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光闪电之决  (2)遥远的桥

章节字数:3534  更新时间:15-07-19 14: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德国占领区,布拉格城,伏尔塔瓦河岸,银色的茶花径直一片开在河道的岸边,淬金般的河水蜿蜒向西南方向流淌。

    1945年3月19日晨,一辆卡车停在桥的南面,抽着烟的士兵跳下卡车关紧车门,伸手示意工人可以上车将汽油和食物卸下,士兵掐了烟,走到一辆豆腐块状的灰色钢铁巨兽的面前:“泰普勒上尉,这个月的补给到了!”

    坦克的顶盖被掀开,里面钻出一个穿着鹿皮黑色装甲战服的德军上尉,他望了望不远处的运输车,从坦克上跳下来,嘴角撇起一丝不屑:“难道你是懦夫吗?知不知道食物供给和燃油供给要分开放!”

    那运输车的车长摘下帽子,严肃的回答道:“可是上尉,大部分的卡车都被调往罗马尼亚了!现在一辆卡车甚至比士兵都要值钱!”

    上尉没有搭理他,径直走到卡车旁,他看到了油桶的上面捆着一个收音机,他赶忙取下收音机:“真没想到能在这个时候见到这个新鲜玩意。”

    上尉打开收音机,调到东方的频率:“让我们来听听东线的消息,这是明斯克指挥塔。”他摁下按钮,收听广播。

    “布拉格的公民们,红色的钢铁之环包围了你们堕落的城市,惩罚将会是对斯大林格勒的最好诠释,放弃抵抗吧,放弃希望吧,在你们婊子养的希特勒的生日之时,喀秋莎火箭弹将撕碎柏林!乌拉!”(其实毛子的广播比这说的难听的多。)

    上尉无奈愤怒的关掉了收音机,他抚摸着收音机去打量,突然发现了收音机背面的红色五星,他愤怒的砸下拳头,打在车皮上:“啧,苏联人的东西?妈的,去他娘的布尔什维克!贝里克兵士,我以你为耻!等着上绞刑台吧!”上尉指着贝里克骂道,随后,他揪住那个兵士的领子,诧异的掀开他的衣领,揪出一块红色围巾:“这是什么?你是苏联人?”泰普勒刚想喊,就被车板下面几个藏兵冲上来摁的死死的,那些苏联士兵都是克格勃,因为泰普勒和间谍在坦克的侧面,所以那四个装甲兵不知道上尉的遭遇,贝里克爬上虎式坦克,掀开盖子将一个苏联帽子扔了下去,对里面喊道:“苏联人已经被我们打死了,这是那个傻子的帽子,现在上尉想跟我们的士兵喝一杯,他命令你们坚守岗位,因为附近会有不少的苏联伏兵,对了,这帽子比你们的更保暖,嗨希特勒!”砰的一声扣上盖子,伸出中指:“去他妈的奥地利痞子,我们走!”

    那些间谍从卡车下面掏出一堆德国人制服,原地无声换装之后开着卡车前往布拉格城东,声称自己要去东线给前线的士兵送上珍贵的油,在当时,因为长期遭遇轰炸的缘故,边防被降低了几个等级,这些间谍很快回到了自己的国土。

    卡车是三个座位的,德国上尉被擒在中间,贝里克坐在副驾驶,一个克格勃负责开车。

    泰普勒上尉问道:“喂,你们这些毛子抓我做什么?我绝不会向布尔什维克主义屈服!”贝里克递给他一支烟:“要吗?等等到了法西斯最后的东线据点,你要配合我们,现在可不是谈条件的时候。”

    卡车停在了检查关口,一个士兵上前要过证件,确认无误之后,士兵开口问道:“贝里克兵士,你的职责是?”贝里克侧过身子,对士兵说道:“我们护送上尉前往前线督战,有差错吗?”士兵要求下车检查,贝里克拉着泰普勒下了车走进营区站:“好了我的上尉,看来公路上的良心人员为我们设下了休息站,下来活动活动也好,在我视线之内,别走太远。”

    士兵走入接线室,对着诸多女性接线员行举手礼:“嗨希特勒!”女性接线员赶忙放下线头回头举手:“嗨希特勒!”

    士兵走到一台步话机面前,抓起耳机,打入密码:“请接东线营区司令卡纳!”电话里的男中音立即回应:“明白,营区司令卡纳!”

    此刻,千年帝国的每一个人都意识到,全面战争马上就要全面失败了,绝大多数人已经心生溃逃之心,宪兵却比任何时候都要疯狂。

    此时德国战场上,只能用查缺补漏来形容,每天有几万架飞机不断往来于波兰和英国两个方向,德国的上空不能遮天蔽日,炮声更是预示着无法弥补的草木皆兵。

    “抱歉,泰普勒上尉护卫队,这是您的证件,为避免间谍,我们只能作此下策,还请互相谅解,嗨希特勒!”间谍贝里克谢过卡纳将军的间谍预报,行纳粹礼之后拿着证件走向公路。

    “你们的阵容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如果不是红色的围巾我还真的将自己当成德国人了。”贝里克调侃道,泰普勒开了车门:“怎么说的这么见外?”贝里克问道:“你同意向布尔什维克投降?”泰普勒无奈的举起了手,贝里克连忙将他塞进车厢:“他妈的开车,差一点露馅,赶紧跑出这片鬼地方!”

    卡车在当天晚上到达了明斯克城,驶入训练场,奥金政委亲自迎接,那些女兵见到又一个德国人被抓来了,不禁笑出了声:“看呐,方圆百里的德国鬼子都要被我们抓光了!”

    贝里克下车,克格勃队员抓着泰普勒上尉,贝里克摘下帽子,换上苏式帽:“呼,现在这空气干净多了,政委同志,抓来一条大鱼,德国虎式坦克车长,够不够大?”

    奥金政委向泰普勒敬礼,泰普勒吐了口痰,用白眼侧目斜面看着奥金:“该死的毛子,我们的元首不会输掉这一场战争!”

    奥金放下手,笑着蹲下,捏起上尉的脸:“抽根烟吧!”他将烟塞到泰普勒的嘴里,指挥士兵将泰普勒拉进审讯室。

    审讯室里,奥金政委坐在马皮大椅上,翘着腿问泰普勒:“诶,你是虎式坦克的驾驶员吗?”泰普勒不回答,奥金示意身边的副官维拉诺夫,维拉诺夫一巴掌扇在泰普勒的脸上,奥金指着他哈哈大笑:“怎么样,别想从我这装傻子,我知道你是,想当傻子我就把你扇成傻子,不然的话就给我好好配合,怎么样,泰普勒同志!”

    泰普勒骂道:“闭上你不知廉耻的嘴,我说过元首不会输掉这场战争!早晚有一天我们会上演现实!”

    “好吧,那么,现实是,柏林的百分之九十已经变成了废墟,只有国会大厦,辉煌仍在,以及,你的虎式坦克!”

    “闭嘴,柏林没有遭到过轰炸,就像他们说的,你们能杀死我们,但是,绝不能打倒我们!”泰普勒依然在做原地踏步的抵抗,奥金笑着说:“很高尚,但是没用,你相信戈培尔对他的情妇说的那些家徒四壁般的谎言吗?一个罪人,一个厌世者,放松点,同志,你需要一点发泄,副官,拿上鞭子,带他去审讯室,要求他不间断的喊出三十句关于希特勒的脏话,五分钟之后,少几句抽几鞭子!”

    结果过去了十分钟,维拉诺夫拿着报告前来面见政委:“报告政委同志,您的办法真灵,那泰普勒已经同意跟我们合作了!”

    泰普勒出来之后,奥金政委问他:“发泄的如何?泰普勒同志?做个选择题吧,你想去苏联的哪里?是在明斯克种土豆呢?还是去沃库塔煤矿上干活,再或者在科诺托普修缮铁路,据说那里经常山崩,急需人手。”

    泰普勒回答道:“我招!虎式坦克后端的铁十字和侧面的铁十字是弱点,后方的油箱承受不住你们的85炮,而侧面则是弹药架,也是很脆弱的地方,用M30的122MM榴弹炮就能击穿,以及,前面的首下部分!”

    晚饭时间,维拉诺夫将一点黑面包和一点午餐肉以及一堆水果递给奥金:“他招了没有?”奥金剥开一个香蕉:“他招了个彻底干净,为了表彰他我决定送他去沃库塔煤矿了,怎么样,很有前途不是吗?火车明天启程,算了,不说这些了,克格勃们带回来关于敌人的情报了吗?”维拉诺夫从包里掏出来一叠信件:“哦,就在这,您请过目!”

    “我想,如果我们冒然动用大部队直接铲除布拉格的德军,德军在撤退时一定会先将伏尔塔瓦河桥炸掉,那样我们就无法通过桥前往德累斯顿,更无法完成朱可夫将军交给我们的围攻任务,所以,不能用大部队轻举妄动,唯一的办法,只有先派出精锐的部队减少声势浩荡造成的敌人的炸桥举动,我们一定要默默的杀敌,默默的前进,最终干掉敌人的工兵,在桥头堡阵地迎接我们的大部队!而我觉得,完成这种任务的,只能是我们的T43坦克,我对它抱有信心,你呢?”

    “自家的孩子的原因吗?”维拉诺夫笑着说,奥金回答道:“也许是,你知道战争快结束了,无畏冲锋的方式换来的胜利是残酷的,一次号角要意味着一千个家庭失去儿子,所以我想,能减少点伤亡就减少点吧,最终柏林还是我们的,你说呢?”

    最终决定是,将T43坦克涂成豹式坦克以没油的名义潜入敌人的炮兵阵地,直接捣毁位于布拉格的工兵,想办法摧毁那里的虎式装甲连,然后,让士兵们欣赏一下布拉格的景色并为日后进攻柏林做准备。

    明斯克电塔,夜里,持续向西边的德军阵地散播关于投降的声明,奥金政委奇怪的问播音员:“这样做有什么用吗?”播音员回答:“我们第一次尝试用这种方法动摇德军军心的时候,就有三百名士兵举旗投降。”奥金喝着酒:“哦,看来那些德军也并非总是铁板一块,那他们的番号是?”播音员回答:“法西斯策源地第一步兵冲锋连,是罗马的援军,去年一月在卡西诺战役之后被调往法国,突出部遭遇惨败,已经有名无实,剩下三百名士兵见到布尔什维克的旗帜接着就投降了,这证明胜利女神是看着我们的!”奥金拍着桌子:“错,因为他们是意大利人!不是德国人!”

    播音员赶忙回答:“但我们可以教德国人做人!这风水轮流转的复仇计划,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津津乐道的!”奥金笑道:“不妨说是幸灾乐祸!”播音员回答:“是,他们遭殃,我们高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