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er of Set  (8)副官先生

章节字数:2618  更新时间:16-01-17 23: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接过那五十毫升过来,透明的塑料瓶子里,晶莹的红色液体看起来就和番茄汁一样诱人,血腥味很香。

    此时的太阳已是完全升起,照全了整座在战火中站起的华沙城,在空气里总是弥漫着优雅的柏香与松香的气息,不远处的教堂,在庄严的日光下好像大地的信标。

    在圣光的照耀下,我捏着瓶中的血液,忍不住又望了一眼高瘦的格雷希尔。一阵清风夹杂着秋堇碎花飞来,在苹果树下,轻轻调拨着他浅黄的长发,如天使在弹一架金光璀璨的竖琴。

    明天,我再也看不到这样的景色了,这是我生命里最后一次有太阳升起……

    一想到这里,就有无法表述的压抑与痛苦从心口涌入全身,仿佛有什么要喷薄而出,也许撒旦离开天堂的时候,也会有相同的感受吧。

    收完利息(一管血)后,我再次回到了华沙火车站,对一个没有家的人来说,火车站是一个陌生城市里最容易让人感到宾至如归的场所。

    火车站被封闭了,数百名持枪的大头兵被安排站在了入站口和检票站的前面,将上站的楼梯围的水泄不通,在整齐的阵列下的传达室门口,坐着一位喝清朝茶的俄国军官,那是之前鸣枪的副官,俄国人喜欢喝茶,他们当兵之后也从来没断了各种喝。

    “火车站被俄军控制了,所有的人,只能滞留在华沙。”呃,这个声音,又是格雷希尔,上哪也甩不了你。我郁闷的回过头去。

    “是啊,多亏了您给造的那炸药包啊,弄的现在华沙人心惶惶。”我小声嘟囔道。

    “反正,你也走不了了,有没有兴趣到我家来坐一坐?”他邪恶的笑了,我不知道那笑是什么意思,不过,看华沙现在这样子,也没有能让人睡踏实的旅店了,更重要的是,四处漏风还那么贵……我真怀念莱昂在奥地利的大城堡啊!有泳池和一切十八世纪的贵族摆设,唉,真是,莫名其妙的就伤感起来了呢,于今之计,也只有上他家凑合一宿了,好在希太全西班牙闻名(毒品走私巨头),他家应该跟莱昂家也差不多,只是,来华沙这些天,我真没有留意这里有什么古堡。

    我点点头,握上他的手,意外的是,格雷希尔并没有拉着我去做电车,而是走上台阶,很快,一群毛子提着棍子就过来了。

    “很抱歉先生,所有的列车都停运了。”为首的那名副官冷眼低头看了下我们的穿着,“先生,请不要难为我们,将军的死让陛下那里动怒了,现在没有人可以反驳他的命令。”

    格雷希尔笑笑,大义凛然的解开扣子,我和那些俄国人都吓了一跳,他西服内部绑着一大片罐头盒炸弹!

    喂喂,精忠报国也不用现在吧啊喂,华沙真是个疯狂的地方。

    格雷希尔啪的一下按下打火机,搂住我,吊儿郎当的说道:“如何?不如趁早让开,不然单凭我身上这些,就足以让我们都到上帝那里去!我对这玩意有信心。”

    俄国兵当然知道!他们可是都切肤体会过波兰猪执行这玩意时的威力,操作起来是有多他妈的狂野!

    “这。”为首的副官松了口,格雷希尔再一点打火机,副官只好招手,“放行。”

    “放行!”大嗓门一喊,两排大兵很快规矩的在我们面前让出了一条笔直的道路。

    “哦,有劳了。”格雷希尔拉着我登上了台阶,临行前回给副官一个微笑。

    那副官一脸酸酸的表情,他的脑海里一定出现了很多波兰烤乳猪们被这炸弹炸的焦黄流油后在天堂飞呀飞的场景,那表情真像是在表达自己好像一刀一叉子把那波兰崽子们活剥的心理!

    不过,火车站此时的惨景,倒还真是让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成堆成堆的尸体,小幅燃烧的灰烬,窗外不断飞入腐生的乌鸦和秃鹫,碎玻璃沾了鲜血,柱子压垮列车……我习惯性的捂住了嘴,不过,味道真的好香……

    “俄国人没有打扫火车站吗?”我抱怨道,他们取代了我们的执法机构,然而肮脏依然是肮脏,以前也是。现在的肮脏叫杀戮,以前的肮脏叫腐败。不过正因为有这样的世界,才更吸引犹太人的吧?

    我又忍不住瞥了一眼格雷希尔,他微笑,冷静,浅蓝色的眼睛里似乎酝酿着无迹可寻的

    “将军死了,那些下人怕上头迁怒,忙着找证据还忙不来,哪有时间去管我们的死活?留下尸体在这也是为了保险,不然那些特务下来看到空无一人的车站会怎样想?”格雷希尔摊手说道。

    “呃,会认为是将军的副官做的,听说沙皇彼得对私斗者的处罚很重,好像要先折断筋骨再……那个副官,似乎也是有意而为。”我及时敛住了口,不知为什么,闻到血腥味我总会有一种兴奋的感觉,嗓子眼甜甜的,像泡在糖水里,不,是血水。

    他会不会也是这样的人?结论当然是……

    “哦,你怎么肯定他是有意而为?”格雷希尔问道。

    “常人不会在开枪时振臂高呼和大声喊叫,而且,副官开枪的时候是冲着人群的,那应该不是为了抓住扎奇,而是为了,向我们这些群众证明都是波兰人做的,但他那个样子,真的不像是一个合格的战士,过分的姿势反而会让他露出丑态。”我向他解释道。

    “副官先生只是想趁着乱子将自己的英勇无畏摆上台面,因为俄国人最吃这一套。金,知道吗,为了名誉和目的的人类,才是真正的魔鬼。”他冷静的接说道。

    我捂住了有些疼的额头,嘟囔道,“毕竟是一条火线上摸爬滚打过的兄弟,好歹也是一份患难真情。”

    “摆在利益层面上的,永远没有什么情谊。”他将手放在了我的额上那双手冷的像冰。

    “唉——”我叹了口气,“其实,将军到访华沙的这些日子,一定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我咬了咬嘴唇,“将军他现在还在医院里抢救吧?”

    “是的,还在,他受到了全波兰最好的优待,不过不会等太久,副官的杀手一定会到医院去,这个杀手当然不会是官方的人。”格雷希尔顿了顿,十分熟练的说道,“等到将军一死,副官先生就会借着沙皇的震怒,随便处死一些波兰人当成罪魁祸首,然后称华沙局势已经安顿,这样一来……”

    “他提拔的机会就会指日可待!反正沙皇也不会追查到这里,是这样吗?”我抢着说道,真没想到,在战争结束之后的华沙,在胜利者的世界里竟也有这样不愉快的事情。

    “嗯,是的。不过,副官先生是这样一个连兄弟情谊都可以不顾的冷血汉子,你可以想象他接手波兰之后,华沙会变成什么样吗?”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心头突然一震,紧紧攥紧了拳头。扎奇用他的牺牲,惩戒了一些作恶的人,怎想很快就会有更邪恶的人取而代之,他会怎样对待波兰,我不敢想象,我只是知道,那样的人,比将军更该死。

    “海因策先生,你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详细,还有为什么你可以在俄军面前肆无忌惮而不受惩罚?”我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而就当我意识到并问到他的时候,我看到,他的从容,就像在官场上练过多少遍——

    他从西装大衣内绒里掏出一叠卡片,准确的说是一叠订单,递给我,我潦草的看了一眼大字……

    !!!

    我看到了好多东西,格雷希尔依然笑的是那样的从容,在午后的灿烂阳光中,将一切秘密敛入那双迷人的冰蓝色眼眸,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格雷希尔,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