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落户大唐  第二十五章无题

章节字数:2706  更新时间:15-07-30 18: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十五章无题

    李言知道一个人不接受突发的情况有可能心里会接受不了,不愿意面对现实而已,不是真正的疯了,让她明白过来就可以了。看着坐在地上痛哭的柳儿姐姐,李言摸了摸眼角的泪水蹲了下来,抓着柳儿的胳膊,说:“柳儿姐姐娘子,你。。。你看看我是谁?还能认识我吗?”,将玉佩挂在她的面前晃了晃,接着道:“看到了没有,这个是你在五年前给我的,让我一直要戴在身上,说能保佑我平平安安的,看到了没有?还记得吗?”。

    柳儿伸出脏兮兮的小手将玉佩接到手中,看了看再抬起脑袋看了一眼李言,好像看到最厌恶的人,一把将李言推到在地上抓起地上的柴禾开始疯狂地向李言的身上打去,疯狂地喊道:“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这个坏人,坏人,都是害死我的小宽宽,我要替他报仇,报仇,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柳儿姐姐娘子,你看看,你好好的看是我啊,唉吆,。。。”

    站在门口的仲叔和大柱连忙赶了过来,将柳儿拦了下来,仲叔抱着柳儿说:“柳儿,你仔细看看,他不是那个人,真地是宽儿,你仔细看看”。

    柳儿颤抖着向李言走了过去,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地李言,根本不相信他会自己的小宽宽,在李言的身上嗅了嗅,皱起了眉头,一点也不像自己的小宽宽身上的味道,反而有这另外一个女人的味道,要是小宽宽根本不会这样的,摇了摇头,看着仲叔,整个人好像是失去了灵魂,道:“爹,他不是小宽宽,我的小宽宽他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爹,我都知道了,他死了。。。”。

    仲叔看着自己女儿这番痛苦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背,说:“没有,宽儿他没死,你面前站着的就是你的小宽宽,他没死,没死”。

    “爹,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糊涂了,小宽宽才到我的下巴位置,你看看他,怎么可能会是小宽宽呢?”

    李言走上前来对着仲叔和外边站着寒着一张脸的大柱,说:“仲叔,大哥,你们先去大厅里面等一会儿吧,我有点事情和柳儿姐姐说下”。

    费劲了口舌柳儿终于相信李言就是真正的李宽,几乎是李言将所有脑海中的有关于李宽的记忆都重新说尽了,就连柳儿私密地方的有痣都说了出来,两人笑着像小时候一样手牵着手向大厅中走了过去。

    大柱看到李言牵着这个叫柳儿姑娘的手,整个人的脸一下就拉了下来,盯着李言浑身都散发着浓浓的寒气,李言忍不住打了哆嗦,向大柱瞥了一眼,低下了自己的脑袋,默默的坐到一旁,低着脑袋不敢再看大柱,知道自己这下回去又要挨上一顿狂K。

    仲叔的社会阅历毕竟丰富,一眼就看出大厅中的气氛,看着李言低下了,知道他现在已经成了亲,看他现在的样子过得很好,自己也宽慰了,看来他的性格还是跟以前一样,胆小的很,十分惧怕他这个大舅子,笑了笑,道:“宽儿,时候回去了,改天我和你柳儿姐姐一起去罗家村看你,回去吧,省得让家里面人担心,现在知道你平安仲叔和你柳儿姐姐也就安心了”。

    李言抬起头看着仲叔,道:“仲叔,那我回去了,时间也不早了”,李言其实也很想要仲叔跟柳儿和自己一起回去,毕竟他有这个义务为李宽做这些,自己占领了他的身体,现在还融合了本属于他的记忆,他的亲人也等于是自己的亲人,照顾仲叔和柳儿是自己的本份。

    柳儿羞红着小脸看着李言,毕竟他现在不想以前那个他了,都长成大人了,至于是怎么才短短时间就变成大人的,柳儿无所谓她也不想知道,只知道他是自己的小宽宽,他还活得好好的就行,一脸不舍的看着李言,说:“小宽,你要走了吗?”。

    李言看着身边的柳儿,点了点头,刚刚那只是一时的激动外加李宽突然深刻到自己脑海中记忆,让自己乱了分寸,现在想想怎么就这么冲动呢?当着大柱的面前一口一口喊着柳儿娘子,自己这不是找死是什么?道:“我。。。我改天在过来,要。。。要不。。。你和仲叔。。一起。。。”。

    “好了,宽儿,你的心意仲叔知道,快点回去,还有不少的路程”,仲叔连忙说道。

    晃悠悠的牛车载着李言慢慢地向罗家村的方向行驶着,大柱赶着牛车一句话也不说,李言低着脑袋不知道自己应该去交代一些什么,看了看大柱的背影,李言咽了咽口气,不知道回去后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低声地道:“大哥,你就没有想问一些的吗?”。

    “难道你自己不会说”

    李言忍不住打了颤抖,冰冷没有丝毫感情的言语,李言还是这么长时间第一次听他和自己这样说话,:“我,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那你自己回去跟婉娘解释”

    “大哥,我求求你现在不要跟婉娘说好不好,其实我真地没有欺骗你们什么?之前一直是失去了记忆,也就今天才想起来,我跟那个叫柳儿的真的没有什么,是她从小把我带大的”,说完李言明显地底气不足,毕竟李言知道自己和柳儿的关系,青梅竹马,在李宽的记忆中早已将柳儿当成自己内定的妻子,这种观念现在都深刻到李言的脑海中。

    “哦,是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大哥,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真名叫李宽,乃是楚王李智云的儿子,封号也是楚王,其实我本来是李世民的第二个儿子,只不过出生没有多久就被过继给他了,前段时间去终南山进香的时候遭遇到了劫匪跌落到悬崖上面,然后就到了罗家村,就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这你都是知道的”

    大柱冷哼一声,道:“编,你接着编,当今陛下也不过才三十岁而已,能有这么大的儿子吗?你怎么总是满口的谎言,当初真是后悔将婉娘许配给你,看来我跟二爷的眼睛都瞎了,明明知道你的为人,还同意了这门婚事,哼”。

    “大哥,我没有欺骗你们什么好不好,怎么说我现在也是婉娘的夫君,总得给我留点面子,你没看到我喊那个柳儿为姐姐的吗,她也跟婉娘差多的岁数,其实我今年才九岁,从悬崖上面跌落下来后就变成了一个成年人,我也弄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你是说你才九岁”大柱皱着眉头问道。

    “嗯”

    到达罗家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婉娘站在小院的门口焦急地等着,看着远处慢慢赶过来的大柱和李言,连忙跑了过去:“大哥,相公,你们到现在才回来?”。

    “呵呵,有些事情给耽搁了,娘子,回家吧,我肚子都饿死了,一天的时间都没有吃东西”

    躺在床上李言看着一边坐着绣工的婉娘,叹息了一声,这事该怎么去和她交代呢,这事迟早要是要被她知道的,现在交代了总比突然一天柳儿她找过来要强得多吧,道:“娘子,我。。。我有件事情想要和你说下”。

    “嗯,我听着呢”

    婉娘看了看李言,疑惑地问道:“相公,你不是有事和我说的吗?”

    李言抓了抓脑袋看着婉娘,道:“娘子,我。。。我恢复以前的记忆了”

    “你说什么?”

    “我记起以前的事情了,还有。。。还有那个叫柳儿的人了”

    “哦”

    李言看着沉默中的婉娘,顿了顿,道:“婉娘,你就。。。你就没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婉娘摇了摇头看着李言笑了笑,今天回来吃饭的时候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哥哥冷着个脸,李言他一句话也不说,自己就猜到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不过自己没有想到的是相公竟然遇到了他念念不忘的女子,他们两人的感情一定很好很好,否则相公也不会经常在梦里喊着她的名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