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一梦千重 雪霁倾城  第三章 风雪路(三)

章节字数:3080  更新时间:19-01-20 18: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戏谑一笑,道:“我说过,你很好看。”声音还有些哑,但不妨害。

    他一怔,然后失笑的摇摇头,“所以你就易容成了我的模样?”神情间带着淡淡的无奈,转身走到桌边拿起炉子倒药。

    瞥见被扔在桌上的人皮面具,我眉睫一跳,没说话。

    他又问,“花了多少钱?”

    我随口答,“两支金簪。”右手虽然没有断,但整条手臂都疼得使不上力,我费了些力才坐起来,然后看到床头的地上靠着一把剑。

    回身看到已经自己坐起来的我,叶城眉一蹙,却说:“这般拙劣的技术,也值两支金簪?”汤匙一下一下搅拌着滚荡的汤药。

    这次我选择了沉默,因为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值得继续讨论下去的问题。

    静了片刻,我终于忍不住疑惑道:“你煎的?”

    他低头无意识的“嗯”了一声,我的目光下意识看向他的手,“你受伤了?”叶城的右手虎口处有道很深的裂口,虽然经过处理,可看起来依然很狰狞。

    “无妨。”他说着在床沿坐下,勺起一匙药轻轻吹了吹。

    穿青族首领被刺身亡后再次举兵来犯,是叶城重整军队,打得对方节节败退,而他也自此一战成名。

    墨轻情为凤千阑建了将军祠,以让后人铭记他的功勋,但现在苍国人们口耳相传,津津乐道的战神,却已经是叶城。

    我心头一动,看着他想说些什么,他却先道:“你还在发烧,先喝药。”汤匙递到我唇边。

    “我自己来。”我客气一笑,用左手端过药碗,豪气干云的灌进嘴里,然后又猛地一口喷了出来,余光捕捉到叶城身形敏捷的一个挪腾,成功逃过一劫。

    咳咳咳,怎么这么苦。

    叶城站着看我片刻,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条手帕帮我擦了擦嘴,低叹道:“你还真是……”可能是见我咳得脸红脖子粗,话并没有说完。

    喝完药后,叶城又端了一些吃食,给我摆在床边的凳上,示意我自己动手,自己回身拿起一把蒲扇开始照看药炉,那模样仿佛还挺娴熟。

    我没有碰那些食物,看着那抹月白色的背影,缓缓拔出了搁在床旁的剑。

    “睢姑娘,我救了你,你却要杀我,这是何道理?”叶城没有回身,声音缓缓传出,平和平静甚至还带着一点笑。

    我没说话,只是慢慢抬起手中的剑指向他。

    “既然我敢把剑放在那里,就有把握你杀不了我。”他又说,依然没有流露丝毫怒意冷色。

    我的剑骤然向前,抵在他的背后要害处,也平静道:“为什么救我?”

    他闻言笑了一声,缓缓侧身看我,完全无视我手中的剑,“像你这样的小姑娘,奄奄一息倒在雪地里,任谁都会出手,我既然救了你一次,不妨便再救你一次。”

    我面无表情的说了三个字,“我不信。”

    “哦?”他挑了挑眉,“我不明白,是什么让你对我这样,警惕?”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可并不让人觉得厌恶,但我却觉得很愤怒。

    “因为你杀了他。”我几乎脱口而出这一句,又咬着牙一字一字重复,“你杀了——凤千阑。”

    他看着我,那眼神有些复杂,过了一会,拿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我的确想杀他。”

    垂眸抿了一口,又缓缓道:“苍国不需要两位战神,而且凤家的荣耀够多了,屹立得也够久了,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叶家等这一个机会等了多久,可是只要有凤家在,我叶家就不可能真正复兴。”

    “所以你就杀了他。”我冷声质问,叶城沉默半晌,却摇了摇头,“我没想到,他会这样死。”

    叶城说在战场上时凤千阑是因为救他受了重伤,才会受到暗算,之后因为伤上加伤,所以才会一命呜乎。

    他移开目光低声说:“我没想到他会为我而死。”

    我冷冷道:“你撒谎!”

    他侧过头来,笑道,“你知道我没有。”见我依然一脸怒色,渐渐敛了笑,“你想为他报仇?”

    我紧紧盯着他,手臂传来的刺痛夹杂着愤怒令握剑的手一直在颤抖。

    我知道自己没有追究凤千阑死因的权利,可即便如此我也不会释怀,因为如果凤千阑不死,凌灼华就不会死。

    我的剑骤然刺向他,我克制不住,我只想一剑刺穿他的胸膛。

    他自然没有被我刺中,上身微仰,我的剑擦着他的肩头刺了空,他的手指轻轻一敲我手腕,本就勉强执剑的手再握不住那把剑,整个人被带着摔到了地上,肩上的伤口顿时难以忍受的疼痛起来。

    我知道自己刺不中他,可还是出手了,我觉得自己可悲又可笑。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我怒道:“别过来。”

    那脚步声顿了顿,复又继续,然后一把将我抱了起来,“地上凉。”

    我冷冷瞪着叶城,他将我塞进被子里,自己也在床沿坐下,若无其事的低头,轻声道:“伤口是不是裂开了,我看看。”

    他的语气温文如常,说话间便解开了我领口的扣子,他脸上坦然到自然的神情让我更加恼怒,抬手去推他,“别碰我。”

    他抬头来看我,突然说:“我是否忘了和你说,本人略懂岐黄,所以你的伤口是我亲手包扎。”

    我茫然了一会儿,眼睛睁大了一圈,想到了自己背上的图腾。

    他了然似的开口道:“无论你有多少个理由想杀我,现在的你恐怕还做不到。”抬眸看了我一眼,忽然淡淡然一笑,“不若我们做个交易?”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突然伸手摸向我的腰,我眼睁睁看着他摸出一张绯红的帖子。

    我有些郝然的别开脸,耳畔传来他含笑的声音,“盗取我的名帖,你想去云中城参加赏琴大会?”

    我转回目光,沉声道:“什么交易?”

    他抬了抬手,“我的手伤到了骨,需要将养月余。”

    我心中微动,皱眉,“你想让我代你参加?”

    他点头,笑道:“我还要那位白衣女相。”

    我奇怪的看着他,叶城失笑道:“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见我不语又一挑眉,“怎么,你还不知道,所有参加赏琴大会的人,都是为了求娶那位名动天下的白衣女相。”

    我将惊异压在心底,过了一会问道:“既然是交易,那我又能得到什么?”

    “得到你想要的。”叶城眼中露出高深的笑,我顿时一凛,眯着眼看他,“庄主可知睢染现在在想什么?”

    叶城想了想,“一个杀人一个救人,你觉得这是我和黛王演的又一出戏?”

    我点头,并坦言:“你们沆瀣一气,蛇鼠一窝,很难不让人怀疑。”

    他笑了笑没说话,仿佛不想与我就这个问题争辩什么,我更恼了,目光凶猛的盯着他,“难道你要我相信,你为了我而与他为敌?”

    他默了默,突然伸手扭开的脸,微微低头说:“来,让我看看你的伤。”

    我下意识就想反抗,却被轻轻按住肩,背后传来叶城的声音,“你平日里心思敏捷,可有时却显得格外迷糊,这是否便是当局者迷?”

    我一怔,想回头却被按住后颈,我冷冷道:“你想说什么?”

    “他若真想杀你,派出的人就不会是那个少年,而那个少年若真想杀你,那把飞刀刺中的就应该是你的心脏。”

    肩上的伤口突然一阵针刺的剧痛,我整个人狠狠一颤,叶城柔声道:“会有些痛,忍一下。”

    我抬起左手缓缓抱住膝头,心有些乱,意识却很清楚的知道,叶城说的没错。

    深深的呼吸,我突然扯动嘴角,微仰起头看向头顶,倦怠道:“凤千阑出征前曾来看过我,那时他说,等这次击退穿青部族之后,他就带着凌灼华离开苍国,远走高飞……”

    我能感觉到叶城的手停了停,但他没有说话。

    其实我只是不敢想,我觉得凤千阑的死与我没有一点相干,说白了,时也,命也,或许他和凌灼华就没有终成眷属的命。

    可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心头总会一阵翻覆,若我当时告诉了叶城,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到达天子之都四城之一的云中城时,已经是十数日之后,隆冬时节,天空飘着薄雪,大地一片苍茫之色。

    云中城,于雪庄。

    独树一帜,无门无派,座落于帝都,它不属于任何一国,却又备受推崇。

    因为这是一个可以让人顷刻间失去所有,也可以让人一夜间名利双收的地方。

    因为这是一个可以让人得偿所愿,也可以让人彻底绝望的地方。

    更因为这里有白衣女相——东方愫。

    算无遗策,才冠绝伦,上窥天机,下晓人心。

    但这只是一年以前,现在的东方愫,已是真正的女相,是颢天帝白无觞的左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云中城非常热闹,天南地北,庙堂江湖的名士齐聚于此,只为这一场赏琴大会。

    只凭琴艺琴技,但最终夺魁者只有一人。

    往年对于魁首,名利富贵予取予求,可今年,夺魁者却能得一桩与于雪庄庄主共结连理的好事,这等好事自是金银钱财不可比拟,于是盛况空前。

    这位庄主,自然就是东方愫。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