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落户大唐  第三十一章 身份暴露了 上

章节字数:2740  更新时间:15-08-01 21: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三十一章身份暴露了上

    “你这等贱民简直是胆大妄为”,长孙无忌跳了出去指着李言呵斥道。

    李言看着长孙无忌跳了出来,淡淡地道:“皇上不急急死太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说的就是你这种人,这么多人都不跳出来,偏偏你跳了出来,你家祖上就不是贱民了,你。。。。”。

    “放肆,放肆”

    李言看着李世民夫妻两人异口同声的话,撇了撇嘴,爬在地上,还真不愧为夫妻两人,真是心连着心。

    李世民看着李言,道:“你真以为朕不敢杀你”。

    “敢,你怎么不敢呢,哎哎,那边的史官记好了,大唐贞观元年,大唐皇帝陛下在发动玄武门之变后,时隔一年多时间,今天那个是多号来着,又杀害了他的另外一个没有爵位言语上面冒犯他的兄弟,姓名叫李言”。

    “哼,有谁能证明你是朕的兄弟”

    “当然有人证明,你老子就能证明,还有你要胆敢杀我,明天整个长安城都会传变,李世民又杀害了他身无爵位的兄弟,一个月就能传遍大唐,人人都知道你是一个残暴的君王。。。。。。。”

    “报,启奏陛下,城门外来了一位说是原楚王府中的管家,他有要事要求见陛下,而且说事关重大”,一名侍卫走了进来单膝跪地说道。

    “去带上来”,李世民淡淡地说道。

    李言向那名侍卫看了过去,暗道;大事不好,仲叔他怎么过来了,该死的,不是跟柳儿都说了吗,在家里等我,怎么还跑到这里来了,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笑着道:“那个陛下,皇后娘娘,你们就发发好心,放了草民吧,草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你们大人不计小人过,就这样了,草民先走了”,说完忍着屁股上面传来的疼痛向大门外边跳了过去。

    李世民看了一旁捂着嘴笑地妻子,看了一眼搞笑地李言,心情也不知怎么地一下子好转了许多,冷哼一声,道:“你言语冒犯朕以及皇后,还有长孙大人难道你以为一句道歉就能不了了之吗?各个都像你这样,朕怎么能管理大唐万里江山”。

    李言转过身,嘿嘿地笑着说道:“又不是各个都像我这样,其他那个人看到你,还不都被你的王八。。。,咳咳,是,是皇霸之气给震住,这样吧,你放过我这一次,等回去你让杜如晦杜大人去我哪里一趟,我把那个汉语拼音叫给你怎么样,杜如晦大人应该也稍微了解到了汉语拼音的好处了,886,各位,我先走了”。

    “宽儿,宽儿,你没事吧,仲叔来了,仲叔来了,莫怕。。。”。

    李言连忙跳到一边,摆出一副我不认识你的样子,看着在自己身上乱摸的仲叔,皱起了眉头,道:“这位老人家,你认错人了,小子我叫李言,什么宽儿不宽儿的”,不停对着仲叔使着眼色。

    仲叔看着李言楞了一下,恍然大悟,知道自己坏了李言的事情,连忙跪了下来道:“老奴叩见陛下皇后娘娘”。

    “你过来有何是见朕?”

    “那个,老奴查明了,楚王殿下他不是劫匪杀害,而是有人故意谋害楚王的,陛下,请您一定要为楚王他做主啊~~~那一帮人简直是畜生不如啊~~~楚王才九岁啊,陛下,他们连一个九岁的小孩都不放过啊~~”,说完仲叔低下脑袋开始不停的流着泪水。

    看得李言一愣一愣,从他印象中的仲叔,从来都是做事都是一板一眼的人物,可以说是古代社会典型诚实守信的表率,怎么演起戏来这么入戏,就这演技都能当选奥斯卡影帝了,可是未免也忒假了,刚刚对着自己喊宽儿,你在满屋子的狐狸面前演不是找死吗?我哪眼神是说你过来就是想去见一见太上皇,没有让你在乱解释。

    李言尴尬的笑了笑道:“那个既然你们有事要谈,草民,就先走一步了”。

    “站住,来人将他押送到养心殿内”,长孙皇后笑着说道。

    “诺”

    两名侍卫上前押着李言就要往养心殿中走了过去,根本没有理会不停挣扎哀嚎着的李言。

    李世民看了看长孙皇后,皱着起来了眉头,一向贤惠的皇后怎么如此。。。。,将一个男人押解到她的住处里面,而且还当着朝堂中的诸位大臣面这样,整个脸顿时拉了下来,道:“皇后这是何意?”。

    长孙皇后笑了笑,道:“难道陛下不想知道他是谁?”,看了看在座的众位大臣,接着道:“今天暂且都散了吧,陛下还有些家事需要处理”。

    仲叔缩了缩脖子,夹在人群中间就要离去,被长孙皇后喊道:“赵管家,难道你就想这样一走了之吗?”。

    其实长孙皇后也不敢去确定李言是否是李宽,毕竟两个月的时间他怎么可能从一个年仅九岁的小孩变成一个成年人,但是刚刚看到赵管家一脸紧张的看着李言并喊他宽儿,她才有所怀疑,应为她知道这个赵管家从小把李宽抚养长大,早已把李宽当成自己的孩子,可以说他比任何人都在乎李宽。

    被困得死死的李言竖立在养心殿内,看着不远处站着的两名宫女,撇了撇嘴喊道:“那个宫女姐姐,能不能将我送送绑,天这么热绑着真不舒服,可以吗?”,过了片刻看着毫无反应的宫女,李言接着喊道:“宫女姐姐,那个我要尿尿,尿尿懂吗?就是小便的意思,都快憋死我,再不给我松绑我可要尿到裤子上面了,当时将皇后娘娘的房间里面弄得都是骚味可不要怪我”。

    吱吱的声音房间的门被打了开,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并肩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低着脑袋的仲叔,李言向仲叔看了一眼,低声叹了一口,看着自己微笑的长孙皇后,道:“能给我松绑了吗?都绑这么长时间了”。

    长孙皇后笑着说道:“来人吧,给这位现在叫李言的公子松绑”。

    李言睁大眼睛向仲叔望了过去,看着仲叔摇了摇头,自己的心才稍微放下了一点,走到床榻边上拿起床榻上面摆放的茶水倒了一杯喝了一口连忙喷了出来,摸了摸自己的嘴,道:“我现在要回家了,出来这么长时间也时候回去了,条件都商谈好了,还留着我干什么呢?”。

    李世民看着李言吊儿郎当的样子皱了皱眉头,要不是妻子在路上告诫自己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自己都不要说话,自己真恨不得砍了这小子,这小子到底是什么?难道真地是自己的胞弟,可是怎么不知道自己又这么一个胞弟?

    “宽儿,这段时间还好吧?”

    “还好,你。。。呃,你说什么?”李言惊愕的看着长孙皇后说道,自己怎么就这么嘴快呢?靠,这下真是该死了。

    李世民的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她刚刚喊他什么了宽儿,看了看李言,暗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观音婢喊这个李言为宽儿?

    “宽儿,皇婶虽然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你为何死而复生,毕竟他是还是你的亲生父亲,今天你乱说的那些话,我也知道了,我们知道你心中怪责我们,可是我们总是你最亲的人”。

    李言笑了笑站到李世民的跟前,道:“你要说我们两人是兄弟我还能接受一点,父子,皇后娘娘,你觉得我两人的模样站在一起像吗?说出别人恐怕也会笑掉大牙”。

    长孙皇后无奈地叹息了一声道:“宽儿,不要在耍小孩子的脾气了,我知道你恨你父亲将你送个你五叔,对你百般的苛责,但是你要站在你父亲的立场上面考虑一下,有谁愿意将自己的孩子过继给他人,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好吗?”。

    李言无奈地摇了摇头道:“皇后娘娘,我真地不是,要是我再小上个十岁的话,我早就承认了,还能混个王爷当当,弄得不好将来还能当上皇帝,能放我走了吗?我家娘子还在家里等这我呢”。

    李世民冷哼一声道:“是与不是一试便知,来人将这个狗奴才拿下去砍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