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组建势力  第四十九章怒砸鄠县县衙中

章节字数:3064  更新时间:15-08-16 11: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四十九章怒砸鄠县县衙中

    鄠县县衙的监牢中,大柱四肢被四根有婴儿手臂粗的铁链紧紧地禁锢在墙壁上面,浑身早已血肉模糊,大柱依旧冰冷着双眼死死地盯着不远处浑身都是伤痕的鄠县县令二公子,鄠县一霸白雨,此时的大柱恨不得将他活活地给刮了,地上坐着一位样貌清秀的小姑娘,年纪在十二三岁左右,此时被一名衙役死死地按在地上,她看着绑在墙壁上面的大柱,泪水早已模糊了她的双眼,咽喉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一辆疾驰的摩托车向狂风一样快速地向鄠县县衙的方向飞驰了过去,毕竟事情关乎着大柱的安危,李言也不敢丝毫的马虎,现今的封建社会,就像大柱这样的壮实的汉子,一旦进入监牢之中,半个小时的时间不死都要脱掉一层皮,更何况他得罪的是鄠县最有权势的人。也没有理会二狗子惊恐疑惑的表情,拉着他就骑上了摩托车飞速的向鄠县飞驰了过去,李言相信还算聪明地二狗子不会到处乱说些什么?毕竟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是知道的。

    白雨苍白病态的脸上露出丝丝的狰狞,他就是喜欢折磨像大柱这样的壮实的硬汉,越是折磨忍受痛苦,他越是开心,白雨舔了舔他的嘴唇,拿气烧红地烙铁,对着烙铁轻轻地吹了吹,笑着说:“不错,不错,哈哈哈,本少就喜欢像你这样的硬汉,就是不知道将这个按下去,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不知道你是否还能忍受得住,本少还真是想要看看,哈哈哈。”

    滋滋地声音响了起来,监牢中飘荡着淡淡肉的味道,大柱死死的咬着嘴唇,额头上面的汗水止不住的开始流淌,嘴唇没有丝毫的血色,但是他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李言驾驶着摩托车一个漂移停到了县衙的门口,没有理会身后聚集过来好奇的百姓门,冰冷着一双眼睛看着鄠县县衙,拿出金牌对着守卫县衙的衙役晃了一下,道:“带本王去监牢。”

    四名衙役浑身忍不住的颤抖着,面前青年身上的气势真地太过于威严,让他们感觉自己连站着都十分的困难,当他拿出如朕亲临的令牌时候,就知道鄠县的天开始塌下来了,对着李言行了个打礼,恭恭敬敬地道:“王爷,这边请。”

    白雨冷笑着看着奄奄一息地大柱,笑着蹲了一下来,一把掐住地上小姑娘的下巴,发出嘿嘿淫荡地笑声,道:“没想到你也跟本少一样,喜欢这种稚嫩地小姑娘,你不是维护她吗?竟然敢殴打本少,痛苦吧,难过吧,无助吧,本少就要你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本少给活活地强奸了,放心好了,保证会满足她,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再等着,哈哈哈,”说完就开始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整个监牢中都响起了淫荡的声音,每一个人都搓着手,准备宽衣等待着白雨享受完过后,他们再一起去玩弄地上诱人的小尤物。

    “哦,是吗,本王倒是要看看你们这帮畜生到底是怎么玩弄的”,李言冰冷没有感情的话从监牢里面响了起来。

    大柱微微睁开眼睛向监牢的门口看了看,看到李言的声音,淡淡地笑了笑,终于将这小子给盼了过来,晕倒了过去。

    “是谁?你他妈的给本少出来,”白雨转过身子吼道,看到慢慢向自己走过来的李言,忍不住向身后退了退了,狰狞着一张脸,吼道:“你他妈的到底是谁?胆敢管本少的事情?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将这小子给本少拿下。”

    李言身后的几名衙役摸了摸额头上面的冷汗,该死的东西,到现在还这么混蛋,也不想想人家是什么身份,估计再过一会儿大批的官兵就要将县衙给包围了起来,还不将这位爷马屁拍好了,省得落下一个株连九族的大罪,其中一名衙役道:“二公子,他是王爷,你。。。”

    “哈哈哈,他说他王爷你们这群蠢猪就相信了,老子还是皇帝,难道你们也相信,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将这小子给本少拿下了,”白雨狰狞着脸孔怒吼道,怎么就养着这么一帮的废物,别人说自己是王爷,他们就相信了。

    李言冷哼一声拿出手枪对着白雨地双腿连开了两枪,看着倒在地上痛苦嘶吼地白雨,冷笑着走了过,用脚踩着他的头,道:“是不是真的,等会你们就知道,没想到皇城底下竟然出现像你样畜生不如的东西,看来这些坏事你也经常做,”转过身看着几名楞在哪里的衙役道:“还不快将人给本王放下来。”

    这时候整个鄠县的县衙被已经赶过来的士兵团团的包围了起来,县衙周边也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都在议论纷纷,到底出现了什么事情,刚刚没多久一位年轻起着一个奇怪的东西向闪电一样飞驰到县衙,跟着没多久,现在又来了一大群官兵。

    程处嗣冷着眼睛扫了扫周围围观的百姓,对着身边的士兵道:“走,快点赶到监牢,要是这位爷出了什么事情,所有人都担不起责任。”程处嗣也暗暗感觉恼火,到底是那个不长眼的东西过来找这位爷的事情,从父亲那里都听说了,陛下都拿他没有办法,没想到竟然有人胆敢找他的麻烦,这不是命嫌活长了,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自己可是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程处嗣踏进监牢中看了一眼,顿时送了一口气,看着地上躺着痛苦哀嚎,双腿布满鲜血的白雨皱了皱眉头,他知道这是一种利器造成的,也知道这种东西只有这位王爷才能有,看到不远地上蹲着李言,也猜测到他就是的身份,更父亲说的一样,和陛下长的还是真是很像,上前单膝跪地道:“折冲都尉程处嗣见过楚王殿下,末将来迟,还望楚王恕罪,”程处嗣现在也不知道喊李言什么,之前的李言封号是楚王殿下,后来李言去世后没有多久,他的封号楚王就转移到李佑的身上,目前李言还未有封号,程处嗣也只好喊他楚王殿下了。

    李言打了两眼程处嗣,这位就和他老子程咬金同时死去的程处嗣,他们父子还真是有意思,一个笑死,一个哭死,还真不愧为一对父子,整个监牢都沉浸了下来,几名衙役参与此事的衙役都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跌坐在地上,他们都知道这下不死都不行了,得罪了一位王爷,还将王爷的大舅子折磨成不成人形,看他对待他大舅子这样就知道这位王爷对待他夫人的疼爱,否则也不会亲自赶过来。

    “起来吧,将这些人都看押起来,等我大舅子醒来后再发落,”李言对着程处嗣淡淡地说到,李言不知道此事该如何处理,毕竟他们得罪的是大柱,万一自己要是处理不当,到时候自己又要被大柱狂K一顿。

    “末将遵命”

    县衙大堂中大柱身上的伤势已经慢慢的好转,至少身上的伤口不在流血了,伤势太重了,就算基因修复药剂的强大,也不可能一下子将伤势恢复完好无初,被二狗子搀扶着冷着一张脸看着大堂中跪满鄠县县令地一家子。

    李言坐在大堂上面一边玩着惊堂木微微瞥了一眼也扶着大柱的小姑娘,皱着眉头,这小姑娘到底是谁?怎么感觉大柱和她有什么奸情呢?不会他们两人有什么奸情吧,微微瞥了瞥大柱,连忙摇了摇头,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大柱也不想是这种人,咳嗽了几声道:“大哥,你看看他们怎么处置吧。”

    大柱冰冷着脸看着大堂下面跪着浑身颤抖的人群,道:“你看着办吧,这些在鄠县为非作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王爷,王爷,我没有,我没有啊,都是老爷惯着这个畜生,我们都是无辜的啊”

    “是啊,王爷,我儿子才三岁能犯什么错,都是这个畜生连累,我们都是无辜,求求您放了我们吧”

    白县令的一家子开始为他们喊起来了,毕竟这是关乎这他们的性命,他们可不想应为这事将自己等人的性命也跟着无辜断送了,要是这位王爷是一个仁慈的主,说不定还能放了他们。

    李言知道这些人都是无辜,现在只要一人犯法全家都要受到牵连,更何况他们是得罪的一位王爷,是什么结果可想而知,整个大堂中哭哭啼啼,小孩老人女人们等等吵杂的声音掺杂在一起,李言咧了咧牙齿,一拍惊堂木吼道:“都给老子安静下来,”看着低下跪着什么话也不说的县令道:“白县令,你有何话要说,本王给你一个机会。”

    白县令低声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道:“小臣无任何的话可说,但凭王爷做主。”瞥了一眼摊在地上昏迷过去的白雨,眼中流下悔恨的泪水,他早已知道白雨地所做所为,都怪自己一直疏于管教,才造成今天的局面,自己现在有何面目去替自己说情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