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暮色四合 谁记昔年  心头朱砂【南宫泫篇】(上)

章节字数:3651  更新时间:18-10-14 18: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以为,走进我们生命里的所有人,都有失去的一天,既挽留不及,便要懂得释怀。直到最后,我才知道,我失去了这世上最重要的人。以后的漫长岁月里,我永远的失去了深爱一个人的能力。

    ——南宫泫

    一、缘初

    与东漓初见时,我尚年少。

    花飞满天的时节,那一日,天下着绵绵细雨,府门前宽敞的青石大道,人迹寥落,一把天青色竹骨伞上,有雨珠,有落花,伞下,一抹小小身影,云白的衣裳,仿佛青石路面上开出的洁白花朵。

    听到我的脚步声,那个人儿抬头,向我望来。

    那一年的我,十岁,东漓七岁。

    十岁的光景,若生在普通人家,不过是个懵懂不知世事,整日里只知玩乐的少年,可南宫家的孩子,他们的童年从来就不同。

    晓事的这几年,虽谈不上风霜遍历,却也不知见过了多少居心叵测,人心险恶,也早知这是个人心不古,冷暖自知的世道,懂得了内敛于心,不悲不喜。

    少年子弟江湖老,这并没有什么。

    伞面轻抬,倏然间,我看到的是一双透明生光的眼睛,眸光淡淡的,有如清澈的流水,若有似无,轻轻柔柔。

    我看着她——

    第一眼,石破天惊;第二眼,点点星辰;第三眼,千山飞雪。

    回神是因为头顶的声音,“我把漓儿交给你了,你可得照顾好咯。”这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他叫扶柳。父亲说,他是当年武林中无可匹敌的传奇人物,可如今却是位淡出江湖隐匿世外的闲人。虽然他有一张很年轻很漂亮的脸,可我知道,他其实一点也不年轻,因为他的眼睛那般苍老,如同枯木,无论冬去春来,似再无新绿。

    我收回目光看向面前稚嫩的孩子,那双清蒙蒙的眼睛也看着我,有飞花落雪映在她的眼睛里,美得让人晕眩。

    我对她缓缓的笑了,如朝阳般耀眼的笑,我说:“你叫漓儿,父亲也叫我泫儿,可是你不能这样叫哦,你得叫我泫哥,知道吗?”我的性格素来开朗,这得益于我父亲的遗传,说着上前一步,拉了她垂在身侧的小手,“来,漓儿,叫一声泫哥来听听。”我的这张嘴素来能说会道,特别是对着女孩子,这也得益于我父亲的栽培。

    末子,一记扇子敲在我头顶,我摸着脑袋不满的仰头,反被对方瞪了一眼,“小小年纪,怎地一副登徒子的嘴脸?”转头又看向站在我身后的父亲,似笑非笑的嘲弄,“南宫贤弟,你这教子未免太有方了些!”

    “承蒙夸赞,泫儿乃我南宫家三代单传,对他的教授我从不敢藏私。”我父亲笑着说,显然在他的眼中,我算是个出息的孩子。

    “上染不正下染歪。”扶柳牵了东漓就准备走,“漓儿咱们走了,我带你另寻一户好人家去。”

    东漓忽地扑哧一声笑出来,微微翘着嘴角拉住那截白色衣袖,“师父,莫要闹了。”

    她回头望向我,说:“泫哥,我是东漓。”细细软软的声音,唇畔那一抹流光盼影的淡笑,几乎让我一头栽倒。

    这个孩子,年纪虽小,却着实已是个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皆精,看似与其他养在闺阁的女子一样,她知礼数,懂礼法,可却又不同,她看似单纯天真,却每每聪慧机敏得令我惊讶。

    时光绵长,默默无言,转眼已过去一年。

    闲适的午后,满庭飞花,寥峭的绵雨暂歇,我来了兴致,约了她出来,我倚树吹萧,她坐而抚琴。

    八岁的孩子,一手的琴技虽显稚嫩,落进耳中却带着另一种清新。

    我总是喜欢同她在一起,一有时间便来寻她,做的也都是些极普通的事,煮茶,看书,对弈,甚至只是在她的院中合眼小憩。即便什么也不干,却总会让我忘记红尘烟火,俗世尘嚣。

    可这样的时光终于还是到了尽头,便是在这一刻——

    潮湿的树杆上,一条百足虫朝我缓缓靠近,这种黑绿色的虫子经常在这样的时节出没,我儿时也曾捉来玩耍,自然不会放心上,正打算拂袖将它扫落,却见我面前的孩子脸色微变,我的动作下意识顿住,也就是这个刹那,纤秀的手指突然一撩琴弦,‘铮’的一声,一丝蕴着内力的劲气噗的一声射在我身旁,百足虫被击中落地,身首分离。

    琴音早已停了,她无措的望着我,那张稚嫩的脸上满是惊慌,就像个犯了大错的孩子。

    一语未发,我转身走出院子,听到身后她似乎轻轻唤了一声‘泫哥’,可我脚步未停,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玉笙居,去找我的父亲。

    后来,父亲同我说了她的身世——

    前雅相之女,当朝太皇太后的侄孙女。

    我想起三年前东方丞相被刺之事,“雅相东方,所以东漓她……”我脱口而出的话停了一停,父亲帮我接下,“东方漓。”

    东方家族,历世数代,延续百年。东方氏素以才绝智计,权谋机变名动天下。名士儒家无数,分布于各国之中,有百世卿族之美称。

    两代帝师,两任宰辅,一任皇后,这就是东方氏对黛国朝局的影响,

    “她是东方丞相的嫡孙女,如若被那些人知道她还活着,以她们的狠绝,定会斩草除根。”父亲的话让我蹙眉,“是泠花宫的人?”泠花宫,一个以颠覆朝廷为目的神秘组织,宫里只有清一色的女人,个个貌美,心如蛇蝎。

    父亲望着我的目光渐渐深邃,他极少露出这样的神情,我心头不由一突,然后听到他说,“她是王上早已选定的世子妃人选,也就是未来的黛王妃。”

    未来的,黛王妃。

    “那为何不送进宫去?”嘴里的话再次脱口而出,我知道自己有些失常,因为心绪不宁,可却不知这是为何,或许……是为了父亲此时幽深而阴郁的目光。

    父亲说:“泫儿,你尽可真诚待人,阿漓也好,他也好,你不必将他们她视为南宫家进阶的基石,却一定要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学会权衡,学会把握,人尽其力,物尽其用。”

    我一直清楚的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复兴南宫世家。

    可那,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吗?

    我沉默着,想了很久,很久。

    十一岁的我,已经操控着半个南宫家,父亲话中深意,以及那个他的指代,我自然明白。

    人尽其力,物尽其用。可是东漓是不同的啊,在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时,我就知道了,所以我无法毫不犹豫的将她当作南宫家进阶的基石。

    我到底该怎么做?

    转身之后又行至玉笙居,东漓果然还坐在方才的琴案后,一步未动,脸上的神情很静,静得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我走过去,缓缓蹲在她面前,带着笑的眼平视着她,“阿漓,没事了。”

    她秀气的眸子微微眨了一下,“泫哥……不生气吗?”

    我看着她略微苍白的唇瓣,摇了摇头,将她放在膝上攥着的双手捧起来,“阿漓的这双手很漂亮,泫哥一直很喜欢,可是以后不可以再这样了,泫哥会护好阿漓,阿漓只要安静的待在泫哥身边就好了,知道吗?”

    东漓看了我很久,终于点头,嘴角绽出花一般的笑。

    我眼睛一痛,此时的咫尺相对,只有我知道,我们隔着多远的距离,这个美好的姑娘,我要怎样待她才好……

    忍不住微低下头,在她的额上轻轻一啄,就像记忆中父亲唯一一次亲吻我的额头。

    我退开身,她却依然呆呆望着我,我云淡风轻的对她笑了笑。

    此后的日子并没有大变,我照例喜欢溺在玉笙居,东漓琴艺越发的精湛了,她的才情和聪敏皆令我叹服。但毕竟还是个孩子,她还有许多东西可以学,我可以手把手的教她。

    岁月如织里我们朝夕相对,其实很多记忆都模糊了,可我却总觉得那一段时光很美,美得不真实,美得幻灭。

    父亲是在第二年遇刺身亡的。

    无数的红衣女突然从天而降,我第一时间提剑冲进玉笙居,院中一片刀光剑影,冲上台阶,踏着倒地的门板,黑沉沉的房中,桌边站着熟悉的小身影。

    “阿漓。”我唤了一声,看到她按在剑上的手颤了一颤,我走过去时,听到她说:“泫哥,是她们,我要报仇。”

    沉静的声音,从容而淡定,我悄无声息的探手出去,握住那只清瘦的细腕,温柔安抚,“没事,泫哥在呢,泫哥会替你报仇。”

    稍顷,她嗯了一声,轻轻松开了扶剑的手,我将她拉得靠近一些,像对着孩子似的轻语,“阿漓,还记得泫哥说的话吗?”

    她看着我,缓缓点头,“阿漓会好好待在这里。”黑暗之中,她的眼眸亮若星辰。

    那支闪着蓝光的弩箭射向我时,我已来不及回身格挡,生死一线之际,一个人影扑住了我。

    箭上染了毒,见血封喉,无药可解,父亲张着口,似呓语般的叫着我的名字,可实际上,他到最后也没有吐出过一个字。

    我面无表情的放下父亲渐渐冰凉僵硬的身体站起来,心底并没有悲痛欲绝的情绪,这既归功于父亲残酷的教授,也算是我这些年修炼的一种境界——铁血心肠。

    宠辱不惊,不悲不喜。类似于一种麻木,可能就算刀子插进我的心口里,尽管感觉到痛,我却仍然可以微笑。

    皱眉扫了一眼遍地的尸体,以及淌了满地的血,“天亮之前清理干净。”我淡然吩咐完,回头去看站在门前的云白身影,笑着对她招手,“阿漓,过来。”

    她一步一步走向我,动作缓慢似小心翼翼,走到我面前时,我微微弯腰,捧起她的脸,看着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睛,朝她微笑,“阿漓你今天做得很好。”

    我总是喜欢笑,因为父亲说,心底可以阴暗,笑容一定要灿烂,父亲还说,内在可以丑陋,表面一定要光鲜。

    东漓突然踮起脚尖轻轻的搂住了我的脖子,“只要是泫哥想要阿漓做的,阿漓都会做好。”

    我将她轻轻抱起来,放到花树底下唯一干净没有染血的一张石凳上,笑道:“有阿漓在,真好啊。”

    她伸手抚摸我毫无血色的脸,说,“阿漓会一直陪着泫哥,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我将额头轻轻抵在她薄薄的肩头,突然就难过了起来,不知是因为父亲离开了我,还是因为我一直都知道,这个孩子,她不可能陪我一生,我也无法护她一世。

    东漓的手在我背上轻轻拍着,安抚我。

    留在记忆中最后的影像,不是父亲嘴里不断吐出的暗红的血,而是那记拂进耳中冰晶一般,连呼吸都干净的声音。

    因为就是从那个时候,我终于下定了决心,我要彻彻底底的舍弃她。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