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落户大唐  第四章 没完没了的殴打

章节字数:3155  更新时间:15-07-28 23: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四章没完没了的殴打

    二爷看着坐在地上低着脑袋的李言,淡淡地笑了笑道:“俗话说的好,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做任何的事情都会付出一定地代价,我们罗家不是那种毫不讲理的人家,那我们现在来说下,你是否玷污我们罗家女子的清白”。

    李言无奈地点了点头,道:“这也不算,我。。”,

    二爷笑着冷哼了一声,道:“我问你是否玷污了我们罗家的女子的清白,你点头就表示你同意老夫的观点,不管你是否有意或者是无意,事实已经发生,老夫说的对吧”。

    “您老能不能听我解释一下,对,我就算是玷污你们罗家的女子,可是玷污这个词也用得也太过了点吧。哦,只是她看了一小会儿我的裸体,我也不是有意让她看见的,要真地算起来,还是我吃亏了呢,毕竟是我光着身子被她看见。你们打也打过了,我也不计较了,大家就当扯平了,您看可以吧”,李言摸了摸饥饿的肚子,接着道:“你们能不能弄些吃的给我,我可以给钱”。

    李言不想在和他们扯下去,毕竟这件事情说到底自己的过错占了大部分,现在身处的年代还未知,但是李言可以肯定不是唐末或者是宋朝一下地年代,应为上首的几名老者都是盘膝坐在地上,也说明了胡椅这些东西还没传进来。也让他微微嘘了一口气,不用担心自己被那名小姑娘看光了就要负责,这个时代人的思想还没有达到宋朝时期的那么变态,李言以前好像听到过说是宋朝的一位名人,具体是谁也忘记了,好像是他才五岁的女儿在街上和一个陌生的男子说了一句话,回家后就被活生生的给逼死了。更何况自己现在落在别人的手中,古代死上个把两个人处理下,就是官府都无法调查出来,那自己也太冤屈了。

    二爷整张脸都冷了下来,冷冷地看着李言,道:“你的意思难道都是我们的错,是我们家婉娘不应该去洗衣服了”。

    李言咽了咽口气,看着散发着冰冷寒气的老者,微微颤抖着说道:“我。。。我也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事实求实的说,毕竟大家都不希望这件事情发生”。

    “哼,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想玷污我罗家女子清白一事就这样算了,这让我们罗家以后还有何脸面,岂不是让所有的人都看我们罗氏家族的笑话,就是老夫答应,罗氏的千万族人也不会答应”。

    “对,对,我们不答应,打死这小子,打死他”

    李言缩了缩脑袋不敢看他们,也太野蛮了吧,自己被别人看光了,到最后打死的竟然是自己,也忒不讲理了,看着对自己笑的老者,李言擦了擦额头不停流出来的冷汗,尴尬的笑了笑,知道他们不是真地想要打死自己,只不过想要吓吓自己而已,要是真地想打死自己,刚刚也不会从哪个叫大柱的青年手中将自己救了下来,道:“老爷子,您直说可以了吗?不用这样吓唬小子我,小子经不起你恐吓”。

    “好,果然是个聪明人,老夫现在问问你,你要老实回答,否则。。。。哼”。

    “姓名”

    “李言”

    “贯籍”

    “江宁郡人士”

    “贯籍”

    “江宁郡人士”

    二爷整张脸都拉了下来,冰冷的目光盯着李言,重复了一次道:“贯籍”

    李言咽了咽口气,不解的看着二爷,自己不是说了嘛,怎么还是老是提问,低下了脑袋,底气不足地说:“江宁郡人士”

    二爷冷哼一声对着站在不远处的二狗子使了使眼色,道:“贯籍哪里,老夫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看着将自己围绕过的罗氏族人,李言哭丧着脸低声的抽泣了起来,抬起头看着二爷,哭泣着说:“我真没有骗你,我真地是江宁郡人士,骗您也没有那个。。。啊,哦,耶,呜呜呜,痛死小爷我,杀人了,救命啊~~~~~~~”。

    惊天的吼叫声震地祠堂里面的罗氏族人都皱起眉头满脸不屑的看着地上哀嚎的李言,二爷狠狠地瞪了一眼正在殴打中的二狗子,二狗子哭丧着看着二爷道:“二爷,我真没有用多大的力气,这小子忒不是东西了,轻轻地碰一下就鬼哭狼嚎的,不信您看”,对李言轻轻地就是一脚,引来李言的大声哀嚎,无奈地耸了耸肩膀,道:“看到了没有,真是没有下力气”。

    二爷盯着地上不断哀嚎的李言,气得七窍都开始冒烟,自己活了六七十年的时间,只见还没看到如此不要脸面的人,堂堂七尺男儿,流血不流泪,就算去被砍了脑袋也不过是碗口块大疤,,颤抖着一只手指着李言对着二狗子大声的吼道:“给老夫打,狠狠地打,打到这小子说出来为止”。

    李言虚弱的趴在地上,侧着看着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冷笑的二爷,鼻涕眼泪混成了泥土沾满脸上,自己差不多都将全国所有地能记得住得郡都说了一遍,怎么就没有一个是正确的呢?难道小爷连自己是哪里人都不知道吗,哭着说:“我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了,我说了,我说了还不行了吗,关中长安城人士,总可以了吧”。

    二爷笑了笑,道:“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是挺有骨气,被打成这样才肯说出来,操着一口的关中口音,跟老夫到处扯,早说出来不就行了,看看你这小模样真是惨不忍睹啊”。

    李言整个人趴在地上像是泄气的皮球,难道小爷我是哪里人还不知道吗?关中口音,关中你妹的口音,道:“这下总可以了,用得着像查户口一样的审问我吗?”。

    “家中尚有亲人在世,可否婚配之?”

    李言看了看周围围着自己摩拳擦掌等待着收拾自己的罗氏族人,哭丧着脸看着站在身边的二爷,你这是要干什么?查户口查得也忒彻底了,问我是不是结婚干什么?呃,他不会想把那个小萝莉嫁给自己吧,可是也忒小了点吧,道:“您老不会是想把那个小萝莉许配给自己吧?”。

    “别那么多废话,快点回答”。

    “呜呜呜”,就算自己再怎么回答,到后来都会换成一顿狂K,哭着说:“我求求您老饶过吧,我就是说什么你都不相信,要不您来说吧,你说我家有亲人在世,就有,您说没有就没有,婚配也一样,您老说了算”。

    “哼,臭小子,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给我打,打到他说出来为止”。

    “啊~~~不要打了,我说,我说。。。。呜呜呜,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呜呜呜”

    “说吧,老夫听着呢,小子记好了,胆敢有任何的一句假话看老夫怎么收拾你”。

    “小子家中没有任何的亲人在世,所以流落至此,婚配就更没有了,老人家我说得都是真地,我没有骗你,我要是骗你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轰轰轰”的声音一连响起了五次,整个祠堂地中的人傻傻的看着李言,这也太准了,刚刚发完誓言立马就能实现,这小子做了多少天怒人怨的事情,连老天都看不过眼。

    李言看了看外边晴朗的天,一朵朵白云像是顽皮的儿童相互在追逐打闹着,连一片的乌云也没有看见,看了黑着脸的二爷,倒在地上嚎嚎大哭了起来,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啊,你个死老天,你没事也来凑什么热闹,这么希望小爷被人狂K是不是。

    二爷站在那里铁青着一张脸,全身都散发着冰冷刺骨的寒气,李言忍不住打了哆嗦,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小心翼翼地瞥了他,知道大事不好了,毕竟在古代首先一个人的品德就是要第一讲究的孝道,无论是偷鸡摸狗之辈还是无耻小人,孝道永远是衡量一个人的标准,就连朝廷的官员家中爹娘去世,朝廷正是多事之秋也不能做出阻止一个作为子女该尽的孝道,说:“您老人家,冷静一点,这真地只是一个意外,我真地没有骗您,我怎么会拿自己的双亲来诅咒发誓呢,您老要是真不相信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二爷看了一眼趴在地上低声抽泣的李言,摇了摇头,本以为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人,没有想到这人就是一个无赖,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赖,连一个女人都比不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这小子倒好,从清醒道现在一直都哭个不停,还好老夫没有将婉娘许配给这小子,否则还真是毁了她一辈子,这样老夫就死了也不能面对地下外甥女他们一家,唉,罢了,罢了,道:“你滚吧,以后再也不准出现在罗家村,否则老夫定当让你有来无回”。

    李言抬起脑袋满脸的不可置信,自己没有听错吧,刚刚这个老不死的是放了自己,不会这么好心吧?难道他是想让我走出这个叫罗家村的地方,然后半路安排人劫道,再把我给嘎嚓掉。不行,不行打死我现在也不能走,这身上还都是伤,一点力气都没有,虽然能跑,可是跑不了多远就没有力气,到时候一定会被他们给逮着,耍无赖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坐着道:“我不走,您肯定没安好心,我就在这待着,什么时候伤好了,什么时候我自己会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