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落户大唐  第六章 又赤裸裸了

章节字数:2851  更新时间:15-07-30 00: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六章又赤裸裸了

    看着一脸疑惑的婉娘,连忙解释道:“那个酒清洗一下伤口能预防伤口上面的细菌感染,这样伤口发炎的几率就降低了”。

    婉娘点了点头感觉他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站了起来向屋子外边走了过去,没一会儿端着一摊子酒走了进来放到桌子上面,道:“你看看够不够,要是不够的话我去胖婶家里去借一点过来”。

    李言拿了起来将上面的盖子掀了开来,淡淡地酒香开始从瓶口慢慢的飘荡了出来,倒了一点进嘴里面,砸了砸,味道有些淡,和啤酒的度数相差不了多少,看来以后自己得重新蒸一点出来,毕竟古代的医疗条件真是太差了,伤口感染弄得不好可是要出人命的,打开桌子上面的放着了药瓶,一个浓浓的腥味充斥着整个大厅,李言皱了皱眉头,这真的是疗伤用的?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婉娘,低声的说:“那个你能不能帮。。。帮我后背上上个药,我。。。我够不到,要是不行你能不能找个人帮我一下?”。

    看着羞红着脸站着一旁的婉娘,李言焦急地等候着她的答复,后背的伤口真地是太痛了,自己再忍一会儿,估计都要叫出来,该死地大柱,后背的伤口都是他拿着扁担打出来的。也不知道她愿意不愿意帮一个陌生男人的忙,而且还是一个全身赤裸着做着猥琐事情的男人,自己在她心中的第一印象肯定是很差,色狼的帽子一定是被她扣实了,看来自己是浪费口舌,可是自己眼下又能去找谁帮一下忙呢?

    等待是煎熬的,哪怕只是几分钟的时间,让李言感觉好像是过了很久,丝丝的汗水一滴一滴的开始慢慢的从额头滑落了下来,房间里面静静地,唯一的声响就是两颗扑通扑通急速的心跳声音,李言感觉此刻的状况真地很奇怪,有种别样的感觉,就跟自己暗恋了很久的姑娘表白一样,心中微微的不安,彷徨,忐忑,还有丝丝的激动,生怕对方会拒绝自己一样,在沉默中等待着她的答复。

    李言偷偷的瞥了瞥站着的婉娘,发现她羞红着小脸,两边的腮红都抵到了耳根,红扑扑的小脸看起来让人真是恨不得上前轻轻地咬上一口,顿了一下,李言感觉此刻的自己怎么这么的猥琐呢?面前的她也不过才十四五岁左右的少女,放到现在还是整天背着书包坐在学堂里面快快乐乐上学的年纪,回家的时候还能跟着父母撒撒小娇,自己不可能出现这种想法的,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五好青年,难道是知道了那个二爷有意是将她许配给自己,产生的一种心理反应?

    李言盘膝坐在那里拂了拂额前的汗水,尴尬的搓了搓自己的手,自己说的太过于唐突了,刚刚才留下坏的印象,现在又要光着后背让人家帮忙清理伤口,就是放在现代估计小姑娘都不愿意,见着自己估计都躲得远远的,更何况现在还是封建时期,嘿嘿的对着婉娘干笑了两声,感觉自己笑得好蠢,李言憋红着脸伸出一只手,道:“是我唐突了,还望小娘子你不要见怪”,看了一下自己的有些脏的手,连忙用衣服擦了擦,重新伸了出来,接着道:“你好,我重新介绍一下自己,李言,木子李,言是一言九鼎的言,认识我的人一般都喊言子,小言,也可以直接喊我李言,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就听他们说你叫婉娘”。

    看着婉娘疑惑的看着自己伸出的手,抓了抓脑袋,说:“这个是我们那里认识新朋友还有好久没见的朋友,见面的一个问候礼,没有别得意思,你要不想握就算了”。

    婉娘看了看李言伸出的手轻轻的碰了一下迅速的手了回来,低下了自己的脑袋,低声的说:“我。。。我叫罗婉清,他们都叫我婉娘”。

    李言忍不打了一个哆嗦,瞥了旁的婉娘,刚刚怎么回事?怎么她碰了一下自己感觉好像一道轻轻的闪电从自己的身体里面穿了过去,那种感觉真是太爽了,难道我真地对她一见钟情了?没想到传说中来电的感觉是真的。。。。。

    婉娘此时感觉李言看着自己的眼神像是将自己吞噬一样,一双眼睛好像发着光芒,有些害怕的咽了咽口气,低声地道:“你跟我去我哥的房间里面吧”。

    李言不敢置信的看着婉娘,她刚刚说什么了?去哥的房间里面?这。。。这是她愿意帮自己疗伤,连忙点了点头站了起来,激动地说道:“去哥的,就去哥的房间里面,真是麻烦你了”。

    婉娘瞥了一眼李言低下自己的脑袋,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那是我哥,将桌子上面的酒坛抱了起来快速向大柱的房间里面走了过去。

    李言抓了抓自己的脑袋,感觉好像自己说错话,抓起桌子的药罐站了起来跟在她后面慢慢的走了过去。

    站在大柱的房间里面,李言激动地看着面前的婉娘,道:“婉娘,你等下,我先将衣服脱了,真是麻烦你了”,说完两只手抓住衣领,头往里面一缩,两只手一扯衣领整件衣服就从身上脱了下来,看着站在哪里的婉娘满脸微笑着说:“可以了,麻烦。。。。你怎么了?”,怎么闭上眼睛了呢?不看怎么能清理伤口呢?

    李言低下自己脑袋看着自己赤裸裸的身体,小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激动地都竖了起来,一颤一颤的晃悠着,李言看了一眼婉娘,整个人就像是大夏天的待在火炉边上,整个人刷地一下变成了红色,尴尬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婉娘,连忙跳到床榻上面,扯起被单盖在身上,哭笑不得的说:“婉娘,我真地不是有意的,我。。。我忘记自己就穿着一件衣服了”,说完垂头丧气的低下自己的脑袋。

    过了片刻李言的耳边响起了清脆悦耳的声音,:“你盖好了吗?”。

    “盖好了,盖好了”,呜呜呜,真是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啊~~~~放心吧,你以后跟了我,我会好好待你的。。。。。。

    趴在床榻上面的李言死死的咬进自己的牙关,额头上面的汗水像是瀑布的流淌的急速的河流,快速的流淌了下来,瞥了一眼坐在床榻上面慢慢清理自己后背伤口的婉娘,将头埋进枕头里面,忍不住只能用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开始不停的哭泣着,你妹妹的,小萝莉,你这是赤裸裸的报复行为,本以为你是一个善良的小萝莉,没想会如此的邪恶,原来想象和现实的差距是如此的大,大姐你能不能快点,绣花的速度也比你快啊,清洗伤口擦下药能有你这么慢,呜呜呜,痛死小爷我了。

    “好了”

    李言转过脸去,一脸苍白的看着婉娘,嘿嘿的笑了一下,道:“谢谢。。。谢谢你了”,碰的一声倒在床榻发出低沉呼吸声。

    婉娘看着倒在床榻上面的李言,捂着嘴轻轻的笑了,看来她真地是故意在折磨李言的,拿起床榻上面的酒罐带上了房间的门走了出去。

    外边的天色渐渐的开始暗了下来,房间的突然被人给一脚踢了开来,李言大惊的从床榻上面坐了起来,看着黑着一张脸的大柱,咽了咽口气,不会是小萝莉告诉他自己又对她做猥琐的事情了吧,自己真地不是有意的,呜呜呜,这一天得要挨多少狂K才行啊!哭丧着脸说:“大。。。大柱哥,俗话说的好君子动口,不。。。不动手,咱们有事好好说行吗?”。

    大柱瞥了一眼李言,眼神中充满了浓浓的不削,嘀咕了两句,道:“起床吃饭”。

    李言摸了摸额头上面惊吓出来的冷汗,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小萝莉没有告诉大柱,真是太好了,刚刚真是吓死我了,看着床榻放着叠好的衣服,李言捧了起来,嗅了嗅,上面传来一股淡淡地清香,和芦荟的味道是一样的,婉娘小娘子身上也是这个味道。李言将头埋在衣服幸福的笑了,看来是小萝莉给自己准备的,没想到她还是挺在乎自己的。

    穿戴整齐的李言跳下了床榻,看着床榻下面放着一双草鞋穿了起来,甩了甩披肩的长发,自己有不会扎,这大热天满头长发还真是热死人了,无奈地从床榻上面将布条捡了起来胡乱的扎了一下,拉开房间的门走了出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