吓我,你死了,我果真是要给你殉葬的。”

    “你可知为何你能看到所有人的心,却独独看不到我的吗?”他弯腰将我抱到床上,握住我的手,按在他胸口上,声音低低的,脸上是真实的温柔,“因为只有我的心,是冷的。睢染,你的心里可以没有我,但你只能留在我的身边,今生今世,都不能离开我。”

    半月后,茶楼。

    未时三刻,高台之上的说书先生呷了口茶,道:“老夫昨日讲了大将军尸骨未寒,穿青部族竟举兵再犯,叶城将军临危受命,率军抗敌。今日老夫所讲却是关于一女子,没错,正是那位独闯穿青部族,刺杀部落首领,至此扭转战局走向。。”

    我端茶的手一抖,茶水泼了半盏。

    台上的先生已缓缓说道:“话说那女子只身潜入王宫,无声无息将那穿青部族首领刺杀后,竟将其首级砍下带走人,这位首领正是命人以一支毒箭暗杀了凤羽将军之人。那穿青部族首领膝下有四子,彼时正在前线同叶将军对峙,骤闻其父死讯,竟无心作战,争起了首领之位,且纷纷递交降书,声称继位后与我苍国订立友好盟约,可谓两面三刀。”

    “再说那女子被一路追杀,至边境时遭遇陷阱险些被俘,幸被一群黑衣人所救。只是在此之后竟再无人见过她,她像是凭空消失般,没有留下一丝踪迹。据后来有人所见,从穿青部族到苍国边境,她走过的一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是夜,电闪雷鸣,大雨滂沱,一巡城将士经过他们凤大将军的坟冢时,看到墓碑前放着一个人头,走近发现竟是那穿青首领的头颅,又见碑前泥土竟有松动迹象。次日天气转晴再来查看,发现墓碑果真留有翻新痕迹,但众将士感念此女子高义,没有深究。”

    说书先生喝茶润口,场中有人击掌相赞,称此女果真传奇,不知姓甚名谁,现下身在何处,我扶着桌子站起来,依稀听到声音传来,“无人知晓此女姓名,只听人言:其爱穿一袭红衣,惊为天人,身过之处有铜铃阵阵,有如仙乐响……”

    我走在街上,晚来风急,忽听一个声音喊:“阿染阿染!”

    我一怔,回头,身边到处是人,却无一是我此刻所寻。

    在这样的天气,花早凋了,叶也落了,风也萧瑟了,连空气都冷了,这一幕多么让人心酸心疼。

    我怔然的站街头,大风平地起,往来的人步履逐渐急切,匆匆而过,一个人却停在了我面前,他一头银发在风中丝丝散开。

    我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他说:“快下雨了,我来接你。”牵起我的手,又蹙眉,“怎么这么凉?”将我的手紧握了两下。

    午夜,我突然惊醒,蓦地从床上坐起来,“灼华……”

    心猛地一抽,只有我知道,她已不在了。

    悲恸如巨浪般向我袭来,黑暗之中,我泪流满面。

    ——一世今生笑忘成书完——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