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er of Set  (16)密会阴云

章节字数:3290  更新时间:16-02-01 18: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华沙惊现干尸一具!疑似有反抗者蓄意施暴,为保证市民的安全,将于此七日内封锁华沙,任何人不得出入。”

    格雷希尔关了收音机,凌晨,火车里我们二人面面相觑,尴尬至极。

    “恭喜,这下子彻底困在这了。”格雷希尔掩面叹道,“至于你的本性,我不想说什么,下次记得给人留口气,还有,吸血最好不要过四百毫升。”他说话倒是毫不客气。

    毕竟这次死的是苏联人,包围华沙的军队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建功立业的机会,那么接下来,倒霉的就是反抗军了……

    “安德烈那边怎么样?”格雷希尔突然问,“伊凡政委既然被你吸成干尸,想必一定和安德烈有关。”

    “你给反抗军提供坦克的事,我想安德烈已经知道。所以,你失去了一个雇主。”我平静的望着格雷希尔,他正如释然般饮下一点红酒,轻轻抿唇,“金,失去俄国人的信任,也好。我们为什么要避世?为的是不让这漫无目的的野火烧到我们的身上。”

    睫毛覆霜,双眸清灵,在这盈满月光的室中,如两只矜持的蛾蝶俯饮一汪悬镜般的幽潭,如郁满雪莲的冰水随百里回环泄入人间虚空。似是有意无意的一瞥,有心无心的一笑。虽不比战将嗜血凌冽,却透出独属于他黑白分明的韵雅深沉。而那被他裹挟在很深之下的,与生俱来生人勿近的冷漠,却又如撒旦献给该隐的恶果散发出令人窒息的蛊惑,用无形的欲望惩罚着世人。一颦一笑间,仿佛成全了世上一切罪恶的因果。

    望着他那双仿佛看透了世界一切灾难的起因、狂妄的结局的双眼,我又一次想起了他的话。

    “血族与人,永远没有幸福的结果,谨记这一点。金。”

    永远没有幸福的结果,也许只有放下执念,在将来的某一天想起来只会付之一笑……只有这样,才不用承担逆天损命的后果。

    一定不要跟安德烈扯上太深的交集,好在,他说的话应该只是冻糊涂了和喝多的时候的胡说。

    只是胡说而已……也许吧……

    真希望是这样,只是这样。

    因为我真的不想害了他,他是我唯一不想伤害的俄国人……我第一个接触的俄国人……

    再之后的几天,格雷希尔与反抗军的交往越来越频繁,亦频繁有反抗军骨干来到他的列车里,并将这里当做秘密基地。

    火车的第二节车厢里,虽说不大,但因安全的前提,被陆陆续续投奔的反抗者用仇恨点缀成了作战会议室的麽样。

    这是一群波兰人,是与苏维埃敌对的阵营……

    “哥萨克复兴万岁。”一位来者登上火车,用手在额前一敬,格雷希尔回礼,“辛苦了,扎齐耶夫。”

    扎齐耶夫?好熟悉的名字,恍如隔世的温柔在那一刻席卷了心底,在回过头的那一刹那,有扎齐耶夫金子般的心灵与天使般的口音流转于脑海里。

    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着与扎齐耶夫相似的容貌,繁如冬蒾的红棕色发丝随草原烈风飘动,刻意定睛的眼神里写满了民族的尊严……

    “金,这位是金。这位是扎齐耶夫,哥萨克复兴党党首,他的儿子就是在列车爆炸案中的主事者。”格雷希尔站起,合上钢笔,微笑着介绍道。

    听到爆炸一词的瞬间,扎奇粉身碎骨的画面与他昔日精神抖擞的麽样又再一次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想念是一种剔骨的痛,一种可能永远摆脱不了的诅咒。

    “万分荣幸。”扎齐耶夫似乎毫不介意陌生,“金。我的孩子向我提起过你,他是为我们哥萨克人牺牲的,他是英雄。”

    “是吗?那真是不幸,我们都希望他活着。”我友好的与他握了手。

    “那是自然。”扎齐耶夫得意的笑道,好没心没肺的样子,这样的人居然是扎奇的父亲。

    “不管怎样说,唯愿灵魂安息。”我鞠躬道。

    “愿灵魂安息……”他的面上忽闪过一丝忧伤,“金,只要在哥萨克的世界里仍有苏联混蛋,我们的牺牲也不会停止,我们的每一个人,都曾在圣母像前许下诺言,为信仰而战,愿灵魂安息。”

    扎齐耶夫无情的说道,话语里夹杂着对毛子的深仇大恨,看起来他的理念一点也不松懈,不愧是哥萨克复兴党的领导者,愚蠢的波兰人。

    “好了,扎齐耶夫,那些人都在第二节车厢等着您发号施令呢,祝您顺利。”格雷希尔微笑着打断了我们的对话,指了指隔开车厢的帘幕。

    “格雷希尔大人,谢谢您肯帮助我们。”扎齐耶夫再一敬礼,转身朝会议室走去。

    等他走远,我回过头,格雷希尔一惊,马上收敛了笑容。

    “金,怎么了?”他开口问,好像是那样人畜无害。

    “你这是鼓励波兰人去死,你会害死他们,你这恶毒的犹太人,到处散播战争与泪水。”我回答道,不知为什么,一想起扎奇的死,心底对这些人的恨就会不断涌出。

    “散播战争与泪水?哦,真奇怪,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哪里有?”格雷希尔轻松一笑。

    “炸弹,吗啡,藏在风车里的狙击枪,还有之前袭击我与安德烈的那台坦克,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我们!”我朝他吼道。

    “害死人类的,只是他们的贪婪罢了,原来,你还是遇上了他们,真是抱歉,明明说了要他们在你不在的白天下手的。”格雷希尔摇摇头,忽然沉下脸来,“金,为什么要否定竞争,只有竞争才能推动人的进步和后退,只有竞争才能活动我们的资产。”他冰泉般空灵的声音听起来纯净无杂,让人心安理得,想要沉浸。

    似乎,我不应该这样对他喊的,战争本来就是让商人发财的……

    “恕我直言,这次你应该,只是单纯想赚波兰人的钱而已,不是想真正逼死他们。”我瞥过目光,那一刻,格雷希尔突然间阴暗的笑容惊的我不寒而栗。

    冰一样的双眸在细长的眼睫下闪过一道狡黠的弧光,面色惨白的像风雪的狰狞,两片尖牙仿佛诉说着能否定原则的语言……在这列华丽到不自然的火车上,一切都透出促狭的诡异。

    “逼死他们的,是他们自己。这个世上,有多少人类在追求他们永远也别想得到的东西。”格雷希尔露出一丝随风而逝的微笑,忽明忽暗间,只剩下取暖的壁炉散发出绿闪闪的鬼火,映在他冰晶一样的眼珠,如融化了北极星。

    波兰人的眼珠是老成的深蓝色,而这格雷希尔眼中,弥现的竟是没有温度的冷光,蓝极蓝凝,亦美轮美奂,璀璨的如海底的珍珠。

    在那抹浅蓝色里,你看不到一点的在意,一点的情绪,有的尽是高瞻远瞩的忧郁与埋伏在微笑下的残忍。

    尴尬了一会,就听见二号车厢里突然爆发出一阵雷动的掌声,扎齐耶夫,这个用自己儿子的性命换来地位的老混蛋,开始了他鼓舞性的演讲。

    “外来的俄国人!让哥萨克的泉水变的鲜红,让哥萨克的基督山崩塌!让我们的土地颤动,让我们的乡亲懵难!若不让牺牲染红先辈的足迹,就让枪林弹雨覆盖我们奔跑的路!大家一定齐心协力,救我哥萨克!救我哥萨克的妓女!为了让家乡的河流不再是血腥的味道!走路的孩子不再被地雷伤害!大家必须用尽一切力量,一切手段!为我们的生存无情战斗!无情抗争!即使用最肮脏最残酷的方式与敌人死在一起!请弟兄们为祖国献出鲜血!

    哥萨克万岁!

    哥萨克不灭!

    哥萨克在人间!

    祖国大地终有一天会回到一个自由的民族的手中!”

    接着又是一阵猪蹄噼里啪啦……

    总算安静下来了,我又将目光瞥向格雷希尔。

    “这么大的动静,万一有苏联兵路过这里,该怎么办?铁皮隔音效果好吗?”我很疑虑,万一被发现,绞刑没跑。

    “跟我这么久了,你见过我什么时候办过那么没谱的事情,当今的人类技术当然不行,不过,我可是希太血族,魔法,是我们的特权。”他微微一笑,笑的那样平静。而笑里那抹恍如隔世的冰蓝色,如天使的翅膀安抚被焦虑折磨的灵魂,我说为什么当初被咬了还很舒服,原来吸血鬼咬人是不疼的,但这种不疼,比疼的张牙舞爪更残忍的多……

    惊讶希太族的看家魔法是这样的厉害,能让这样大的火车车厢隐形,让苏联兵根本找不到,连一点声音也没有。

    在一战以后,欧洲大陆就连以家族聚居的血族都少见,更别提领地。唯独希太族,依靠这样的魔法和避世的法则与人类依然保持着和平的关系……希太族里有大量的成分是犹太人,正如莱昂的辛默尔族里有大量的奥地利伯爵。然而奥地利人在心机上与犹太人较之终还是稍逊一筹……难怪希太会成为吸血鬼们的头领!

    所谓和平,不过是在糊弄傻子。这些自认为找到了容身之所的反抗军(学名哥萨克复兴党)党徒们,绝不会想到,就是这个一脸笑容浑身散发天使光环的格雷希尔,其本质就是个犹太老妖精!

    他会安抚你,让你自认为找到了组织,然后让你这个组织刮尽组员的家财来购买军火维护自己组织的权威……你伤了给你一针吗啡,你饿了给你罐头,然后利用你的仇恨将冒傻气的币子全塞进自己的腰包。

    这样的犹太人,难怪会招致数百年来各教各国各种残忍的屠戮,无情的驱逐,一如苏联将沙俄取而代之的今年。凡事都逃不出该有的报应。

    所以,没有什么民族,可以永远猖獗。

    因为时间不站在他这一边。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