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一梦千重 雪霁倾城  第十章 意难测(五)

章节字数:3456  更新时间:19-10-07 11: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抬头,眼前一把细剑,剑身泛着浅浅的白光。

    那来势仿佛锐不可挡的一剑却停了,下意识仰头,如此近看,这一张脸真是俊美得惊人,而且是那种带着攻击之意的美,仿若眼前这一把出鞘的剑,夺目逼人,也危险至极。

    神情恍惚间,幸好一阵寒风过,吹得我脑子登时清醒,再看时,忍不住又是一震,只因那双眼实在是过于冰冷,寒意入骨,根本寻不到一点温度。

    心头一紧,我垂眸道:“叶城该死,惊扰陛下了。”

    虽然不知她为何引我来此,但那个女人,不可能是凌灼华。

    没有回音,那剑也没有撤回,我垂眸望着眼前的雪地,看到那双做工十分精细的白靴,靴上沾了细细的白雪,还有一截洁白的衣摆,滚着繁复的花边,绣工很是精美。

    寒意刺骨,我冷得无意识打了个哆嗦,那把剑突然撤了回去。

    白无觞依然没有开口,我缓缓抬头,对上那道冰冷的目光时,不知怎的,心底无意识的一颤。

    垂下目光,眼前忽然慢慢飘落雪花。

    又下雪了。

    稍顷,头顶落下极冷淡的两个字,“起来。”然后便是对方离开的脚步声。

    我缓缓舒了口气,抬眼看着渐渐被梅林遮掩的背影。

    起身时发现自己的手脚都已经冻僵了,好半天才双腿打颤着站起来,正想去拍身上的雪,却突然一阵眩晕,脚下趔趄着退了一步,背后却靠到了一个胸膛上。

    一只手扶住了我的后腰。

    我浑身一僵,心脏失速狂跳,慢慢转头看向身后,白无觞果然也在看我,冰冷的眼中竟流露着一丝惘然。

    压下心底的震动,我赶紧往前走出两步,转身时发现白无觞依然在失神的看着我,气氛陷入僵凝。

    我回过神来便垂下了目光,“多谢陛下。”说完没敢再抬眼,转身便走了,两只脚如踩在云端。

    走了没几步,原本在我身后的白无觞,突然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我面前,我一个没站稳,就这样撞到了他身上。

    我有种非常不祥的预感。

    抬头,白无觞一言不发的凝视着我,他离我很近,呼吸可闻。

    我皱眉,“你……”

    他凝眸,“我?”

    惊觉自己失言,我下意识撇开目光,“陛下,还有何事?”

    白无觞突然靠近,灼热的气息逼近脸颊时,我条件反射的往后一躲,可他忽然伸手环住了我的腰。

    “你躲什么?”他的话很轻,仿佛裹着点笑意,我回头,看到他的脸上并没有笑。

    “陛下,请自重。”我镇定地道,心却抖得很厉害,有一种糟糕的感觉。

    “自重?”他突然抬手,手指勾着我脸颊游移,最后轻轻抚摸着我的嘴唇,他的手很温暖,眼神却依然没有温度,带着探究和评判。

    心头掠过一个想法,我紧了紧手指,手却被握住了。

    白无觞将我手拿到眼前,垂眸,我心一跳,他又翻开我手掌,眉心紧蹙,开口道:“我记得,以前没有这些伤。”

    我一惊,将他用力推开,沉声道:“陛下,请自重。”

    他被我推得退了一步,抬头静静看着我,眼瞳深黑,仿佛是毫无情绪,又仿佛是因为有太多表情所以反而解读不出来,我没有多想,转身就走。

    背后急促的脚步声带起一股风,肩膀突然被用力抓住,还没待我反应过来,我已经被推到了树上。

    抬手想推开他,却被一把扣住手腕,他突然整个人压下来,那双深如古井的眼睛静静望着我。

    “陛下这是干什么?”

    白无觞什么也没说,突然扣着我的下巴靠过来,我睁大眼睛,又惊又怒,脱口而出一句,“王爷!”

    我先是怔了怔,然后便是茫然,回过神来时,看到面前的白无觞眉目灼灼,眼睛亮得吓人。

    “你叫我什么?”

    “我……”其实连我自己也有些迷糊,怎么会叫出那两个字。

    手腕再次被抓住,白无觞拉着我径直穿过小院,伸手推开那扇闭合的房门。

    外面看似无人居住的荒院,房内却非常整洁,摆设精致华美,一派清雅秀丽,屋中甚至还生着碳炉,这竟像是一个人的起居室。

    心中不由冒出一个想法,难道住在这里的人是白无觞?

    目光掠过桌案时一顿,案上铺着纸张笔砚,砚中有墨,笔端湿润,纸上有画,那是个女子的画像,只是还未完成。

    我正想仔细看上一眼,却听白无觞淡淡说了两个字,“宽衣。”

    我回头道:“什么?”

    白无觞挑了下眉,“先前是你说,愿意宽衣。”

    我愣了好一会才明白他话中之意,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只有些为难道:“陛下莫开玩笑。”

    白无觞一言不发地走到我面前,他的手落在我的肩上,然后轻轻滑落,说:“你不动手,朕可以替你来。”

    我凝眸,那只手却停在我的衣襟上,久久未动,白无觞的目光和这冰天雪地一样冷。

    我笑了笑,淡然道,“看来陛下果然是拿在下玩笑。”说完从容的理了理衣衫,转身想走,眼前的门却突然重重合上。

    “你还真是神通广大。”身后传来冷漠的声音,带着嘲意。

    我回头,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白无觞没说话,只是直勾勾盯着我,我移开视线,目光无意间落在那张画上。

    画上的女子一身素淡白衣,幽兰之姿,身形稍显单薄,乌黑的长发高高束起,未着任何珠花流苏,青眉黛长,眼眸莹亮,夭夭若桃花,淡红的唇微微上扬,带着一点笑,十分动人心弦,她的身后,还背着一把长剑。

    头皮突然一阵发麻,房中响起白无觞的话,“一次又一次试探,欺骗,玩弄朕的感情,你——”

    他似喘了一口气,才咬牙道:“你很得意吧。”

    他的话令我彻底失了神,白无觞一直凝视着我,眸色越来越冷,静默之中我别开眼,拿起了那张画,画的女子,竟是我的模样。

    猛然抬头,只见白无觞站在房中央,俊美的脸容紧绷,好像笼罩着一层冰冷的寒霜,他竟没有看我,而是微微低垂着眼,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忧郁。

    我再次去看那张画,不自觉地开了口,“这张画,是你画的?”

    话刚说完,白无觞猛地抬眼,一又眸子阴沉难定,紧紧凝视着我,一字一顿道:“你承认了。”

    我心乱如麻,只剩下逃跑一个念头。

    “你不觉得很可笑吗?”背后传来这一句,我已经走到门口的脚便停住了,我听到身后响起脚步声,正想听听他到底想说什么,可下一刻只觉颈边一痛,便失去了意识。

    迷迷糊糊睁开眼,第一感官竟是闻到阵阵酒香,然后才是眼前的黑暗,还有窗上的月光,我下意识想抬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

    “你醒了。”黑暗中忽然亮起昏黄的光,一阵灯影摇晃,晕黄的火光下,映照着持灯之人的容貌。

    是白无觞。

    “你怎么睡了这么久,久到我还以为……”他顿了一下,说,“醒了就好。”

    他的嗓音有些沙哑,说着抬了抬手,我这才看清他左手执灯,右手却拿着一只酒杯。

    “陛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我沉声道。

    白无觞就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看着我,冷冷一笑。

    我瞬间气血往上冲,正在发火,他却转身走了。

    “你……”刚说了一个字便怔住,因为在他转身间,我看到房中桌子地上东倒西歪的,竟全是酒壶。

    可我观他身形,脚步沉稳,完全没有醉态,如此看来,他的酒量很是了得。

    白无觞走到桌边却没有坐,只是单手随意的扶着桌子,咣的一声,杯子被扔在了桌上,他直接拿起酒壶开始喝。

    “方才我说可笑,是说我自己。”白无觞突然说,我心一下动了,没有开口。

    一口复一口,那一壶酒很快就见底了,他拢了拢额头,身子也跟着晃了一晃,这下明显露了些醉意。

    我将目光微微下移,仔细数了数,不得了,竟有十余个空酒壶。

    就在这时,白无觞忽然转身向我望来,望了一阵,他怔然道:“你怎么都不说话?”

    我愣愣和他对视,“陛下想要我说什么?”

    也不知我的话拂到了他哪片逆鳞,他眉头狠狠一皱,然后快步朝我走来,脸不红气不喘,脚底依然十分稳当。

    站在床边,他显得有些疑惑,“你怎么还不宽衣?”

    我一惊,再去看他脸色,冷清自持依旧,除了眼神有些迷离。

    这个人,连醉都醉得这么不动声色的吗?

    我微微一笑,试探道:“宽衣做什么?”

    他面无表情看着我,默了一会,也不说话,直接手指一勾便挑开了我的衣带。

    我一惊,还没发作,他却自己先愣住了,下一刻猛地将我散开的衣服重新合拢,静静望了我片刻,缓缓道,“你认不认?”这四个字他说得极轻。

    我佯作无奈道:“陛下到底要我认什么?”

    “认,还是不认?”语气沉沉,眼下看他,竟没有半分醉意,我打量他片刻,道,“你先放开我。”

    “认,还是不认?”一字,一顿,充满压迫,可我从他的眼里,竟望出几分痛苦和怆然来。

    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完全摸不清他的情绪,他的喜怒,为什么都藏得这么深。

    我觉得胸口有些闷,就在这时心头突然闪过一念,缓了缓神,我道:“你想看什么?”他执意要我宽衣,细想之下,或许并不是我以为的那样。

    白无觞的手指轻轻在我胸口一点,言简意赅道:“这里,有伤。”

    我闻到他身上浓重的酒气,凝眸,“你怎么知道?”胸口那一剑是道贯穿伤,极狠,若这一剑刺准那人该是已经死了,可这一剑恰恰离了心脏一寸。

    下一瞬,他望着我突然笑了,又是那种漠然的冷笑,他说:“一剑穿心,我亲手刺的,你连这都忘了吗?”说完手抚着额角,像是酒劲上头了。

    心脏无端狂跳,躁怒从心底一点一点升起。

    而在这时,我忽然发现,我能动了。

    我缓缓起身,看着他,他的手依然抚着额,眉头微微拧着,似乎头疼。

    我温声道:“陛下,是不是醉了?”

    他依然抚额,“没有。”

    果然,醉了的人,都是不会承认自己醉的。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