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落户大唐  第二十四章记忆融合了

章节字数:2964  更新时间:15-07-30 15: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四章记忆融合了

    看着门外等候的大柱,李言笑了笑喊道:“大哥,搞定了,咱们现在可以Shopping去了,GO”,看着一脸像看傻子一样的大柱,李言撇了撇嘴道:“走吧,咱们逛逛这长安城吧,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也要带些东西回去吧”,坐在牛车上面看着大柱的背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难怪找不到老婆,就你这样连男人都不愿意跟你待在一起更何况女人。

    购买了整整一牛车的东西,李言甩了甩走累的脚,道:“回家吧,大哥,看时间也不早了,估计婉娘也该等急了”。

    李言挤到马车的一角坐了下来,开始慢慢地行赏起了古代人忙碌的生活,东看看西看看,有时候发出呵呵的傻笑,听着声音的大柱不断的摇了摇头,低声的叹息了一口气,怎么就搞不懂一个十七八岁的成年人怎么会就这么的幼稚呢,时间久了,大柱也终于放下了自己悬着地一颗心,李言对于自己的妹妹还真是不错,随便哪个男人也不能做到像他这样,就连自己都无法做到。毕竟古代一个成家的男人洗衣做饭根本是不可能的。

    坐在马车的李言哼起了小歌,看着道路两边的行人,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低着头从自己的面前一晃而过,李言死死的抱住自己的脑袋,从牛车上面掉了下来,躺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一幕幕画面像是一场快速播放的电影从他的脑海快速的闪了过去,刻印在他的脑海里面。

    大柱大惊的跳下了牛车,将李言抱了起来,焦急的厚道:“李言,李言,你怎么了?”。

    大约也就过了两三分钟的时间,被抱在大柱怀中的李言轻轻的嘘了一口气,刚刚真地是痛死自己了。看着自己悬在半空中,看了看大柱,道:“你抱着我干什么?”。

    大柱冷哼一声,就将李言抛了出去,坐到了牛车上面道:“快点上来”。

    “大哥,你等等,我好像看见一个熟人了,你等等我”,说完就向刚刚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赶了过去。

    茫茫人海中,李言一眼就锁定了不远处一身黑色常服的中年男子,双眼的泪水止不住的开始流淌了下来,李言知道记忆的融合,让自己现在已经变成这名叫做李宽的小男孩,自己也控制不了对于他最亲近的人思恋,没有想到才短短的两个月不到的时间,一个壮士的中年男子竟然快要变成满头的白发,就连背都开始微微的弯了下来,要不是内心中将他深深的烙印了下来,李言根本无法相信不远处的中年男子竟然是自己最为在乎的仲叔,大声的喊道:“仲叔,仲叔”。

    大柱赶了过来,看到泪流满面的大声呼喊的李言没有说话,静静的站在了一旁,难道李言他遇到了自己的家人,看他这模样是十分的在乎他。

    仲叔慢慢地转过了自己的身子,看着不远处站着一位身穿白色衣服的少年,留着泪的在喊着自己,楞了一下,看他的样子怎么和陛下这么相,李言和仲叔两人慢慢向彼此走了过来,思索了一会儿,道:“小伙子,我好想不认识你”。

    李言一把将仲叔紧紧地抱住,哭着说:“仲叔,您怎么变成这样了,怎么会老了这么多,我,我是小宽,呜呜呜,仲叔,我好想你,好想你”,李言心理知道此刻的自己完全被李宽所替代了,也可以说是性格分裂了吧,将自己心中的那份隐藏起来的思念说了出来,要是一个成年男子怎么会在大街上面抱着一个男人痛哭。

    仲叔被说中心中难过的事情,老脸上得泪水开始止不住的流淌着,挣脱了李言的怀抱,看着李言,微微呵斥道:“小伙子,你修要在胡闹,你怎么会是宽儿,宽儿他死了,他死了,是老夫亲手将他埋的,亲手将他埋的,他死了,我的宽儿被人害死了,我亲手将他埋了。。。。”。

    看着胡言乱语的仲叔,李言摸了摸满脸的泪水,连忙从颈子上面将玉佩解了下来,递道仲叔的面前,道:“仲叔,您看看,您看看,这是您和柳儿姐姐在我四岁的时候从大慈恩寺求来的,你还记得吗?柳儿姐姐说要我一辈子都要戴着,您还记得吗?还有。。。还有我五岁的时候,应为担心柳儿姐姐长大后会嫁人就求着你将柳儿姐姐许配给我,对,当时您是抱着我,我说的,您笑着同意了,我还说我不喜欢叫柳儿姐姐为娘子,还让你帮我重新想一个,您还记得吗?。。。。。。”,李言一连说了很多三人之间的事情,看着面前渐渐好转的仲叔,笑着道:“仲叔,您现在相信我是小宽了吧”。

    仲叔摸了摸脸上的泪水,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李言,颤抖着一只手指着李言,说:“你真地是宽儿,没有骗我吧,可是。。。可是你为什么变成这个模样,难道你。。。。”。

    “仲叔,我们还是回家再说吧,您现在住在哪里,还是住在哪里吗?”

    “好好好,回家再说,早已不住哪里了,从你走后仲叔就将府里的丫鬟们都遣散了,我和你柳儿姐姐也搬出来了,就是你去年非要吵嚷这那户小院里面”,仲叔现在差不多完全相信了李言的话,毕竟这些东西也只有李言和自己以及自己的女儿柳儿知道。

    看着站在一旁寒着脸的大柱,李言哭丧着脸看着他,道:“大哥,这事等回家后再跟你解释吧”,心中想到,这下估计又要完蛋了,狂K一顿是少不了,还好现在的体质恢复的速度快,要不然没有个十天半个月都无法见人,李言也估计是自己穿越了,身负这交易系统所以即使受伤了也没有几天就能恢复,要不然也无法去解释,两次的受伤几天的时间就恢复了正常,对着身旁的仲叔说:“仲叔,这位是娘子的哥哥,罗大柱”。

    仲叔楞了一下,道:“宽儿,你成亲了?”。

    李言点了点头,道:“是的,还是回家再慢慢解释吧,这事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

    顺着仲叔所指的方向,三人坐在马车上面赶了过去,李言一路上和仲叔说说笑笑,说地都是小时候自己那些有趣的事情,李言心中可以明确的感觉到自己依旧还是现代的那个李言,没有被这个叫李宽的小孩占住了思想,也放了心下来,对于仲叔他们只不过是刻印在脑海中深深的感情,是无法去抹除了,也就顺其自然的将仲叔当做自己最亲的人来对待。

    看着渐渐熟悉的小院,李言跳下来马车,拍着门喊道:“柳儿姐姐,柳儿姐姐,我回来了,快点开门啊!在不开门我可要走了哦”。

    仲叔看着李言痛苦的摇了摇头,他知道李言对于自己女儿的感情,比自己还要深,从他在襁褓的那个时候就迷恋上自己的女儿,只要柳儿在他面前,襁褓中的小小人儿就乖乖的不哭也不闹,呵呵的笑着挥舞着小手和柳儿玩耍,一离开就不行,开始哭,道:“宽儿,不要喊了,等你进去就知道”。

    “仲叔,你这又是怎么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怎么又哭上了呢?还有柳儿姐姐到底怎么了?您告诉我啊”。

    站在柴房的门口,看着柴房内一名披头散发脏兮兮的小姑娘,李言的泪水又开始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从他的印象中,柳儿是一个非常爱干净的小姑娘,整个小脸上都挂着淡淡地微笑,轻轻的喊道;小宽宽,要乖乖地吃饭哦,否则姐姐今天晚上就不带你睡觉了,总是拿这一句话来威胁自己。难怪自己总是感觉到这边总是有一个在没日没夜的呼喊着自己,自己做梦竟然能梦见了她,而且还都是真地,哽咽着喊道:“柳儿姐姐娘子,小宽在这里,你怀里抱着的是枕头,那不是小宽,不是小宽”。

    柳儿抬起了小脸看着李言,呵呵的笑了几声道:“你瞎说,坏人,这明明就是我的小宽宽,你看他多可爱,多乖,就是我的小宽宽,嗷嗷嗷,小宽宽,乖乖,柳儿姐姐哄你睡觉觉了,你看外边的天都黑了。。。。”。

    李言看着站在一旁的仲叔,摸了摸脸上的泪水问道:“仲叔,柳儿姐姐,她怎么会疯了呢?到底怎么回事?”。

    仲叔叹息了一声道:“从得知你去世的消息,就变成了这样,前段时间还好,还能清醒一会儿,可是这段时间都有十多天的时间没有清醒了,连我也不认识了”。

    “可是,您怎么能将她关在柴房里面啊”

    “你以为我能忍心吗,一待在屋子里面她整个就跟疯子一样,到处砸东西,我这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