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十一章)二奶

章节字数:2650  更新时间:15-08-02 12: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们赶路去张家界我们走了”我说。上车去石门,晚上到了石门,找一较高挡的宾馆住下,当马兰,曲柳狼狗警犬黑贝在前面走,我身背她俩的包,紧跟着,我们一行人又引来人们的观望与议论,他们看到警犬黑贝身穿的马夹,不敢问,不知是什么队伍,一定是刑警便衣,女便衣长的还行,男的差点,看的过去。走到大堂曲柳开了一个四人包间,就一晚明天就走了,坐电梯升到三楼,312四人标准间,为了减少人们的视线,马兰说:把黑贝留在房间,黑贝蹲下别乱动,黑贝老实的爬在床下,出门来到三搂接待处马兰对执班的服务员说,“我们去吃饭,这其间千万别去我们房间,屋里有警犬别惊它。”服务员点头。餐厅在搂上五层,来到餐厅找一处坐下“每人点两菜”我说。曲柳先打开菜谱我先来,“八宝泡田鸡,井岗山豆笋“。“农家土鸡钵,滋宝乳鸽汤。“马兰点“龙虾饺,红烧肉。“我点,中午吃的王八和鱼可能吃顶着了,这次没点鱼也可。

    吃完回房间下到三搂服务处时,服务员说:刚才吓坏了,打扫卫生的服务员是在那边烧开水,一暖瓶热水送你们房间,那条狗一叫,吓的送水服务员丢下暖瓶跑出来,“没伤着吧?”我说。没,服务员吱一声,满地的热水还没打扫,对送水服务员说跟他们去收拾一下,再送瓶热开水,十分钟吧服务员把房间地上的热水擦干净,又送一壶热水。

    看电视到晚上十一点多,天热的原因吧,开门通风,没开冷气,她俩脱的剩下那么少,与在家一样,我说:“文明点还有我这个王老五呢?”她俩汇意的一笑,心里想你能把我俩怎样,别说再家时我是独自房间,从没这么近的距离观察曲柳与马兰的身姿,我在靠门的床先倒下,她俩是靠窗的床,黑贝在马兰床下爬下。灯下我发现曲柳的手指真的很修长,很美,更性感,涂深玫瑰红的指甲油特亮,可以用手作化妆品广告,马兰的一双脚娇嫩的美,粉红色的指甲油涂着,真的好看急了。

    早上下小雨了吃过早饭上车出城很顺,上国道20公里处只见到右边有一辆越野车滑在沟里,车上一男俩女还也有条狗,他们仨人坐在地上说话,我把车开近点停下下车问那个比我胖的男人,“怎么搞的。滑下道了。”我说。“胖男子说:太生气了,我猛超前方的农用四轮子车,车头刚超出,迎面突的驶入一辆大阳摩托车来,我急打方向盘摩托车差边而过差点撞上可险了,吓我一跳还好只是下道,骑摩托车的看我这让去前村找车去了,有二十分钟了还没来,我观察下地形,对胖子说:我的车装上了自救绞盘拉绳你过来拉出我车尾部的钢丝挂钩,按这有三十度角拉很快上道。

    这时马兰曲柳黑贝下车,四位美丽女子说话,“你们去哪,哪的人?”马兰问,“阿拉上海人,我姓唐叫唐平,指下身边的小妹她姓高叫高艳,指一下开车的老哥姓苏叫苏北上海知名企业家,放假了去湖北神农架探险的你们的狗是德国狼狗吧,我们的狗是英国牧羊犬。”曲柳说:“我们也是去探险现在去张家界后去内蒙大草原她叫马兰,指下我开车的东北人叫程功我们仨人住在一起,我俩是程哥收留,我吸过毒,当过三培,她被炒油鱼了,无路可走了是程功哥收留我俩,现在我们仨住在某城市在一块居住。程哥的头脑特灵特好,最好的是他的人品,帮我俩是我俩的恩人。

    我们的狗叫黑贝是条警犬抓过坏人得了奖励。”老苏的车后轮在刚才的加力外冲时不小心越滑越向下最后滑到了一棵树桩上硬拉是不行的只有处理成斜坡形才能顺过后车轮,我取下车上的镐头我们俩男人开始挖产起来,后轮卡的很深的泥水里,我俩脱鞋光脚把裤子脱下怕脏了,费了好大劲才算有些顺了我们俩个男人真的成了泥人了,他笑我我笑他最后路边的四个美女一起大笑起来。马兰说:“怎么想去探险的。”上海叫唐平的说;“一天坐地铁去学院在对面的女青年对身边的男友小声说放假了外出探险我真怕把我的皮肤弄暗了,弄红了,你看,对面那个女生的皮肤好光滑啊!”不幸被偶听到,内心狂喜啊,差点跳了起来举双手表示赞同。下课回到宿舍一室的受资助同学高艳见我这么高兴的自己在境子前照了很久,这么高兴看自己有十分钟了,看着镜子里白白嫩嫩,光光滑滑的脸庞,连自己都被陶醉了,直到高艳一句“有病啊!”

    我说:“咱俩放假让跟苏总外出探险去,听说湖北神农架发现野人了。”太好了打电话与苏总说说,你与苏总走的近,还是班长你打吧,有把握。别说电话那边苏总一口答应我们又知看整天的在钢筋,水泥里挣扎,耳听的是广告中各种骗子的花言窍语,空气中的汽车尾气,看是看不到,闻也闻不到,其实城市的上空,温室效应在加聚每天成吨的二氧化碳上升,人与人之间尔与我诈,不说实话,腻了,透了,叫苏北的企业家人是好人,指一下高艳是苏北每学期五千元资助的贫困大学生,从高艳那认识了指一下车后泥猴的胖苏总。

    我是班长,采访他那天,受他的发家经历所感动,他热请,大度,宽宏所吸引我与苏总的情投意合故事是这样的发生的在一次外出时我被汽车刮到出血了。

    苏总的车正好到见是我伤了,把我送到医院抢救,为了不让家,学院知道我被车刮了,苏总同时帮我要回发生的医疗费用刮我的那辆车的单位全部承担,并来医院看望我,所以打那后他关怀我,助人为乐的苏总住院一周全是苏总一人看护,这其间我们的友谊加深了,情感升华,是我主动的把洁白的身体给了他,出院了,一天做完那事后,他特别认真的说:“帮帮我吧,以前没有你在的周六,周日,我都泡在洗浴中心,打麻将中钱也没了,赌博我快成了赌徒了,没赢过,输的多,每次玩都在上万元,你来了我就不去洗浴了,不赌博了,晚上也不玩麻将了。我答应了,做了二奶。

    给你这些钱我心里平衡了,有了这关系后他真的不再去洗脚,洗浴了,更不去玩麻将了。“每到五晚上放学,学院大门口停着需多高挡车都在接二奶成了一到到大学门前的风景线。”

    “还好自从我每周去苏总那,他的一些坏毛病改了,当然推不了,钱我是收了,通过高艳我认识了苏总,到他的别墅去,有时周日也在周一早上开车把我送回学院。现在苏北每周五放学开车到学校门前接我每月一万,全年十二万以给了我,干那事时都做了安全错失绝不能怀孕从大一开始包我三年了,明年毕业。到时再说吧。”

    曲柳问你爱他吗?唐平说:“喜欢一个人,并不一定要爱她(他);但爱一个人的前提,却是一定要喜欢她(他)。喜欢很容易转变为爱,但爱过之后却很难再说喜欢;因为喜欢是宽容的,而爱则是自私的。

    喜欢是一种轻松而淡然的心态,但爱却太沉重;爱一旦说出口就变成了一种誓言,一种承诺。爱是把双刃剑,如果拔出,一不小心,即伤了别人也了拉自己。被爱所伤的人心中永远都有一道不会愈合的伤口。在月朗星稀的夜晚,你思念着远方的朋友,如果心中只是一种淡淡的喜悦和温馨,那就是喜欢;如果其中还有一份隐隐的疼痛,那便是爱。”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