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一百二十四章》一样一样

章节字数:2883  更新时间:15-10-06 21: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警察压着两名偷保时捷的偷车犯向警车走边走边看我们的手牵警犬的大美女,想问,想说,又卡言警察也不知这群有警犬狼狗的姑娘们是什么队伍,警察的头脸在姑娘们一侧走着,两个偷车犯走着走着面其中一个突然倒地,警察对另一个说快申手拉起来走,一个小偷双手拉另一个小偷的双手扣子,往警车走,马兰她们快速牵狗进车里关上门别吓着围着的看热闹的司机们警察把车门拉开时上去吧,只见两个小偷把手扣朝里一丢反身就跑一个往进口方向猛跑,另一个一越护栏跳下二十米高的高速路,警察惊讶的说怎么开的手扣子,这时那个跑进口的小偷回头一笑,这时只见那朵朵说石头,石头,快,这高速路干干净净的那有石头那朵朵从地上拾起不知那车掉的车轮上的大铁螺丝帽只见她一个鹞子翻身口中说着一道漂亮的弧线打过去正击中右腿后跟小偷一下前扒下倒地,刚想跑马兰2唐平赶上只见唐平一个大叉压下打在头上,小偷身手也好,只是歪一下没倒,马兰2一个旋风近身,离小偷一尺时,右腿以横着扫向小偷的头只听小偷妈呀一声倒下警察过来再次扣上手扣边上围观的司机们热烈的鼓掌。

    再说跳高速桥的另一小偷学过武功二十米高的桥跳下见他双腿刚沾地一个前滚翻,爬在地上时,我们的曲柳也众身越出护拦,跳下轻轻落地无声,两人一过一往打起来,只听天上一个声音我来也,只见明月的身体旋风一样的落下俩个女的治一个小偷,高速桥的人们齐喊口号打,打,打的好。

    小偷突然跪下说:“别打了我服了,真服了,警察从桥上丢下手扣明月扣上说:“往回走吧还跑不?”只见曲柳拉着明月的手后退几步说:“随我的劲咱俩还从这上去,只见姐俩曲柳在前明月在后一阵风一样二十米高的桥穿飞上来,顿时桥上的看热闹的人们鼓掌,欢呼-----。

    在警车边,高艳看见小偷双手的手扣子对警察说:“这手扣是玩具吧?”警察说:“最先进的,”高艳对警察说:“你转过身去倒数五个数,小偷的手扣就开了,”不信,不信,围观的司机们都不信,警察转过身去,围观的人们大声叫只见高艳双手在小偷的扣子上一过五四三二一,开高艳手以提着手扣你们什么人,特种兵------。

    高艳马上扣上小偷说:“上车吧,”什么部队的,神了,天兵天将,马兰说:“我们还赶路,问太多了不好,记着咱们内部的保密原则是不该说的不说,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看的不看,警察立正向姑娘们敬礼,保时捷还横在道上路管对司机们说咱们把车拉到边上让开路,一呼百应,司机们拉开车,马兰一挥手一串的中国红马自达车开过去浪费一小时要抢过来,加大油门一气开到出口是中午了在出口停车休息一下马兰对那朵朵说:“吃次好的吧这家饭馆停车场大咱们进去,吃口热饭,行,行,上午打仗也累了,大家下车把狗放到后排位上放上狗粮水她们进屋了,不吃炒菜了,马兰一看牛肉面快,叫来服务员七碗牛肉面,要大碗的,越快越好,姐几个坐下申申筋骨,不一会有大块牛肉的面上来,姐七个围在一张桌上大口的吃着,一天多了头次吃顿热的她们低头吃着,开一样的车,车上都有警犬,都穿一样的衣服,饭馆的人都在议论她们,猜想着这只队伍是干什么的个个长的美,也就二十分钟吃完了,出门上车,又奔上公路向北海进发。

    有段高速路特长足有400多公里又下合浦,终于驶进北海的高速路一出口一百来米外果然有家北方饺子馆马兰说在这边吃边等尚宛女士行行道路有点斜坡马兰说把手刹拉上。那朵朵问有芹菜馅的吗?有,有,每人半斤差不多,马兰马上打电话给尚宛说:“我们到了在北方饺子馆吃饭,”

    “好半小时到,你们怎么过来的是租车还是打车,包车,几个人?”马兰说:我们是七个人开车过来的红色的车。”尚宛开着她的红色轿车飞快的穿过街道直奔高速路出口打眼望去在北方饺子馆前停七辆与自己的红色车一样的马自达轿车,尚宛心想是程总公司女员工的车吗?他小心的靠上最后一辆,走过时发现车里都有只穿警犬背心的狼狗,尚宛走进饺子馆,马兰一眼认出是尚宛女士,风光不减。

    马兰站起,尚宛女士也认出马兰来,辛苦了开了这么长时间,马兰介绍说:“这是曲柳,这是那朵朵,明月,唐平,我妹妹马兰,这是高艳,先坐下我们听听失踪过程后研究一下再行动,尚宛女士一一握手后坐下说以二天前我处理好工作就去制造程总的气压车的工作厂房,不见程总在一问技术员,工人说程总两天没来了,我寻思生病了起不了床了,就去宾馆二楼一问程总二天没回宾馆住了我到派处所报警了,说他是东北人开车到我这加工车辆,宾馆服务员说程总只是早上在宾馆吃饭中午,晚上都在街对面的东北菜馆吃饭,马兰与曲柳,那朵朵明月,唐平,高艳围在一块咱们这么办,对尚宛女士说,“咱们先去派处所看看公安机关有什么线索再说。

    又说程总的房间不乱吧,有程总的东西就行,我们有警犬帮忙,”好走吧,尚宛女士心里想:“程总的员工各个貌如天仙,一定都不减单,各个有车,我的车是镇上最好最亮的车,看程总的员工都有跑车,行,行,尚女士的车在前领路,后面七辆红车紧随着,二十多分钟到了派处所门前,所长刚送走一客人抬头看见尚宛女士的车开来不是一辆而是七辆车,所长走过去对尚宛女士说:“打听你的程总的消息,”马兰她们也下车围过来,尚女士马上介绍说:这是远道来的程总员工开了22多小时的车今早到的。

    赵所长一看这七个美女,开车过来走了一千七百多公里的路,上前握手,真是辛苦了,辛苦了,进屋坐下说,她们请到会议室,坐下,赵所长说:“到家了先喝口水,你们有程总的像片吗?真没有,那朵朵说:“有我车上手筘里有去新加坡时咱们做的宣传画册上有程总与造船厂常总工的工作像,我去取来,那朵朵取来画册,翻到程总照片时,赵所长一惊太像了,太像了,大呼唤小李子,小李子,小李子女警过来,干什么,赵所长说把贩毒头子的通辑令拿来,小李子跑步上楼取来公安内部发的大像片通辑令,姐几个一看吓一跳他与程总长的一样一样的,赵所长说咱们的坐下好好说说你们程总的经历,也就是简历,大个曲柳说:“只有我知道程总的身世,小李子作笔录:好说吧,“程总救过我的命我增吸过毒品,帮我戒毒后他收留我,追我交朋友,租房住在一起后了解程哥,那时我这么叫他,他是长春市人,北大机械系毕业,博士,我们这几个员工都是他收留的我们都有段难言的痛苦。”

    签字,赵所长说:“好我说说照片上的通辑犯,他也是高材生,某大学毕业,由于爱情的打击,为了复酬差点害死他的女友,用毒品在一次与女友交流中,让女友中毒,达到报酬了,打那后他成了广西云南金三角一带的贩毒头子,在一次追捕中受伤但是还是跑掉了,你们程总他俩太像了,坏人利用他的长像以假乱真的到处作案,或者是把程总当通辑犯,做耳目以假乱真的混过去。太可怕了。

    赵所长上级来电话找你,从走廊传来一招呼声,赵所长说:“等一会我去接个电话,”一会赵所长小跑进会议室面带笑容的说:“好消息在深山壮民族阿布塞线人发现了通辑犯的身影,头上有包扎的白色医药带,但是我看还不确定是你们的程总还是毒犯,距离这四十公里的山区下道无路还要步行一二天的山路,我们上级派两人,我们所里两人,尚宛你们帮她们找宾馆住下休息等消息,姐七个一听说:“我们一定要去我们都把警犬带来了,赵所长一听有德国狼狗还都是警犬,他不信,那你们把警犬牵来看看后我打电话向上级请示一下才行。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