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落户大唐  第五章 入住婉娘家

章节字数:2960  更新时间:15-07-29 17: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五章入住婉娘家

    二爷看了一眼坐在地上开始耍起无赖的李言,摇了摇头,平缓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自己大人有大量,用不着和一个泼皮无赖去斤斤计较,这样也太有失自己的身份,指着地上坐着的李言呵斥道:“你到底滚还是不滚,看你也不像贫寒子弟,如此这番模样。。。。唉,二狗子,你们几人将他送出罗家村地界”。

    二狗子几人连忙将李言搀住就要往往外边拖,李言大声的吼道:“不好了,杀人了,马上就要开始毁尸灭迹了,来人啊,救命啊”,嘶吼的声音震地祠堂里面罗氏族人都捂起了自己的耳朵,李言突然也想到了,好像在古代也需要户籍证明什么的才能够外出,否则被官府的逮到流放三千里,弄得不好还来个发配道军队,自己这小身边进去了还能有命活着吗?暂且先在这里小住一段时打听一下怎么才能弄到户籍之类的东西,再说了还不知道他们怎么处理那个叫婉娘的小萝莉,自己现在对这里的风俗一点也不了解,万一这次意外造成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就这样丢了,自己的罪过就真的大了,看着不远处站着气得发抖的二爷,嘿嘿的干笑了几声,被这么人围观着嘲笑,就是在现代将脸皮练地如此厚实的李言也感觉有点点不好意思了,道:“那个二爷,是吧,我就是想问一问,你们怎么处置那个婉娘?”。

    二爷冷哼一声道:“就算是死是活和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快点给老夫滚,老夫片刻都不想看到你”。

    李言大惊连忙拼命地挣脱二狗子几人站了起来大声的吼道:“不行,你们也太残忍了,这么鲜活的生命就应为一次看了男人的身体就将她杀了,也忒残忍了,你们还是不是人”,没想到还真地是真的,怎么这么残忍呢?怎么说也是他们的亲人,这太没有人性了,还好自己问清楚了,要不然以后自己后悔都来不及,自己真地不是有意的,该怎么是好了?难道带着那个萝莉私奔?这样好像不太好吧,毕竟现在自己都护不了自己的周全,怎么还能带上一个人呢?

    “是不是非要逼着老夫用大刑伺候你才愿意滚”

    不带丝毫感情的话语让李言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知道现在可不是一个讲文明讲理的法制社会,咽了咽口气,怎么自己也问清楚才行,道:“二爷,小子我真地不是有意的,您老就告诉我怎么处置那个叫婉娘,要是应为这事就没了一条生命,我这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哦,那你想怎么处置这件事情?”

    “嘿嘿,最好就将这件事情当做没有发生过,这样您好我好大家好,您说对吗?”

    “你觉得可能当做没有发生吗?”

    “可。。。以”,李言哭丧着脸看着怒视自己的二爷,接着道:“那怎么办呢?”,低下脑袋,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罗氏族人,低声地说道:“要不这样您老看行不行,您将婉娘姑娘许配给我,我说的都是事实,真地没有说谎”,反正小萝莉将自己看光光了,嫁人估计也悬,自己也只好接收了,总不能看着她就这样没了吧。

    “你觉得呢?就算跟你这样的泼皮无懒,婉娘能过上好日子吗?”二爷冷哼一声道。

    “哼,就你这种不带把子的人也想娶我妹妹,我看你是活腻了,你。。。”

    “大柱,给二爷我闭嘴,等二爷我什么时候死了,才轮到你说话,滚到一边去”

    李言撇了撇嘴,什么叫不带把子的,小爷的可是超级大,这还不算带把子的,估计所有的男人都不带了,道:“二爷,话也不能这么说吧,我怎么就泼皮无懒了,难道你们打人还不准我叫上几声,打地又不是您老人家,您当然不知道痛了”。

    “好,就算你不是泼皮无懒,你觉得老夫放心将婉娘叫给一个来历不明,满嘴谎言,就连老天都看不过去的人吗?”

    “唉,我说的真您老人家不信,说假的您老人家就信,我也真是不明白,为什么小子我满口的江宁郡口音,怎么到您这里就变成了关中口音,小子我真的没有家人,您说有那个做子女的会诅咒自己的爹和娘,这样的人就算畜生也不如吧”。

    “那你的意思就是娶了婉娘,你觉得你配得上吗?”

    李言心中大喜,看来这个叫二爷的人真地动心了,谁愿意白白就将自己家人的性命就这样断送了,嘿嘿的笑着道:“瞧您二爷说的话,什么叫配得上吗?应该是把吗字去掉才对,您别看我细皮嫩肉的,赚钱养家的本事还是有不少,牛不是吹的,这个世界上面论赚钱,我说第二就没有人敢站出来说第一”。

    “油腔滑调的,一看就不是好人,这样吧,等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吧,这件事情就先到这里,改日再议,都散了吧”,转过身看着大柱,道:“你小子给我老实一点,将这小子带回家,不准动粗,凡事都由二爷来处理”。

    看着散了出去的罗氏族人李言对着冷着脸的大柱嘿嘿的干笑了几声,惹来大柱的一个白眼,低着脑袋跟着大柱的身后向他家里走了过去,一路上面道路两边站满了围观了妇女和儿童,各个都小声地议论这个就是采花贼吗?长得还真是俊俏,真是白瞎了这副好模样,唉,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一群年幼的孩子围着李言的身边好奇地打量这个传说中的采花贼,起哄的跟在李言身边笑着打闹着喊着。

    李言瞥了瞥围观的议论的妇女们,暗道;什么采花贼,小爷我到目前为止还是处男呢?小爷我到底采谁的花了,这群小孩真是太讨厌了,靠,靠,靠。

    站在泥巴小院中,李言四处打量了起来,三间泥巴茅草房,外加一间厨房,厨房一边码放着整齐劈好了的柴禾,泥巴小院打扫的干干净净,小院的周围都种满着山野中的各种野花,小院的另外一角搭建了个偌大的葡萄支架,上面的挂满了青绿色的葡萄,看这样子估计在有段时间就要成熟了。

    李言看着浑身脏兮兮的看着站在那里的大柱,小声地喊道:“大柱哥,这里那里有水,我想洗下脸”。

    鼻青脸肿的李言低下脑袋不敢看着对面坐着的小萝莉婉娘,看了看身边坐着的大柱嘿嘿的尴尬笑了两声,道:“吃饭吧,不用等我了”。

    李言看着饭桌上面摆放的两碟菜,嗅了嗅空气中淡淡地饭菜的香味,咽了咽口气,真是饿死我了,拿起桌子上面装好的饭碗埋头开始狂吃了起来,舒服的打了饱嗝,李言看了看兄妹两人端着的饭碗好像连动都没有动过,瞥了一眼桌上的空空如野的两碟菜,尴尬的抓了抓自己的脑袋,道:“那个,我两天没有吃饭了,所以吃得有些。。。有些多了”。

    吃完了中午饭,李言盘膝坐在大厅中,大厅中的三人都没有开口说话,房屋里面的温度好像是在持续的升高,李言感觉到后背的伤口好像是被撒了盐水一样,知道是后背汗水淋湿到伤口上面,丝丝钻心的疼痛遍布着自己的神经末梢,额头上面的汗水开始不停的往下滴落,瞥了一旁冷着脸的大柱,心道,还是算了,他不打一顿自己就算了,给自己疗伤估计不太可能,就是说出去也是浪费了口舌,不知道小萝莉她愿意不愿意?

    过了片刻时间,大柱冷哼一声道:“小子给我老实一点,要是再敢耍什么花招,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婉娘你在家注意点,离这小子远点,哥出去一趟,知道了没有?”。

    “你放心吧,我就是有那个贼心也没有那个。。。,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你放心吧,我会离着你妹妹远远的”

    看着远去的大柱,李言嘘了一口气,紧张的心也放了下来,真的害怕他突然暴怒起来又狂K自己一顿,那样自己还真是受不了,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水,对着对面的婉娘干笑两声,道:“那个婉娘是吧,今天你。。。你看到的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上面的灰尘太多的了,我只是洗洗而已,没有。。。没有那个,你千万不要想多了,你放心好了,这。。。这事我一定会负责的”,看着羞红着脸没有丝毫开口说话的婉娘,李言接着道:“那个。。。婉娘,家里有没有酒?”。

    “啊~~~,你说什么?”婉娘抬起羞红的小脸问道。

    “那个家里有酒吗?”,靠,小爷我说了半天难道你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吗?

    “你要喝酒吗?”

    “不是的,我不喝酒的,就是要用酒清洗一下后背的伤口,家里有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