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闱爱恨情仇织  第112章 太后局

章节字数:3089  更新时间:17-01-19 20: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瑜贵嫔很快就过来了,表情正常,既不像是受害者也不像是凶手。但是能在宫里面活这么长时间的哪一个不是功力深厚,表面上看到的只能是他们想让人看到的,至于底下是什么心思,倒也没多少人闲着没事慢慢猜。

    只是看着瑜贵嫔的样子,苏梵音心生出一股不安来。瑜贵嫔早产过后便一直在自己宫中静养,闹了事被凌君睿降了位分之后就再也没有关于她的任何消息。此时前来,枣红色的大氅衬得她更是肤白如玉,面色倒是与苏梵音平日里的苍白有几分相似。

    这是要打什么牌?今儿的事情应该与她无关吧?

    苏梵音还没猜完,瑜贵嫔的请安行礼便也就完了,皇后声音轻柔的问道:“瑜贵嫔,你也别紧张,找你来就是问些事情,倒也没有别的事情。罗贵嫔的事情你可听说了?”

    “回皇后娘娘,嫔妾只是听说罗贵嫔中毒,倒也不曾听过别的,现下罗姐姐可还好?”瑜贵嫔轻蹙秀眉,带了些担忧问道。

    “罗贵嫔有秦太医在已无大碍,但是秦太医说罗贵嫔中了一种名为西子捧心的毒,你可听说过这种毒?”

    瑜贵嫔低头想了想,点头道:“嫔妾幼年时分曾听母妃说过,此毒是宫里面给犯了罪的宫人们赐的毒。只是这毒臣妾已许久不曾在宫中听闻,罗贵嫔怎么会中这种毒?”

    “哀家也奇怪来着,罗贵嫔是我大楚的人,怎么会中晋国的毒?”太后此时慢慢悠悠的开了口,双眼也慢慢地睁开,其中的复杂让苏梵音实在是有些忌惮。但是这种场合基本上没有自己什么说话的地方,高位有皇上皇后和太后,掌权有惠昭仪和静嫔,自己不需要开口,只看着这些人这次又想要演怎样的一场戏而已。

    “那,这种毒除了晋国皇室又有谁有?或者说有什么方式得到呢?”皇后又问道。

    “这毒平日里都是父皇和皇祖母收着的,除此之外再无旁人。”瑜贵嫔摇摇头,随后,又仿佛想起什么来一样,又开口道:“还有一人!”

    “谁?”

    瑜贵嫔低头:“南疆王族秦氏。南疆之人擅长蛊毒,这西子捧心的毒,最初还是从南疆传入晋国的。”

    苏梵音在侧面,看着太后嘴角轻轻的向上勾起一个弧度,心下一沉,下一秒这种担忧便成为了现实:“南疆秦氏?哀家依稀记得秦时月秦太医就是出自南疆,秦太医既是惜贵妃的表兄,想必惜贵妃的外祖家也是南疆的吧?”

    苏梵音此时倒是有些诧异了,自家母后居然还有这种背景?不可能吧?要是有的话自己外公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哥哥和自己经历亡国之痛呢?

    不过此时并不是猜测的时候,因为太后现在明显想要把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来。宁昭容可是自家人,再怎么样也得先把火引开。只是怎么这些人就选上了自己呢?

    苏梵音这么多的念头也不过是一转而过,事实上,太后话音落下,众人刚刚看向她,她便笑了笑:“太后博闻强记,臣妾是万万不及的,只是母后的身世在齐国实在不是什么秘密。母后和舅舅自幼失去双亲,被同族长辈收养。秦家全天下可不止一家,齐国秦氏几代都是杏林世家,先辈也曾在四方云游。这西子捧心在晋国是国宝是秘密,在人家南疆或许不是呢?说不定秦家先祖见过并记下来供子孙后代研读也未可知啊。”

    太后冷冷一笑:“惜贵妃身子骨弱虽弱,这嘴却是半分不饶人的,哀家什么还没有说你便是这么多道理可讲,莫非是心虚了?”

    太后的恶意苏梵音并不怎么惧怕,反倒是笑得愈发甜美:“太后娘娘错怪臣妾了,旁的不说,这毒害妃嫔可是大罪,这罪本宫也好秦太医也罢都是背不起的,所以还是不背为妙。有些事情还是提前将清楚的好,省的波折甚多。近来后宫前朝都不怎么安宁,有些麻烦还是能省则省的好。”

    苏梵音觉得自己还是太善良了,这个时候还不忘给这老毒妇一点提醒。今天这事儿想要翻盘一点儿也不难,但是万氏现在还不能动的太过引起他们的警惕心,所以这分寸问题才是苏梵音首先应该考虑的。

    “是谁的罪现在还没查出来,惜贵妃这话还是少说的好。”太后冷哼一声。

    凌君睿看着自己小贵妃并不怎么上心的样子,想必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便轻咳一声:“行了,说这么多没用的。顺子,永寿宫的人都查出来了吗?”

    元顺道:“回皇上,都查出来了,可要带上来?”

    凌君睿点点头,元顺便向着殿外使了个眼色便有八个宫女五个内侍被压了进来,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元顺躬身道:“罗贵嫔的食物全程便是这些人接过手,时间尚短,奴才还没有问过话。此外这其中还有两个宫女接近过这些东西了。”

    这元顺不愧是跟在凌君睿身边多年的人,这事情办的就是有水准。这些人揪出来的很正确,至于问不问话,倒不是元顺没有时间,只怕是上面这几位之后再拿这个说事儿,到时候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而已。

    凌君睿眯了眯眼:“朕倒不知道,朕的后宫还有如此胆大之人。朕且问你们,你们之中是谁下的毒?”

    几人瞬间炸开了锅,相继否认,七嘴八舌的很是吵闹,苏梵音微微皱了眉,凌君睿知道这人素来不喜吵闹,便开了口:“有罪的认罪,没罪的闭嘴,若是不想说朕也不勉强你们,暴室那么多刑法,过一遍,总会有人愿意吐口。”

    “皇上饶命饶命啊!”罗贵嫔身边的一个宫女拼命地磕头,“小主中毒,奴婢们确实是没有动过小主的食物的,娘娘身边的其他人都是可以作证的,奴婢们冤枉啊!”

    凌君睿皱皱眉,看向一旁站着的掌权女官,掌权女官走出来行了一礼道:“奴婢愿为他们二人作证,他们确实没有给娘娘下毒的可能。奴婢一直在娘娘身边并没有看见他们二人有什么异样。”

    两名宫女的嫌疑就这样被消除了,剩下的人抖得更像是个筛子。苏梵音确认自己没有见过底下的几个人,但是此时太后和宁昭容究竟在打什么主意苏梵音也隐隐约约的猜到了几分,便向人群之中的江娴月使了个眼色。

    是的,江娴月也混在人群之中站在大殿上。嫔妃中毒,食物脱不开关系,跟内务府也有脱不开的责任,江娴月估计是跟这个哪个女官过来的。这种事情影卫不一定能理解苏梵音的意思,但是江娴月一定明白应该怎么做。不管太后和宁昭容的这把火究竟想不想烧到苏梵音的脑袋上,苏梵音都没打算放松警惕,罪名放在谁身上谁都得死,只是看凌君睿究竟想不想网开一面不要牵连到家人,但若是在苏梵音身上,太后绝对有这个能力把这件事扩大到国际争端的等级,到时候齐国的降臣必定是回受到牵连,死的就不只是一个人了。

    若真的是这样,想必瑜贵嫔在其中也出力不少。毕竟一旦苏梵音及其背后势力受损,楚国在很多方面对晋国的压制就不那么明显了,晋国也就可以松一口气,但是苏梵音有的时候真的有点怀疑这帮人的智商。凌君睿并不傻,外忧内患究竟哪个更重要些他很清楚,齐国只要有苏梵音在有能力的没反心,有烦心的没实权,苏梵音即便和他没有感情,只要能给她报仇,她就不会有任何动作。但是现在自己和苏梵音谁又不知道谁?彼此都把对方基本上摸了个清楚,别人眼里的内忧根本对凌君睿构不成任何威胁,那么外患就会成为最大的威胁。

    所以即便这件事情和苏梵音搭上了关系又怎么样?苏梵音根本不会被牵连,必定是要有替罪羊的,这也是为什么凌君睿会在这里的缘故,若是太后和皇后审理,皇后必定压不过太后,苏梵音那时才是真正危险。

    只是这个局,布局的人并没有完完全全的认识凌君睿,也没有清清楚楚的看清苏梵音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更是对该明白的事情一知半解,不清不楚。

    苏梵音心不在焉有一会儿没一会儿的听着底下几个宫女太监给自己脱着罪,太后已经按耐不住了,冷笑一声:“哀家看你们也是不想说了,在这儿吵吵的哀家心烦。拖下去,直接上板子!什么时候有人吐口了什么时候停!”

    太后说这话完全没把凌君睿放在眼里,甚至是带了点僭越的意味。这件事本来凌君睿就是想亲自审理的,太后现在却是想擅自处理了这几人,明显的嚣张让众人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满。但是太后既然是太后那就在名义上占有凌君睿母亲的名号。外面的人可不会去想这个名号是不是符实,一个孝字就足以对凌君睿产生很大的制约。

    这也是这么些年为什么皇后和昭肃皇贵妃明明可以与太后抗衡但是却一直没有与她正面交锋过的原因之一。

    只是今日,太后却是太急了。

    

    作者闲话:

    本文即将入V,还望大家继续多多支持~鞠躬~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