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章节字数:4535  更新时间:16-01-18 15: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莫情,你就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方案是你构思的吗?”筱雅双手插在胸前,无奈的看着我。

    “不想。”

    “为什么?”筱雅不解的按住我的肩膀,“这个方案你熬了三个晚上才完成,现在被采用了,盈利可是分分钟上百万的事情,你为什么不争取一下?”

    “就算我争取了,你觉得老板可能把给到刘姐的提成给我吗?别傻了,一旦我告诉大家这个方案是我的构思,给我带来的也不过是虚名和麻烦,不会再有其他。”我挥开筱雅搭在我肩上的手,“你以为大家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吗?筱雅,除非我想放弃现在的工作,不然我就不应该去做那样的傻事。你以为一旦事情爆出来,老板会为了我一个小职员去让刘姐这个策划总监心里难受吗?”

    “可是,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如果觉得不服气,那就努力的往上爬,现在为了一点虚名就意气用事,怎么都是不值得的。”我拍拍筱雅的肩膀,轻笑着安慰。

    筱雅一把抱住我,“知道啦,我说不过你。”

    “走吧,我们可以上班了。”我披上外套,在餐桌上拿过两块面包,一块叼在自己嘴里,一块递给筱雅。

    “怎么是面包?”筱雅嫌弃的接过,跟着我一起出门。

    “你还好意思说,昨晚那么晚还拖着我和你一起看鬼片,我早上哪里醒得来给你做早餐啊。现在有得吃就算不错了。”我迅速的解决完嘴里的面包,张开双手,迎接早晨清爽的空气。

    “莫情,你别这么矫情好嘛?”筱雅白了我一眼,继续嫌弃的吃她手里的面包。

    “这么不好吗?矫情又怎样?我高兴就好。”我笑着转过身看她,“我以前福利院的姐姐告诉过我,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我必须用最好的状态去拥抱它。”

    “OK,我知道。你是个孤儿,福利院的姐姐对你很好,你觉得这已经很值得感恩了,一切都很好。可是莫情,你不恨吗?”筱雅紧盯着我。

    “有什么好恨的?恨谁?”我不明白,为什么筱雅总是问我这些奇怪的问题。

    “恨你父母,恨刘姐,恨这个世界……”筱雅理所当然的开口。

    “可是这样我会很累的。”我扬起笑容,“我的时间可不能花在这些无聊的地方。”

    “这样嘛。”筱雅黯然的低下头。

    “你怎么了?”我疑惑的看向她。

    她抬起头,微笑的回道,“我没事。”

    “要是人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我转过头继续行走。

    哎呀,刚好红灯。每次在这个十字路口都刚好碰上红灯,我们的运气实在太好了,幸好有提前出门。

    这个红灯还要等上几分钟呢。我无聊的到处张望,周围熙熙攘攘都是赶着上班的人。

    忽然,一阵巨大的推力往我身后传来,我人踉跄的往前倒去。

    我惊慌的回头一看,我的身后是,是筱雅。

    怎么回事?我瞪大眼睛看向她,还来不及细想,一阵刺耳的鸣叫声响起,我整个人离开了路面。

    当我落至地面时,鲜血已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往外冒,它流过我的背脊,流过我的脸颊,流入我眼里。

    我看到筱雅模糊的身影往我这边跑过来,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叫声以及哭声。

    “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她抱住我,护住我的头,泪水落至我脸上。

    我很想问她为什么,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是意外吧?你是不小心的吧?

    我的嘴不断蠕动着,她看不到,她也没有看。她抱住我之后,就一直没有面对我的脸。

    是意外吧?你是不小心的吧?

    我的疑问伴随着黑暗把我吞没。

    当我睁开眼睛时,我以为我还活着,可是身子轻不像是我自己的。

    我不受控制的飘来飘去,什么都看不清,身子就如同纸张一般。我终于明白,我已经死了。

    我不断的想找寻筱雅问个究竟,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她。不止她,我一个人也找不到。

    我就这样一直飘荡着,当我回过神来时,我已不知道自己飘荡了多久。

    当凌晨的一抹阳光射入我眼中,我恍惚的觉得我还活着。

    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

    算了,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追究的。

    在这个世界里,我没见到黑白无常,也不懂得什么法则,不过这些我也并不关心。

    我开始发现,除了人我看不到之外,自然间的景物我一览无遗。于是,我开始漫无目的的游历。

    大自然没有人头攒动,没有喧嚣繁华,只有最原始的质朴,让人心安心静。

    我一度以为,我作为死人的生活就是这样循环反复,没想到还是出现了意外。

    那一天我看到一座山川,巍峨壮观,山石林木生长得别有一番生趣,便多加停留。

    而经过一段时间的“存活”,我已经能够自由的控制飘荡的方向。

    我愉快的在山石缝隙中穿越,欣赏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忽然,我看到远处隐约闪烁着紫光。

    我飘近一看,是一块貌似紫色水晶的“石头”。我盯着它,竟慢慢的被它吸引住,最终忍不住伸手触摸它。

    而就在我手指碰触到它的那一刻,它迸射出了一道刺眼的光线。我来不及遮住眼睛,那光线射入我眼中。

    随着那道光线的消失,我也沉入了黑暗。

    我再次醒来时,身上的轻松感已消失,这对于已经死了很久的我来说,实在是件诡异的事情。

    我打量周围,雕栏玉砌,古香古色,虽然很陌生,但是一间房间没错。这不是自然景色,但是我却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我顿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碰。伴随着很大的一声巨响,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哎呦,我的小祖宗耶,你可总算醒啦。”一个庞然大物一把把我拽了起来,搂在怀里。

    在我窒息之前,那庞然大物很识趣的松开了我,然后开始左右翻转着我。“哎呦,让我看看有没有哪里摔坏了。”

    我这时才有机会看清这庞然大物的本来面目,该怎么说呢?说不上特别,就是一大妈,打扮得很有复古风情,样貌算是不错,但是在我身上摸来摸去的手实在让我感到不爽,我挥开她的手,敌视的看着她。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是怎么了?我可是福婶,你的奶娘啊。”

    奶娘?我都死了怎么可能还有奶娘,而且就算我活着,也不流行请奶娘啊。

    “哎呦,小祖宗……”那自称是我奶娘的女人一下扑到我的身上,一阵悲呼。

    我推我推我再推,怎么推不开呢?我看看自己,这身子,这手脚怎么都无端端的小了?

    “福婶,你轻点,瞧你把小姐都给吓成什么样子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把手上端着的东西放在不远处的桌上,然后努力的把那位福婶劝开了。

    她的小手摸摸我的额头,又在我眼前晃晃,轻声说道,“小姐,你没事吧?”

    小姐?叫我吗?又是奶娘,又是小姐的,我总不会是重生了吧?而且看这身段,还是个奶娃娃?这个念头一起来,我都有点想取笑自己了。不过看看那女孩也是一身复古风的打扮,我还真笑不出来。

    “你是在叫我?你们认识我?”我得尝试着问出点什么,毕竟从我目前的状况来看,我应该是活过来了没错。听自己的声音,奶声奶气的,还蛮好听的。

    “小姐,你不记得了吗?我是小春,她是福婶,我们是夫人安排过来贴身照顾你的。”那叫小春的女孩一脸笑意的把福婶一起拉到我的眼前,“你再看看。”

    “是啊,小姐,你看看我,我是福婶啊。”福婶说完又一副要扑过来的样子,好在小春及时阻挡,我顿时对这个小春好感度爆棚。

    “姐姐,你长得真好看。”嘴甜点才好套话。

    果然小春笑得花枝乱颤的,“小姐你才好看呢,我们府上都没有比你更好看的人了。”

    好吧,显然小春阿谀奉承这一套也学得蛮好的。

    我转头看向福婶,装做很柔弱的样子,“奶娘,你可以帮我煮点吃的吗?”

    “哎呦,我都忘了正事了,小春给玉丫头你准备了汤羹,你赶紧喝点吧。”福婶拿过桌上的汤羹就要往我嘴里送。

    “奶娘,我想吃你做的糕饼。”我继续装柔弱。

    “好,奶娘马上给你做的,你等着啊!小春,好好陪小姐说说话。”

    “福婶,我知道啦。”

    随着福婶的离去,房内顿时安静了许多。

    我看着小春,开始琢磨着我要从哪里开始问起。

    “小姐,你有什么事情要小春做的就直接说吧。”小春轻笑着看着我。

    “姐姐你好聪明,那我就直问了。”我一本正经的开腔,不过就我目前奶娃娃的形象,应该也没什么威慑力就是了。“我是谁?之前发生了什么?这里是哪里?”

    “小姐,你莫不是记不得之前的事情了?”小春担忧的看着我。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醒了之后觉得脑袋空空的,好姐姐你跟我说说以前的事情吧,我看看能不能想起点什么来。”我拉着她的手一阵撒娇,依我现在的身份装嫩总是没错的。

    “还好小姐你让福婶离开了,不然还不知道怎么心疼呢。”小春轻抚我的脸颊,也是一脸的忧心。

    “好姐姐,你就别难过了,我没事不就好了。”我冲着小春甜甜的笑着。

    “小姐你一醒来倒是开朗多了,也许以前的事情忘了也好。”小春叹气的接着说着,看来我以前过得并非很好啊。“小姐你是林府六女儿,闺名玉容。前两日你玩耍之时,跌落湖底,昏迷了两日,今日方醒。”

    我打断她,“跌落湖底?”我看看自己的小手小脚,“我玩耍的时候,你们应该会陪着我吧?”就算是小户人家的小姐,身边也总要跟着几个人的,电视不都这样演的嘛。

    “这个,小姐……”小春支支吾吾的。

    “到底怎么回事?”看来是有内幕了。

    “当时福婶去给小姐准备点心了,我被,被三夫人叫去帮忙找她丢失的发簪。”小春神情内疚,“都怪我,我就不该离开的。”

    “三夫人?我爸,不,我爹的妾侍?”

    “是的,三夫人极受老爷的疼爱,为人却也极霸道,所以她的话我们都不敢不听。”

    “那她自己的丫环呢?”找点首饰还需要叫上我的人帮忙,是不是大费周章了点?

    “绿琴她们几个已经在找了,可是一瞧见我,她便支使我一起去找。”小春眼神闪烁,“其实小姐,我当时便觉得有点奇怪,三夫人身边那么多人,何必让我掺和。后来小姐出事了,我一下子六神无主,却是连福婶也没有告诉。”

    这事还真不能说。“好姐姐,这事不怪你,你就别放在心上了。你跟我说一下我目前在家的处境和地位吧,我也好知道我可以亲近谁。”

    “好的。”接下来,小春把林府的情况大概都跟我讲了一遍。

    福婶回来的时候,我已大概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了。

    我是重生了,还穿越到了古代。现在是这家主人的小女儿,今年5岁,虽然是最小,却是最不得宠的。因为林玉容的娘亲本来不愿意嫁给这家主人,是被强迫过来的,嫁入后也没给过人家好脸色,时间久了,这家主人乏味了,也就把她丢在一边了,可怜她却怀了孩子,一直无人问津,生产当日又是难产,就这样人没了。

    福婶和小春是玉容的娘亲留下来的,倒是真心对玉容好的。除了她们之外,只怕也没几个人知道林府还有个六小姐的。不过,按照小春的说法,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引起府里人的注意,原因在于我那酷似玉容娘亲的面容。虽然小春说我长得极好,但我觉得再好也不至于能翻了天。

    想想也觉得可笑,一个女儿死了,不能引起家人的注意,反而要靠长相吸引,看来也是个没有人情味的家庭。

    再说这林府倒还不算小户,老爷也就是我现在的爹,是兵部尚书,手上有实权,也是个让人巴结的主。家里进出的人多了,私底下只怕交易也不少,不然这家大业大的,还娶了三房姨太太,只怕早撑不住了。

    吃了点糕饼,喝了小春热过后的汤羹,我仰躺在榻上。福婶和小春见我要休息也悄悄的离开了。只是我紧闭的双眼并没有阻止我的思绪飘远,此时的我心里无半分活着的喜悦,说实话,我宁愿自己现在是一个死人,毕竟到处游历,也总比在这个错综复杂的地方呆着强。

    这时,我耳边隐隐约约能听到一点声音,越来越清晰,“莫情。”

    我猛地睁开眼睛,是谁在叫我?在这个地方还有人知道原来的我?

    我起身,循着声音找去,在窗台的地方找到声音的来源。那是个小光点,小的让人差点察觉不了。它跃到我的手臂上,我伸出一只手接住它,“是你在叫我?”

    “是的。”它竟在我的手上慢慢的胀大,我也慢慢看清了它的样子,是个小老头,白眉白须的,说不出的慈祥,只是他身上那身不合身的长袍,让他看起来非常的滑稽。

    虽然此时的情况很诡异,但是对于已经死过一次的我来说,似乎也没什么可害怕的。

    “是你把我弄到这边的?”虽然是疑问,但是我几乎是可以肯定的了。

    “是的。”小老头面色骄傲的看着我。

    “能让我好好的死吗?”我毫无迟疑的开口。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