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章节字数:3335  更新时间:15-10-23 21: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路面清理后,林落与七月回到家里坐在凳子上猛的喝了一口茶正准备在喝的时候七月突然一声惊呼把林落呛的不停的咳嗽:“咳咳咳、、、咳咳、、七月你一惊一乍的这是干嘛啊?”

    “啊、、、小姐我突然想起那个人的伤是你包扎过对吧?小姐你怎么能去给一个陌生男子包扎呢?这对你的名节有损啊。”七月不停的走来走去焦急的说道。

    林落擦了擦嘴角漫不经心道:“哪能怎么办已经看过了,难不成要把他杀人灭口吗?还有啊,这个人可是你家小姐我一路抱着拖回来的。”

    说着又把从男子身上顺来玉佩拿来看了看,这个玉佩的成色真心不错,主要它还是蝴蝶形的一个大男人带什么蝴蝶型的玉佩嘛,看这手感还是冬暖夏凉的。

    林落捏着玉佩跑进屋子打算重新为他在包扎下,七月从碎碎念念中回过神来跟着林落跑进屋子道:“小姐,你要干嘛啊,我在跟你说话呢。”

    林落一边找东西一边道:“刚才这人一路被我拖回来,伤口又出血了,我找把剪刀给他重新再包扎下,你去把酒拿过来。”

    林落招来剪刀把男子的衣服剪开那本来就破碎的衣服就变得更不像样了,林落在山上给他包扎时就发现了此人身中剧毒,而且那毒多半就是经过凶器下的,他的伤口周围已经开始变成青灰色了。希望用酒清洗伤口能缓和下吧。

    “小姐,酒来了。”七月拿来酒看见男子身上的皱眉道:“小姐,此人多半不简单,我们救他没问题吗?他身上的毒不是对一般的人用的。虽然我看不出是什么毒,但我知道这毒不简单。”

    “你会解毒!?”林落这话是疑问又是肯定句,也对,将军府派给保护小姐的人物怎会是个简单的人物呢?

    “我不会解毒,但是为未央姐姐会解毒,小姐你可能不知道他可是无极老人的的亲传的弟子呢。”七月一脸骄傲的说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说她自己呢。

    林落听了忍不住的笑道:“既然未央这么的厉害,那你呢?你有什么厉害的招数啊?”

    七月一听这个拍拍自己的胸脯无比自豪道:“我性格活泼开朗,可以陪小姐你解闷,还有啊,我虽然武功不怎么样但我轻功那可是很厉害的如果有危险的的话我可以马上带小姐逃跑。”

    “这种厉害的法子很值得骄傲吗?”林落听了这话忍不住的打击了七月一把顺便把七月拿来的酒倒在伤口上。

    她其实是借与七月说话来转移转移注意力,自己还真没见过这么深的伤口,心里

    还真有点瘆的慌。因为有毒的缘故伤口上的肉已经开始腐烂,林落把剪刀在火上烤了后现在犹豫要不要将腐肉剪了,最后又转念想了想干脆死马当活马医了,反正自己有个神医的徒弟在这里。

    林落只顾认真研究伤口完全没有注意被自己折腾的人已经痛得开始邹眉就快要苏醒。林落再次烫烫剪刀就要下手,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捏住,回头挑了挑眉看着男子挣脱手,剪刀放着水里浸了,又在另一盆里洗手边洗边道:“你既然醒了那就好,我不管你是谁,但是我既然就救了你,就不希望你给我带来麻烦。”

    “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在下改日必定奉还。”男子说道便要起身。

    “你也不必着急的起来,你身上的毒可没解。”林落坐下喝了口茶道:“我既然救了你了,就会把你弄好。”男子正要在说话又昏了过去。

    林落见此也不多说起身离开了客房,林落出了门就对七月道:“看这时辰未央也该回来了,七月我们去做饭吧。”七月高兴的福了福身道:“好啊,小姐今天我们吃什么啊。”

    “还能吃什么,有什么就吃什么。”林落率先向厨房走去。

    在饭快好时,未央就迎着夕阳回来了,虽着一身男装却遮不住窈窕的身材,婀娜的身姿映着夕阳当真是美轮美奂。

    未央刚踏进房门,就见林落正在摆放凳子,七月正端菜盛饭,林落笑着对未央道:“未央回来了,快去洗手吧,准备吃饭了。”随即又对七月道:“你给房间里哪位留些饭菜吧,虽不知他会什么时候醒来,留些总是好的。”

    “我们这里有其他人?这是怎么回事?”未央洗完手回来听着林落的话马上问道。

    “是小姐救了一位身中剧毒以及重伤的男子。”七月一边吃一边回道。林落随即用筷子敲了七月的头道:“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

    “我知道小姐心善,你既然会救他必然有你的把握他不会为我们带来困扰。稍后我去看看他。”

    未央夹了菜放在嘴里。林落也笑笑认真的吃饭,母亲拍未央在自己身边可真是个明智的决定啊,不仅医术了得还成熟稳重。

    不过得抽个时间回堂将军府了,现在自己的爹交出实权封了个挂名侯爷,可现在的局势真是不容许任何人置身事外啊,这睿王和二皇子的关系极好自己嫁给睿王就相当于投靠了二皇子这边相必四皇子和六皇子一定想尽办法要搬倒自己这个爹啊。虽说自己在这边的日子过得到是挺悠闲的,这古代有点就是好,作为女子只需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好。

    饭后,未央就开始去看男子的伤势,把脉、看伤口、看眼珠,未央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只是皱着的眉一直不曾散开,七月看着着急的忍不住了:“未央姐姐,这个毒你能接吗?”

    未央听闻并没有回答,只是又把了一次脉,林落见状未央道:“很有难度吗?”未央点了点头道:“是的,他所中之毒很想是我在师傅的医书里所看到的《钩吻》之毒。

    中这毒起先会有恶心、呕吐的症状半个时辰后就会腹痛,抽筋、眩晕、言语含糊不清、呼吸衰竭、昏迷,中毒者最后会腹痛而死,而他不仅是中了这一种剧毒还有《箭毒木》这个毒见血封喉。

    顾名思义就是只要这种毒见了血立马就会毙命,而他所中的《钩吻》是前期中的,而《箭毒木是后期所受的伤势中的。这么罕见的毒他既然连中两种还能活到现在也全靠这两种毒的相克,不过如果子再不解毒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不过现在怎么解这毒我目前不知道,还得查一查我师父的医术。小姐我愿意试试。”未央两眼闪着光的对林落道,看来是遇到了挑战兴奋了。

    “嗯,你试吧。”林落沉思道:“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店里现在也不需要你过去有叶秦看着。”“是的,小姐”未央听闻高兴的对林落福了身就起身往门口走去,到了门口又回头道:“对了,小姐那位公子身上的百花玉露丸还是不错的,可以继续给他服用,可以为他多拖点时间。”说完就转身往自己的房间去翻阅资料。林落看了看床上昏睡的男子道:“看他一时半会儿也不会醒了。我们去休息了吧,早睡早起身体好啊。”说完七月也熄房间里了灯,跟着林落出去了。

    次日,林落练完功回来洗漱完了,看着七月已经在收拾她的花草,林落拿来昨日未央带回来的话本子翻了翻对七月道:“怎么未央还在查看医书吗?这也太废寝忘食了吧,早饭都没吃。”

    七月一边浇花一边道:“小姐你放心,早餐我已经给未央姐姐送去了,她会知道吃的。对了那个人的早饭要送吗?”林落边翻话本子一边随口道:“给他送去吧。”

    “好的,等我照料好这些东西就给他送去。”七月接过话,边继续弄他的花,林落则侧坐躺在秋千藤椅上一边摇晃一边翻看话本子。

    在说房间里的男子也已经苏醒过来,看着自己那惨不忍睹的衣服皱了皱眉,身上的伤已经包扎好了,试着运了运功发觉身上的毒还在,不过想了想不由的苦笑,自己身中的毒连自己以前都没听过,怎会已经解了呢,看这房子的布局想必救自己的也只是个普通人家,怎么会解毒呢?

    慢慢的坐起来穿好鞋子正要起身就听见门口传来一女子声惊呼,随即就见一丫头打扮的女子大声嚷道:“你醒了啊,太好了。我去告诉我家小姐。”手里端着的吃食有原封不动的端出去,随即传来声音:“小姐,昨天你救的公子已经醒过来了。”

    男子了然,原来是他家小姐救了自己,不过这家人的丫鬟都这么没规矩吗?在府里大吵大闹,某人好像已经不记得他昨天醒过来的场景了。

    不一会儿就见与刚才那丫鬟一起来了一女子,只见她踏进房门传来一句清冷的声音:“你醒了。”

    男子抬眸看过去只见女子身着一身浅蓝色纱衣,肩上披着白色轻纱,微风吹过,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一头青丝散散披在双肩上,略显柔美,未施一丝粉黛淡蓝色的长裙,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红梅,用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

    将一头青丝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支桃花白玉簪。虽然简洁,却显得清新优雅,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的冰冷,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一双朱唇,语笑若嫣然,一举一动都似在舞蹈。

    男子打量完后回过神来抱拳道:“在穆宇,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林落见此点了点头道:“不必谢了,我姓林单名一个落字,你叫我林落就好,不必称呼什么姑娘。”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知林落可有衣服给我换下这衣服穿着着实有点失礼。”穆宇尴尬的说道,林落听闻对七月说道:“你去把我我让未央买的那几套男装拿来给穆宇。”

    “是的,小姐。”七月福了身答道,就出去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