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光闪电之决  (11)希特勒之光

章节字数:2504  更新时间:15-10-25 00: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向纳粹挺进的红军凌厉而无情,他们会英勇的拔除每一座敌人的堡垒,将每一个敢于站在我们面前的人烧成灰烬,每一日,我们都在朝着敌人的纵深突破,每一夜,我们都在白昼般的天幕下祈祷安眠,啧,那些挡在布尔什维克的胜利之路上的敌人简直蠢到家了,希特勒想要让他们在无效的抵抗中耗尽最后一滴血,无论年轻,年迈,以及伤残者,同性恋者,甚至犹太人,铁十字会因他们的努力而再维持一阵辉煌的,不过也仅仅只有一阵了。”

    卡曼泽夫站在坦克下面,一边在油箱上煎蛋一边戴着耳机一边写着日记。

    “嘶……嘶啦……华沙指挥塔,呼叫弧光,我是华沙指挥塔,听得见吗?”卡曼泽夫听见了报务员的声音,他将锅铲递给辛戈尔,自己弯下腰站在无线电前,说道:“听到了!总部请指示,这里是弧光坦克特种班!华沙危机解除了吗?城市怎么样?”

    “受到了一点炮击,一些士兵只有轻度擦伤,不过这有什么,不过是将破房子炸的更破而已,好了,闲话不多说了,我们处决了几个间谍,在被处决之前他们说现在在布拉格仍有敌人的一个兵团!现在,能完成这项任务的只有你们,我会给你们开一条专线,由专人负责,请你们务必在大部队到来之前坚守伏尔塔瓦河大桥!”

    马上就要到苏联最后占领的地区了,这里的旗帜很鲜艳,但指挥官果戈里察夫斯基所率领的十四教导团已经没有能力再向前进攻了,他们迫需休整。

    马烈京和队员们在坦克上向指挥官招手,那位身着褐色多口袋军装的上校果戈里察夫斯基涨着憋紫了的脸,艰难的向马烈京敬礼。

    马烈京回礼道:“那些德国人有多少人?”他指了指冒着烟的敌人阵线。

    果戈里察夫斯基压着帽子,回答道:“你们是援军吗?是的话,哦好吧,倒霉鬼,告诉你那可是个硬茬,那座堡垒中至少要有一千人!”

    马烈京傲慢的掐了掐腰,他笑道:“我们参加过华沙战役,参加过博丹斯克战役和维斯塔瓦河的突围战,区区一千人而已,怎么能是我们千锤百炼的弧光坦克班的对手呢?”

    果戈里察夫斯基犹豫道:“喂,上士,话可不能这么说,那一千人可不是提线木偶!我要是您,就先开炮将他们吓的再也不敢出来!”

    马烈京扣上帽子,说道:“好的,叫你的炮兵爬上喀秋莎!兄弟们,让他们看看弧光班是怎样战斗的!”说完,大家开始忙碌起来,分工简单,但井然有序。

    果戈里察夫斯基在望远镜中望着那喀秋莎的火焰与敌人的高射炮组成了鲜红的弹幕,坦克犹如汪洋中的孤舟被浪花打的左摇右晃,一会之后,马烈京只好在喀秋莎的掩护下退了回来。

    果戈里察夫斯基瞧了瞧腕上的手表,道:“十分零四十三秒,够快的啊!伙计!”马烈京有些泄气,但敌人的火力确实太猛,而这种两翼大量部署,中心袒露的冒险阵型,马烈京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

    敌人的兵力部署明显跟博丹斯克有一样的地方,都是在阵地的两线大量部署,中间是陷阱,那里铺设地雷,而且两面的高射炮都能打的到,但致命之处就在于后裔脆弱,而且一旦开战阵地不好收缩防线,而德国人现在也没有收缩的余地了,他们必须守住每一寸土地!到了现在这个时刻,真可谓是寸土寸金!

    ‘真是不要命的玩法,这些德国人简直都是嗜血的疯子!哪有这么布置阵地的道理?难道他们真打算将血液全献给希特勒那个恶魔?一打起来全身没有防御,而且,从进攻方式和时间上来看,明显是一个指挥官所为!难道我们又碰上熟人了?但我们仍然不知道他是谁!这真是可怕!我们连人都没看见就已经被他们揣摩透了,那么在地堡里一定藏着观察员!’马烈京冒着冷汗,不禁想到一张冷血的日耳曼脸庞。

    他想到这些的时候,卡纳止不住的打了几个喷嚏,他此时正在地堡里翻开那个小盒子,盒子里放着《我的奋斗》和一把只有一颗子弹的手枪,以及一粒氰化物胶囊,那颗子弹,是水银弹,打中身上任何一个部位都会瞬间毙命,而氰化物就更简单了,这是元首接见并给他授银橡叶铁十字勋章时一块送给他的,目的很简单,希望他衷心为纳粹守住南线,并警告他守不住就会像窗外被吊死的那些人一样。

    卡纳从潜望镜向外看到,大街上的路灯杆上吊死了几个人,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挂着类似这样的标语:我是布尔什维克的同谋,在纳粹视生命如草芥的1945年前4个月里,每天都有数十起这样的惨案在德国大街小巷上演。

    “将军,我们再一次守住了防线!敌人无功而返!他们的进攻势头减弱了不小!很可能是因为他们的补给也快要断绝了!我建议我们再发动一次夜袭!让他们彻底丧失进攻能力!”瑞拉胡博行纳粹礼后道,卡纳并没有那么活跃和欣喜了,他灰色的睫毛失去了昔日的光泽,瘦削的面颊上只剩下憔悴。

    卡纳环顾了四周,确认没有党卫军存在后打发掉门口的侍卫,关上铁门,自己从柜子上取下红酒,递给瑞拉胡博,说道:“副官先生,到了现在这个境地,你我皆知,胜利对我们来说已经太过遥远,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我们像12月份似的再冒然发动猛攻,结局将会如同莱茵防线的瓦解一样,充满悲情色彩,而且,苏联人的补给速度,远在我们之上,这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现实问题!”

    瑞拉胡博颤抖着,从桌上捏起高脚杯,望着鲜血般荡漾的液体,瑞拉胡博颤抖道:“帝国,帝国要失败了吗?不,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1918年11月14日,耻辱的日子绝不能重演,绝不……”

    卡纳喝了口酒,从桌角拿起那张妻儿的相片,在指尖按捏着,神色失落的叹道:“跟我说说你的妻儿吧……”整个地堡黯淡无光,或者说一切已经显得毫无意义。

    在这里,轰炸时常会搞的灯泡断电,然后是一片漆黑,为解决这个问题,卡纳将目光瞄向了墙上的希特勒的立体蜡塑。

    “哦不!你疯了吗!这可是元首的赠礼!是一切幸福与荣耀的归属!”瑞拉胡博想要阻止卡纳将蜡塑拿下来。

    卡纳叹道:“瑞拉胡博,这些日子,我想明白了很多,我们真的不是纳粹,我们只是军人,我们只要执行我们的命令就可以了,为何要屈尊去向一个战争下士去效忠呢?而且,看看整个地堡,你认为那些党卫军还会回来么?铁路被喀秋莎给炸断了,那些党卫军早就得到了风声,回到了柏林,我的朋友兰茨就是这样,一等舱,有单人座椅,不像我们,要睡在草堆上。”

    瑞拉胡博同意了之后,卡纳将希特勒的蜡塑投入熔炉中,看着那张希特勒的脸在熔炉里渐渐化开,犹如一面幻象,一面泡影,这一切都显得已经苍白无力了,后来,这些蜡烛在地堡陷入电力供应中断的时候给正在阅读战报的卡纳提供了不少急需的光明。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