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卷  第2章

章节字数:3157  更新时间:08-02-26 14: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侦察指挥17队的弟兄们光着膀子在雪地里面摸爬滚打,只要天气恶劣都是他们队长最兴奋的时候,因为又可以折腾他们了。小伙子们怒吼着扑在一

    起雪花乱飞拳脚交加,他在旁边看着就高兴。穿着常服的何小雨和方子君并排走在陆军学院的路上,立即成为焦点。路旁刚刚下课列队出来的步兵和炮兵专业的弟兄嗷嗷叫,番号喊的山响,一个觉得自己是老大哥,一个觉得自己是战争之神,在漂亮女兵面前表现一下都是情有可原。通讯专业有女学员,番号就变得比较酸溜溜的,多少有点嫉妒的意思,以前习惯了作焦点,现在焦点转移了,哪个女孩也是不乐意的。可是这一个文职干部一个学员两个漂亮女兵没有在他们身边停留,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就走向灰头土脸穿着迷彩服列队去食堂的侦察指挥17队。17队弟兄们的眼睛都放光了。

    何小雨大大方方走到队长跟前,敬礼报告:"报告首长,我们找刘晓飞!"

    队长看看她,看看刘晓飞:"刘晓飞,出列。"

    刘晓飞崩着脸出列不敢有笑意,怕回来被弟兄们锤。

    张雷就看方子君,方子君白皙的脸上出现一片红晕,眼神躲到一边去了。何小雨调皮地看看张雷又看看方子君:"还有张雷。"队长点头:"张雷,出列。"

    张雷出列,脸上有种异样的笑意,方子君一看就明白--我知道你是来找我的。她想生气但是又没法子生气,就干脆不看他,看远方。远方是操场,也没什么好看的。17队的弟兄们就很嫉妒。队长看着他们的眼神笑笑挥手:"看他妈的什么看?都是他妈的毛孩子,毛长全了再说吧!值班员带队,食堂。刘晓飞,张雷,饭后归队。"

    弟兄们怪声怪气喊着番号走了,刘晓飞摸摸脑袋看着何小雨笑:"你们怎么来了?"

    "我今天没课,姐姐找我玩,说着她就说要不来看看你。我就请假出来找你了,怎么不欢迎啊?"何小雨说,"那我们回去了!"

    "别别!我不是那个意思!"刘晓飞赶紧说。

    张雷看着方子君,方子君始终没有正视他。当他侧过去视线的时候,方子君的眼睛一下子落在他的侧面。张雷感觉到了立即转过脸,两个人的目光撞击个正着几乎是火花飞溅!方子君的眼中居然有泪花闪动,她果断地躲开了。张雷很纳闷,还没反应过来刘晓飞就在那边说:"我们不能在这儿戳着,你们俩先走,在学院家属院门口的饭店等我们。"方子君低着头跟何小雨在前面走了。张雷还在发呆,刘晓飞一拉他:"你发什么傻啊?走啊!"

    陆军学院的饭店比较一般化,地方也小。四个人要了个火锅,火锅很热就都脱了军装上衣。酒是断然不敢喝的,饮料对付了。刘晓飞坚决要请客,方子君就没有再坚持。吃饭的时候,何小雨还是唧唧喳喳说个不停,刘晓飞就听,听着听着嘿嘿一乐。何小雨就白他:"听懂了没有你就乐?"方子君就勉强地笑,但是在目光转换的瞬间看见了张雷,笑意就凝结在脸上。张雷一直在看着她,眼神里面的信息谁都是会看的出来的。何小雨左右看看,突然问:"这儿有没有洗手间?"

    "我们这饭店可没洗手间,在外面楼里有。"刘晓飞说。

    "你带我去!"何小雨站起来拿起外衣套上,刘晓飞站起来跟她出去了。雅间只剩下张雷和方子君,他们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半天,张雷才笑着说:"你怎么也不吃呢?就听他们说话了?"浑厚的嗓音一出来,方子君就忍不住了。眼泪吧嗒掉下来,她伸手擦去笑:"没事,我想起来一些不开心的事儿。"

    张雷不敢多说,知道方子君可能回忆起来牺牲的战友或者她的父亲。他想了想,小心地说:"如果你信任我,我可以是你的一个朋友。你可以把你的不愉快告诉我,这样你就可以轻松一点。"方子君没看他,压抑住自己的情绪,从军装口袋拿出一包红塔山抽出一颗:"抽吗?"张雷接过来,方子君自己抽出一颗刚刚放在嘴上,张雷的打火机就凑到烟前面了。方子君余光扫了张雷一眼,没说话也没表情点着烟,深深吸着吐出一口:"别告诉小雨我抽烟。"

    张雷也没说话就是看着她,点着烟自己抽着。

    外面刘晓飞在前面匆匆走着,何小雨在后面喊:"哎哎!你走那么快干吗?"

    "我不怕你急吗?"刘晓飞回头说,"女厕所我们这儿少,得走一阵呢!"

    "得了!我不去了!"何小雨又好气又好笑。

    "啊?"刘晓飞纳闷,"真不去了啊?"

    "真不去了!"何小雨说。

    "那我们回去。"

    "回去干吗啊?"何小雨问。

    "吃饭啊!"刘晓飞说,"张雷和你姐姐还等着咱们呢!"

    "我说你真傻假傻啊?"何小雨瞪他,"陆院把你练傻了啊?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刘晓飞纳闷:"怎么了?"

    "你就没看出来,张雷对我姐姐有点意思?"何小雨没办法了,直接说了。

    "他?"刘晓飞惊了,"不会吧,你姐姐是干部啊!是你爸的干女儿啊?!他吃了豹子胆了?""真给训傻了啊?!"何小雨气得要命,"那都像你那么想,那我就嫁不出去了是吧?!"刘晓飞一想,笑笑:"我也吃了豹子胆了。……不过你姐姐比他大啊?"

    "爱情和年龄有什么关系!"何小雨锤他一拳,"我妈还比我爸大半年呢,不也瞒好的吗?""也是。"刘晓飞笑笑说。

    "我正经问你啊,张雷这个人情况怎么样啊?"

    "我的铁哥们啊,还用说?"刘晓飞一本正经,"空降兵出身,中共党员,当兵开始就是优秀士兵!跳过各种伞型各种复杂情况,现在戴的是是五级伞徽--这可是他们空降兵最高级的伞徽!第一年就是班长,拿过三等功呢!军事素质更是没得说,我们一般的教员不敢跟他叫板……""我没问你这个!"何小雨着急地说,"我是问你他有没有女朋友?!"

    "有过,好像分了。"刘晓飞说,"是他们军部女子跳伞队的。"

    "什么好像啊?"何小雨急得都要踹他了,"到底有没有?我姐姐可是老实人,前线下来双亲都去世了,就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你可不能跟我撒谎!"刘晓飞想想:"没有。他没收到过女朋友的信,也没打过电话。"

    "肯定没有?"

    "肯定没有。"刘晓飞说,"在我们队,女朋友的信是要公开念的……"

    "好啊你啊?!"何小雨急了,"你把我的信给念了?!"

    刘晓飞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急忙捂住:"大家都念我不能不念,哎呀你别掐我啊……"饭店雅间,方子君掐灭烟又点着一颗。张雷急忙说:"你都抽了四根了,不能再抽了!"方子君不说话,只是抽烟。外面刘晓飞和何小雨笑着跑进来的声音传来,方子君闪电一般掐灭了烟丢在地上。何小雨第一个进来一掀起帘子:"哎哟!怎么这么大烟啊?跟着火了似的!张雷,你疯了啊你?抽那么多烟?!"张雷看看方子君,急忙说:"哦,队里不让抽我憋好几天了。"

    方子君并没有感激地看他,只是拿起饮料喝了一口。

    饭后该走了,两个小伙子送两个女孩到陆院门口。张雷突然从自己冬季迷彩服口袋拿出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两个小翅膀,上面还有一个降落伞,上面有红五星还写着罗马数字"Ⅴ"。张雷把这个东西交给方子君:"从我得到它那一天开始,它就没有离开过我。我把它送给你,希望你喜欢。"何小雨笑了:"哟!这是什么!真漂亮!"

    张雷淡淡一笑:"我的伞徽,空降兵的骄傲。"

    方子君拿在手里愣愣的,眼泪在打转。大家都很诧异,方子君急忙擦擦眼睛:"迷眼了。"何小雨噗哧乐了推张雷一把:"我可告诉你啊臭小子!这是我姐姐!别闷着劲头使坏啊!"方子君一句话都没有,也没有告别就径直走出陆院,何小雨急忙追过去。走出陆院大门方子君突然回头,张雷穿着陆军冬季迷彩服,戴着作训帽冲着她调皮地笑了。方子君的眼泪彻底出来了。

    她看见的是一张几乎一样的年轻傲气的脸--只不过那张脸上还有模糊的伪装油彩,穿着早期的侦察兵迷彩服,钢盔上的迷彩蒙布上插着乱草。那个笑容也是不一样的,是冷竣温柔的笑。

    只是两张相似的脸,亲弟兄的脸,真的……太象了。

    方子君捂住自己的嘴,转身跑了。

    张雷傻站着不知道怎么得罪方子君了。刘晓飞傻眼地看着:"哥们,怎么了?你招惹她了?"张雷摇头,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回到宿舍的方子君拿出抽屉里面的盒子,打开来,里面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伞徽。两个金色的伞徽放在她的左右手,方子君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悲伤,放声哭了出来。她的门关上了。何小雨无论在外面怎么敲,方子君都不开门,靠在门上放声地哭。这哭声,她已经压抑了很多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