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一百六十七章》土咔拉

章节字数:2832  更新时间:15-10-20 13: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天一大早双边开车至昨天寻的地点又朝前寻去凡是距离江边的村子毕进去打听见没见这个人,一直寻到了主江里江面扩大好几里地,两边通话,曲柳说:“我们寻过江桥去才能到江那边再见过去后联系。

    马兰这组在这边又寻了十几里江边泥泞的无路道当走到水上人家时刚放学的小姐俩跳跳的向江边走着,妹妹猛的看见几个大美女每人手牵着警犬狗在寻找什么马兰走过去对小学生说:“并打开手机里的程总照片见没见这个男人,姐姐快过来看看这男的小眼八叉的大鼻子小迷封眼是不是叫土咔啦,对,对,就是他,他怎么穿这么好的衣服,马兰,明月,高艳一听有门。

    小妹讲一下这个叫土咔啦的人你们怎么认识的,上个周日早上一指快到江中心的那排渔民房子说:“那是我家,那天早上我俩去网箱取鱼在船里见过这个男人我说像孙红雷,妈妈来了我门仨费好大劲弄到房间,他只穿背心裤衩,好可怜呀,妈妈把爸爸的衣服给他穿上,晚上又是狂风暴雨第二天一早不知他跑那去了,他能动能喝水吃饭一问三不知好像是个大傻子,马兰打电话通知曲柳过来这边吧有点信息了,一指江中的渔民网箱救了程总,他现在的名子叫什么你们猜死也猜不到,叫什么叫什么,快开车过来一齐找,反正不叫程功了。曲柳她们花了近一个小时才绕到了那个马兰的村子远远望去村里的人们从没见过这些美女,都围上来大姑娘们围观美女们的穿戴品头论足的这个好看,那个也好看,边上那位更好看小伙子们男孩对车上的德国大狼狗更敢兴趣,还有看车的。村民的头刷一下都朝村北的路看去那边有数术的一辆二辆三辆四辆又开来四辆共七辆红车,什么人村民意论纷纷的,老李渔家人有事了吧来的都是穿便衣的警察大美女。姐七个都到齐了,马兰对姐姐说:“我们去你家说,”指一江中的网箱木房,这人太多也乱姐俩挥手妈开木机械船过来,狗留在车上,姐七个上了那破的只能挡风的木房子,都是木板就坐在一条木板上周围散发着鱼惺气味,马兰姐几个站起向娘仨敬礼又深深的一个大弯弓表示感谢,说;“你们救的是我公司的程总上周六游玩时路过上游的一座桥因发山洪桥倒塌了4500车掉进洪流中他跳车了可人经洪水冲击达几十公里进入主干道江中是你们的网箱拦住他在滚动的水的冲刷中他的衣服正件钱物都没了头也受伤了,他说他姓土叫土咔啦,正明他迷胡了,记不清自己是谁,妈妈给喝姜汤,给衣服穿你们是好人姐俩从现在至大学毕业的学费我们公司包了。”李妈妈一听能帮助上学学费感动的流下眼泪说:“我们现在是黑户,十多年了村里只需我们交上五千元就成为村民过有户口的生活。”走,走现在就去办回来吃你家的活鲜鱼,妈妈一听乐的站起来走走咱们姐几个都去,到了尚村长家在大院子里站好马兰说了来意,那朵朵以从车里取出六千元钱说:“这五千是办李家落户的一千元是路上办事的辛苦费,李家救过我们领导的命,”,

    这时外面有看热闹的人大喊村长你家的芦花老母鸡让江鹰抓走了在天上,那朵朵一看蹲下身拾起一块圆江石手一个大轮一道弧线甩进空中正打击到鹰的左翅膀上鹰一痛丢下沉重的芦花母鸡飞走了,村民呼的叫好,鼓掌,又有一妇女跑来大叫村长你派发我的一对长毛白兔一只刚才让黄鼠狼吊走了朝东跑了。

    曲柳,高艳跑回车上‘军刀’,‘男子汉’下车听指挥朝东追去,村民们一见狼狗追黄鼠狼都紧跟着看热闹,见远处一白点在移动,曲柳高艳松开链子指一下前方白点追,两条警犬飞猛的如风一样的诋身跑着只几十个大弓身一窜就十几个垅沟没用十分钟‘军刀’衔着白兔,‘男子汉’衔着一条黄鼠狼回来交给那女村民,乐的她还得一只黄鼠狼太高兴了,向村里返时有一村民大吼到着了,着了,那房上着火了有烟村民围上去救火可找不到梯子,大外墙门琐着高艳走过去让大家倒数五个数只见高艳从头上取下一东西,看一下平常五四三二一,门开了一下进很多村民房很高,闪开一下,闪开一下,只见曲柳叫到,把狗交高艳后双手从头上向下压到丹田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式她的中国轻功用上从墙上直跑上房顶用脚使劲拍朾火焰死死的一点火星都没有又从梯子上去几个村民用水再次消灭一下,曲柳轻轻一越跳下地无声,村民这次可暴发了振天的呼喊声后鼓掌,太利害太利害了,村长也看到了自语到英雄,真英雄也。

    回到江中的渔家屋里刚好老李朾一些新鲜鱼有一种名贵鱼头中有宝剑是四川菜的,叫雅安鱼,等了一会,我们的鱼终于来了,兴奋呀,但要把鱼头刨开,每人一条学我漫漫来别弄坏了,有‘宝剑’鱼头中有‘宝剑’大家都不信叫雅安鱼四川特产很名贵的马兰自语到我只听说过也吃过啃过的鸡头,里面完整的刨开后,脑子会像是秦桧把手反绑着,脆着的样子。不同的是宝剑不是鱼脑子,哈哈,不过,,学着从鱼头中一点点弄看见剑手柄了马兰惊叹着说,又轻轻一弄‘宝剑’,‘宝剑’,太像了太像了,这是‘宝贝’保留好,老李取出一塑料封口袋每人一个装好封上,这枚‘宝剑’雅安鱼留给程总吧,留个念幸老李渔民把他手中弄的‘宝剑’交给马兰,开吃鱼肉了也很鲜美。马兰留下名片,那朵朵送过五千元这是姐俩的学费今后有什么困难打电话我们一定帮助,老李家四口人突的跪下来老李说:“救星呀?大恩人,”泪别了,我们有了程总的消息了现在开使上岸找人叫土咔啦的男子,他是疯了,还是傻了,不知道,上岸后在车前开会朾电话通知大学生和厂长有线索了不回重庆了我们找人去了,车抓紧研制,保持通讯。

    土咔啦我与两名坐火车到了西藏白天返到铁路货运场捡些拉圾吃,大街上的拉圾箱里总能寻出剩下的饭菜,能看出西藏人的生活水准很高,水在庙里能喝到有时在街上路边烧烤的可怜我们能给些快要变质的肉,我们吃的很香,饿的原因吧没有拉肚子,肚子也不痛晚上我们仨人在街口汇合找睡的地方。

    西藏的房子好找人们有了新房老房舍还有,仨个要饭的终于偷偷摸摸的摸爬进一远离村子的一老房有炕地下有乱草,是主人家堆放牛,羊草的地方,仨人乐坏了,那个叫紫轩的要饭的年龄最大有四十开外他自称从香港偷渡到内地那个三十多岁的叫什么叫田裕疏来自台湾岛,我土咔啦头脑今天好多了上炕后提意讲讲自己当要饭的故事。

    外面今天是十五吧那天空的月亮圆圆的大通亮通亮的,我是大哥我先讲我的故事我大名姓王号紫轩,来自香港家产是千万富豪,在香港半山高级区住,有钱就怕别人惦记我打有钱曾三次着绑票,三次着暗算,德罪人了吧,可能是以前的合伙人,生意伙伴至今也搞不清谁在整我出走前一天在房间里发现一只死鸡,这是香港黑社会与我过不去,与家里人商定好我要疯了那天晚上偷过深圳河偷渡到内地又扒上火车到了四川重庆。

    三十九岁的台湾人田裕疏五年前在台湾银行贷款一百万办一玩具厂头两年还好能还上一些钱可后三年兰绿斗争,打斗时冲进玩具厂打仗一下捣烂了机床,无法开工,无钱还贷了银行那伙人三天二头的找我还贷,吓唬我还不上要我命吓的我跑路吧家里人对外就说田裕疏疯了不知去向,买飞机票越快离开台湾越好赶上去四川的飞机成旅游客到了四川真的疯了傻了。‘暖暖的草上到我的了,我姓土叫咔啦,来自安徽,那个市不清楚了只知道我的车卡拉一下掉进桥下耳边听到卡拉,卡拉的滚动滚动耳边都是卡拉声所以我叫卡拉,这名不知对不对以前的事记不上来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