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路冥杀人事件簿  路冥杀人事件簿③

章节字数:2721  更新时间:16-04-18 06: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次又是密室杀人吗?」许晓芸放下手中的小说稿,她觉得是不是每一个杀人凶手都特别喜欢密室诡计。

    「怎么了?」沈明浩见许晓芸不再继续读小说,抬头问道。

    「你觉得这个密室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说还没读完,就开始解谜,不太合适吧?」沈明浩说道。

    「那有什么关系!」许晓芸忽然嘿嘿笑道,「看来这次的密室杀人,你也是束手无策了吧!」

    「如何见得?」

    许晓芸再次拿起小说稿,翻到关于密室杀人的部分。

    「首先,这次的密室杀人的描述可以说是非常之简单。无法打开的大门,以及被缠在玫瑰花枝上的钥匙,这些应该是无法做手脚的。」许晓芸开始说明起来,「接着,又提到了备用钥匙。然而这个备用钥匙虽然由赵新保管着,但是当晚他却有不在场证明。那么,凶手到底要如何进出这个密闭的房间呢?」

    「等等,你如何判断门和钥匙无法做出手脚呢?」沈明浩问道,「另外,赵新的不在场证明难道也不能做出手脚吗?」

    面对沈明浩的质疑,许晓芸却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她轻轻摇了摇头,叹道:「哎呀,我们堂堂的省心侦探沈明浩也会有糊涂的时候啊!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沈明浩看的出来,许晓芸会这么说,一定有她判定的理由。

    只见许晓芸将小说稿的其中一页拍在他的面前,「你好好看看吧。你不记得了吗?路冥在小说中所提到的三条规则。」

    「三条规则?」

    「是的。路冥在小说开始之前就说明了,在阅读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这三条规则。而也正是这三条规则证明我刚才的论断的正确性。」

    「愿闻其详。」

    「那你就听好了。」许晓芸开始来回踱步,这是沈明浩推理时的习惯,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也慢慢地习惯起来。

    「首先。我要说明的是。《路冥杀人事件簿》这部小说是一部本格推理小说。这点没有疑问吧。」

    「嗯。从路冥说要挑战读者的这种写法,确实是本格推理中常见的一种形式。」

    「也就是说,路冥所提出的三条规则在小说中是必须的,也是真实的。」

    「可以这么说。」

    「好。第一条,本案中的人物不会故意说谎,除了凶手之外。那么,也就是说关于赵新不在场证明的这一点基本上可以说真实的,因为他不会故意说谎。」

    「等一下。」沈明浩打断了许晓芸的推理,「赵新如果是凶手的话,不就行得通了吗?因为,凶手是可以说谎的。」

    「哼哼!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许晓芸又指了指小说稿,「好好看看吧。第三条不是说了吗?凶手只有一个人,绝无共犯。如果说赵新是凶手,他说了谎,实际上他利用了备用钥匙开门,并且杀害了刘蜜,那么王小龙为他做的证明就应该是假的,也就是说,王小龙也说了谎。可根据以上两条规则,两个人说谎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出现,因为没有共犯,能说谎的只有凶手一个人而已。」

    「原来如此。的确,如果两个人都说谎的,就出现了共犯了。」

    「正是如此。换过来也是一样。如果王小龙说谎了,他是凶手,在晚上偷偷拿走了赵新的备用钥匙进行杀人,那么,赵新给他做的证明也应该是假的。毕竟这两人是互相证明。那么,依然和上述两条规则相互矛盾。」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假设赵新是凶手,他用了某种诡计,骗过了王小龙,让其给自己制造了不在场证明呢?这种情况又该如何?」沈明浩问道。

    「虽然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性。但是我认为可能性极低。」

    「为什么?」

    「好好看看赵新说的证词吧。他说的是他和王小龙整整喝了一晚上,也就表明他们基本上没有离开过对方的视线,就算离开对方视线也应该是极短的一段时间,否则就不叫一起喝了一整晚的酒了,可以这样理解吧?」许晓芸顿了一下,「在这样的情况下到底要用什么样的诡计才能离开房间去杀人呢?」

    「这。。。」沈明浩沈默了一阵,他决定换个方向思考,「如果说不在场证明是真实的,那么备用钥匙的诡计也就不成立了。可是,刘蜜的房间呢?难道不能制造什么样的诡计把钥匙送回到房间去吗?」

    沈明浩的短暂沉默让许晓芸莫名的开心,她忽然觉得自己有种不知道怎么就赢了自己非常厉害的男朋友的那种感觉,要知道女人在这方面还是会觉得非常有成就感的。她清了清嗓子,决定给沈明浩致命的一击,让他这次输的心服口服,「用诡计将钥匙送回到房间里去?虽然小说中暂时没有提到房间门窗的具体情况,但是,你别忘记了,钥匙是缠在玫瑰花枝上的,即使房间存在可以将钥匙送回去的路径,那么,凶手到底要如何把串着钥匙的绳子缠到玫瑰花枝上去呢?」

    「可是,即使如此,也不能说绝对不可能吧!」

    沈明浩的反驳让许晓芸觉得这一点都不像平常的那个睿智的沈明浩,她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很正常。

    「干嘛?」沈明浩往后躲了开去。

    「没什么!以为你今天得了感冒发烧,所以脑子糊涂了。」

    「什么意思?」

    「唉!」许晓芸又叹了口气,「你再好好看看吧。你说的那种可能性在这部小说中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不存在?你是说用诡计将钥匙缠到玫瑰花枝上吗?」

    「是的。」

    「为什么?」

    许晓芸觉得今天的沈明浩就如同以前的自己,不停的在追问为什么,而她就得不停的解释给他听。她忽然感到,原来作为一个解谜者是多么的不容易。

    「小说中提到的第二条规则,路冥是作为侦探出现,绝对不是凶手。路冥也说过,小说是以第一人称写的,那么,小说中的‘我’的话当然是绝对真实的,因为‘我’就是作者本人。你再看看小说中在提到密室的那一段,到底是谁先提出将钥匙送回到玫瑰花枝上是不可能的。」

    沈明浩拿起许晓芸递过来的小说稿,他找到关于密室的部分,是这样写的「刘蜜的钥匙被缠在了这个玫瑰花的花枝上,而以这样的缠法,在门外无论用什么诡计都无法做到。」,而根据上下文,这句话应该就是小说中的「我」说的话了。

    「看来你应该明白了。这个‘我’正是小说的作者,同时也是侦探的路冥。就凭这一点就已经可以判断,将钥匙送回到房间,再把它缠到玫瑰花枝上的诡计是不存在的。因为作者本人就已经否定了这一点。」

    沈明浩呆呆地看着手中的小说稿,死劲地摇了摇头,口中喃喃自语起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许晓芸看着沈明浩痴痴的样子,没想到一次的失败竟然会让这个至今破解了许多诡计的侦探失魂落魄到如此的地步。她开始后悔不该这样捉弄他了,或许她该直接了当的告诉他,而不是让他猜谜。

    她走到他的身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旁,同时感觉到了他身体的震动,他浑身都在颤抖。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这样的。」许晓芸觉得很抱歉。

    「嗯。」沈明浩的回答如同在云里雾里,他只是死死地盯着手上的小说稿。

    「你没事吧?」

    「没事。」沈明浩忽然抬起头来,和他四目相接,他那火热的目光让许晓芸脸上一阵滚烫。

    「没。。。没事就好。」许晓芸赶紧收拾好自己的心绪。

    好在沈明浩没有察觉,他将小说稿送还到她的面前,「继续读下去吧。会有答案的。」

    「好。。。好的。」

    许晓芸接过递还的小说稿,稿子的一角因为沈明浩手中的力气已经变得有些褶皱,她想,果然这次的打击还是太大了。

    她稍微整理了一下被自己弄的稍稍凌乱的小说稿,接着读了下去。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