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章节字数:3101  更新时间:15-08-20 01: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好,我叫段伟,是这只猪的发小!”段伟向司妙妙伸出了手,微笑着说。

    “猪?”司妙妙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云飞扬,也笑着和段伟握了握手。

    “我是猪你是什么?”云飞扬笑着拍打着段伟的头,“票拿来,不给你这白眼狼了!”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正在云飞扬他们笑闹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大家都转过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进来的是一个气宇轩昂的三十来岁的男子,笔挺的银色西服,衬托出他修长的身材。不知是不是灯光照射的缘故,他的脸上带有一丝倦意,但仍然遮不住出色的容貌,笑起来眉宇间和云飞扬倒有几分相似。

    “翔哥!”段伟先站了起来,跑过去和这个男人单手相握,轻轻拥抱了一下,“好几年没见真人了,想死你了!”

    “小伟,你倒是没怎么变嘛!”男人笑着回话!拍拍段伟的肩,然后走到云飞扬身边。

    “哥,老是让人家等你!”云飞扬撒着娇埋怨着,“真有这么忙吗?”

    “忙不忙你不知道?”云飞翔依然笑着对云飞扬说,“你又不赶快回来帮我的忙!”

    “好啦,又开始了,我给你介绍,”云飞扬把景洛从椅子上拉起来,“这就是我给你说的,我们总部的经理——景洛!”

    “景洛?”云飞翔神色一顿,但立即又恢复了平常,随即对着景洛伸出手,“你好,云飞翔!”

    “你好!”景洛礼貌地握手。望向云飞翔的眼睛,觉得对方很认真地盯着她看,像是在探究什么。当即向旁边的沙发让了让,“请坐,麻烦你来帮忙,不好意思!”

    司妙妙赶紧安排着大家都坐下,倒好茶,说,“你们谈重要的事儿,我就不打搅了,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先出去了!”临走,还没忘记从段伟手里抽走了一张门票。

    接下来,云飞扬就把景洛的事情,详细说给她哥听,景洛在关键地方补充了一些细节,虽然有些尴尬,但也如实说出。之后,段伟又给大家交代了一下他的化验结果。

    “之前飞扬还给了我一样东西,”说着,段伟从随身携带的腰包里拿出了一个证物袋,里面装着一枚袖扣,“这枚袖扣,我也查了,是专门定制的,可以说独一无二,属于高哲的专属物品。”

    四个人短暂沉默了一会儿,云飞翔开口说话了,“我整理了一下大家的信息,大概是这样:第一,高哲侵犯景小姐的事实。我们手头的证据有警方的采证、DNA结果、袖扣和景小姐的手机录音。”他看了一眼景洛,眼神里透露出不易察觉的怒气,然后接着说。

    “第二,高哲有意搞到盛世公司的内部资料,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吞了盛世,拓展自己的事业。这里面涉及商业犯罪,有一部分景小姐的录音为证,但没有更有力的证据证明他涉黑!对吗?”云飞翔看向景洛。

    “马警官那边正在搜集证据,有多少可用我还不清楚。”景洛边思考边说,“不过,从我母亲这个方面倒是可以顺藤摸瓜,从放高利贷这个方向入手,应该可以补充一些证据。”

    云飞翔点了点头,“盛世这几年一直靠我们云景的资金支持,性质其实类似于我们的子公司。还因为李逸轩,也就是李明月的父亲,早年对我父亲有恩,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讲,我们都应该帮盛世渡过难关。既然高哲盯上了盛世,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所以,我们之后可能还要再做一些不那么被动的准备,我来安排一下,你们先照我说的去做……”

    云飞翔给其他三个人分别作了部署,详细说明了步骤。三人也都各自领命。

    “景小姐,我能不能冒昧地问一下?”云飞翔一直等段伟离开,才犹豫着询问景洛。“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啊?”景洛有点惊讶,眉头紧蹙,沉默了几秒钟,说道,“我父亲叫景长卿,在我三岁那年就去世了!”

    “洛洛,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云飞翔情绪一下显得有些激动,追问着景洛。“一点印象都没有?”

    景洛一脸迷惑,不解地看着云飞翔,又看了看云飞扬,不敢贸然回答他的问题。

    “哥,你搞什么啊?”云飞扬听到她老哥这么古怪的问题,也是一脸的不懂。“景洛怎么会认识你啊?”

    “是啊,那时候你还太小,不可能有什么记忆。”云飞翔有些失落,垂下头,自言自语地说,“现在,可能只有问你母亲,才能给你答案。”

    “哥,到底怎么回事,你能不能给我们说清楚一点啊?”

    “飞扬,你知不知道我们的企业为什么叫‘云景’?”

    云飞扬摇摇头,还是没听明白。

    “如果我猜的没错,景洛和她的母亲就应该是咱们老爸这么多年一直在寻找的人!”

    “啊?是那个老爸一直找的景伯伯的家人?”云飞扬这回终于明白她老哥的话了。

    “洛洛,我知道你现在也不太明白,我也还得回家向父亲求证一下,能不能请你联系一下你母亲,让她跟我父亲见个面,这样才能把这件事弄清楚!”云飞翔抓住景洛的手,语气恳切!

    景洛被动地点了点头,神情稍微舒展了一些,看来,有些事情还得问了那个在外避风头的母亲才能知晓。

    当晚,云飞翔分别把景洛和飞扬送回了家,也就匆匆回了云家老宅,想要把景家的事情弄清楚。

    云飞扬在自家小区门口下了车,慢慢踱步走在小区内通往中心花园的小路上。她有些不想回家,看看表,已经接近午夜,不知黎楚睡了没。对于晚饭时候的事,她心里却还是有些没头绪,若说自己的表现,她一定是给自己一个差评!

    三十岁的人了,按理来说,遇到突发状况不应该这么慌张,只是当时那种慌乱,是她从未有过的,这让她有些心虚。和高静东相处的四年,只晓得欣慰和感动,被人细心地呵护,无微不至地照顾,总是让她感觉很幸福。她云飞扬虽然自小家庭条件优越,但缺少的是家人的关怀,从记事起,父母就忙于生意,经常在各地奔波,即使那些很少的团聚时刻,他们也是多半在谈与生意有关的事。她和云飞翔相差六岁,虽然哥哥对她也疼爱有加,但十五六岁时,云飞翔就被父亲送到国外读书了,她的童年是和一直照顾她的阿姨一起度过的,能和她玩在一起分享快乐的也只有段伟这个发小。中学时她都上寄宿制的学校,按父亲的说法,是为了锻炼她的独立能力,和段伟见面的时间也就越来越少。云飞扬一直觉得自己是孤独的,直到上了大学,有了追求她的男孩子,她才逐渐开朗起来,那段时间,谁对她好,她就可以立即对人掏心掏肺。但也是好景不长,她并不知道有些人接近她,只是因为她是云家大小姐,吃了亏,上了当,父亲才语重心长地告诉她社会的复杂,人心的阴暗,并且要求她对外隐瞒自己的家世背景。云飞扬本就对家族的生意毫无兴趣,只想过自己想要的那种平淡的、不复杂的生活。但家族的生意越来越大,看着父母和哥哥的操劳,她知道自己有责任分担。所以,毕业后父亲说让她先在外自己历练,她也没说什么。后来遇到了高静东,在不知道她的背景的情况下,能对她那么温柔细腻,她便认定这是可以相伴一生的爱情。

    云飞扬在中心花园的亭子里坐了下来,叹了口气,在她的仅有的几个朋友中,能不觊觎她的家世而和她交往的,也只剩段伟和在大学就认识的黎青了。想到黎青,云飞扬的思绪又转移到了黎楚身上,这个比她小半轮的花美男,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总能带给她一些惊喜。他以一种毫无准备的、直接的方式进入了自己的生活。他的才华、他那种即使经历了挫折也未曾熄灭的生活热情都让云飞扬看到自己的不足和怯懦。也许是和黎楚的“同居”生活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她对高静东的思念越来越少,那种控制不住的颤抖也不再频繁,几乎消失不见。她想,可能就算高静东现在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也不会再控制不住情绪了吧。高静东——该在她的生活里消失了!

    云飞扬背靠红色的柱子,转头望了望亭子外的天空,今晚的星星不是很多,一片安静祥和的景象。夜色微凉,云飞扬也逐渐感觉到一些寒意,双手不由地搓了搓肩膀,准备起身回家去。但愿黎楚已经睡下了,这样她就可以免去尴尬,否则,见了面,该如何……

    “啊——”,一声凄厉的尖叫响彻此小区的夜空,这是云飞扬起身抬头后的第一反应。她看到她的面前亭子的入口处,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黑影,而且正向她缓步走来。

    云飞扬立即抱紧身边的柱子,准备再一次以高亢的嗓音喊出第二个“啊——”的时候,黑影说话了,“飞扬,别害怕,是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