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年兽传说杀人事件  年兽传说杀人事件⑩

章节字数:2751  更新时间:16-02-14 04: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面对沈明浩的指认,欧阳军并不为所动。他的表情依然深邃,让人无法看清。

    「呵呵。有意思。」欧阳军冷笑着,「你说张泽新包庇了我,放我离开了杀人现场?就凭那一句话吗?」

    「不错。」沈明浩并没有畏惧,「很显然。那句话在那时是绝对不自然的。」

    「就算如此。那也只是你的推测罢了。你已经无法证明了!」

    「你说的对。」沈明浩点点头,「我的确无法证明。可是,我还有另外一个推理,你是否是也想再听一听呢?」

    「哦?」欧阳军发出一声赞叹,「既然如此,那你就说说看吧。」

    「大家都看见了吧。地面上的那个‘夕’字。」

    「看见了。可那又怎么了?」许晓芸问道。

    「不是怎么了。而是有很大的问题吧!」沈明浩说道。

    「有问题?到底有什么问题?那不是为了模仿年兽传说而写下的么?」许晓芸又再仔细地朝地面上那个血字看去,可她始终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那还是由我来说明一下吧。」沈明浩拍了拍许晓芸的肩膀,示意她别再瞎看了,「其实,从这个‘夕’字可以看出三个问题!」

    「什么?一个字有三个问题?」

    「第一个疑问。也是最容易联想到的,这个字是否是被害者陈龙的死亡留言?」

    「应该不是吧?」

    「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死亡留言一定是针对于凶手的身份的。可是,这个‘夕’字,却和欧阳军毫无关系不是吗?」许晓芸解释道。

    「的确。」沈明浩点点头,「一般来说,一个人在接近死亡的时候,已经是接近神志不清了,那么,他当然不可能留下复杂的谜题来。也就是说,如果这个字是陈龙的死亡留言的话,它就应该直接指向凶手才对。」

    「可是,这个‘夕’字与我无关。」欧阳军跟着说道。

    沈明浩看来欧阳军一眼,并没有直接承认他刚才的发言,而是接着说道:「我们再来看第二个疑问吧。接着第一个疑问,如果这个字不是死亡留言的话,那么,第二种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它是凶手所设计的模仿杀人的杀人提示。」

    「这个应该是最大的可能了吧。哦,不,只可能是这样吧!」许晓芸还是觉得这个应该就是年兽传说的暗示。

    「不是。」沈明浩立刻否认了她的说法。

    「为什么?」许晓芸很不服气。

    「首先,这和之前的模仿杀人提示不同。如果这是凶手所留下的杀人提示的话,那么,它应该和之前的杀人提示相吻合。也就是说凶手应该用年兽传说中最后一个提示,也就是年兽怕红色这一点来做提示更为确切。」

    「红色不是有吗?陈龙是流血过多而死的。他身下红色的血液不正符合提示吗?」许晓芸指着地上的血渍说道。

    「呃。」这倒让沈明浩有些难堪,「确实,你要这么解释也可以。但是,在其他的案子中,除了年兽害怕的三样东西之外,还都留有一个年兽面具,不是吗?」

    「那又怎么样了?」

    「也就是说,为什么凶手在这个案子里没有使用到年兽面具呢?可以看到陈龙的手指有摩擦的痕迹,也就是说这个字是陈龙留下的,亦或者是说凶手用陈龙的手指写下的。可是,你仔细想一下,到底是给死者带上一个面具方便,还是用死者的手指写字更方便一些呢?」

    「这。。。确实带面具更方便。」

    「那么,凶手为什么要舍弃一直使用的年兽面具不用,却还搞出一个什么血字暗示呢?」

    「那究竟是为什么?」

    「就让我们再回到了第一个疑问。凶手没有使用之前沿用的杀人提示,这或许表示凶手并没有打算将这个案子模仿成年兽传说。」

    「什么!这怎么可能?凶手一直都在用年兽传说做模仿,怎么会突然不用?」

    「当然是有可能的。比如说凶手是在仓促之下杀死陈龙的。所以,凶手并没有准备好模仿年兽传说的提示。」

    「那么这个‘夕’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说了吗?我们又回到了第一个疑问。如果这不是凶手为了模仿杀人留下的,那么,它只可能是死者的死亡留言了,不是吗?」

    「这叫什么逻辑?」欧阳军冷笑道,「你说了半天又绕了回来!那么,我问你,如果这是死亡留言的话,凶手又为什么不把它抹消呢?」

    「那当然是你没有想到这个‘夕’字能指认你的身份!」许晓芸说道。

    「呵呵。那是不可能的。」欧阳军摇了摇头,一副遗憾的模样,「你别忘记了。刚才你的那位名侦探先生已经说明了,死者是不会临死前留下复杂的死亡留言。如果这是陈龙的死亡留言的话,那么他一定会尽可能的留下我的名字。既然留的是我的名字,我又怎么会不抹消它呢?」

    「这。。。」欧阳军的一番话让许晓芸无话可说。

    「这正是我要说的第三个疑问。」沈明浩的话语铿锵有力。

    「第三个疑问?到底是什么?」

    「就是既然血字是死亡留言。那么,凶手为什么会不抹消它呢?从常理来判断的话,凶手应该会抹消它的。」

    「那究竟是为什么?」

    「我想有这样的可能性。陈龙的这个死亡留言只留下了一半,甚至有可能连一半都不到,只是写了一两笔而已。」

    「可是即使是这样,凶手也可能因此猜测是写自己的名字不是吗?」

    「的确,凶手确实可以从死者写的笔画顺序来判断可能写的是自己的姓名。但是,陈龙却是个例外。」

    「例外?什么例外?」

    「因为陈龙在写字的时候,是倒笔字!他所写的凶手的名字的起笔和凶手的想象中的名字并不相同。另外,因为陈龙临死前的喊声,让凶手察觉到有人迅速地朝杀人现场靠近,他急于离开现场,所以就将那未写完的且看似与自己无关的留言放置于此。」沈明浩的推理让许晓芸都惊愕不已。

    可许晓芸随即又发现不对劲,「等等!你说陈龙的死亡留言并没有完成。可是,眼前的这个‘夕’确是一个完整的字不是么?」

    「是的。」沈明浩点点头,「那是因为有人将它补完了。把那个原本该是凶手名字的那个字修改成了‘夕’字。」

    「有人补完了它?还把它变成了其他字?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又是谁干的?」许晓芸放佛要将自己的疑问一股脑的倾泻出来。

    「那个人就是你!张泽新!」

    「什么?」许晓芸朝张泽新望去,张泽新的表情有种难以言喻的不安,「真的是你吗?」

    「晓芸姐。不是我,我没有这么做过。」张泽新努力的辩解道。

    「不!」沈明浩打断了张泽新那无力的辩解,「会去做这件事情的只可能是你!」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到底有什么理由要去修改地上的血字!」张泽新大喊道。

    「当然是为了包庇杀人凶手了。之前已经说过了,在陈磊命案中你就包庇了凶手,那么,再次做出包庇凶手的行为一点也不奇怪吧。」

    「可笑!你是不是想说,因为我是第一个赶到杀人现场的,所以我有时间去做这样的事情?」

    「难道不是吗?」沈明浩反问道。

    「好!就算我是第一个到达杀人现场的,为了要包庇身为凶手的欧阳前辈。那么,我完全可以抹消了血字不是吗?我何苦要去做那么复杂的事情?」

    「很简单,因为你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那是什么?」

    「当然是不在场证明了!」

    「不在场证明?可是,那个不是。。。难道。。。」许晓芸这才恍然大悟。

    「不错。在这次的事件中,我和你是知道那件事情的,身为凶手的欧阳警官,我想也应该知道那件事情。可是,张泽新却是不知道的。因此,他才会执着于不在场证明,将血字进行修改成‘夕’字!」

    到底是什么?张泽新的心里的不安已经到了极限!那个侦探说的那件事是什么?只有我不知道的那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