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年兽传说杀人事件  年兽传说杀人事件⑧

章节字数:2907  更新时间:16-02-10 03: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沈明浩和许晓芸朝陈龙家的方向而去,远远地却看见一个女孩的身影在陈龙家附近徘徊。

    许晓芸认得出来,那是之前说过的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叫做陈悦的女孩。

    她在陈龙家附近做什么?

    许晓芸还没来得及思考,身后又传来了张泽新的声音。

    「晓芸姐!你们怎么跑这里来了!」张泽新一路小跑着来到许晓芸和沈明浩身边。

    看来是因为欧阳军让他安排两人的住处,可却发现这两个人朝陈龙家方向而去,所以才急忙追了出来。

    「你怎么也来了?」许晓芸明知故问。

    「还不是找你们。欧阳前辈让我给你们安排住处,结果却发现你们朝这里来了。」张泽新无奈的说道。

    「那真是抱歉了。」沈明浩略表歉意。

    「哦。没什么了。咦?陈悦?你怎么也在这里?」张泽新也发现了陈悦。

    「那个。。。没什么。」陈悦看见他们三人,便想急着离开。

    不过,还是被沈明浩拦住了她的去路。

    「这么晚了,不会是没什么吧。」

    「真的没什么。我就想问陈龙一点事情。」陈悦怯怯地答道。

    「你要问什么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陈龙不是去过大城市打工吗,我就想问问那边的情况。」

    「哦?这么说你还打算离开这里吗?」沈明浩在来的时候就听说了,陈悦离家出走又半路折回来的事情。

    「嗯。在这里都被当成杀人凶手了,我实在待不下去了。」陈悦委屈地说道。

    「那只是正常的调查罢了,并没有人把你当成杀人凶手啊!」张泽新解释道。

    「可就算如此,我在村里的名声也都没了。」

    「那你为什么不进去找陈龙呢?」

    「找了。说是回来了一下就又出去了。都不知道去哪了。」陈悦回答道,「所以,我就想是不是在这里等一会,看他会不会回来。」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在这里徘徊。」张泽新点点头。

    不过,此刻的沈明浩和许晓芸的心却是掉到了嗓子眼里。陈龙独自出去了!这对他们来说可算不上是个好消息。

    「怎么办?」许晓芸小声的问道。

    「总之我们得尽快找到他!」沈明浩此刻还是很冷静地在思考。

    「你们要找陈龙吗?」张泽新似乎发现了许晓芸和沈明浩的窃窃私语,「那不如我们分开去找。」

    「嗯。也好。」沈明浩点点头,「你要是找到了的话,就联系我们。」

    「好的!」

    沈明浩和许晓芸朝东而去,张泽新则独自一人朝西寻找。虽然有了张泽新的协助,可是,沈明浩的心里却充满了不安。

    果然,他的不详的预感又命中了。他们才分开一会,沈明浩和许晓芸就听见西边传来一阵巨大的悲鸣。那是张泽新寻找的方向。两人互换了一下眼神,默契十足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虽然他们的速度足够快,却依然无法挽回陈龙逝去的生命。

    沈明浩和许晓芸赶到的时候,张泽新就在陈龙的尸体旁边。陈龙是被利刃刺中腹部,大量流血而死。他整个人趴在地上,他的手指似乎在地上写着什么?可与以往不同,他的脸上并没有被带上年兽的面具。

    「还是晚了一步!」张泽新恨恨地说道。

    「这不能怪你。」许晓芸看得出他很失落。

    「这是什么?」沈明浩查看了陈龙的手指,确实有与地面摩擦的痕迹,也就是说地上的血字应该是他临死前写的没错。

    「这是‘夕’字吧?」许晓芸喃喃地说道,虽然字写的歪歪曲曲,却还是依稀能辨别。

    「‘夕’字?」沈明浩挠了挠头,一副想不明白的样子。

    「怎么了?」许晓芸转头问道。

    「这次死者没有被带上年兽面具。这点很奇怪。」沈明浩说道。

    「所以才会有这个‘夕’字存在啊!」

    「怎么说?」

    「哼哼!」许晓芸忽然得意起来,「你的书是白看的吗?」

    她从随身的包里拿出沈明浩带来的《民俗大全》,随手翻开,然后拿到沈明浩面前。沈明浩朝书本上看去,页面停留在‘夕兽传说’那一章。

    「夕兽传说?夕兽传说?」沈明浩自言自语起来。

    「不明白吗?」许晓芸摆出之前沈明浩推理时的模样,「那我来说明一下吧。其实,关于中国春节的传说中,流传着多个版本。虽然这些版本的内容相差不大,不过,却有着一些小小的区别。就比如说这个‘夕兽’的由来,其实正是来源于我们所说的除夕夜。除夕,除夕,正是驱除夕兽的简称。而除夕夜正是过年的开始,大家都说过年过年,于是‘夕兽’又慢慢地被叫成了‘年兽’。可实际上这两者指的是相同的事物。」

    「原来如此。」沈明浩点点头,「也就是说现场留下的这个‘夕’字,其实也是在暗示这个案件是模仿年兽传说而进行的。因此,凶手才没有给陈龙带上年兽面具,是吗?」

    「正是如此。因为有了‘夕’这个暗示,就没必要再弄什么面具了吧。」

    「可是,从现场来看,这个‘夕‘字是死者留下的吧?陈龙自己把自己的死模仿成年兽传说吗?有必要吗?」

    「那你又错了。」

    「我错了?」

    「虽然陈龙的手指上确实是摩擦的痕迹,可是,这并不能代表是他自己留下的。也可能是凶手握着他的手写下的字迹,不是吗?」

    「的确有这个可能。可是,从常理来说,很奇怪。」

    「哪里奇怪了?」

    「如果凶手自己想要留下模仿杀人的暗示。完全没有必要特意去借助死者的手来写,他有许多的方法都可以留下字迹,不是吗?」

    「这。。。」本以为这次的推理总算可以让沈明浩拜服自己,可终于还是被沈明浩说的哑口无言,许晓芸不甘心的问道,「那你说到底是为什么?」

    「以正常的角度来看的话。这个’夕‘字如果是死者留下的话,那它就应该有着不同寻常的特殊的含义。」沈明浩说出自己的看法。

    「你是想说这是陈龙的死亡留言?」许晓芸还是觉得不太可能,如果是死亡留言的话,就应该更具体的指向凶手的身份。可是,这个‘夕’字只能让人联想到年兽传说,和凶手到底有什么关系?而且相关人员的姓名中也没有带‘夕’字的。

    「你们在干什么?」身后传来欧阳军的声音。

    「前辈。」张泽新浑身颤抖着,指着陈龙的尸体,「陈龙死了。」

    欧阳军应了一声,走上前来,指着地上的血字问道:「这是什么?」

    「晓芸姐说是模仿年兽传说的暗示。」张泽新解释道。

    「模仿年兽传说?那是什么?」欧阳军转头向许晓芸问道,「我怎么没听你们说起过。这个案子的模仿杀人吗?」

    「那个,是我不好,没及时向前辈你说明。因为一来就遇上凶案。大家都被这古怪的案子弄得晕头转向了。」张泽新连忙解释道。

    「这样啊。」欧阳军随口应了一句,接着他又朝沈明浩走去,「不是让你们回去休息吗?你还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侦探啊!」

    「那还真是抱歉了。不过,我的侦探社就叫省心侦探社哦,所以,我应该算是个省心的侦探吧。」沈明浩那不好笑的笑话,又惹来欧阳军的白眼。

    「总之,你们明天就要回去了!别再多管闲事了!」欧阳军厉声道,「这里案件不需要你们插手!有我和张泽新就足够了!」

    「那可不行哦!」

    许晓芸没想到沈明浩面对一脸严峻的欧阳军,他居然顶嘴了。这下可要让欧阳军更加烦恼了吧,说不定要回立刻赶他们离开。

    果然,欧阳军没好气地说道:「看来让你们留一夜是错误的!」

    「不!你让我们留一夜是正确的!」沈明浩笑着说道。

    「什么?」

    「因为就在刚才,我已经知道了杀害陈磊和陈龙两人的真正凶手是谁了!」

    「什么!」沈明浩的发言,让许晓芸都不禁咋舌。

    「哦?是吗?有意思!」欧阳军冷笑道。

    「那么你愿意听我的推理吗?」

    「既然你说的那么自信!」欧阳军依然冷笑着,「那我倒要看看,可你如果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就别怪我们让你们走着回去!」

    「好!一言为定!」

    沈明浩疯了吗?刚才还对案子一头雾水的模样,此刻却突然提出要揭露凶手的身份?他真的知道凶手是谁了吗?可是,陈磊案子的密室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他连密室之谜也都破解了吗?许晓芸已经不知所措了,此刻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相信眼前这个男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