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一梦千重 雪霁倾城  第七章 意难测(二)

章节字数:2936  更新时间:19-07-13 17: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抬头时,白无觞正盯着我,他的眼睛沉得发黑,里面全是杀气。

    我坐在雪地里,撑着脑子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前一刻差点杀了我的人,下一刻却抱着我,那时候我甚至觉得他像是要哭了,可方才那一刻,他的杀意又是那样深刻,深刻到我甚至不敢多看一眼。

    白无觞……

    我捂住脑袋,突然好像听到落雪的声音,抬头望天,苍穹之上,雪片漫天飞舞。

    这种感觉很奇妙,我坐在雪地上发呆,脑中空空。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隐隐传来鞋面踏过雪地的声音。

    “你在看什么?”

    这声音还是很好听,虽然有些冷淡,恍一睁眼,对上一双眼,深黑的眸底透着清如寒泉的光。

    她的眉间坠一点朱砂,一身白衣纤尘不染,和这冰天雪地一样美。

    我想起身,却感觉周身一阵刺痛,熟悉的眩晕感再次出现。

    朦胧中依稀闻到一缕淡淡的香气,这香气有些特别,像是带着冰雪的气息,可身体里却多了一些暖意,先前那股刺痛感消散许多,与此同时,我感受到一道视线。

    睁开眼睛时,我看到一身清素淡雅白衣的东方愫,她就坐在桌边,面上依然覆着白纱。

    是东方愫。

    “你快死了。”对方吐气如兰,气质高雅,目光淡淡瞧着我。

    我愣住,不知该做何反应,她已背着手踱到我面前,目光落在我的脸上,眸中忽然闪过一抹亮色。

    那种好似冰雪消融的美,并没有惊天动地,却令人怦然心动。

    天知道这个时候我竟在想,美人,便是这样的了。

    “他还活着。”东方愫突然开口。

    我没说话,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她。

    东方愫用手指轻轻抚过我的脸,“若非殿家绝学千机换颜术,又怎会连我也看不出来,若非他千面公子还活着,又有谁能有这般卓绝的换颜术?”

    一瞬间,全身气血猛地上翻,我头像要炸裂开来似的疼,有什么在胸膛里翻涌沸腾着。

    千面公子?曾经的江湖第一帮派别云会,人称‘千面公子’的殿涟安?

    心中一时闪过数念,脸上却依然只能平静的望着她,“大人在说什么?”

    她微微敛眉,“千机换颜术是殿家绝学,所以若你不愿揭下这张面皮,的确,便是我也没有办法。”顿了顿,她说,“但你该知道,你毕竟不是真的男子,验明正身的手段其实很多。”

    我倏地一僵,下意识摸向藏在腰间的东西,背脊窜上阵阵寒意,口中轻叹,“果然如传闻所言,看来什么都瞒不过大人。”

    说完忍不住低头咳嗽,听到对方又说了句,“他是想用你告诉所有人,他回来了。”

    我抬头,笑,“大人可知,他想做什么吗?”

    “杀我。”她答,是那种平淡得完全事不关已的语气,说完又蹙眉低语,“或许不只是为了杀我。”

    我心惊得一颤,面上却保持波澜不兴的微笑,正在迟疑要不要继续试探,却听东方愫说:“当年别云会覆灭时,他是我亲手所杀。”眉睫微抬,眸中一片清明之色,“他本该死了,却又活了下来,既然活着,便不该再出现,可他出现了,所以我很好奇,他会怎么做。”

    东方愫忽然垂眸看向我,神情很淡,“你呢?”她问我,“你想做什么?”

    那双清逸秀绝的眼仿佛能看进人的心里。

    东方愫身上的气质非常奇妙,可以让人感觉清雅到极致,温和到温暖,可她的眼却分外清冷,光寒九州,眉睫间流转的全是凉淡。

    我抬头仰望像流云一般高高在上的东方愫,忽然笑道:“世人说你无所不知?”

    她淡淡看我一眼,突然倒了杯热茶递给我,“这个世上没有人无所不知,我也是。”

    我低头喝茶,“为什么没有揭穿我?”

    她拿起一杯茶,却没有喝,半晌,她说,“睢染,你没必要试探,告诉我,你想做什么。”

    我一怔,心头一阵汹涌起伏,微微偏头看她,不知为何,我有种错觉,好像只要她看我一眼,就会知道我的心思。

    我敛目,扬了扬嘴角,直言道:“你没有揭穿我,是不能,还是不想?”一顿,我续道,“你并不想别人知道我的身份,尤其白无觞。”

    她眉眼沉静如故,眼底却闪过冷色,“你还是和从前一样不知礼数。”

    我挑眉,“哦?是吗?本性难移嘛。”

    她淡淡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迎着她的目光,“我还知道,方才你其实是来杀我的吧?”

    她没有回答,手指轻轻摩挲瓷杯,过了许久,终于缓缓点头,“不错。”

    平复的血气一下子全涌了上来,我冷冷看着她,“听闻于雪庄是个做买卖的地方,任何人都要拿东西来换。”

    东方愫没说话,她的表情依然很淡,最初的怒意过后,我反倒冷静下来,笑道:“不知是谁要杀我?”

    她漠然的看向我,“是本相要杀你。”

    我瞪着她,“若你不把我从雪地里带回来,现在我已经冻死了。”

    她盯着我,目光很平静,“你分明疑惑,为何不问你真正想问的。”

    我无奈的叹道,“大人到底想要我问什么?”

    东方愫看了我片刻,“我可以给你半柱香的时间。”她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其实并非真的拎不清她话里的意思,只是心中不安,我真的可以相信她吗?

    房中虽然生了炭炉,但对于特别畏寒的我来说依然不够,将被子往自己肩上搭了搭,百无聊赖的看向东方愫蒙着面纱的脸,看到她眉头紧锁,额际微汗,神情显得几分疲惫。

    “你怎么了?”我道。

    她没有睁眼,也没有说话,一滴汗水划过眉睫。

    我愣了一愣,揉了揉胸口,虽然依然隐隐作痛,但比昏迷前的确好些。

    我脑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她再次睁眼,我唇角一扬,似笑非笑的调侃道,“你知道他要杀你,却似乎一点也不担心。”

    东方愫闻言,长睫微垂际隐隐流转出一丝凉意,但再抬睫时,眸中只有清淡之色,“我杀他一次,他杀我一次,这很公平。至于担心,为何要担心,我既能杀他一次,自然便能杀第二次。”

    原来并非无心,只是高傲自负,绝不肯让人看到自己的弱点,但她越是如此,便越是令人迷惑。

    我忍不住问:“你这么自信?你也只是个凡人,便没有输的时候?”

    东方愫支着头,目光淡淡的不知在看什么,“自然也会输,但对上他,本相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算不出来自己怎么会输。”

    我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正想开口,她却突然抬眼看我,“看来你还没想好。”

    她轻拂衣袖,我想了想,含笑道:“无论如何,多谢你救我。”

    东方愫长长的睫毛轻轻一颤,微微转眼,若有所思的看向我,片刻后似嘲弄般的说:“你的心并不冷,却逼自己做出这般虚伪的模样,你可知你这样很可笑。”

    我下意识心头一紧,下一刻东方愫忽然起身,背着双手朝我走来,轻若飘絮的声音自面纱后传来,“其实你死了,一切才是最好的。”

    东方愫的眼神没有流露丝毫敌意,任何危险气息,相反,她静静站在房中,眉眼高雅无尘如洁白的莲花。

    可方才那一刻,我分明察觉到了那丝冷意,那是真实的杀意,真正的危险。

    我望着她,之前一直觉得她的眉眼生得甚美,此刻对上她的眼,却只有惊惧。

    她忽然敛目,“你可以什么都不说,因为今时今日,为时未晚。”

    我心头一紧,问:“我该怎么做?”

    东方愫拂袖转身重新在桌边坐下,指节叩在桌上,一声一声,面纱拂动,轻吐话语,“离开。”

    凝视着我,神色清冷如故,言辞却咄咄,“我可以送你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你可以在那里安静的度过余生。”

    我想了想,点头笑道:“我还有多少时间。”

    她看了看我,吐了两个字,“随时。”

    我眼前猛地一黑,手一颤茶水洒了一床,难怪,她想杀我,却没有杀,原来我已是个将死之人。

    心中一片冰凉,我知道自己命不长久,却没想到这么快。

    她站起身说:“你有七日时间考虑,七日后,或者本相杀了你,或者送走你。”稍一停顿,她讥诮着道,“若你还活着。”

    我强稳住心神,可心却突突跳个不停,有一种强烈的不安,“为什么是七日?”

    东方愫道:“因为七日后本相要成亲。”

    成亲,我一愣,然后道了句,“恭喜。”

    她转身离开,在准备踏出门的那一刻,突然微侧首对我道:“本相的夫婿是世子琊。”淡淡的声音在风雪中飘来。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