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一百三十二章》回家了

章节字数:2686  更新时间:15-10-07 20: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天一早吃完饭,龙经理又每人送一包礼物都是深圳特产的减肥小食品在路上当零食吃,又每人送两瓶酒一瓶“五粮液,”一瓶“矛苔,”保真都是从香港那边弄过来的姐妹们说龙公子今后有事来电话不就开一天的车吗?龙公子擦着泪说:“你们真好,”马兰头车把搜狗GPS定位器调好一看长深高速,粤贑高速,樟吉高速,昌樟高速,昌九高速,走105国道206国道后进城到家全程1。151公里(大约用时15小时19分钟)到家马兰对大家说,不就十五个小时从现在早七点走不停明天下半夜二点左右到家。

    今中午,晚上留出一小时吃饭,就这么定了出发,龙经理还在唐平车里坐着,俩人是恋恋不舍的,龙公子是哭了吧,唐平说:“想了就打电话,”说完唐平头一歪就吻龙公子一下,龙公子下车,中国红一汽马自达车队启程了。

    龙公子的心里是甜酸的,还是甜蜜的只有他自己知道,按导航路线走真快由其上高速后这六辆离衔的车如飞一样跑的快,中午,晚上都在路边排挡吃口放水上水就跑半夜了边开边吃龙经理送的小食品什么土豆片,土豆条,包米花,牛肉干,鱼片,不下车吃夜消返家心切,与家始终保持通讯

    一会说在昌樟高速上一会说在105国道上再有二小时进城,肯定家里人也是一宿没睡在互通电话通知位置时间,进城了再有二十分钟到家,只见曲柳爸,穿好衣服,唐平爸穿好衣服,高艳爸穿好衣服三个当爸的同时走到大门口,老曲说唐老师,高师夫,刚接到电话进城了二十分钟到我真想“军刀”唐老师说:可不我真想“猎豹”高师夫说:我更想“男子汉”,曲柳爸说:“狗不在的有一周吧,我吃不好睡不着的,”唐平爸说:“可不是半夜一听狗叫我就睡不着,”高艳爸说:“我准备好了,最好吃的骨头,”三个爸正说着远处有车灯闪,看回来了吧,一闪一闪的几台车灯三个车灯不是应该是七辆车灯,马兰车上的狗是黑贝马兰要先送程总家去再返回来,三个当爸的站在漆黑的夜里冒着刚开春的凉风站着迎接自己的女儿,他们心里是明镜的,用狗来说事,姐几个的车驶上进别墅的道在前山后山的叉道上停下马兰说:“我去送黑贝。”

    你们回去吧,就是一脚油门我们也去放下黑贝就都回来,好走吧,姐几个的大车灯在半山别墅区的上空一会高一会低的在跳跃着,刘哥以在大门口站着,大灯照在眼睛上,刘哥松开手时马兰的车到跟前,刘嫂在喊进不进来了我做些饭吃,马兰说:“不用了通知家人了,明天休息一天后天上班来,”知道了刘嫂说。三个爸爸数着一亮一亮的车灯一,二,三,四,五,六,对了来了多美的星星,唐老师有感而说,终于到了。

    曲爸见到军刀如同多年不见的战友一样,军刀一下车身子就竖起来曲爸上去抱着,军刀的两条前腿架在曲爸肩上,乐的曲爸似玩童一样高兴,唐爸身边的猎豹一个劲的咬着唐爸玩,高爸一下抱起狼狗走回家,马兰再次说:明天休息后天上班。

    十点不到三个爸,曲柳爸拿个钓鱼专用的兰色轻便折叠椅子背个手走出大门,这时最里排的高师夫拿个马扎子,两人一个向北走,一个向东走到唐老师门前的一块向阳地上的一张还算干净的圆桌坐下,头向门里喊,唐老师快出来,怎么这么漫,阿拉的水没烧开呢等二分钟,高艳爸说:“今天喝我拿来的“铁观音、”不,不今天喝我的“龙井”你们的都不好今天喝我的“毛尖”唐平爸提着一壶热水说,这三个爸在这姑娘外出的时间,养成了在唐平中间家,每天上午干完活后必到这相聚一下以喝茶为主,吹牛,侃大山,说大话,盗听图说什么的总有话题可唠唠,昨晚孩子们平安的返回家了。

    老人的心才稳稳的放下来,唐老师每人自带的杯子里放些毛尖后沏上合上盖说:“认准毛尖是不是当年的新茶你们说是闻,是看,老高说“我不知道?”你说当官的曲爸想了一会说:“我也不清楚,”唐老师说:“好了时间到了你们仔细的看看该茶有什么特色,高师夫,曲爸看了半天也没看出门道来,说吧,唐老师说:“是当年的新鲜茶你们看茶叶是一根根竖着的尖尖朝天,所以乾隆年时称毛尖向天为天子专用的皇家专用品当时叫御用茶皇帝喝的茶,曲爸品一下,高爸也品一下,不错,不错,这味也清香的,高师夫说昨晚上她们的一排车在道上时我查了两次不是七辆车而是六辆车回来,曲爸说“对呀我怎么数好向少一台车,?“对呀可是也是也,我也一台一台的搬手指数车大灯了,少那台车呢,”

    “今早九点从曲柳口中得知是,后街的新来的电视台的明月家的四个蹄子都是白色的狼狗叫什么神的,看我的脑子,叫,叫,对了叫“美神”在追捕贩毒头头中枪受伤了,留在北海看病呢。

    咱们的狗获集体二等功,“美神”第一个冲进房里与犯罪头头打起来右腿中枪受伤了,高艳爸说,“我女儿说枪响后第一个人冲进房间的老赵警察右胸中枪牺牲了,”中午快到了回家吃饭想听后来怎样听下午一点后分解,唐老师与单田芳那让卖个关子。三个男人各自回家,下午不刚到一点三个男的干完了本职工作无非是日常的浇花,打扫院子,收拾狗舍之类的最辛苦的是在车库给女儿擦车,洗车,算是最仔细的工作,三个不算太老的男人又聚在一齐吹牛皮,说大话,传小道消息,盗听徒说,侃大山,唐老师又从唐平口中打听出消息来,三人坐下头顶着初春的暖烊烊的太阳沏上茶又开始了,唐老师饮口茶水说:“话说在省公安局的印刷厂里正在印刷一张在金三角一代活动的最大一支贩毒集团头头的通辑照片,名子叫程恭,长像就是程总一样一样的黑白通辑令,该人是在某月某日的追捕中中弹,还是逃脱了,那天程总在改装厂看着心爱的产品,下班铃响了,与往常一样走出大门回到宾馆洗一下就下楼到对面的北方饭馆吃水饺时。

    这时进来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察,其中一小个的把手中的通辑令向桌上一放说头头,还吃饭,快逃吧,全世界的警察在抓你,看看奖金五十万,不由分说架着就走,程总一看就是我的头像,心中明白了这是一伙贩毒的,程总下定了决心跟他们走,走了一个晚上下半夜到了一处山塞住下,程总那天不小心嗑下头,在厂卫生所包扎一下,那两个罪犯分子看头头有伤在身,让他在这躲避几天。

    再说与程总合作的厂女头头叫尚宛女士有一天不见程总面便寻到她为程总找的宾馆,宾馆人员讲程总两天没回来住了,不好人失踪了,报了警,在程总房间见到电脑还开着界面正是与家里通话这让与马兰联系上,才有了上午的故事。”

    高师夫对曲柳爸说:“具说你家曲柳是模特出身,学日语的,多好,听我姑娘说一句她们公司五月下旬去日本仙台参加什么国际小三轮车公路竞赛,程总就是去北海加工这辆车去的。”是吗?

    曲爸说:“这年代她们出国如走平地一样方便,咱那时,光是政审就有半年,我在青海部队一次外事出国考查,用半年时间,总算批下来了,组织者退休了,白乐一场出国梦还没去成,这帮姑娘去这几年,又是珠海,深圳,新加坡的,有车来回的跑,我最乐意看的是她钔姐几个人一齐开车上路的景象真好,真抒心。”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