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章节字数:3038  更新时间:15-10-21 11: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谁啊?”

    “听说是林神医的女儿。“

    “真的吗?怎么都没听说?”

    “林神医的夫人我们不都没见过,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林神医的女儿怎么一直蒙着脸?”

    “你声音小点,没看到面纱下隐约可见的红印吗?肯定是脸颊有损。”

    “什么伤连林神医也医不好?”

    “这可不好说。”

    我只带百合和广白离开,为的就是简便不招摇,没想到白芷他们为我准备了三车行装,除了我乘坐的马车,还雇了两辆车和三个车夫。

    结果,一大早流水楼前就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他们里三圈外三圈的围着,倒也没有恶意,只是这讨论的声音还有注视的眼神不断的传递给我们。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我也没理由辜负他们的好意,最多路上慢慢的东西收拾掉就是了。

    “义父,你是不是把我义母藏起来了?”我嬉笑的打趣为我送行的林叶。

    “你这丫头。”林叶狠狠的敲了我脑瓜一下,“要是我有夫人,就不会浪费时间在你身上了。”

    “原来义父是重色轻女的人。”我低下头佯装委屈,眉眼间却满是笑意。

    “别贫了,上路吧,我们等着你早日回来。”林叶催促着我上马车。

    “好。”我轻轻的拥住他,“义父,照顾好自己。”

    我与白芷他们一一道别,嘱咐他们看护好流水楼,等我回来,便踏上了前往春雨镇的行程。

    马车上,百合还沉浸在与半夏分别的不舍中,我看向坐在百合旁边的另一人。

    他比五年前成熟了,脸上的已不复当年那般柔和,多了几分气势,多了几分冷漠。

    自上马车,他便一直摆弄手中的短刀,明明我就坐在他对面,他却始终没有把视线落在我身上。

    难道我还没有这把短刀来得吸引人?

    “许久不见,我对你甚是想念呢。”我看着他轻声开口。

    “多谢少主挂念。”广白点头应和。

    “当年你打过我。”我伸手至他面前。

    他没有迟疑,直接把短刀放在我手中。

    “这是任我处置的意思吗?”我好笑的看着他。

    广白低头不言语。

    “原来我在你心目中是这样善恶不分的人?”我把玩着手中的短刀,做工虽然不算精细,但端看刀锋的光芒就知道这是一把不错的利器。

    “不,我相信少主不会因为那般小事就处罚我。”广白抬头,目光坚定的看着我。

    “那你把刀给我是什么意思?”我把刀拿至他面前,刀锋向下。

    在刀锋面前,他不为所动,依旧坚定的对视我的双目。

    “你还是五年前的样子比较有趣。”我遗憾的叹息,把刀收回刀鞘递给他。

    广白神色落寞,并不接过刀,低头道,“这是给你做的。”

    给我做的?我收回短刀,惊讶的看向他。

    他早已收敛脸上的神情,又变回刚开始冷漠的样子。

    “少主,广白可是为了你才外出学武的。”百合靠在软榻上看着我们,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为了我?”我疑惑的看着他们。

    我与广白只见过两次,一次是在护栏边上,一次是在晚宴上,之后便再也没见过。听赤芍说,晚宴之后广白便离开了流水楼。我们之间一直没有牵扯来往,又何来为了我之说?

    “这小子晚宴见过少主后,便扬言要保护少主。而为了让他更具备那个能力,半夏才让他出去的。”百合打趣的看着广白。

    广白无动于衷,面无表情的看着百合。

    他们两就这样大眼瞪小眼,最后百合实在受不了,喊道,“无聊”,然后也不管我们,兀自倒在一旁休息。

    “真的是为了我?”我慢慢的靠近广白,与他双目相对,“为什么?”

    “你需要人保护。”广白神情略显慌乱,虽然他已经极力掩饰,但却没逃过离他极近的我的视线。

    “我不需要人保护。”我坚定的说。

    “你需要。”广白听到我的话,更加慌乱了,他紧张的在我面前上下比划着,良久才呢喃道,“你那么小。”

    我呆愣的看着他。

    原本应该睡着的百合闷着头在一旁偷笑,虽然她极力掩饰,但是她剧烈起伏的肩膀已经出卖了她。

    我捉过一旁的枕头砸向百合,转头看向窗外。

    “少主。”广白惊慌的唤了一声,我并不理会。

    又不是我不想长高的。哼,没想到他看着蛮老实的,居然对我进行言语攻击,就算不是故意的,我也暂时不原谅他了。

    “少主。”

    我忽略他的轻唤,头轻靠在车窗边。

    这个世界对于我来说,太陌生。这五年我待在流水楼闭门不出,把自己与外界隔绝了起来。为了避免自己让更多的人事物扰乱心神,我甚至不向小老头和义父探听林府的消息,甚至不与流水楼以外的人接触。

    如今时间转瞬即逝,再来看外面的世界,反而让我多了分对陌生环境的好奇。

    落花镇虽然位处偏僻,但有义父这位神医坐镇,倒是也别有一番欣欣向上的景象。

    大街小巷人流往来不断,叫卖声、嬉闹声不绝于耳。人们一颦一笑皆成一景,实在有趣。

    “停下。”忽然一道声音传来。

    我们乘坐的马车骤然停下,我身子往前仰去,幸亏广白及时扶住我。

    “小,小姐,有人拦路。”车夫在车外头结结巴巴的向我们说明情况。

    我把帘子掀开一条缝隙,看向外面。

    拦住路的大概有十来个人,个个凶神恶煞的,尤其是为首的那个青年,虎背熊腰,脸上还有块疤。

    我料想到,这一路不会平静,但没想到会还没出落花镇就被人拦下。

    “请问尊驾有何事?”我靠在百合怀里,轻声开口。

    “我等想请小姐帮忙做说客。”声音倒不似人一般粗矿。

    我并不答复,对方见我久未出声,继续说道,“我家公子身染重病,十日前我们到达落花镇请林神医出手相救,无奈林神医一句不见便把我们置之门外。我们遍寻无法,今日恰逢小姐您出门,所以特来求助。”

    十日前?那是义父为我制药的日子。难怪对他们连面都不见。

    “我义父救人向来凭喜乐而定,这个我也左右不了。不过但凡有人有事相求,我们无非看的就是诚意与缘分。且看你们家公子自己的造化吧。”伤人一命易,救人一命难,能不能得救就看他们家公子拿出怎样的诚意了,“我们走吧。”

    “小,小姐。”车夫战战兢兢的唤道。

    “你这丫头,我们都低声下气求助于你了,你还……”另一个声音嚷道。

    顿时,不满声此起彼伏。

    “都闭嘴,让路。”刀疤青年厉声喊道。

    迫于他的威严,周围顷刻死一般沉寂。在他的带领下,他身后的人不再挡住我们的去路,而是给我们让出了一条大道。

    “多谢小姐指点。”刀疤青年朗声道谢。

    我闭上眼睛,笑而不语。

    车夫也算机灵,见他们不再挡着路,立刻策马而行。

    “一群耀武扬威的人,也就领头的还有几分头脑。”百合轻轻的拨开我额前的发,“刚刚要不是你这小子机灵扶住了少主,别说让楼主救治他们公子,就是把他们挫骨扬灰也不过分。”

    “百合,你性子这么张扬,半夏怎么受得了的?”我调笑的睁开眼睛。

    百合嗔怪的推开我。

    我无辜的看着她,“我累了。”

    百合见我确实一副疲惫的样子,调整姿势准备让我重新躺下。

    与此同时,广白开口说道,“少主要不靠着我?”

    他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又好像立马后悔了,慌张的连手要放在哪里都不知道。

    百合呆愣的看着他,再看看我,思索一刻后,一改姿势,一人躺在边上假寐。

    看来我没有选择了。

    我顺从的挪换位置,坐至广白身旁,“既然话是你先提的,就不要拘束。无论从身高还是年数上来说,你都是我哥哥。我当你是家人,你也别让我失望。”

    我们太久未见,太过陌生。无论他对我抱着何种心思,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的。

    “知道。”广白嘴角扬起弧度,欣喜的点头。

    “你要多笑。”我大半个身子靠着他,头枕在他肩上,调整了一下位置,让自己可以安稳的休息。

    除了刚开始那会他比较僵硬外,后面他也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马车徐缓的前进,车轱辘在道路上行驶的声音有节奏的响动着。我闭上眼睛,时不时还能听到人声、鸟叫声以及车辆旁呼啸而过的风声。

    我置身于这些声响之中,身心十分愉悦,感觉自己与四周已经融为了一体。不过,要是可以让鸟兽停靠在我身旁,要是能够与风迎面接触,要是可以不待在马车里,我的感觉一定会更好。当然,前提是没有那么多注视我的目光。

    百合说,我们到达春雨镇最多需要十天的行程。

    还有十天,我就可以见到福婶和小春了。不知道她们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人欺负她们?我给她们留的钱够不够用?

    五年了,我好想念她们,但愿她们一切都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