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年兽传说杀人事件  年兽传说杀人事件⑪

章节字数:2616  更新时间:16-03-23 06: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面对沈明浩的指认,张泽新的脑子也在飞快的转动着。他在思考着要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场面。

    不过,此刻欧阳军却先开口了,「先等一下!在这之前你是是否应该先说明一下那个‘夕’字?你到底凭什么认为那是我的名字修改而成的呢?」

    沈明浩微微一笑,「那好,我就先说明一下,这个血字原本是打算写成那个字的吧。」

    「对啊!它到底原本是哪个字?」许晓芸也焦急地问道。

    「是‘欧’字!」

    「欧阳军的‘欧’吗?」欧阳军冷笑着,「怎么看也无法修改成‘夕’字吧?」

    「当然。」沈明浩并不为所动,「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下,确实不会变成‘夕’字。不过,我之前已经说过了,陈龙写的是倒笔字。也就是说,他的写法与我们正常的起笔是不一样的,他是从这个字的右半部分开始写起的。」

    「右半部分?」许晓芸似乎有点明白了,「那也就是说他的起笔是打算写‘欧’的右半部分,也就是‘欠’字旁是吗?」

    「不错。」沈明浩点点头,「不过,他并没有写完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只写了‘欠’字的一部分。比如说他只写了‘⺈’这个‘欠’字的开头的部首。接下来,只要将这个部首稍微修改一下就可以变成‘夕’字了。」

    「那要怎么修改?」

    「很简单,把‘⺈’这个部首的右边延伸出来,就会变成‘ク’这样日文里的片假名,然后再在这个片假名里点上一个点的话,不就变成了‘夕’字了吗?」

    「真的变成了‘夕’字!」许晓芸不由得大叫起来。

    「呵呵。」欧阳军再次笑了起来,不过,这次的笑中带着几分苦楚,「原来如此。看来我果然小看你了,名侦探先生。我。。。」

    「等等!」这次轮到张泽新打断了对话,「就算如此!我凭什么断定是我把它修改成了‘夕’字?这么简单的修改方法谁都可以做到吧!」

    沈明浩点点头,「你说的没错。这么简单的方法的确谁都可以做到。可是,从实际情况来看,会这么做的人只能是你!」

    「什么!」

    「想想看吧。要去修改这个字的条件有两个!只有满足了这两个条件的人才会去将它修改成模仿年兽传说的‘夕’字。」

    「两个条件?」

    「是的。第一个,当然是要知道陈龙是写倒笔字的人。否则的话,即使看到这个‘⺈’部首也不会立刻就联想到‘欧’字。而陈龙在你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并不在村子里,他是这几天才回来的,所以之前没有机会知道他写字的习惯。而唯一能够知道这个习惯的机会,当然就是在下午的审讯室里,陈龙写字条的那个时候,而当时在的人就只有我,晓芸和你张泽新了!」

    「哈哈!照你这么说,你自己还不是有嫌疑吗?」

    「你忘记了吗?我刚才说了,是满足两个条件。」沈明浩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另外一个条件,就是第一个案件所留下的不在场证明!我想,当时你看到现场的情况,应该很着急,因为现场完全没有模仿年兽传说的样子。」

    「等下!」许晓芸插嘴道,「为什么没有模仿年兽传说,张泽新要着急?」

    「你忘记了吗?在因为第一个案子有人因为没有不在场证明而遭到了怀疑,可是,同样的,也有人因此得到了不在场证明而消除了嫌疑。」

    「这么说起来,你似乎确实问过张泽新和欧阳军两人的不在场证明。」

    「是的。因为按照之前的推断,你和欧阳军因为第一个案子而拥有了铁一般的不在场证明。可是,在陈龙被杀的现场,却完全看不到年兽传说的影子。那么,这个案子很有可能会被认为与之前案件无关也说不定。那么,因为第一个案件而获得的不在场证明也就因此毫无作用了。为了能够将不在场证明维持下去,就必须要把陈龙的案子弄成年兽传说,这样的话,只要还判断此案是年兽传说的连续杀人案的话,第一个案子的不在场证明自然就保留住了。」

    「居然会是这样?」

    「可是,很遗憾的是,你的这个举动反而暴露了你就是包庇凶手的那个人。」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张泽新感觉自己浑身在发抖。

    「因为你遗漏了信息。第一个案子的不在场证明只是由于偶然而成的,也就是说,那个不在场证明并不是真的存在,只是因为你们在查案的时候遗漏了信息而照成的误会而已。那么,你和欧阳军所谓的不在场证明当然也就不存在了。」

    「你胡说!你凭什么相信你?」

    「这个并不需要你相信,因为事实如此。我已经从那几个村民和那对老夫妇那里查证过了,你可以去调查都行。另外,关于这个不在场证明的误会,我也向晓芸解释过了。不过,现在要说的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如果说做手脚的人就在我们三个知道陈龙书写的习惯的人之中,那么,知道不在场证明不存在的我和晓芸当然不会去做那么麻烦的事情,直接把血字抹掉就好。」

    「也就是说。。。」张泽新已经无力答话了。

    「是的!也就是说,会去做这么麻烦的事情的人只能是知道陈龙书写习惯,却又不知道不在场证明已经被推翻了的你!张泽新!」

    沈明浩的一番话,已经让张泽新彻底的崩溃了,他缓缓地跌坐在地,他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可是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算了。」欧阳军叹了口气,「不必再说了。一切都是我做的。」

    欧阳军承认了!这让许晓芸感到意外,她还以为这个深沉的男人会矢口否认。她之所以会这么想,是有理由的。因为,其实从沈明浩开始推理到现在,他所说的不过是状况证据,说要能指证欧阳军的决定性证据并不存在。她转头看了看沈明浩的表情,看不出半点担心,反而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不可能没有考虑的到这点,如果欧阳军死不承认的话,那么他又该如何呢?难道他料到欧阳军一定会认罪?这又是为什么?

    沈明浩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拍了拍她的肩旁,说道:「是在奇怪为什么我会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揭露凶手是吗?」

    「嗯。」许晓芸点点头。

    「是一种感觉。」

    「感觉?」

    「是的。最后这个案子让我感觉到了,凶手一定会认罪。」

    「什么意思?这个案子让觉得凶手会认罪?」

    「你想想看吧。虽然我之前说过,凶手之所以没有把它模仿成年兽传说,是因为突发事件,所以没能够准备好面具,所以才没有进行模仿杀人。可是,真的是这样吗?对于一个要进行连续杀人的凶手会没有任何准备吗?」

    「应该。。。不会吧。」

    「是的。不会。他应该准备了进行模仿杀人的面具。」

    「那么,为什么现场没有?」

    「这只是我的猜想。我想,凶手是故意没有留下面具的,他故意没有把这起案件变成模仿杀人。甚至那个血字,他可能明知道那是自己名字的一部分却故意不抹去的。」

    「什么!你是说他明知道血字写的是他的名字却故意不抹去?」

    「很有可能。」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让人怀疑他了。」

    「啊?」许晓芸对于沈明浩的这个推理完全懵了。

    「其实,在这个案子里真正的凶手也在维护着某人。为了让那个人不再深陷到这个案子里,而故意暴露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身为凶手的欧阳军故意留下线索暴露自己?而他究竟又是为了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