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暮色四合 谁记昔年  心头朱砂【南宫泫篇】(下)

章节字数:2417  更新时间:18-10-14 18: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二岁那一年,我继任父亲的家主之位,正式执掌南宫世家。

    自此,我开始了真正精疲力竭的算计。

    南宫世家表面上只是普通世族,却与黛王室有着不可告人的隐秘关系,这个隐秘不是其它,正是西舍。

    南宫世家家主世代执掌西舍,成为黛王室布在市野的一枚暗子,一方面受命铲队异己,另一方面掌控部分江湖势力。

    追溯至数代之上,我南宫家也曾盛兴一时,鼎盛之时更是位列世族之首,可世事变迁,沧海桑田,南宫家家主接边盛年早逝,原因无他,皆死于泠花宫暗杀,我的父亲也没有逃过。

    祖父、父亲,及至三代单传的我,南宫世家早已只剩一缕残阳余辉,这一缕余辉并非南宫家祖先阴庇,而是黛王室的眷顾,也足可见南宫家先祖们当年的功勋卓著,只是如今的西舍也已成为一个很微妙的存在。

    父亲说:南宫世家之所以沦落至时,即所谓时也,运也,命也。

    话虽如此,父亲自接掌南宫世家起却是斗志昂扬,以复兴南宫世家为己任,这些从他对我从小的教授可见一斑。

    好在我的运气着实不差,因为我与世子交好。这并非我有意为之,用父亲的话说,也是一种时运。

    这些年来南宫世家一直与朝廷百官保持着各种剪不断理还断的关系,维系着与黛王室若有似无的微妙联系,这也是南宫世家虽然繁盛不复,却依然能够位列四大家族的原因。

    因为三代单传,我不可能走仕途之路,七岁那年,父亲将我送入国子学就读。我就是在那里遇到了他。

    回想起我们的初识,我总有种天可怜见的感慨,而事实上,这又是一件那么自然的事情。

    入学的那一日,我便对一个人留下了印象。应该说,所有人,一眼望过去,都会对这个人多注意两眼——因为那一头半黑半白的头发。

    课下,所有孩子都在庭院里戏耍闹腾,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且都是世家子弟,自然顽皮。我以为自己是唯一兴趣缺缺的那一个,一回身,却看到了负手立在廊下的少年,他看着他们上墙爬树,脸上带笑,眸光冷淡,有种俯视众生的高高在上,一身繁复的紫衣,释放无法遮掩的贵族气息。

    我便直直盯着他看,觉得这真是个漂亮的孩子,那一头半黑半白的头发,似明非明,似暗非暗,日光之下,有一种淡淡的夕辉,我觉得真是奇异。

    倏然转来的目光隐现一种如同刀刃般的锐气,我为他这双充满着侵略和掠夺的眼睛而轻轻颤栗。

    “你的胆子倒不小,竟敢这般盯着我看。”少年竟主动朝我走来,嘴角微扬噙着半真半假的笑,犀利的凤眸带出一股逼人的气势。

    我冲他微微一笑,“你的头发怎么回事?”

    他显然没料到我会这样直接的问他,微露的讶异瞬间便敛了,“我生病了。”他说,脸上的笑透着一丝邪气。

    我点点头,他又道:“有人说我是个怪胎,你觉得呢?。”

    他的语气有些怪异,那是轻蔑和不屑,我愣了一愣,觉得他的思维有些跳跃,想了想,伸手拍了拍他的肩,笑道:“别理他们,你这样挺特别的,我就不觉得怪。”

    他没有说话,只是笑着,阳光下,紫金的衣袂随风轻扬,有一种说不出的高贵。

    “我叫……”我话未说完便被对方淡淡打断了,“南宫世家的独子,南宫泫,你入学时介绍了。”

    我瞧着他,觉得这是个很骄傲的人,和我一样。

    “你呢?”我各气的问道,对方漫不经心的吐出三个字,“御云樽。”

    那个时候,我难得的有一种高兴激动无以言表的喜悦。因为我知道这个人的身份。

    “你很高兴?”御云樽的笑敛了敛,瞳眸里绽放出一种妖异的冷光。

    多年来的修习和养成,令我难以动容,即便他的目光极具威慑。我对他弯腰行了一礼,眨眨眼,露出朝阳般灿烂的笑,“小的有眼不识泰山,竟是世子驾到。”

    他睨着我,似带了妖色的眼眸令他看起来有种无与伦比的高贵。

    我看着他,突然有一种感觉,再没有比这更适合当王的人了。

    他的这双眼睛很漂亮,可我相信,应该没有几人有勇气直视,因为一种使人为之颤栗的锐气,尽管他尚年少。

    我和他都不是温顺恭谨的孩子,且并非纯善之辈,我们都有自己阴暗的一面,所以我们的交往可谓水到渠成。

    在我正式执掌南宫世家后,便再没有去过国子学。我开始暗中经营,网罗情报,御云樽继承王位的那一年,我接掌了西舍。

    风平浪静,一片祥和的朝堂,实则风云诡谲,看似诚服的群臣,其实各自为营。位高权重的朝臣,根基深厚的世族,官商勾连,左右朝野。这就是黛国的朝局,他手中的王权,并不是绝对的至高无上。

    经过这些年来的经营,我开始一点一点控制这个国家的经济,而南宫世家却依然维持着表面上的没落。

    那一日,多年之后我仍然记得,她坐在洁白的荼蘼花树下,透过重重花影,看上去十分让人心疼。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一个女子的伤心,竟有那样多的眼泪,仿佛永远也无法停止。

    那种伤心欲绝,令我惊慌失措。

    父亲说:人一定要清楚自己想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是什么,学会权衡,学会把握。

    其实我知道,在庙里救我的人是她,那一声一声的轻唤,我只是受伤发烧,又不是聋子,怎会听不见?

    可我又能怎么办?这不过是个计划,而她却差点破坏了我整个计划。

    我头也不回走了,这么多年我一直是这样过来的,所以不敢回头,我怕自己一旦偏离了轨道,

    就会再回不去。

    会就这样,土崩瓦解

    我用力摁住胸口,不知为何,那里似乎有些难受。

    于是我装作漠不关心,毫不在意,请她过来挑选凤冠,张罗着布置婚宴。

    所有计划都执行得非常顺利。

    我不仅要拔掉泠花宫,更是抹去西舍的存在,我要让南宫世家脱离黛王室的桎梏,彻底重生。

    可我没想到,我会冲过来,为我挡那一剑。

    我没有请人教过她深闺礼仪,甚至没有为她请夫子,因为我一直都希望她不要那么懂事,不要那么聪慧,不要让我舍不得将她拱手送人,不要让我舍不得用她去换取权利。

    所以我分明清楚她的心思,却装作不知,令她伤心难过,我想她总有一天会看开,会放下,会成为高高在上的黛国王妃,从此一世无忧。

    却不曾想到,我待她这般薄情无心,她竟也能为我去死?

    谁,能想到?

    曾经有我质问我:就我南宫泫这般从来不念她的人,哪里值得她爱到骨子里?哪里值得她这样爱?

    时至今日,我仍是不懂,我南宫泫到底哪里值得……

    随着她的离世,仿佛自此终年。

    我坐在她坟前,日复日,年复年,却总是无法忘记那一张清丽绝俗的脸,那双晶莹剔透的眼,长长的眼睫下,有点点泪光。

    经年之后,她终于成了我心头一颗抹不去的朱砂。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