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落户大唐  第三章 乐极就要生悲

章节字数:3054  更新时间:15-07-28 08: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三章乐极就要生悲

    一身黑色劲装的罗大柱,手里紧紧地捂着一条扁担,发出了咯咯吱吱的声响,一双通红的双眼仿佛是一只饥饿的野兽发出吞噬人的光芒,刚刚看到自己的妹妹羞红着一张脸跑回家还要哪一声惊天的非礼声音,大柱看到妹妹还有面前赤裸裸光着身子的采花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真是没有想到,这个采花贼竟敢如此的胆大妄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调戏自己的妹妹,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嘴里还哼着不知什么意思的歌曲,一定不是什么歌,今天你爷爷我就要好好的收拾收拾你,抓紧了自己的扁担慢慢地向溪水里面走了过去,大柱知道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大胆肯定有着过人的本事才敢如此大胆,自己还是小心点好,防止他溜走了。

    一脸陶醉中的李言根本没有想到危险正在慢慢地向自己靠近,还在一边擦拭着自己的身体一边哼着歌曲。

    大柱冷冷地笑了,本以为是一个身怀过人本领的人,原来是一个彻头彻尾无能鼠辈,举起手中紧握着的扁担狠狠地朝李言的后背砍了过去,嘴中冷哼道:“让你光天化日之下不知廉耻,竟然敢非礼我罗大柱的妹妹,看你爷爷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李言一下被猛烈的打击整个人都爬倒水里面,后背上传来剧烈的疼痛知道下手打自己的人没有丝毫的手软,紧紧地在水里面用一只手护住了自己头部,应为李言知道就这个力道打到自己的头上绝对会脑花四浅,一只抓住溪水里面的坚硬的石头快速地在水底爬行着,根本不敢露出水面,溪水虽然不深,但是也能有效地阻止打击在自己身上的力道,忍受着一下一下打击在自己身上的扁担,李言咬着牙齿,心中苦笑道;这都叫什么事情?这人是干什么的?肯定是经常插鱼,下手也太准了,每次都能打到自己的身上。

    片刻之间李言后背乌青的伤口开始裂了开来,丝丝的鲜血慢慢的从伤口中流淌了出来,混杂在溪水里面,周围很快的就被鲜血给染红了,几名匆匆忙忙赶过来的村民看到此番情景,几人连忙下水将大柱手中的扁担夺了过来,将他拉扯到岸边,另外几人将水中的李言给捞了起来,其中一名中年人怒视着挣扎中的大柱,呵斥道:“大柱,你小子给我冷静一点,难道你想打死这小子,你就不想你会有什么后果?你们几个给这小子穿件衣服,押到祠堂里面,看看让二爷他们过来处理,然后送到官府里面,让官府来处理”。

    一名青年看了一眼李言,发现他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大柱,看样子恨不得将大柱杀了以解心头之恨,狠狠地对着李言的脑袋上面就是一巴掌,道:“小子,怎么还想报复,看。。。。”,看了看身旁的几人,小心地探视了李言的脉门,嘘了一口气,还好,没死,真是吓死我了,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呵呵地笑着说:“这小子忒不经打了,我就轻轻的碰了他一下,他就晕了怪不得我”。

    中年男子瞪了一眼青年,说:“还不将他押解到祠堂里面”。

    罗氏祠堂里面现在站满了围观的族人,四名看起来有六七十岁左右的满头白发白须的老者盘膝端坐在祠堂地上首,看着下面的李言皱了皱眉头,其中一名老者对着身边的一位面容慈祥的老者问道:“二爷,你看这事情怎么办是好?是送官还是?”。

    二爷摸了摸胡须笑了笑站了起来,向躺在地上四肢大张昏迷不醒的李言走了过去,蹲了下来看了看李言,将李言的手掌拿在手里撇了一眼放了下去,走到祠堂上首的位置盘膝坐了下来,对着身边的几名老者,:“我看还是算了吧,毕竟从婉娘的口中我们也得知这小子不是有意的,当时根本没有发现岸边的婉娘,就算送到官府也就最多过个场而已,等这小子醒来过会再问一问情况吧,毕竟沾污我们罗家女子的清白不是这么简单的就算了,更何况婉娘还是一个断掌的女子,找夫君本来就困难,现在估计更是难上加难,这小子怎么也得给我们罗家一个交代,对了,二狗子,周围发现这小子的东西吗?”。

    二狗子摇了摇头道:“二爷,没有,周围都没有这小子任何的东西,连衣服都没有发现,身上就这一个钱袋子和一块玉佩没有其他任何的东西了”。

    二爷淡淡地笑了笑对着二狗子招了招手,对着二狗子耳边低声地道:“我看着小子估计不是一般人家的子弟,到时候你看着二爷我的眼神行事,小手要懂得分寸知道了吗?你也要为你大柱哥他考虑一下,都二十出头的人了道现在还未成亲,婉娘一天嫁不出去,这小子估计一天都不肯成亲,婉娘今年也年满十四了吧,可以嫁人了,刚好这就是一个机会”。

    二狗子看了看二爷,道:“二爷,这好像不好吧,再说了这小子来历都不知道,那能这么草率的就将婉娘妹妹嫁出去”,撇了撇不远处的冷着一张脸死死地盯着地面上面李言,咽了咽口气,道:“二爷,这事我看悬,你要不跟大柱哥他商量一下再做决定,好吧”。

    二爷瞪了一眼二狗子,低声地呵斥道:“二爷我做决定还要用得着跟大柱哪小子商量吗?你小子给我照办,哼,否则二爷要你好受”。

    这时从人群挤进一名身穿白色长袍背着一个药箱的中年男子笑着走了进来,看着上面的几位老者微微行了一礼,道:“二爷,今天是怎么了?怎么都围到祠堂里面来了”,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身上散着血腥气息的李言皱了一下眉头,道:“这人是谁?怎么从来都没有看过?啧啧,是谁将他打的,都打成这样了,还好都是一些皮外伤,养养就没事了”。

    二爷瞪了一眼中年男子道:“你小子少跟老夫在这里啰嗦,快点看看这小子怎么样?”。

    中年蹲了下来,掀开李言的衣服,看着身上就穿着一件衣服,笑了笑道:“这小子的屁股还真是够白的”,用劲捏了捏接着笑着说:“啧啧,这细皮嫩肉的,女人都比不了”,从箱子拿出一瓶外伤的药膏放在地上,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道:“二爷,没事,这小子身体好着,药就放这里了,我还有事就先行一步了,等他醒来你们安排人帮他涂抹一下修养几日就好了”。

    “这小子怎么昏迷到现在还未清醒?”

    “这还不简单”,中年男子说完对着李言的屁股上面就是狠狠地一脚,看着在嘶嚎的李言道:“这不就清醒了吗?”。

    李言晃了晃脑袋抬起头看着不远处坐着几名老者,上头挂着一块有些年代的陈旧的牌匾,上面写着四个大字罗氏祠堂,周围都位面了身穿古代衣服的男人,看他们身上的穿着和华夏古代的汉服样式差不了多少,看来可以肯定自己现在穿越到华夏的古代,也不知道现在是上面朝代,可千万不要是东汉末年,南北朝时期,要是的话就自己这小身板还真不够他们折腾的,感觉到一阵阵阴风不停地向自己下面灌了进来,李言红着脸忍着后背传来地疼痛坐在地上,看着上面坐着的几位老者,估计差不多是这个罗氏家族的管事人,立马拉下脸呵斥道:“你们难道不知道私自殴打或囚禁他人是触犯了朝廷的律例,情节严重安律流放三千里,看在你们这群人无知的份上,小爷我大人有大量放过你们这次,去给我弄些吃地东西过来就算了”。

    看着周围围观小声议论的人,李言嘿嘿的笑着,妈的,就是要吓死你们,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随便乱打人,唉吆,真是痛死我了“,其实李言心中也没有太多的责怪打自己的大柱,在水中自己就想明白了,自己现在身处于古代不能用现代的思维去思考自己光着身子被人家小姑娘看见的事情,现代无所谓打不了小姑娘害羞地跑了,当自己是流氓色狼,可是现在身处古代,这样等于玷污了女子的清白,让他打一顿就算两笔购销了,谁也不欠着谁了。

    二爷咳嗽两声,示意众人安静下来,笑着看着李言,让李言感觉自己要进入到一个阴谋当中,咽了咽口水道:“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难道想知法犯法,视朝廷律例为儿戏?”。

    二爷摸了摸胡须站了起来,面带笑容地走到李言的身旁,拍了拍李言的肩膀,说:“既然这位小哥想要和老夫说朝廷律例,那么今天老夫就好好地和这位小哥说道说道怎么样?”。

    李言点了点头,感觉到自己现在已经踏进了一个圈套里面,无奈地低下了自己的脑袋,看看面前站着老者到底想要说些,自己再慢慢地应对,千万不要才刚刚穿越到了古代,刚刚逃过了死劫,又掉入深坑里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