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章节字数:3154  更新时间:15-07-31 01: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席间,黎楚问起了黎青。

    “刚才你说到了黎青,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他不是告诉你去外地剧组了吗?”

    “他的话?我可不信!你是他好朋友,应该知道他的那点儿‘爱好’吧?”

    “额!什么爱好?”

    “还装?这种事儿瞒得了我爸,可瞒不了我,就算我大伯什么都不说,我也早就看出来了,我是不介意这些的,而且你不是也能接受吗?否则,怎么跟他做那么多年朋友?”

    “你看出来啦?”云飞扬摇头一笑,“你哥这些年也难,好不容易遇到个两情相悦的老外,不得抓紧修成正果?同性恋爱苟活在世上能逍遥自在的有几对儿?”

    “是啊,当年听说我大伯把他赶出家门,就觉得有蹊跷,虽然这两年跟他没见过几面,可他微博上的那些牢骚我可看得明白!”

    “那你打算怎样?去找他吗?不过我劝你还是先忍忍,前一阵子他们闹了点儿小误会,才刚刚恢复正常,家里现在肯定惨不忍睹,估计床都得买新的!”想起那对儿冤家吵起架来的那个惨烈场面,只有摇头叹息的份儿。

    “暂时先不去吧!等公司这边稳定了再找他。”黎楚喝了口茶,眼睛望向窗外,“不过,你这里……”他再把眼神盯向云飞扬“会不会打扰到你?”

    “我这里?怎么会?反正我家房间都空着,”云飞扬握住茶杯,随意转动着,眼睛看着水面,“正好增加点人气!”

    “你男朋友不要误会就好!”黎楚故意说出这句话,其实黎青在电话里告诉过他,云飞扬现在没有男朋友,跟前面的无良男友分手快一年了,现在正是空窗疗伤期。只是不知怎的,他就想刺探一下虚实。

    “我……目前……没有男朋友!”说出这句话,在云飞扬来说有些困难,心口有点微痛,想起今天早晨黎青还在QQ里告诉他,在开发区看到了高静东,不自觉地又转了一下手中的杯子,怎么还会心痛?都快一年了,还是提不得这个名字。

    “那个叫李什么的,今天早上可是用眼睛虐杀了我好几遍了。”黎楚继续故意,“我还以为他是你男朋友,一定是误会我什么了。”

    “他啊,只是个关系不错的同事。”想着昨天的那个饭局,云飞扬不禁摇了摇头,“而且,昨天我才知道,咱们公司就是他家的!所以,就更不可能了!”

    “那不更好?家世好,人又长得不赖,应该对你也好吧?”说出这些话来,黎楚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八卦了。

    “得了吧,你姐我还真就不好这个,条件,家世什么的都是这辈子的负累,能把你真心当个宝的,现在能有几个?”苦笑着,云飞扬夹了口菜放在黎楚的碗里,“你选女朋友看的是这些吗?”

    “我?这辈子就再没打算找女朋友!”黎楚也苦笑了一下。

    “嗯?”云飞扬的腐女嗅觉立刻觉醒了,“难道你跟你哥的性取向是一样的?”阴笑着,大有发现新大陆的惊讶和欣喜。

    “噗”的一声,一口刚入嘴的茶立刻从黎楚嘴里喷了出来。

    “呵呵,我也就好奇一下,不是就算了,别激动……别激动!”云某忙掩饰尴尬,举起茶杯,放到唇边,扭头看窗外,动作一气呵成,不拖泥带水,绝对不能让人家弟弟看到她的心虚,必须滴!

    饭吃的很快,司妙妙在最恰当的时刻又出现了,账单往桌子上一放,“名字!”这让云飞扬不得不慨叹她的执着。

    “是半价吗?”云飞扬坏笑着,“否则,别告诉她名字!”然后冲黎楚眨眨眼。

    “我叫黎楚!”小帅锅倒是一点都不扭捏,他给老板一个阳光般的笑容。

    “这样啊!”司妙妙妩媚地一笑,“你以后来吃饭,我给你打折!昂!”手就顺势搭在了帅锅的肩上。

    “哎哎哎,什么跟什么啊?脏手不要挖蛋糕!”云飞扬都没来得及放下嘴边的杯子,另一只手就指着司妙妙那不老实的爪子,“给我拿下来,他不是你的菜!”

    “他怎么不是我的菜?我这辈子就一个爱好——美男!”说罢,司妙妙更放肆滴做了一个舔唇的动作。

    “你还让不让人吃饭了?”云飞扬故作嫌弃状,“你的法国小帅哥呢?你甩了他,还是他甩了你啊?”引得司妙妙一阵白眼。

    其实,云飞扬和司妙妙是一种微妙的损友关系,没有利益上的相互觊觎,内心却有点互相欣赏,但又不屑于表现出来,所以,就互相各种攻击。对于司妙妙的小心思,云飞扬还是一览无余的,鉴于此人三十好几却总是遇人不淑,云童鞋发扬了一下伟大的阶级情感,没有再深层次地发掘这个女人的恶劣品质。

    和黎楚走出了饭馆,一路回公司去。《半面妆》的铃声响起,是景洛,这是给领导特设的铃声。

    “飞扬,下午家里有点事儿,公司里你盯着点儿,有解决不了的问题给我打电话!”

    “哦,好的,需要我的话,你说一声!”

    “知道了!”听着电话里的声音有点虚弱,不由得云飞扬心里有点儿心慌,但却又没来由,索性先不想了。

    黎楚见她打完了电话,犹豫了一下,接着说:“晚上下班去趟超市吧,老在外面吃饭不好,我也不太习惯,你晚上没有约会的话,就领我去认一下家附近的超市,以后想在家吃饭。”

    “那是不是我以后就有福可享了?”云飞扬立刻冒出了幸福的小泡泡。

    “只要你不嫌我做的难吃就好,权当我交租了!”

    “也好,这样我就坐享其成了!嘿嘿!”云童鞋甚至已经开始憧憬那指日可待的饭来张口的日子了。

    回到公司,还没坐稳,皓洋就神秘兮兮地趴在云飞扬的格子外面,“头儿今天有问题,你这个贴身助理有没有点儿八卦给透露一下?”

    “头儿有问题吗?我刚回来,不如你告诉我吧!”听着皓洋的话,回忆这今天中午景洛那个气息不稳的电话,已经隐隐觉出不妥的她,决定装“傻子”。

    “头儿今天中午情绪有些激动,拿着外套风风火火地出去了,面色煞白,从来都没有见过她那个样子,好希望……”皓洋说得激动,身子都快探进来了。

    一记暴栗敲在季皓洋头上,“好希望她出点儿八卦,是吧?”没等他说完,云飞扬就给他续上了,“你能不能别被那几个女人给同化了啊?一天就知道八卦八卦!还不赶紧干活去?”

    皓洋讨了个没趣,捂着脑门儿走开了。电脑里那只肥企鹅又闪来闪去,云飞扬点开一看又是李明月和黎青的。

    还是老规矩,一个一个来……

    黎青——

    青青秋彦:我弟跟你相处的如何啊?

    搁浅的鱼:凑活,就是帅得让我有点呆!

    青青秋彦:早跟你说过嘛!帅锅一枚!

    搁浅的鱼:别的不说,我的吃饭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你弟饭做得怎么样啊?

    青青秋彦:简单点说,属于“黑暗料理“!

    搁浅的鱼:天,我还打算把自己的胃交给他呢!

    青青秋彦:还是给自己留条小命吧,上次吃他做的饭,我拉了一个星期肚子!

    搁浅的鱼:知道了,还有屁事儿没?我手头还有活儿呢!

    青青秋彦:对,正事儿忘了,下星期我和Peter去一趟云南,拍外景,有什么要带的东西吗?

    搁浅的鱼:没有,你活着回来就行……嘿嘿,方便的话,带点儿好普洱。

    青青秋彦:死丫头,不是说没有嘛?你家那么有钱,还蹭我?就知道你饶不了我。

    搁浅的鱼:咱俩谁蹭谁?你弟的生活费,你看着办,要不让他住你那里去?

    青青秋彦:我去,服了YOU!好了,8!

    云飞扬阴笑着,小样儿,占我便宜,姐让你全吐出来,哼……

    这接下来的会是什么呢?打开李明月的QQ——

    独行:晚上能一起吃饭吗?

    搁浅的鱼:李哥,晚上我有事儿,不好意思!如果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儿,那没必要!

    独行:你不是故意躲我吧?我昨晚的表现让你失望了,但请你不要怀疑我的真心!

    搁浅的鱼:哪里,您是我亲哥,不躲,嘿嘿!说句实话啊,李哥,我们真不是能端到一个桌子上的菜,你父母对你有规划,你应该跟他们好好谈谈。我呢,就此消失吧!

    独行:别说这么绝对,我觉得你没有真正了解我,你本来也单着,别拒绝一切,OK?改天一定要和我一起吃饭!不许再找借口!

    搁浅的鱼:好,一定!再约!

    邪门儿,桃花劫啊!

    云飞扬心想,李明月也算得上是个不看脸的帅哥,怎么就看上我了呢?难道隐藏的不好,有很张扬吗?不会啊!想起父亲板着脸说的那些话,她又给自己加了道紧箍咒——决不让自己的感情落入“先看背景,再谈感情”的俗套!自从高静东挥手而去,她越发告诫自己不能主动透漏自己的身世家境,不能凭借那些寻找爱情,而真情才是她最需要的。李明月是公司的小开,自然是不缺钱的,只因为加班帮忙的缘故就会让他感动到要追求自己吗?也说不通啊!这些都似看不透的迷局,只有事到临头方能想方法化解吧!算了,想那么多也没用,做好手头的事儿最重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