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一梦千重 雪霁倾城  第二章 风雪路(二)

章节字数:3059  更新时间:19-01-20 18: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连夜下山,离开易水城时,彼时雪已停,冰霜未融,寒意刺骨,冷得让人绝望。

    一夜马不停蹄,出城没多久却被一人挡住了去路,少年背负长剑,面容清俊稚嫩,漆眸灵动无双。

    我坐在马上一愣,不知为何心潮一阵起伏。

    寒风拂过,冷意袭人,目光远近皆是茫茫冰雪,玉树琼枝,这一定是苍国最美的冬天。

    我缓缓摸着脸上的人皮面具,皱眉,“魅,你怎么认出我的?”

    魅不语,只是抬眼望着我,面无表情,往日干净清澈的目光,此时却有些深沉。

    我低低叹了声,“你是来杀我的。”

    少年目光一动,微微低下了头,脸上有隐忍的忧伤。

    ——你活多久,我活多久,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死,不会让你给我殉葬。

    昨夜御云樽的话犹在耳畔,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当时这样问过自己。

    ——别以为我不会杀你。下山前他说。

    “他,真的要杀我?”问出话时心头再次一阵意动。

    “王说,走,杀。”少年说,风吹起他的头发和黑衣。

    我攥紧缠在手中的缰绳,越来越紧,面色骤寒道:“那还等什么?”

    他怔了下却没说话,只是望着我,我觉得好压抑,突然狠狠一抽马鞭,身下的马猛地冲了出去。

    我的马眼看要撞上少年,只见他整个人忽如风般轻灵的往后飘去,足下倏地在地面一点,又急速朝我掠来,手中长剑出鞘,低沉嗡鸣,剑芒如雪。

    我目光紧紧的盯着直刺而来的剑尖,若不能避开,身上被穿一个血洞算是轻的,一旦刺中要害便是一死。

    少年的剑快若电光,蕴含的全是杀意,没有人能轻易避开这一剑,我更不能,但我更知道,面对少年的剑,退避就意味着死亡。

    身子微沉,右手一翻倒提匕首,不能躲不能避,我要的,只是挡住这一剑。

    叮的一声清脆响,我知道成功了。

    霸道锋利的剑劲从匕首传到手腕,我听到腕骨处传来令人恐惧的格格碎响,手臂因为承受不住这股可怕的力量,狠狠砸向胸口,我整个人从马上飞了出去。

    或许是被生死折磨了太多次,这种时候痛楚竟然多过恐惧。

    但这点痛不算什么,因为我还活着。

    身体从空中坠落,就要摔在雪地上的一瞬间,被紧紧抱住了。

    抱住我的人胸膛是热的,身上那种久违的温暖令我的心脏一阵紧缩,预感到来的是熟人。

    我猛地回头,发现果然是熟人。

    只是……

    踌躇良久,挣开他的怀抱,伸手挡住了自己的脸。

    “叶庄主,好巧。”来的人是叶城,诚然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意外,因为此时我脸上戴着的人皮就是他的脸,心中不免想到:莫非他赶来与我算账的?

    不知他现下看到我被打个半死,心中作何感想。

    叶城一把拉下我的手,眯着眼睛看了看我,嘴边盈盈荡出笑来,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问了句:“你喜欢我?”

    我没防备,更被他的笑恍了神,胸口起伏间猛地咳嗽起来,他不知怎么想的,竟上前一步扶住了我。

    我想到他方才的那抹笑,突然心念一动,噗的一口鲜血从喷出,叶城月白的襟口被我的血染得一片殷红。

    他垂眸间眉头一蹙像是要发作,我虚弱的捂住胸口不管不顾的往前栽去,然后果然有一双手搂住了我。

    “你怎么样?”耳边传来他的声音。

    我低头不语,把心一横,按在胸口的手掌猛地施力,又一口血喷在他的衣上。

    我与叶城只有几面之缘,更没有多少交情,但我就是有一种感觉,他不会看着我死。

    叶城一把捉住我手腕,我自然没有反抗,只是他却没有下一步动作。

    反应过来后发现他竟在给我把脉,我正吃惊,衣袖突然被轻轻一扯,转眼看到不知何时到我身边的少年,他就这样目光直直望着我,满眼的惶然和害怕,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我习惯性的一抬手就想摸他细软的头发,幸好忍住了。

    “你先走。”叶城突然将我抱上自己的马,少年却紧紧攥着我的衣袖不肯放开,怔然的望着我。

    我一狠心,就想挥开他的手,没想到手臂一动便是一阵刺痛,顿时脸色更不好了,火冒三丈的喝道:“放手。”

    “别走。”少年说,稚嫩的脸上是苍惶无措的表情。

    我怔愣了一瞬,简直不忍直视,叶城忽然猛地一拍马背,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坠在衣袖上的那股力道,但身下黑马已经长嘶一声蹿了出去。

    身后传来剑矢相击之声,我却忽然感觉浑身一凛,那是一种对危险的应激反应,下意识想回头,可已经来不及了,肩上突然一阵剧痛,我呼吸一窒,从马上摔了下去。

    眼前阵阵发黑,勉强扭头,看到肩头钉着一把飞刀,刀身几乎整个没入,可见下手之狠,杀心之重。

    我不该忘记的,即便看起来再如何无害无辜,他始终是杀手,而且是一名优秀的杀手。

    我想御云樽给他下的命令应该是:我走,就杀。

    我咬唇看向不远处,眼前阵阵发黑,只依稀看到两抹影子。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重新爬上马背的,只知道催马狂奔。

    也不知跑了多久,直到身上实在疼得受不住,也没有找到一处可以挡风的地方,只能找个无人的僻静之处。

    我强撑着精神走到一棵树下,把身上的药都掏了出来,看看左右无人,便把衣服解了,扯到肩上的伤口,绞心一般的痛令我差点呜咽出声,勉强靠住身后的树杆粗重的喘着气。

    一只手绕过胸前,哆嗦良久才终于握住刀柄,深吸两口气,用力一拔,抽出的飞刀连着血雾喷出,锥心的刺痛简直令人撑不住,我整个人一软摔到了地上。

    耳畔一阵一阵的轰鸣声,肩上痛得几乎麻木,意识好一会儿都飘在半空,眼前模模糊糊的飘过一大堆剪影。

    身子不住颤栗,喉咙阵阵腥甜,从唇边流下来,我知道伤口必须马上上药止血,否则我就会死。

    从来没有过如此强烈的求生之念,它支部着我重新坐起来,只是意识依然涣散,睁眼看不清,索性闭眼摸索,拿着金创药的手一直在打颤,每一个动作都非常痛苦,费了许久才将药粉在伤口上涂抹开,做完这些整个人都脱了力,低着头不断喘气。

    冷汗滴滴嗒嗒落下来,脸颊却已经被冻得没有知觉,我抹去滑落到睫毛上的汗,感觉口干舌躁,可能是失血过多的关系。

    不能在此久留,我想站起来,却因痛得喘不过气来,只能扶着树喘息不已。

    坐在马上,看向前路茫茫,怅然不知归处。

    肩上的剧痛渐渐传遍身体,四肢百骸都痛了起来,当我回过神来时,发现已在林中迷了路。

    仰头,天空白茫茫一片,突然一阵眩晕,摔下了马。

    我想爬起来,可使不上力,感觉周身麻木不仁,完全无法动弹,眼前的事物开始逐渐模糊起来,只有银白的冰霜,有些刺眼。

    万籁俱寂,在我的意志快要消散的时候,我听到熟悉的叫声,可能是幻觉,那仿佛是夭月,它对我叫唤,还用舌头轻轻舔我的脸,毛茸茸的尾巴一下一下拍着地。

    我想摸摸它,这才感觉到疼,胳膊抬不起来,用尽最后的力气也只是动了动手指,湿淋淋的鬓发落下来,眼前连那一缕白光都不见了。

    完全失去意识的时候,我想——

    御云樽,我终于不欠你什么了。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不在林中,身下是柔软的床铺,身上盖着厚实的被褥,黑暗中依稀看到一个人影,透过窗棱的月色照在他脸上,长长的影子拖在身后,心下莫名一动,喉咙发紧。

    “谁?”我出声,靠在窗边的人影一动,回过头来,逆着月光看不清脸。

    “是我。”那人温声说。

    烛火亮起,那人移灯上前,柔和的光线里,我看到了一抹人影,可朦朦胧胧的怎么也瞧不清脸。

    我本能般的动了动,一只手按住了我,“别急。”

    青瓷汤匙递到唇边,喂入口的药汤苦涩中带着一丝温热,迷糊间又被喂了数口,不多时便觉得一阵倦意袭来。

    “睡吧……”有人在我耳边轻声道。

    入耳的声音和煦清醇,淡淡浅浅,却让人觉得安心。

    我合上眼沉沉睡去,梦中时光轮转,我再次看到了那座大雪山。

    再次醒来时,我的眼前一片光明。

    我闻到房中浓郁的药味,转头看到桌上摆着一个小炭炉,上面的炉子里正冒着热气,继续转动目光,在视线的终点,我看到了容颜清朗,身着月白衣衫的叶城。

    他正悠悠然靠在窗边,手中拈着一卷书,正漫不经心翻着。

    窗外的阳光很温暖。

    在察觉到我的目光后,他抬起脸对我微微一笑,霁月清风,温文如故。

    “醒了。”他说。

    我没说话,只用一种十分呆滞木讷的眼神看着他。

    他走到床边坐下,手背在我额前探了探,见我依然眼也不眨的看他,便柔声道:“怎么还这么看着我?”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