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章节字数:2994  更新时间:15-08-06 02: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真是令人昏睡的一个下午,在公司没有景洛的“催命符”,似乎是干劲儿不足啊!这习惯了一个人的工作方式,她不在就这么不安吗?云飞扬站起身来,为了让自己能更精神点儿,她决定把景洛早晨交代的工作再督促一遍,尽量在今天完成,等明天景洛一来,会高兴一点儿吧!

    来到季皓洋的格子,这厮正在小心翼翼地斗地主,“——洋子!”云飞扬故意用冰凉的手摸上季皓洋的脖子,阴森着声音吓唬他。只见季皓洋“嗷”的一声,飞快地扔了手机,向前一探,一头撞到了前面的隔板上!

    云飞扬笑到气都快断了,弯着腰,捂着肚子,指着这胆小鬼说不出话来。而季皓洋用惊吓加幽怨的复杂眼神死死盯着她。

    “会——死——人——的,你知道吗?”季皓洋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洋子,我就跟你开个玩笑,没想到你四肢的灵敏度超乎我的想象啊!”云飞扬已经把表情扭曲到极限,继续说,“我来是要告诉你,五点之前,把景经理早晨交代给你的活儿干完,放到我桌子上,OK?”还是有点忍不住身体的抖动,她憋着笑,尽量严肃的对季皓洋说着。

    “小扬子,你是佛祖派来的妖孽吗?看我不收了你……”他话还没说完,云飞扬的手机就响起了《半面妆》,是景洛。季皓洋还想还击……云飞扬给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接起了电话。

    “飞扬……你现在……能不能到我家里来一下?”电话里的景洛好似断气之前的微弱声音,让云飞扬大吃一惊,还没来得及问什么,只听景洛继续说“路上……到药店……买消炎的药,碘酒……医用棉……还有……还有,嗯……”停了两秒,景洛像下定决心一样说“紧急避孕药……别多问,快来!”说完就挂了电话。

    云飞扬呆了几秒钟,眼睛盯着季皓洋,反应着刚才景洛电话里的内容……出事儿了!这是脑子里闪现的第一个念头,然后秒速跑回自己的隔间,抓起衣服包包就向外冲去……

    此刻云飞扬的感觉极其不好,一路上催的的士司机已经快疯了。景洛是真的遇到什么事了,那个声音太……虚弱,迥异于平常。脑子里很乱,没有头绪,她甩了甩头,先见到景洛再说吧!

    按照景洛的吩咐买了那些东西,终于来到了景洛公寓的门口,2013B的门牌号依然发着微微金色的光芒,就像上次来看到的一样,但是这次的心境却是不同,心脏不规律地跳动着。云飞扬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试探着敲了敲门,没听到动静,很安静!

    掏出电话,云飞扬打给景洛……

    “喂?……飞……飞扬,你到了吗?”

    “是啊,头儿,你不在家吗?我敲门了,没人啊!”

    “钥匙……在……门口鞋柜上面的……花盆……下面,你找一下!”

    云飞扬慌慌张张找到了钥匙,急忙打开门。

    眼前所见,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震惊!”这是比黎青与Peter干仗还让人不能想象的场景——茶几已经碎了,玻璃茬子散了一地,沙发歪歪斜斜,地垫上躺着一些从盘子里滚落出来的水果。看得出来,有人在客厅有过激烈的争斗。那么,景洛呢?怎么样了?

    人呢?云飞扬看着地上一直延伸到卧室的一地狼藉,顺着它慢慢向卧室的方向走去。卧室的门半掩着。她将门推开,床上同样也是一片狼藉,零乱的被褥里面裹着看一个不见脑袋的人。云飞扬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景洛?”轻声叫了名字后,才见景洛慢慢从被子里露出半个头来。头发凌乱,眼睛通红,脸上还有明显的掌掴后的印子,原来的神采早已不见,仿佛一只精疲力竭的豹子,但凌厉的眼神还是让人心神一凛。看到了云飞扬,景洛示意她到自己身边来。

    走到床边,云飞扬俯身下去,听到景洛说:“我现在……有点虚脱……动不了,你帮我……清理一下!”

    云飞扬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再一次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景洛嘴上有些红肿和撕裂的伤痕,下巴有伤口,脖子上有被咬过的红印……早晨穿到公司的衬衣已经被撕扯成条状,悲凉地挂在蜜色的皮肤上,已经掩盖不了身上一道道的抓痕和淤青……

    云飞扬不敢再往下看,眼眶一热,拼命忍住眼泪,说:“你等一下……”,然后把手里一直提着的药品放在床头柜上,走进卫生间,找到一个干净的盆子,打开热水,想先帮景洛将身上的污秽洗干净。看着流动的热水,云飞扬脑子里开始整理信息——有人对景洛做了令人发指的事,但是她不能问,只要景洛不说,她就什么也不能问。现在,她只能做最基本的清理工作,让景洛尽量舒服一些……在接水的短暂两分钟里,云飞扬已经下定决心,什么也不问,只做自己能做的。可是,这眼泪却……

    擦拭了满脸的泪痕,将水盆端回卧室,云飞扬轻轻弄掉景洛身上的所谓的“衣服”,用温软的毛巾帮她清洗了嘴角和下巴的伤口,消毒……接着是身上,将那些布条剥离景洛的身体,清洗……直到全部擦洗干净,她才从衣柜里找到了一件宽松的睡袍,递给这个一直让她佩服不已的上司,低垂着眼眸,说“我去给你放洗澡水,要等一下!”她快速收拾好盆子、毛巾,走向卫生间。在这之前,给景洛清理的过程中,她一直强迫自己忍住眼泪,但此时,还没走到卫生间门口,她的眼泪就又一次喷薄而出。想到刚刚替景洛清理下身的时候,她清晰看到了女人大腿内侧已经发青的皮肤和被磨破的皮……畜生,到底是哪个畜生?真想活剥了他的皮……

    扶着景洛坐在浴缸里,云飞扬尽量保持平淡的语调:“要帮忙吗?”而在她预料之中的,对方轻轻摇了摇头,也好,这时候,还是让她自己单独待一会儿吧!以这女人的性格,能叫她来帮忙,一定已经是极限了。云飞扬知趣儿地退了出来,替她关好门。

    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她开始翻找新的床单和被套,然后有条不紊地换掉,并且自作主张地用一个大号垃圾袋把那些“肮脏”装起来,放到了门外。折回卧室,又把另一样东西,放在一个小塑料袋里,装进了自己的包包。最后洗干净手,给自己的老同学段伟打了个电话……

    走进厨房,开始熬粥……

    云飞扬能感觉到那股发自内心深处的戾气,已经盈满全身,虽然表面上很平静,但从淘米时手抖的程度来看,她比上次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已经能很好的控制自己了。上次?上次是什么时候?是高静东说“我们各自过好自己的生活”的时候?那次,她一直控制着,控制到高静东关门走掉之后。之后,呵呵,她就疯魔了一个星期,每每手抖的停不下来,黎青吓得叫来了她哥——云飞翔。她老哥也奈何不了她时,又搬来了她老爸,直到老爸“修理”她、点醒她。

    “我们云家人,能吃得起亏!能站得起来!能消化的了!否则,你觉得凭什么我们能在商界混这么久?一个高静东!你如果就让这样的人弄垮了,还怎么接手我的产业?怎么配做云家人?”老爸的话还尤在耳边。而现在,她因为景洛又出现了这种状况,怪不得前几天见到老哥的时候,老哥还说她,“你还不够火候!”,是的,只有冷静下来,才能处理好事情,现在不是怒气冲天的时候,先要询问一下景洛的想法,再做下一步打算。

    再次进入景洛卧室的时候,云飞扬端着熬好的粥。

    景洛已经洗完,自己挪到床上去了。靠在床上,景洛陷入沉思,似乎在决定着什么。她没打扰她,把粥放好,等着景洛说话。

    “小飞,今天的事,替我守口如瓶。”等了很久,景洛终于开口了,“但是,我不打算放过他,你明天早晨陪我去报案!”景洛没有抬眼看她,“如果方便,我想你今天留下来,我可能……”

    “好的,我陪你!”,云飞扬没让景洛继续说下去,她明白她这时还心有余悸,还不可能完全恢复到“钢铁侠”状态!“但你要把这碗粥喝了!”云飞扬还是平静地说着话,没有波澜的语调,也没有表现出怜悯和同情。她知道,景洛现在不需要这些,她需要的是支持她的人和一个可靠的朋友。想到“朋友”这个词,云飞扬突然想起了还答应了黎楚去超市,于是起身,对景洛说:“你先吃点东西,保持体力,我去给家里打个电话,交代一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