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光闪电之决  (7)间谍坦克

章节字数:4303  更新时间:15-07-27 01: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博丹斯克郊区火车站,苏军正在清理战场,马烈京带领的弧光突击队成功拦截下了一支运送犹太人从奥斯维辛转移到沙森豪森的列车。

    “车上的犹太人请在下车之后来难民区领取面包,第二十装甲团政委奥金·佩恩科夫在这里对你们在灾难中死去的亲人道一声问候,来到苏联阵营的每一位同志都是兄弟!”

    辛戈尔拉开火车的门锁:“里面的同志们,你们自由了!”他拉开车门站在一旁看见了车上的一串德文,喊来卡曼泽夫:“老兄,这跟虫子爬一样的字是什么意思?”卡曼泽夫皱了皱眉头:“这,这意思是车里关押的是叛国者,要送往柏林被吊死,他们是德国反法西斯主义者!”

    辛戈尔探头诧异道:“你说这里面是德国人?”卡曼泽夫回答:“应该可以这么说。”辛戈尔咬了咬嘴唇,走到火车门下面的一处小路上,将倒塌的栅栏扶起来,然后听到背后一个声音:“哦,我的同志!”那个大鼻子德国人说完了就要抱他,辛戈尔摆了摆手:“谁他妈跟你是同志,希特勒才是你的同志!”那大鼻子一听这个感觉有点生气,揪住辛戈尔的领子:“我们是反法西斯!是德国地下组织!”

    马烈京分开两个人:“好了好了,德国同志,我们应该还有很多话要说,但目前我们并不安定,我们要去布拉格保护大桥,所以有什么话,在胜利庆典上再说吧!”马烈京拍拍德共人员的肩膀。

    T43坦克开进了临时搭建的训练场,奥金爬出坦克拥抱马烈京:“我勇敢的上士,斯大林和我们在一起!”他用尊重的手势轻轻的砸了几下马烈京的肩膀:“孩子们,我知道这如同把你们送上了断头台,复仇的路上我们牺牲了太多的同志,但他们的牺牲从不枉然,今天,我们将看着钢铁洪流横扫博丹斯克,将普鲁士人从华沙的曙光里完全清除!断头台计划即将开始,诸位,从今天起,纳粹的丧钟从布尔什维克的星火下敲响!”

    运输队将一些物资放进坦克,临出发前马烈京倚着坦克点上一根烟,运输队长将一份清单递给他,马烈京按了烟拿笔在清单上一一打钩:“嗯,85型穿甲弹四十发,英国咸奶酪一箱,一桶饮用水,差不多够了,好了同志们,我们准备出发!”

    此时此刻,马烈京车长、卡曼泽夫副车长兼通讯员、辛戈尔驾驶员、哈维炮手、魏连科填充手都知道,此次任务的艰难,将直接决定希特勒的命运,以及,柏林的归属,美国人第三集团军由巴顿带领向易北河东进,崔可夫拿下博丹斯克,朱可夫解放华沙之后,是否能顺利控制柏林,就取决于伏尔塔瓦桥存在与否。。。苏联人怕巴顿先一步夺下柏林,后续局面会对华约不利。。。

    其实事情并非想象中那么顺利,在马烈京驶出博丹斯克之后便迷了路,他隐约记得布拉格是向南走,拿着地图比划了半天竟迷了方向:“卡曼泽夫,你知道这附近有苏联的部队吗?”马烈京摸不着头脑的问道:“你去过布拉格吗?”卡曼泽夫回答道:“我记得这附近有德国人的巡逻队,那是半年之前的事了,现在八成已经被我们的喀秋莎吓的都昼伏夜出了!猛虎变夜猫,纳粹完了!”马烈京看见路边有一位农夫,连忙招手喊停:“嘿,快停下,我们找人问问路就明白了!”辛戈尔笑道:“老兄,在这荒郊野外连个畜生都找不着,你找谁问路?”马烈京向农夫招手,农夫知趣的走过来,搓搓手,马烈京斜着身子垂下手,用垂下的手拍拍驾驶员的肩膀,驾驶员赶忙从箱子里拿出一盒奶酪递给马烈京,马烈京拿出一根烟,晃晃手中的奶酪:“哦,你是波兰人?”农夫笑着走到坦克车旁,伸手接过奶酪:“哦是的同志,我儿子也在前线,我叫埃洛!”马烈京用手指了指前面:“那么,我就直说了,目前我们的坦克遇到一点小问题,我们都不知道这周围是否藏着德国人,我们的油也快烧完了,三天之后我们要赶到布拉格,那么请问,这附近的补给站在哪里?”埃洛指了指北边:“哦同志,那是南边,向南走,几千米开外,有一个机场,不过那里没有多少飞机了,你们可以去那里补给!”

    马烈京皱了皱眉:“是吗?是那个方向吗?这还真是奇怪。。。”农夫坚定的回答:“同志,相信这是正确的方向吧,这里有路标,看看,我们都有我们必须活下去的理由,如果我骗你,那么我就是布尔什维克的敌人!”马烈京敬礼后,毫不犹豫的让辛戈尔顺着那个方向去了,埃洛笑着招手:“祝你们在卡纳将军那里玩的愉快!”

    去了之后,埃洛淡定的掏出对讲机:“山雷呼叫闪电,敌人的一辆坦克突破山雷哨岗。”博丹斯克,沃雷诺将军官邸,瑞拉胡博中校摁着接线员的椅子:“通知山雷,我是闪电指挥总台,敌人的坦克大约有多少辆?”埃洛回答:“只有一辆,按照约定的计划,我将他们引到了我们的基地,这果然如将军所料,是一辆新式坦克,为灰色长方体,长的跟我们的豹式坦克极为相似!”瑞拉胡博回应:“很好,埃洛特派员,继续潜伏在那里,破坏敌人的计划,为戈林元帅的喷气式飞机的降落,找到更多的机场!我们什么也不能丢!”瑞拉胡博露出寒冷的笑意,从裤腿上的枪包里掏出鲁格手枪,迈着猫步走到审讯室:“间谍辛墨,真是谢谢你的消息了,那么。。。”瑞拉胡博抓起他的头发:“告诉我伏尔塔瓦河水凉不凉啊?那些叛国者对你优待的怎么样啊?你永远回不到俄国,永远。。。哦对了,那个国家在一年以后就不存在了,高兴吧!”瑞拉胡博甩开辛墨,辛墨之前是布拉格的一名间谍,被秘密警察发现以后渡河逃亡,在德共那里被发现,于是被带回了博丹斯克。

    辛墨扬了扬头:“放了我的家人,我任你处置。。。”瑞拉胡博大笑一声:“波兰人,我们并没有打下华沙,我也不知道你的家人在哪里,备不住,已经被斯大林处死了也说不定,因为她们的男人竟投靠了法西斯主义!”瑞拉胡博狂笑道:“胜利分很多种类型,比如屠杀,围剿,再比如阴谋,在地狱里向被你出卖的苏联朋友问声好,你不会寂寞太久!”瑞拉胡博一枪命中辛墨的脑门,收了枪:“通知各大基地,准备好炮弹和炸药,迎接苏联人的到来,从这一刻开始,我们要血洗布尔什维克!”

    但事实恐怕并非总是如德国人所愿,马烈京一伙人开着外表和豹式坦克一样的T43坦克进了德国人的油库,马烈京车长开开顶盖,本想跟士兵们道一声天气不错,顺便问一声你们是哪个部队,于是乎,他笑呵呵的钻了出去,在望到了一群黑呢子大衣的忙碌的背影之后赶忙缩回去:“妈的,这是德国人的地盘,刚刚那个波兰佬是假的!”辛戈尔回答道:“怎么样?现在走吧,离开这鬼地方!”马烈京想了想:“就这点油,能走几里路?再说走了会更加容易让德国人怀疑,这样,卡曼泽夫,你他妈的不是演员吗,把衣服脱了,光着膀子出去!告诉德军我们是来加油的,加了油就走!”卡曼泽夫三下五除二扒光上衣站到了观察台上,探出脑袋,向德军打招呼:“你们好,朋友们,这个,天气真热,在坦克里让我想起了妈妈的烤箱,你看我,简直就像是一坨屎!”德国人已经警戒起来了,为首的军官问道:“你们是哪个部队的?需要水和油吗?”卡曼泽夫想了想:“稍等一下啊!”一头钻回坦克里:“队长,他妈的德国人坦克部队怎么编制?”马烈京想起之前在旷野战场上见过的第五机械营,他回头悄悄耳语:“就给他们说,你是第五装甲营的,然后敬个纳粹礼,快点,要不然我们都得死!”卡曼泽夫钻出坦克,笑着行纳粹礼:“嗨希特勒!我是第五团的曼泽斯!”军官回礼:“第五团?哦,真是厉害,我还以为你们在守城战中全部牺牲了呢,原来如此,你们要回到战场吗?”那个军官取消了戒备心,卡曼泽夫稍微松了口气:“哦,是的,我们这就去东线,我们的士兵,他们很积极!呃,你要看证件吗?”马烈京一听这个赶紧掐了一下卡曼泽夫的腿:“你他妈想害死我们啊!提醒他们干啥?”卡曼泽夫傻笑的看着德军军官,军官笑叹着:“不用看证件了,你们第五团是荣誉的军队,真没想到,东线的士气竟可以如此高涨,我们不想打击你们,你们需要多少汽油?现在这汽油可都是稀罕玩意了,要珍惜着点用!”士兵们滚来了好几个大油桶,为首的军官示意他们将油桶抬上坦克,卡曼泽夫则拿来绳子将油桶绑住在车顶上,都绑定之后,那德国军官掀开油箱一看:“曼泽斯兵士,这油箱怎么不是豹式坦克的类型?难道是改进型?”

    卡曼泽夫肩膀一紧,他躬下腰去问马烈京:“队长,我怎么记得我们油箱盖子内部有一个镰刀斧头图案。。。”正说着,就听见下面的德国人大喊:“这就是那辆间谍坦克,他们是假扮的!”

    马烈京一把将卡曼泽夫拉回来,辛戈尔大吼一声:“他妈的坐稳了,在那架反坦克炮转过来之前冲过去!”哈维按住炮架:“队长,我们汽油不多了!”辛戈尔说道:“他说的没错,油料表见底了!”

    卡曼泽夫抓着坦克顶的扶手:“没事,我在坦克顶上绑了三桶汽油,一天一罐的话中途再来点补给,就可以到达布拉格了!”魏连科回头:“队长,你真的要去布拉格?”马烈京回答:“这是上面的命令,现在我们知道了正确的方向,向东南方前进!对了,我们可以顺着河流向下走!”

    博丹斯克油库,卡纳在远处的官邸拿望远镜观察着:“该死的,让他们走了!瑞拉胡博,这事要有个人负责!”卡纳一回头,瑞拉胡博和沃雷诺坐在中厅喝的正嗨,他气的抓起瑞拉胡博跑下楼去追赶:“这些意大利蠢猪,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从不认同他是我的上司,绝不!”

    待瑞拉胡博清醒过来之后,卡纳吩咐士兵严加看守,瑞拉胡博问道:“将军,此时要不要报告柏林?”卡纳点上根烟,没回头用一种冷淡的语气回答道:“放跑了敌人的间谍坦克,还白白送了他们三桶汽油,你知道如果这件事让柏林知道了,他们会怎么处置我们吗?”瑞拉胡博低头:“抱歉将军,我会将这次失败记录下来的!”卡纳叹道:“也别纠结是非了,想办法挽回败局吧,通知布拉格第九团,第十四人民冲锋队,火速前往博丹斯克南郊基地集合,绝对不能让敌人逃回华沙!当然在打败他们之后,我们的增援部队会横扫敌人的第二十装甲团,然后势如破竹解放华沙!”卡纳乘坐奔驰吉普车出发动身前往南郊区,去那里监督设防和维修工程。

    瑞拉胡博叹了口气,对身边的马卡说道:“他所要调动的部队已经不存在了,第九团充其量只是一群少年兵,而第十四团已经成为历史,现在只是一些民兵和伤残的四等部队,如果将这样的部队调往前线,我真不想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样,在德国人眼中绝对不能出现逃兵,所以这些孩子会大批死在督战队的枪下,将军想要胜利,但胜利的神话早已离我们远去。。。”

    玛卡拍了拍他的肩膀:“哎呀,那就别管这么多了,走走走再续上一席,刚刚那罗马歌剧我们谈到哪个地方了?我们的将军想要知道德国人的娱乐方式,以便日后为更多的德国伤病提供精神上的支持,瑞拉胡博,两个国家的人民已经遭受了太多的痛苦,我们会尽量弥补往日的辉煌。。。”随后,瑞拉胡博陪着意大利的酒鬼们喝的烂醉,将卡纳交代给他的油库布防任务忘的一干二净。

    而另一方面,卡纳错认为马列京一伙子会向华沙方向去,于是乎从本就缺人的布拉格又调走了两个团部,而弧光坦克小队五人组,则快快乐乐的唱着军歌奔向布拉格的伏尔塔瓦河,满载着德国人送的礼物。。。一路畅通无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